祭司職分與神的建造

第二篇 寶座與活水

本篇信息我們要從新耶路撒冷的光景,來看交通與權柄的平衡。

聖城的內容—寶座與活水

啟示錄二十一至二十二章,把聖城清楚的擺在我們眼前,使我們清楚看見新耶路撒冷主要的內容。在這一座城的中心,就是城的最高處,有神和羔羊的寶座。從這寶座流出一道生命水的河,貫通全城。在這一道生命水河的兩岸,有生命樹,而這一道河是在城內惟一的一條街道當中。雖然二十一至二十二章,還說了許多其他的東西,但主要內容乃是神和羔羊的寶座,以及從寶座所流出生命水的河。其他的一切都是隨著這兩件東西,附屬在這兩件東西上。比方,生命樹是隨著這道水流,街道也是隨著這道水流。(二二1~2。)甚至連神是光,羔羊是燈,(二一23,)也是在於這道生命水河的流通。若是沒有生命活水的流通,就沒有光的照亮。神和羔羊為城的殿,也是因這寶座而有的。(22。)因為神和羔羊為城的殿,乃是指著神和羔羊的同在,而神和羔羊的同在,是在於神和羔羊的寶座。若是沒有神和羔羊的寶座,就沒有神和羔羊的同在。因此,新耶路撒冷城主要的內容,就是神和羔羊的寶座,以及從這寶座流出來生命水的河。

寶座與活水的意義

羔羊的寶座和活水的流通,就是權柄和交通的故事。羔羊的寶座就是權柄,生命水的流通就是生命的交通。這裏的羔羊是基督,生命也是基督。雖然這裏沒有明言生命是基督,但我們能讀出這事。新耶路撒冷城的這幅圖畫,給我們看見基督作了神的羔羊,被殺,成功救贖,把祂自己釋放出來作生命。這幅圖畫的開頭是羔羊,結果是生命,說出基督作神的羔羊,是為著要把祂自己流出來作生命。這幅圖畫含意很深,把全本聖經所記載的事,用抽象的眼光,簡要的筆法,清楚的呈現出來。全本聖經就是給我們看見,神要在基督裏給人得著,與人調和。要完成這個得著與調和,簡單的說,乃是藉著基督作羔羊,被殺,把祂自己釋放出來,給人得著,作人生命。所以,基督是羔羊,也是生命。

約翰所寫的,無論是福音書或是啟示錄,都給人看見基督這兩面的講究。約翰的福音書特別說到基督是神的羔羊,也是生命,並且祂來了就是要叫人得生命。(約一29,十10。)他又記載主說,『人若渴了,可以到我這裏來喝。信入我的人,就如經上所說,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。』(七37~38。)同時,他也獨特的記載主釘十字架時,從主的肋旁流出血和水來。(十九34。)血是為著贖罪,水是為著分給生命。而在他所寫的啟示錄裏,他不僅描繪一幅圖畫給我們看見,神在基督裏如何藉著基督作羔羊,把祂自己流出來作生命,流通到人裏面,並且也多次說到生命水的河與羔羊的關係。(七17,二一6,二二1。)這些都是說出基督如何作羔羊,被殺,把生命釋放出來,流通到人裏面。這就是交通的一面。

寶座與活水的配合

照啟示錄這幅圖畫看,生命水的河乃是從寶座流出來的。其含意就是,這一個生命的交通,一直把寶座的權柄帶出來;它流到那裏,那裏就有寶座的權柄。所以,新耶路撒冷城裏兩個主要的成分,就是權柄和交通,二者乃是配在一起的。權柄的執行,乃是藉著生命的交通,帶到城的各部分,結果就叫全城都在這個交通裏,也都在權柄之下。

所以,在這一座城裏,一面寶座的權柄是城的中心,另一面生命水河的交通乃是城的貫通。讀這些經文就像看圖畫一樣,需要意會。這幅圖畫給我們看見,生命水河的流通,把寶座的權柄貫通到全城。在這一座新耶路撒冷城裏,不僅有權柄,也有交通,是交通配著權柄,也是權柄調著交通。

請注意,整個新耶路撒冷城的一切,都在於這個交通與權柄的配合。這座城裏的飲水是在於交通與權柄的配合;城裏的食物,就是生命樹的果子,是在於這個交通與權柄的配合;即使是城裏的道路,也是在於這個交通與權柄的配合。喝的、喫的、行的、以及神的同在,都在於這個交通與權柄的配合。換句話說,如果把交通與權柄的配合除去,城裏就既沒有食物,也沒有飲水,並且沒有道路可走。

照樣,今天在召會中屬靈的糧食和飲料,以及屬靈的道路和神的同在,都是在於交通與權柄的配合。一個地方召會只要滿有交通與權柄的配合,那地的召會就滿了活水,滿了糧食,也滿了神的道路。不只有可喝的、可喫的,還有可行的,並且滿了神的同在。如果沒有交通與權柄的配合,就沒有神作殿,結果神的同在就不明顯。同樣,神作光,基督作燈,把神的榮耀照耀出去,也是在於這個交通與權柄的配合。失去這一個配合,就沒有神作光,基督作燈。新耶路撒冷的一切,完全在於寶座和生命水的河;有了寶座和生命水的河,纔有一切。

寶座與活水產生金子、珍珠和寶石

這一座城是純金的,門是珍珠,牆是寶石。這一座城所以有這三種寶貴的材料,也是因為在這座城裏有帶著權柄的生命流通。因著生命水的河在流通,結果就產生金子、珍珠和寶石。何以見得呢?因為創世記二章明明的給我們看見,金子、珍珠、和寶石是從河水的流通帶來的。(10~12。)所以,如果沒有活水的流通,就沒有金子、珍珠和寶石。

二章八至九節說到,神把人擺在生命樹跟前;十節忽然岔出去說到,有河從伊甸流出來。到了十六至十七節,又回頭說到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,都可以隨意喫,只是善惡知識樹上的果子不可喫,因為喫的日子必定死。由此可見,十至十五節是一段插進來的話,說到河水的流通。所以,這一幅圖畫的含意是,當人接受了生命樹的生命,這生命就要在人裏面流通,而流通的結果就產生出金子、珍珠和寶石。因此,如果召會中要滿有金子、珍珠和寶石,就必須先有生命水河的流通,也就是生命的交通。若是在一地的召會中,神的靈和神的生命不流通,或者流不通,那地的召會就難得有多少金子、珍珠和寶石。因為這三種珍貴的材料,都是從生命的流通裏流出來的。所以,我們要注意神的建造,非注意這一個生命的流通不可。

今天基督教把神的羔羊傳得非常重,到處能聽見人說,『看哪,神的羔羊。』然而,你很難得聽見人說到羔羊的時候,也說到祂如何把神的生命釋放出來,讓人得著而成為召會,並且祂這生命能在召會裏面流通。你更難聽見人說,這生命在召會裏面的流通,是把寶座的權柄流到每一個肢體,結果就叫召會裏滿了生命的交通,和寶座的權柄。召會必須有這一種帶著權柄的交通,就是帶著寶座權柄的生命交通,纔能產生金子、珍珠和寶石,為著建造之用。這纔是基督作神羔羊最終的目的。

寶座與活水說出主作君王與祭司兩種職分

啟示錄二十二章乃是一幅圖畫,描繪出舊約蒙恩的以色列人和新約的聖徒,如何被建造成為新耶路撒冷城。在全本新舊約裏,在神的子民當中有神和羔羊的寶座,這個寶座乃是全聖經的中心。

從神和羔羊的寶座流出生命水的河,就是基督作神的羔羊,被殺,把祂自己釋放出來,在復活裏成為那靈,作了蒙恩之人的生命,並且在這些人裏面流通。結果,基督就是這些人裏面的生命、道路,也是他們裏面的實際,就是真理,正如新耶路撒冷城裏的生命是基督,道路也是基督,並且實際也是基督。這些都是從新耶路撒冷的中心,就是神和羔羊的寶座那裏流下來的。不僅如此,當基督作神子民的生命、道路和實際的時候,也將神的權柄,就是寶座的權柄,帶到神子民中間。這些都說出基督一面是君王,一面又是祭司。祂來作生命、道路和實際,叫蒙恩的人一面和神有完全的交通,另一面也彼此相調;這是祂作祭司的故事。同時,祂也把神寶座的權柄帶到蒙恩的人中間;這是祂作君王的故事。所以生命的交通與寶座的權柄,二者都在主耶穌身上。換句話說,就是祭司和君王的職分,都在主身上。

照著新耶路撒冷這幅圖畫,寶座的權柄和生命的交通乃是為著新耶路撒冷的建造。這正好符合撒迦利亞六章十二至十三節所說,祭司和君王這兩種職分,乃是匯合在主耶穌身上,並且這樣的匯合是為著建造神的殿。

新約裏有一卷書專特說到基督作祭司,那就是希伯來書。它給我們看見基督作祭司,如何叫人享受神作生命、道路和實際,而把人帶到至聖所,就是與神的交通裏。(二17,三1,四14,五6,七1。)新約裏也有一卷書專特講到基督是君王,那就是馬太福音。它給我們看見基督作以馬內利,叫神與人聯合,因此將神的權柄帶到人身上。(一1,23,二6。)希奇的是,這兩卷書都題到建造。希伯來書裏有城的建造,(十一9~10,16,十二22,)馬太福音裏有召會的建造。(十六18。)實在說,城的建造和召會的建造乃是一件事。

基督作祭司是為著神的建造,基督作君王也是為著神的建造。然而要記得,這兩件事並不是分開的。希伯來書雖然專特說到主耶穌作祭司,但也說到主耶穌乃是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作祭司,而麥基洗德乃是撒冷王。(六20,七1。)這一位作祭司的主,也是君王。同樣的,馬太福音雖然給我們看見基督是君王,但是在其中也能讀出祂作祭司的味道。就如祂要牧養祂民以色列,以及祂來乃是要服事人,(二6,二十28,)這些都是說到祂祭司的一面。可見在基督身上有祭司的交通,也有君王的權柄,而這些都是為著神的建造。

在舊約的以色列人中間,和新約的召會中間都有神的羔羊,並且從祂身上流出神的生命,給人得著。當祂流出神生命的時候,也把人帶到神的寶座之下。祂一面給人生命的交通,另一面又帶人歸向寶座的權柄,因為祂一面是祭司,一面又是君王。啟示錄二十一至二十二章,正是這樣一幅寫意畫。

事實上,當帳幕在西乃山下立起時,以色列人中間就有了這一幅圖畫。帳幕的原則,就是基督作神子民的中心。祂作了神的羔羊,被殺,把神的生命流出來,給人得著,叫人有了生命的交通,並且把神的權柄帶到人中間。結果,神的子民就有生命的交通和寶座的權柄,而享受神的一切,並且同被建造,成為神的居所。所以,在以色列人建造帳幕時,新耶路撒冷的小影就已經有了。之後以色列人在迦南地建造的耶路撒冷城,也是新耶路撒冷的一個小影。再到以西結四十七章,申言者以西結看見一道河從神的殿流出來,這河所到之處百物生長,(9,12,)這是更清楚的小影。最後一切都成全了,那就是新耶路撒冷彰顯在新天新地中。由此可見,從起頭帳幕的圖畫,到最終新耶路撒冷的圖畫,都描寫基督如何作人的生命,把寶座流通到人裏面,使人同被建造,成為神的居所。

我們也有君王和祭司兩面的職分

聖經不僅說基督有君王和祭司兩面的職分,也說我們蒙恩的人有這兩面的職分。彼前二章九節清楚啟示,我們這些來到主面前,被主建造的人,乃是君尊的祭司。君尊的意思,就是有君王的身分和權柄;因為在我們身上有神的王權。祭司說出在我們身上有生命、道路和實際的交通。啟示錄五章十節說,神叫我們作祭司,在地上執掌王權。所以,我們這些與基督聯結的人,也有君王與祭司這兩面的職分,能符合神建造的需要。

敞開讓靈出來

我們既然看見需要祭司平衡君王,需要交通平衡權柄,在實行上,我們就要多敞開自己,釋放自己的靈,叫生命的靈在我們中間能流得通。

敞開自己釋放靈最好的途徑就是禱告;你一敞開禱告,靈就能釋放出來供應別人。若是眾聖徒在聚會中都這樣敞開禱告,釋放靈,你立刻能看見,生命的活水湧流在聚會中,整個聚會就完全顯出新耶路撒冷的光景。

也許有人要問:當我們敞開禱告時,該禱告甚麼?該以甚麼為題目?請不要擔心,隨時都有題目。譬如,現在我們注意敞開靈交通,釋放靈交通,那麼當大家聚集在一起時,就可以用這個作題目,個個都禱告,求主敞開我們的靈,釋放我們的靈,調和我們的靈。所以,題目不是問題,首要的是你禱告時,必須實實在在的敞開你的靈,運用你的靈禱告。不是光用口禱告,而靈卻關在你裏面,乃必須釋放你的靈。如果你的靈是釋放的,即使是不重要的題目,也可以作為很好的題目。譬如,幾位弟兄來在一起,雖然沒有甚麼特別的題目,但是來在一起就是個題目,立刻能敞開靈禱告說,『主阿,感謝讚美你,叫我們來在一起,求你來帶領,叫我們在這聚會中摸著你自己。主阿,叫我們都敞開,沒有一個人的靈關閉,使你在我們中間運行得通。』就是這樣的題目,也是可以的。

所以靈如果開啟,甚麼都可以作題目。敬拜神可以作題目,感謝神、讚美神也可以作題目;建造乃是最大的題目。當大家來在一起時,可以為建造禱告。你可以對主說,『主阿,我要被建造,也願意召會被建造。我願意在建造中有分。求你光照我,給我看見,在我身上有甚麼地方不適合於建造,我願意你為我去掉,我願意在你手中接受破碎,接受對付。』這些都是題目。所以,題目不是問題,問題全在於你的靈要敞開。每逢你和聖徒們聚在一起時,總要把自己敞開。

我們題到敞開,總以為是去對人說直話,指摘人的錯。這不是敞開的真實意思。我們所說的敞開,乃是要叫我們的靈出來。每一次當我們來在一起,一同聚會時,我們都必須敞開,讓神的靈流到我們裏面,也讓神的靈經過我們流出去。如果弟兄姊妹在聚會中都敞開,讓聖靈能自由的流通、經過,我們的聚會就必滿了供應。

我們已往的難處是靈不敞開;大家來到聚會中,靈都是關閉的。不僅在傳信息的聚會中,弟兄姊妹只存心聽道,靈都是關閉的,甚至在禱告聚會、擘餅聚會裏,大家的靈也是關閉的。我們喜歡作一個單獨的人,看別人怎麼作,從別人蒙一點恩典。我們根本沒有一個觀念,在任何場合中,都應該向神敞開,也向神的眾兒女敞開。所以,在聚會中大家的靈都是關閉的,生命水流就被截斷了,處處流不通。結果,人在聚會中缺少屬靈的糧食,也缺少活水,不得飽足,也不得滋潤,並且感覺無路可走,缺少神的同在。

召會的聚會所以有這種不正常的光景,就是因為生命的水流不流通。正如一個人,因著血液循環不暢,結果百病叢生。現在我們該注意的,就是要打通召會裏面的『血液循環』。如果這一道生命水河在召會中流得通,召會中就有生命的糧,有生命的活水,也有神的同在和道路,並且這水要流出金子、珍珠和寶石,最終的結果就是完成神的建造。

原刊於一九六一年二至三月『話語職事』第一百十六與一百十七期合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