祭司職分與神的建造

第一篇 祭司與君王之於神的建造

讀經:

撒迦利亞書六章十二至十三節,彼得前書二章四至五節,啟示錄二十二章一至二節。

在舊約時代,君王是一班人,祭司又是一班人,這兩種職分不能合在一起。然而,撒迦利亞六章十二至十三節說,『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,看哪,有一人,名為苗;他要從自己的地方長起來,並要建造耶和華的殿。他要建造耶和華的殿,並擔負尊榮,坐在寶座上掌權;又必在寶座上作祭司,在兩職之間籌定和平。』這豫言是指主耶穌說的。主耶穌是大衛的苗,(參耶二三5,)祂要從自己的地方長起來,並且要建造神的殿。在建造神的殿時,祂身上有兩種職分,一是君王,一是祭司。主出來建造神的殿時,祂身上兼有君王和祭司兩種職分,二者都匯合在祂身上。

彼前二章四至五節說,『你們來到…神所揀選所寶貴的活石跟前,也就像活石,被建造成為屬靈的殿,成為聖別的祭司體系,藉著耶穌基督獻上神所悅納的屬靈祭物。』這裏說到,我們要同被建造,成為屬靈的殿,成為聖別的祭司體系。九節就說,『惟有你們是蒙揀選的族類,是君尊的祭司體系。』這意思是,聖別的祭司體系也是君尊的祭司體系。君尊的是指君王;所以在我們這些同被建造的人身上,也有君王和祭司兩種職分匯合在一起。

啟示錄二十二章一至二節說,『天使又指給我看在城內街道當中一道生命水的河,明亮如水晶,從神和羔羊的寶座流出來。在河這邊與那邊有生命樹,生產十二樣果子,每月都結出果子,樹上的葉子乃為醫治萬民。』新耶路撒冷裏有神和羔羊的寶座,從這寶座流出生命水的河,流在那條獨一的街道裏。也許有的弟兄姊妹還不知道,新耶路撒冷裏只有一條街道;因為在希臘原文,這裏的『街道』是單數的,只有一條。於是,這裏就發生一個問題,一座城裏只有一條街道,怎能應付一切的需要呢?全城十二個門都走同一條路,是怎樣走法?原來這條路是盤旋的,從最高的中心點一圈一圈盤旋下來;這就是新耶路撒冷城裏街道的光景。

新耶路撒冷城的中心是最高的,有一萬二千斯泰底亞(約二千多公里)高,而周圍的圍牆只有一百四十四肘高,這指明必定有一個坡度逐漸往下。所以,這條路必定是十二個門都經過,再盤旋著上去,越盤旋越緊縮也越升高,升高到末了,就到了高尖的寶座那裏。或者倒過來說,從高尖的寶座有一條街道盤旋下來,越往下越擴展,一直到最後一圈,經過十二個門。

在這一條街道裏有一道生命水的河。這一條街道怎樣盤旋,這一道河也隨著街道盤旋。此外,又有一棵生命樹;『樹』原文也是單數的,所以是一棵。這棵樹像藤蔓一樣,隨著這道河盤繞下來,它的枝子就分岔長在兩岸,結著各樣的果子。這些都是非常有意思的;這不僅是一幅美景,更是一幅三合一的景象。樹長在河裏,河流在街道中,源源不斷的從寶座流下來。所有入門的人,無論經過那一道門,都會踏到這一條街道,看見這條街道中的河,並且接觸到河中的這一棵樹。

要建造召會,必須先有靈的相交相調

最近,主在召會中有很強的工作,許多聖徒都願意照著神的藍圖同被建造,也都願意靠著主的恩典去建造別人。這個心願和感覺,在每一位聖徒裏面都相當的重,因此無論在擘餅聚會或禱告聚會,我們都聽見好些聖徒把他們裏面的這個感覺發表出來。這實在是主在建造祂召會的明證。

然而,當負責弟兄們為這事到主面前尋求,並且一起有交通時,都覺得我們若要往前建造,有一件事非得先在我們中間打通不可。若是這件事打不通,嚴格說,我們中間的建造就沒有可能往前。這件需要在我們中間打通的事,就是靈的交通,靈的相交,與靈的相調。

按照新約的啟示,在新約時代,我們這些神所救贖的人,一面是建造的材料,另一面也是建造的工人。若是我們這些建造的材料,建造的工人,能在靈裏相調為一,實在說,我們這些人就已經被建造了。反之,若是我們在靈裏不能調和、相通,我們即使說我們是在建造,嚴格來說,建造在我們身上還不能實現。

我們必須看見,召會的建造完全是在靈裏的事。召會的建造和一般社會團體的組合是不同的。社會團體的組合是靠聯絡;能有一點的組織和安排,彼此相處很有秩序,那就相當好了。然而,召會的建造不是這樣。從表面看,召會也是一個人群的社團,是一班人組合在一起,大家有配搭,有聯絡;但事實上,召會並非僅有這些,召會建造的實際乃是眾聖徒在靈裏相調為一。所以認真說,召會的建造在於我們眾人的靈調成一靈。若是在一個召會裏,眾聖徒的靈不能相調,那最多也只有人群的組合,沒有召會的建造。召會的建造,完全是靈裏調和、交通的事。你的靈出來,我的靈出來,每一個人的靈都出來,眾人在靈裏調成一靈,這個在靈裏的相調,就是召會的建造。所以,召會的建造比社團組織深入多了。這是生命的故事,也是靈裏的故事。召會的建造和社團的組織,兩者的分別就在於此。

彼前二章五節說,召會是屬靈的殿,乃是指召會是屬靈的、活的房屋。物質的房子只有外面的堆砌,沒有裏面的生命,沒有靈。然而,召會這所房屋既有生命,又有靈,完全是一所活的房屋。召會這所活的房屋,裏頭有神的靈貫通我們眾人,還有神的生命調和在我們眾人裏面。不僅如此,聖經說,召會是一個身體。(弗一23。)既是身體,就一面有皮、骨、肉、筋的配搭,一面有活的血液循環流通。所以,從彼前二章我們能看見,眾聖徒的同被建造乃是在於一同長進,一同長大;這建造是長出來的,是會長大的。簡單的說,長在一起,就是在靈裏聯絡在一起。

當聖徒們普遍對召會的建造起了美好、深刻的反應之後,我們不能只停留在眾人多一點配搭,多一點接觸,多一點聯絡而已。若是如此,我們就會落到外面形式化的組合裏。結果最多不過如世人所說,大家志同道合,聯合在一起,形成一個好的基督教組織,而不是召會真實的建造。召會真實的建造,表面的光景看起來像人的組合,但在內裏乃是一個靈裏相調相交的故事。你的靈和眾聖徒的靈在聖靈裏相調為一,交織成為一個,這纔是召會的建造。這是本篇信息的第一個要點。

在身體中,有權柄和交通兩個系統

其次,你若仔細觀察人的身體,就能看見在人的身體裏,有兩個系統是不可缺少的。用屬靈的話來說,這兩個系統就是權柄與交通。權柄就是我們素常所說的等次配搭。比方,我的膀臂是在頭以下,胳膊是在膀臂以下,手腕是在胳膊以下,手掌是在手腕以下,手指又是在手掌以下;在這個等次裏,層層都看見身體的權柄。假使手腕脫臼了,或者膀臂脫臼了,一出了問題,全身立刻覺得不舒服。這就是權柄等次的一條線,一個系統。

此外,身體裏還有血液循環,就是身體裏的交通。全身四肢百體雖然相當多,但裏頭的血液循環卻是一個。沒有一隻手說血是它的,也沒有一隻腳說血是它的,每一個肢體向著所有的肢體,都是開啟的;既供應所有的肢體,也接受所有肢體的供應。我們的身體能彀正常、強壯,完全是靠這兩個系統。這兩面只要其中一面有狀況,身體就會出問題。

在以色列人體系中的權柄和交通

第三,整本舊約,只要說到神百姓的建造,從西乃山下以色列人造帳幕起,一直到舊約末了的瑪拉基書,我們都能看見,在神的眼光中,以色列人就是一個身體,一個體系。在這一個體系裏,正好就是兩條線,一條是權柄的線,一條是交通的線。

以色列百姓在西乃山下一成國,一開始神的建造,他們中間就有兩條線:一條線從摩西身上開始,是權柄的線;另一條線從亞倫身上開始,是祭司的線。摩西每一次站起來,都是代表權柄;亞倫每一次出現,都是代表交通。在摩西這一條線上有眾長老、眾族長、眾首領、千夫長、百夫長,其中有權柄的等次。(出十八25~26。)在亞倫這一條線上是大祭司、眾祭司和利未人,他們所代表的完全是與神的交通。

祭司的職責是進到至聖所與神交通。特別是大祭司,當他去與神交通時,身上帶著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名字,意思是把全以色列人都帶到神面前,要全體以色列人和神有交通。(二八29~30。)他身上帶著刻有以色列十二支派名字的寶石,進到神面前來明白神的心意。當他從神的面光中出來,就帶著神的交通,把神的心意告訴神全體的百姓,這就是他與神的百姓交通。他這樣把神的心意告訴神全體的百姓,一面是把神的百姓帶到神的交通裏,另一面是叫神的百姓明白神的心意,結果就叫神全體的百姓一致。

當祭司尚未把神的心意交通給神的百姓時,以色列十二支派很可能對一件事有十二個意見。同樣一件事,猶大支派這樣主張,便雅憫支派那樣主張;但支派有一個題議,拿弗他利支派又有一個題議,大家各有各的說法,無法一致。然而,等到祭司們,特別是大祭司,把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名字帶到神面前,和神交通;在交通裏得著神的心意,再從神面前出來,把神的交通帶到十二支派跟前,叫十二支派的人明白神的意思,結果十二支派只有一個意見,一個見地,一個感覺。他們這個一致,乃是一致在神的交通裏。

我們看見,在以色列人中有這兩條線,一條是權柄,一條是交通。權柄若失去了交通,就會變成人的組織;交通若沒有權柄,就會無法執行。單是摩西和他手下的那些眾族長、眾長老、眾首領、千夫長、百夫長在那裏掌權,就會落到人的組織、掌權裏。然而,在摩西的時候,他的權柄一直配合著交通。所以,權柄的線不是人的組織,也不是人的掌權。同樣的,交通那一面若是沒有權柄,就沒有執行,也容易紊亂。每一次,祭司(特別是大祭司)在交通裏摸著神的心意後,都是權柄這一面執行。所以,權柄需要配合著交通,交通也需要權柄執行。以色列人中一直有這兩條線彼此配合並行往前,就像兩股繩子擰在一起,成為一條繩子。這種光景,恰如一個身體裏,一面有權柄等次,一面有血液循環。權柄的一面叫神的百姓守住等次;交通的一面叫神的百姓中間有一個流通。

不僅在摩西的時候是如此,等到摩西過去,約書亞起來接替摩西的權柄,也有大祭司以利亞撒和他配合。(書十四1,十九51。)再到士師時代,士師們是承接約書亞權柄的那一條線,此外也該有祭司們與士師配合,兩條線並行,但那時祭司盡職的情形並不明顯。

以後到了君王時代,就看見大衛、所羅門,以及之後所有的君王,都是在權柄這一條線上。同時,大衛從來不輕看祭司的一面。大衛一掌權,立刻就整頓祭司的班次,恢復祭司的一面。所羅門的時候也是如此。(代下八14。)一路下來,都看見有祭司與君王相互配合。以色列人還未荒涼以前,這兩條線一直存在;等到荒涼過後,以色列人得著了恢復,我們立刻看見,在這恢復裏有省長所羅巴伯,也有大祭司約書亞。省長所羅巴伯是掌權的線,大祭司約書亞是交通的線。(該一12,14,二4。)一直到舊約末了,都是權柄與交通相互配合。

整本舊約的記載,給我們看見以色列人恰如一個身體,一個體系。在這個身體裏有兩個系統,一個是權柄等次,一個是交通流通。每一次他們中間產生神的建造時,這兩個系統都非常正確。他們造會幕時,摩西代表權柄非常正確,亞倫代表交通也非常正確。等到他們造聖殿的時候,大衛、所羅門代表權柄非常正確,祭司一面得到恢復,也非常正確。再等到他們恢復聖殿時,省長所羅巴伯代表權柄的一面,大祭司約書亞代表交通的一面,這兩面又是相當的正確。

所以我們必須看得很清楚,神的建造是維繫在神百姓的調和上,而神百姓的調和乃是由兩條線來維繫:一條是權柄,一條是交通。若沒有權柄和交通這兩條線,以色列人就無法調和。以色列人所以能眾人如同一人,就是因為有這兩個系統、兩條線,在那裏維繫著。我們應該看見這樣一幅圖畫,就是必須有祭司的交通,配合君王的權柄,纔能把神的子民調成一體,眾人如同一人,以完成神的建造。

再進一步說,每一次以色列人荒涼的時候,都是先從祭司開始荒涼。這意思是,以色列人荒涼,是因為先失去交通,先在交通上出了問題。他們最初在權柄和交通配合下,把會幕建造起來,那個光景完全是向前的。慢慢的,他們中間的祭司出了事。到了士師記,祭司幾乎沒有了,甚至有利未人被雇用,到個人家裏當家庭祭司。(十七7~13。)請記得,祭司一出事,君王就不正確;交通一有問題,權柄就出問題。所以在士師記裏,士師們的掌權都不正確。慢慢的,祭司越過越不正常,特別到了以利身上,更是明顯。以利代表祭司交通的一面;當他出了事,由權柄和交通配合所建造的帳幕,就隨著出事了。帳幕裏面的約櫃被擄,帳幕變作空的帳幕,約櫃變作沒有遮蓋的約櫃,兩個分開了。(撒上四3~18。)這時以色列人就完全落到荒涼之中。

到大衛、所羅門起來,以色列人得到復興。他們一復興起來,就懂得神的心意,馬上恢復祭司。大衛雖然是一個君王,但他非常注意祭司的恢復。他整頓祭司的班次,加強祭司的事奉,甚至有一天,他把祭司的以弗得穿在身上。(撒下六14。)他是一個小影,豫表主耶穌如何把祭司和君王兩種職分聯在一起。

藉著正確的交通,配合正確的權柄,聖殿建造起來了,以色列人再次得到完整的復興,神的榮耀又在他們中間彰顯出來。然而,歷史經常重演。慢慢的,以色列人又在祭司那一面,在交通那一面出事了。在列王時代,有時候祭司的功用不明顯,聖殿關門了,祭壇上也沒有獻祭的事。等到有君王在神面前得著復興,打開聖殿的門,重修聖殿,又把祭司召回來重新恢復祭司的事奉,要他們讀律法書,重新把神的百姓帶到神的交通裏,把神的交通帶給神的百姓。在列王紀、歷代志裏,許多君王之所以在神面前不正確,都是因為失去祭司交通的配合;而每一次他們得恢復,也都與祭司的交通得到恢復有關。

到有一天,耶路撒冷的聖殿被拆毀,眾人被擄;這是他們第二度的荒涼。等到被擄七十年過了,他們第三度得著復興,又是祭司的交通配合權柄,把聖殿再恢復建造起來。

在舊約的歷史中,以色列人曾三度得著大的復興。首先,是他們從埃及出來,在西乃山下藉著交通配合權柄,造了神的帳幕。其次,是大衛、所羅門這些君王起來,有祭司配合他們造了聖殿。第三,是他們從被擄之地回來,先有大祭司約書亞配合省長所羅巴伯重建神的聖殿;然後有百姓在祭司以斯拉帶領下進一步的歸回,以及在省長尼希米帶領下重建耶路撒冷城。這給我們清楚看見,每一次以色列人得著復興,在神面前完成一次的建造,都是由於交通配合權柄。有交通配合權柄的時候,都是神百姓在神面前最正常的時候。反之,他們荒涼的時候,都是因為失去了交通。一旦失去交通,權柄就失去平衡,也就不正常了。

因此,每一次以色列得恢復的時候,都是恢復祭司職分所代表的交通,配合君王職分所代表的權柄。當大祭司約書亞和省長所羅巴伯回到耶路撒冷,要恢復聖殿的時候,頭一件事就是恢復祭壇。後來在祭司以斯拉的帶領下又恢復了律法書。藉著祭司職分,把神的百姓帶到神的交通裏,也把神的交通帶給神的百姓。而後尼希米又接著恢復聖城耶路撒冷。城是權柄的問題,尼希米是當時的省長,也就代表權柄的一條線。祭司約書亞和以斯拉代表祭司的線,恢復了神的交通。省長所羅巴伯和尼希米代表權柄的線,恢復了神百姓中間的治理、權柄等次的問題。這時,聖殿和聖城都得著恢復,神的百姓又上了正軌,編組成為一體。

在召會建造中的權柄和交通

舊約是豫表,新約是實體。在五旬節那天,門徒從一百二十人增加到三千多人,以後又增加了五千多人。在使徒行傳,我們清楚看見,門徒中間明顯有一條權柄的線。雖然聖經沒有用這辭,但是你能讀出那個光景。那時候的使徒彼得、約翰、雅各的確是權柄。同時,在召會中有長老,也是權柄。另一面,使徒們和那些弟兄姊妹事奉神的光景,真是滿了交通的情形。他們和神交通,也把神的交通帶到神子民中間。在那個時候,在召會裏明顯的有權柄等次,也有聖靈的交通。

可惜,這種正常的光景沒有維持多久,慢慢的,召會和舊約的以色列人一樣,也在交通上出了問題。失去了交通,只剩下不正確的權柄。這一個權柄不正確到一個地步,完全落到人的組織裏,完全是人掌權,最後形成羅馬天主教。這時,就是神子民最荒涼,最不正確的時候。

每當召會得著恢復,也像舊約時候一樣,先恢復祭司。路德起來有所恢復時,很明顯的,是先恢復與神交通的一面。慢慢的,他也注意到召會中權柄等次的問題。以後到了十八世紀,摩爾維亞弟兄們首先恢復的,也是與神的交通,而後看見權柄等次的問題。十九世紀弟兄們在英國的恢復,開頭時,在交通方面有非常強的恢復。他們和神是交通的,彼此之間也是交通的,那實在是神給他們很大的祝福。他們交通到一個地步,的確是在一個靈裏,眾人如同一人。慢慢的,在弟兄們中間也恢復了權柄等次。

回顧我們的歷史,也是從交通恢復起的。不僅恢復個人與神交通,也恢復在神裏面彼此交通。慢慢的,神也給我們看見召會的真理、身體的亮光、配搭的事奉,叫我們多認識一點權柄等次。從那時候起,我們中間就正式有了設立長老、安排事奉等,並且權柄等次在我們中間越過越具體。

然而,我們要記得歷史的教訓,就是交通配合權柄的正常光景,不太容易守住。只要稍微一不小心,交通就會失去,只剩下權柄。這時,權柄就會不受平衡,以致不正常。我說這件事,是滿帶戒心。盼望弟兄姊妹裏面有感覺,在我們的處境中有一個危險,就是會逐漸失去交通。我們中間的交通可能逐漸減弱,以致權柄比交通多,結果不受平衡,就變作不正常。我們有這樣的危機,所以必須有戒心。這不是說不該有權柄等次,乃是說要把交通的一面加強。否則,我們一直談建造,實行建造,但恐怕越建造,權柄這一面越重,交通那一面越輕,結果會失去平衡。所以,在我們開始加強召會的建造之先,必須看清楚這件事。若是我們缺少交通的平衡,就這樣一直向前建造,就會越發加強權柄那一面,而越發失去交通這一面,使我們中間的不平衡達到極點,以至於完全不正常。

召會的交通乃是眾聖徒的靈在聖靈裏相調為一

我們所說的交通,一面是指你我個人與神的交通,另一面是指你我彼此的交通。這兩面的交通,並不是兩種交通,也不是兩個交通,乃是一個交通的兩面。正確的交通,總是我們和主交通,也和弟兄姊妹交通。所以,必須我們裏面和神是通的,和眾弟兄姊妹也是通的。正如在身體裏,每一個肢體的血液和頭是通的,和所有肢體也都是通的。絕不能有一個肢體說,它的血液和頭是通的,和其他的肢體卻是不通的。如果和其他肢體不通,這一個肢體裏的血液循環就大有問題,這是一個清楚的例證。所以,交通不僅是指和神的交通,更是指在神的交通裏和眾聖徒的交通。

在已過的年日裏,我們一題起和神交通,就覺得僅僅是和神交通;我們說和眾聖徒交通,也只領會是和眾聖徒來往。其實不是這樣。我們和神交通,就包括和眾聖徒交通;而我們和眾聖徒交通,是因為我們和神有交通。這一個交通,不僅是外面的來往,外面的結交,外面的談話,外面的商量,更是眾人裏頭的靈出來,在神的靈裏相交相調,合成一靈。

我們若操練到這一個地步,會發覺與人交通和與神交通,實在沒有分別。當你和神交通時,你的靈裏和眾弟兄姊妹就是通的;當你和眾弟兄姊妹交通,和他們一同禱告敬拜,一同感謝讚美時,你的靈不單和眾弟兄姊妹是相通的,同時和神也是相通的。這兩面其實就是一件事,並不是兩件事。當一盞電燈的電,和發電所的電相通時,就是和所有的電燈相通。同時,當它和所有的電燈相通時,也就是和發電所相通的時候。這是一件事,不是兩件事。

所以你我必須看見,召會的交通就是神的交通,也就是身體的交通。身體的交通是人與神的交通,也是人在神的交通裏和人的交通,二者乃是一。很可惜,我們從前把和神的交通領會成只是我們和神之間的事,把和弟兄姊妹的交通領會成另一件事。今天我們要受改正,認識這完全是一件事。你和神交通,就包括和眾弟兄姊妹交通;你和眾弟兄姊妹交通,也包括你和神交通。眾人都在一位靈裏一同交通,既和神交通,也和眾弟兄姊妹交通。若不是這樣,我們的交通就是偏枯的,是有問題的。

缺少靈的交通

已往,我們在這點上有很大的缺欠。一面我們承認,我們好些事奉的人自己和神的交通不彀,這一面的功夫相當欠缺。另一面,當我們眾人來在一起時,更缺乏靈裏真實的交通。以長老聚會為例,我常覺得這麼多長老來在一起,雖然能彼此商量事情,發表意見,卻難得有一個時候,大家的靈都出來,在神的靈裏匯成一靈,一同在交通裏摸神的感覺。這一種情形說出,我們非常欠缺靈的交通這個成分。再以同工為例。我曾在同工聚會裏,聽到有些地方的同工們承認,他們雖然同在一個地方喫、住、服事,彼此沒有鬧意見,也沒有不同心,但靈裏卻沒有交通。

請想一想,這麼多年來,我們同在一個地方聚會、負責,有多少時候靈是敞開的,是匯同一靈,而有真實的交通?好些家排負責的弟兄姊妹們都承認,他們雖然一同配搭服事,卻少有交通。他們不鬧,不吵,更不爭,但是沒有交通。

已往,我們眾人剛被主興起來,熱心事奉的時候,一面非常新鮮天真,另一面卻十分幼稚。眾人配搭事奉,一有感覺就說出來,意見不同就相爭。時間久了,大家就學得圓滑了。表面上相安無事,但在一起事奉時,都摸不著靈。一位弟兄題議一件事,其他弟兄就說差不多,還不錯;姊妹們則說,弟兄怎麼說,就怎麼作。然而,到底是不是真如此呢?其實,大家靈裏的感覺差得很多,只是不肯講出來。有的人功課學得好一點,回家也不講;有的功課學得差一點,一散會就發牢騷。

不只議事是這種光景,連禱告也是如此。在事奉聚會裏,有好多禱告都是應付的,不是出乎靈的。如同有的商店用兩本賬,一本是應付稅務機關用的,是假的,還有一本藏起來的,纔是真的。請想想看,你是不是有兩套的禱告,兩層皮的禱告?是不是有一層是虛飾的,是應付人的?

現在每一個會所裏都有幾位長老同工,每週都有一次在一起的禱告交通。恐怕大家在一起事奉時,靈裏也沒有敞開過;眾人坐在一起商量事情,定規事情,安排事情,但是都不用靈,都沒有讓靈出來彼此調和。當前面弟兄在帶領的時候,你的靈是關閉的,別人怎麼說你都不爭。有時候你也禱告幾句,求主祝福所定規的事,但連這種禱告都是應付的,因為靈根本沒動。等到你要站講臺時,你知道靈不出來是不行的,所以就拚命禱告,要讓自己的靈出來。或者當你要單獨去作一部分工作時,你就好好運用靈,讓靈出來。這一面是由於我們和神的交通不彀,另一面更是由於我們彼此間缺乏交通。因著這種厲害的缺,我們覺得不能這樣快就直接題起建造,非要先打通交通的靈不可。我們必須加強交通,恢復交通,讓交通來平衡權柄。

盡力恢復交通,調成一靈

我們裏面有一個很重的負擔,覺得各會所、各分家的聚會,應該盡量改革,成為一種追求交通的聚會。在這一種聚會中,各人都要把自己的靈敞開,一面向神敞開,一面向弟兄姊妹敞開。這個敞開,不是為著說直話指責人,乃是為著叫靈能出來。大家來在一起,甚麼都不要考慮,只管學習把自己的靈擺出來。你把靈擺出來,我也把靈擺出來;你禱告,我也禱告,不是外面虛飾兩層的禱告,乃是實實在在讓靈出來的禱告。這樣與人一同敬拜、讚美,一同感謝、祈求,就是靈的交通、調和。

如果我們都這樣在一個靈裏相交相調,即使有甚麼意見不同,不需多久,也就相同了。然而,若是眾人沒有把靈禱告得通,坐在一起只是彼此磋商,發表意見,結果只有越過意見越多。若是再有一點爭執,靈裏更不得造就。我們來在一起,應當你不管我的情形如何,我也不管你的意見如何,大家只知道來在一起需要讓靈出來。因此,我把我的靈擺出來,你把你的靈擺出來,眾人在一個靈裏調成一團,有透徹的交通。如此,聖靈就會把我們帶到一個境地,有同樣的感覺,同樣的看法,摸著神同一的心意。到這時候,我們談建造,實行建造,就有一個很強的交通來平衡權柄等次。這樣纔是真實在靈裏相交相調,同被建造。

盼望我們能看見一個真實的需要。原則上,我們必須從這時候起有所調整。長老們在長老聚會中,該快快改掉從前的作風。眾人一到聚會裏,要先把靈擺出來,再慢慢談事情。我把靈擺出來,你也把靈擺出來。我若不把靈擺出來,就對不起你;你若不把靈擺出來,也對不起我。眾人都把靈擺出來,一同敬拜感謝,一同讚美求告主。這樣把靈調好了,一切事情就都容易作了。同工們來到同工聚會中,也是不管別的,先管調靈。凡是有事奉的弟兄姊妹,都要盡量來在一起,把靈調在一起。

盼望我們眾人把別的事放一放,先來調靈。長老們先不要管弟兄姊妹,也不要管全召會,乃要先來在一起把靈調好。同樣的,有事奉的弟兄姊妹,也要盡量來在一起調靈。

我實在看見,這是我們中間很厲害的缺。我們忙著商量,忙著安排,卻非常缺少靈,這是本末倒置、捨本逐末。結果,大家一起事奉,就好像以西結三十七章所說的枯骨一樣,(1~2,)堆在那裏,不新鮮,不活潑,也沒有聯結,是脫節的、離散的。

盼望今後除了擘餅聚會之外,週中的時間,大家要常常來在一起調靈。早上來調靈,晚上也來調靈,非把大家的靈調起來不可。眾人都要先把靈調好再說。好像人作麵食,麵粉若沒有先調好,饅頭沒有辦法作,餃子也沒有辦法包。若是眾人的靈一點也不調,即使去帶聚會,或者探望弟兄姊妹,也不會有甚麼用。請原諒我說,你去帶聚會,那是枯乾的帶領;你去探望弟兄姊妹,那是死又空的帶領;你去交通,裏頭也是非常貧窮。可以說,我們實在是離散得太厲害,我們的靈孤獨得太厲害,凍結得太厲害。所以,我們的靈必須從重重的禁錮中釋放出來。開頭的時候,也許不習慣,就得用一點力。正如門窗上的鉸鍊、樞紐,長久不開,自然會不靈活;這時,就需要用力開,並且要一再的打開,直到開得靈活。

寶座流通活水

末了,我們來看啟示錄二十二章的那幅圖畫。在新耶路撒冷城裏,有生命的活水從寶座流出來。寶座是權柄的問題,生命的活水是交通的問題。生命的流通就是交通,所帶下來的就是權柄;新耶路撒冷的建造就在這裏。今天我們在召會中,從寶座流出的生命活水,在我們中間該是流通的。然而,現在我們的光景是不能流通,生命的活水流到你那裏,好像只能流進去,不能流出來,結果就不能再流進去;流到他那裏,也是不通,只能流進去,不能流出來。可以說,寶座上流通的生命,流到我們這些人身上,都是到處碰壁。我們都知道,召會要建造,需要我們眾人變化、變質。然而,變化、變質的東西,都是生命的水流所產生出來的。創世記二章給我們看見,水流帶來金子、珍珠和寶石(紅瑪瑙);(10~12;)新耶路撒冷就是由這三類寶貴的材料建造成的。沒有生命的流通,沒有聖靈裏的交通,就無法產生金子、珍珠和寶石。

在新耶路撒冷這座純金的城裏,有一個寶座,從寶座有生命的水流出來,盤旋流通,圍繞全城;全城都是通的,全城滿了生命。你我今天在召會中是不是這種光景?恐怕不是生命而是死亡,不是流通而是停滯,完全是一種死枯的情形。所以,我們這些在各種事奉中的人,無論長老也好,同工也好,家負責也好,必須來在一起,一次過一次,把自己的靈釋放出來,作調靈的工作。

在調靈的禱告裏,主要的是使我們脫下自己,而不是對付罪。在我們的經歷上,若是對付了己,罪自然就對付了。這如同我身上穿的一件舊衣,如果又破、又髒、又臭,我既不必洗,也不必縫,更不必消毒,只要把它脫下丟了,根本的問題就解決了。

以弗所四章說,要脫去舊人,穿上新人。(22,24。)若是把這裏的新人,對照二章十五節的新人,就可以看見這個新人乃是召會。你脫下你的自己,活在召會中,那纔是真正的脫去舊人,穿上新人。你無須在你自己裏頭,對付你的缺點和弱點,對付你這個錯、那個錯。你的自己就像一件破爛的臭衣服,必須完全脫掉,根本不要它,你就不在自己裏面,而且你還要活在召會裏,就是在身體裏穿上新人。

因此,在這裏我摸著一個祕訣,我們不要再像從前那樣,只是一味的對付罪,卻是死沉沉的把自己關閉起來。我們只要根本的把自己整個脫掉,到聚會中,把自己的靈釋放出來,擺在身體裏,調在身體的靈裏,就是脫去自己的舊人,穿上召會的新人。這樣,我們身上無論那一面,就都是聖別的,都是得勝、剛強的。

禱 告

主阿,求你憐憫我們,叫我們看見,在你召會的建造裏,如何有權柄的一條線,也有交通的一條線。主,巴不得在我們中間,每一個人都是君尊的祭司,都有寶座上的生命流在我們裏面。但願我們每個人身上,都實在有你的權柄,也有你的交通;實在顯出君王的光景,也顯出祭司的光景。主阿,我們仰望你使我們中間滿了君王和祭司兩職籌定和平的光景。求你叫我們在這裏常有交通,常與你交通,也把和你的交通帶到召會中,叫眾聖徒都進入你的交通。我們的恩主,但願你恢復這件事;但願你使眾聖徒裏面的靈,都渴望這件事,尋求這件事。主,我們要這一個平衡,要交通來平衡權柄,也要權柄來配合交通。主阿,巴不得在我們中間有這個正常的光景,有寶座設立在這裏,滿有權柄的光景;也有聖靈流通在這裏,滿了交通的情形。主,求你施恩,叫我們這裏實實在在是生命帶著權柄,眾人都在一個靈裏,相交相調,同被建造。主,我們深深覺得,若不在這一個靈裏,若缺乏這一個靈,我們在地上就沒有建造的路可走。主阿,我們伏在你面前,求你恩待,叫你身上君王和祭司的兩種職分,都顯在我們眾人中間,你聖城裏寶座流通活水的光景,也顯在我們中間,滿有權柄,也滿有交通。哦,真是榮耀,交通配合權柄。主阿,但願在這裏,你的建造能實現,你的計畫能完成。我們巴不得你叫眾聖徒,每一位都回應這件事,起來禱告,起來交通,起來叫靈釋放,起來調和眾人的靈。主,求你成全這個心願。靠主耶穌的名,阿們。

原刊於一九六一年二至三月『話語職事』第一百十六與一百十七期合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