聖經的中心與人生的中心

第七章 召會生活是最高的社會生活

人群社會滿了分裂

全人類都是亞當的後裔。六千年的人類歷史,產生了各式各樣的分別和分裂。八十年前,我生於中國山東煙臺附近蓬萊縣的李家村。四歲時,我們從鄉下搬到煙臺市。當時距煙臺三百五十公里處有一縣城濰縣,煙臺人稱那裏的人叫西來子,意思是從西邊過來的,又土又傻,絕不肯娶那裏的人為妻。同樣的,煙臺人也看不起二百三十五公里外的青島人,認為青島人只知道喫地瓜乾,也不肯娶青島的女子作妻子。儘管相距只有數百公里,幾處地方的人就已經合不來。

煙臺是個海口,有不少廣東人、浙江人、上海人、湖北人、江西人在那裏工作。煙臺人稱這些來自黃淮以南的人為南蠻子,有輕蔑的味道。因為北方人看自己是禮教之邦,覺得南方人生活習慣很不文明。後來我去了南京、上海纔知道,江南人也稱北方人為北侉子,有貶抑之意。這都是由於不同的地理背景,造就出不同的生活習慣,因而使人群社會滿了分別和分裂的因素。

召會生活乃是合一的見證

五十二年前,在我家鄉煙臺興起了一處召會。我們在先母的客廳裏,圍繞著一個方桌開始擘餅。頭一次擘餅有十一人參加。這十一位中,西來子也有,南蠻子也有,北侉子也不少。眾人聚在一起,相親相愛。一年多後,我蒙主呼召放下職業,去了上海。上海召會中南蠻子、北侉子不少,四川佬、湖北佬也很多。大家不僅聚在一起,並且都能通婚。召會生活使我們有了真正的一。

又過了十多年,我去了臺灣。當時因著政局動盪,三十幾省的人都來到臺灣,小小的島成了一個大熔爐。頭一次開始聚會時,可以聽見帶著各種鄉音的國語。與會的人都得操練耳力,纔能聽懂各種人所說的話。然而,大家相調在一起非常喜樂。不僅如此,因著召會生活,不同省籍背景的人都通婚了。寧波弟兄和湖南姊妹結了婚,生的兒女不說寧波話,也不說湖南話,乃是說大家都懂的普通話。

在臺灣以及南洋住了十多年,主又把我帶來美國。到了美國,主給我一個負擔,不作中國人的工作,專作美國人。主耶穌實在施恩開門。很快的,全美各地星星點點的興起了聚會。當時在美國的中國弟兄姊妹雖然懂英文,口語發表卻很有限。以我為例,儘管我母親六十五年前就把我送去英語學校讀英文,我的英文還是講不順暢。華人幾乎都如此,留學生也不例外。聚會中多數是美國弟兄姊妹。他們都靠著主的恩典,盡量操練自己的耳力,來聽我們這些南腔北調的破爛英文。有時候美國聖徒英文講得太漂亮,用了較深澀的字眼,中國聖徒就聽得很費勁。儘管講的人費勁,聽的人也費勁,但無論如何,話都聽進去了。

漸漸的,黑人與講西語的人也加入了召會生活,各種膚色、各種語言都在召會中出現。聚起會來東拼西湊,感覺卻非常甜美。雖然不見得悅耳,眾人卻都得著生命的供應和享受。連會後的飯食也很有意義。桌上菜色應有盡有,人很難區分自己喫的是日本飯、中國飯、還是西班牙飯。在召會生活裏,眾人失去區別,彼此成為一。

聖經—一本最具感力的書

約三千五百年前,摩西開始寫第一卷聖經。到約翰寫完末了一卷啟示錄,已經是約一千九百年前。前後共用了將近一千六百年的時間。聖經寫成後,在地上存在將近二千年。其間歷經各種反對與破壞,但聖經在人群中的地位仍舊屹立不搖。歷史證明在人類中間,沒有一本書像聖經這樣富有感力。有一個故事,說到前一世紀有個白種人去非洲遊歷,看見一個土人坐在樹下讀聖經。這個白人是所謂新時代的人物,非常輕視聖經。白人就譏笑土人說,『你在讀這個?這在我們國內早已過時了。』土人一面望著他,一面指著自己的肚子回答:『先生,我告訴你,若不是這本書,你早已進到我肚子裏了。我們是喫人的。我今天在這裏安靜讀書,你來藐視我,我都不生你的氣,全因這本書。』這個小小的事例,說出聖經的感力。不要說一節一句,常常只要半節或半句聖經的話,就使一個人轉變了。

五十年前我初到上海時,碰到一位來自東北的同工。他從前專門參與政治活動,對基督教和聖經嗤之以鼻。有一天,他遊山玩水時進到廟裏,看見佛像前的供桌上,擺著一本基督教講臺用的大字聖經。他隨意翻開詩篇第一篇,那裏說,『不從惡人的計謀,不站罪人的道路,不坐褻慢人的座位。』(1。)他被主的話抓住,就在廟堂裏開始讀聖經。越讀越有味道,越讀越受感動。不久就覺得自己罪大惡極,在地上打滾認罪,淚流滿地。他藉著讀聖經得救後,決心放下一切服事神。至終在上海與我們相會,成了我們的同工。

聖經的內容—兩個奧祕

聖經講甚麼?聖經的內容千頭萬緒,天文地理、人文歷史、詩歌傳記,全都包括在內。根據我幾十年讀這本書的認識,我要這樣說,這本書講宇宙的兩個奧祕,一個是隱藏的,一個是明顯的。隱藏的奧祕就是神。神是個奧祕,隱藏且難以捉摸,難以測度。(提前六16。)另一個奧祕是明顯的,就是你我這些人。人體的構造是個奧祕。人內部的自我也是奧祕。不僅如此,自我裏頭還有心思、情感和意志。沒有一個人能把自己說透。神是隱藏的奧祕,人是顯出來的奧祕。

人裏面的良心乃是人靈的作用

人裏面還有故事,就是中國人所說的良心。良心不是身體,也不是自我,乃是比自我更深。所有人都有這樣的經歷。有時候一件事情思想想透了,心情便愛慕、喜歡,心志也堅決要作。於是心思、心情、心志都定規好了。也就是說,自我在各方面都贊成這事。但人裏頭還有個東西說,『不可作。』這就是人的良心。良心常常反對人的自我。有時夫婦兩人吵架,各有各的理,越吵理越強。吵過回房後,丈夫裏頭的良心說,『你不一定都對。』太太裏頭也有句話說,『你就算九分對,還有一分不對。』這些都是良心在人裏面的故事。儒家說,『大學之道,在明明德。』王陽明也說到人的『良知良能』。『明德』和『良知良能』都是指良心,那是人受造之靈在人裏頭的作用之一。人的靈乃是神為人所造的器官,使人可以將神接受到裏面。

中國人說,『天地良心。』『天』是甚麼?孔子說,『獲罪於天,無所禱也。』那個『天』字,是指宇宙的主宰。在路加十五章浪子回家的比喻裏,浪子悔改時對父親說,『父親,我犯罪得罪了天,並得罪了你。』(21。)這個『天』就是指神。

神離人並不遠。羅馬十章說,『這話與你相近,就在你口裏,也在你心裏。』(8。)『這話』就是基督復活成了那靈,在我們口裏,也在我們心裏,猶如空氣,既親近又便利。我們可以簡單的將祂接受到我們裏面。根據行傳十七章,神將生命、氣息賜給人,並且豫先定準人的時期,和居住的疆界。我們的生活、行動、存留都在於祂。(25~26,28。)『在於祂』,直譯就是『在祂裏面』。所有接受了神的人,他們的生命、氣息、生活、行動、存留都在神裏面。

人有四大需要

人不是機器。機器雖然複雜,只要下足彀的工夫,還是能把每個零件研究清楚。然而人很奧妙,沒有人能把人看透。神創造人,目的是要進到人裏面,把人充滿,使人能彰顯神。工廠生產會叫會跳的玩具娃娃,一個月就能生產一百萬個。但這不是神的作法。神沒有一下子造出千萬個人。神開頭造了一個人,使這人沉睡,從這人身上取了一條肋骨,把肋骨建造成一個女人,來與這人相配。於是人從個人進入了婚姻,有了夫妻生活。(創一27,二21~24。)夫妻生活產生了兒女,就有了家庭,有了繁殖。(四1。)聖經告訴我們,神從一本造出萬族的人,(徒十七26,)是要叫萬族的人能成為一個團體人。(弗二15,西三10~11。)這是神的心意。

讀人類歷史可以看見,人有幾個需要。第一,人需要生存。俗話說,好死不如賴活。死總不如生好,所以人人都想活下去。第二,人需要婚姻。這是神所造的需要。千萬不要立志不結婚。當和尚、尼姑乃是違反神為了人的繁衍所作的定規。第三,人需要家庭。人結了婚尚未圓滿,還需要有兒女。讀讀創世記一章就可以看見,神造了亞當後,定規要他『繁衍增多,遍滿地面』。(28。)子女越多越好,需要生兒、生女,因為神要人繁殖,遍滿地面。第四,人不僅需要家庭,還進一步需要社會生活。總而言之,人的生存是從個人到夫妻,進而要有家庭生活和社會生活。

人需要群體的社會生活

我作主工接觸人五十二年了,很懂人裏頭的故事。許多女子結婚後,一心想把丈夫完全霸佔。丈夫白天工作八小時,下班就要丈夫待在家裏,和自己一同生活。初結婚頭半年大概還可以。過了半年,兩人都膩了。這是因為人不僅需要生存,需要結婚,需要家庭兒女,還需要過社會生活。

一個作丈夫的,無論太太如何秀外慧中,家庭生活多圓滿,職業表現多優異,房產存款多豐厚,還是需要社會生活。太太也一樣。母親儘管愛孩子,天天看也會膩。有時作媽媽的會把孩子託給人,自己出門度假,就是因為看久了孩子覺得厭煩,需要換換生活。這是許多人共同的經歷。

人之所以相約去打球、游泳,從事團體活動,皆因人者群也。不成群,人不能生活。所有的人都需要社會生活。人類社會生活的要素,是由各種消遣或娛樂組成。一天二十四小時,可分為三個八小時。第一個八小時為著睡眠,第二個八小時為著工作,第三個八小時用來喫飯、休息、散步、運動,或作別的事,其中大部分是消遣、娛樂。這也成了一個定律。美國人每週工作五天,週末就是休閒消遣。僱主不能光發薪水給工人,還得安排員工活動,顧到他們的娛樂生活。這都說出人需要社會生活,需要娛樂消遣。

然而,社會生活也很有講究。一般說來,因著人的墮落,社會變得既腐化又污濁,很容易叫人受玷污。人進入社會,就像跳到污水中。人群社會中許多的消遣,都容易引人誤入歧途,不僅傷害我們,也敗壞我們的家庭生活。不去夜總會,還不知道其中的敗壞。不和朋友一同打球,就不會一同搓麻將。不同他們搓麻將,就不會同他們躺在那裏吸鴉片。先是球友,再來是麻將友,而後成為鴉片友,這是常有的事。許多罪惡的事,都由群體的消遣衍生而來。所以有人主張,不要讓孩子參加任何人群的活動。但這也不行;孩子若是這樣長大,身上一點抵抗力都沒有,等到離開父母進入社會,馬上就墮落了。

召會生活是最高的社會生活,至上的消遣娛樂

神的心意是要人歸向祂,接受祂,得著祂作人的生命、救恩和享受,並且憑祂的生命聚在一起。『召會』這辭希臘文的意思就是指蒙召的會眾。一班人因著主耶穌的緣故,常常來在一起,這就是召會。召會這個群體不會引人入歧途,反而是保守人,成全人,純潔人。聖經把信主的人稱作羊群,(約十10~11,16,徒二十28,彼前五2,)而不是虎群、豹群或狼群。召會生活乃是最純潔高尚的社會生活。

不僅如此,在召會生活中有至上的消遣娛樂。人若每天除了上班工作,就是回家與太太和孩子對看,久了難免彼此惹氣吵架,總需要另找地方消遣。最好的辦法就是到召會來。聚會中詩歌一唱,所有的不愉快都打發走了。大家彼此分享基督,更是帶來無法言喻的滿足和喜樂。這喜樂就是基督,就是主的同在。

許多人能見證,召會生活就是加油站;來聚會就是加油打氣。主日來聚會,就得著加力,如同輪胎充飽了氣。連上了五天班之後,裏面的油又用盡了,需要再加油。事實上,一週一次間隔太久,週間還需要多來幾次。免得到一週末了,氣也癟了,油也光了,車也開不動了,還得找人幫忙推車、打氣、加油。最好是一週有兩三次聚會,如此車子就能一直滿了油,輪胎也不會癟。這纔是正常的為人生活。

人若一週都不聚會,天天晚上留在家裏,先生看太太面孔,太太看先生面孔,父母看孩子面孔。這些面孔原先很好看,因為都是神造的。然而,看久了吵起架來,所有面孔都變了形,連可愛的孩子都從人形變成鬼形。要叫鬼形變神形,需要到召會來。召會生活是我們的出路,也是我們的救恩。人與人之間相處久了,難免會覺得老舊,召會生活卻是常新不舊。召會中滿了生命的水流。凡有分於召會生活的人,都會經歷生命水流的沖刷,全人舒暢清爽,老舊變為新鮮。帶我們的家人一起到召會來,不但使我們的家受保護,免於各種負面的事,也叫我們接受各種正面的滋養,使我們的日常生活和家庭生活得著洗淨和供應。

主的召會能在西方,尤其在美國這樣的地方出現,乃是主莫大的見證。在世人眼中,要讓來自香港、臺灣、大陸的中國人聯結在一起,已經不容易。若還要中國聖徒和外國聖徒相調在一起,難度就更高。今天召會中不僅有來自各地的華人,更有美國人、印尼人、菲律賓人、日本人、韓國人、和西班牙語系的人等。只有在正當、正常的召會生活裏,纔能看見這種人群的團聚。我們能彀如此,是因我們靈中同有一位主。(羅十12。)這位主在我們裏面,是我們的中心、盼望,更是我們的目標。(西一27。)我們天天憑祂活著;我們所活的就是祂。(腓一21。)祂是我們裏面的生命,更是外面的生活。(西三4,腓一20。)過召會生活,乃是天天呼求主的名,親近祂,並與眾弟兄姊妹有交通,同享受屬天的祝福。

地上最大的快樂,就是聖徒同聚。每逢題起要去聚會,我們這些蒙恩的人就歡喜。詩篇一百二十二篇說,『人對我說,我們往耶和華的殿去,我就歡喜。』(1。)行傳二章告訴我們,信的人都在一處。(44。)他們每天存著歡躍單純的心用飯,讚美神,在眾民面前有恩典。(46~47。)這就是我們的光景。詩篇四十二篇說,『我從前與眾人同往,用歡呼讚美的聲音,領他們到神的殿裏,大家守節。』(4。)基督徒的聚會就是守節。雖然我們是各種不同的人,卻過相同的生活。我們裏頭滿足、喜樂,也有平安和安息。

進入召會生活的路

要進入這個最高的社會生活,享受至上的消遣娛樂,關鍵乃在於相信主耶穌,接受祂作生命。(約三15~16。)主耶穌是創造宇宙的神。偶像是死的,主耶穌卻是一位活的靈,(林後三17,)無所不在。我們一相信祂,這位活的靈就進入我們的靈裏,與我們同在。(提後四22。)聖經告訴我們,神喜歡與人同在。(賽五七15。)只要人肯悔改信主,祂就進到人裏面,使人得著永遠的生命。(徒十一18。)接受主如同接觸空氣,需要呼吸。禱告就是呼吸。(哀三55~56。)禱告越多,就越把主如同新鮮的空氣吸進去。我們都可以這樣禱告:『哦,主耶穌,我承認你是神。你是造我的主。你成了一個人,為我釘在十字架上,擔當了我的罪,作了我的救贖主。今天你是生命的靈。我承認我是個罪人。主阿!我向你悔改,求你赦免我。我接受你作我的救主。主阿!求你進到我裏面,作我的生命。從今天起,我願意愛你,過基督徒生活。我更願意活在召會中,過最高的社會生活。我也願意和弟兄姊妹一同享受你,享受至上的消遣娛樂。主阿!聽我的禱告。求你的靈在我裏面常常感動我,叫我常常向你禱告。也求你使我喜歡讀聖經,喜歡與信徒來往交通,也喜歡到召會中參加聚會。求你叫我作個蒙恩的人,作個跟隨你的人,也作個彰顯神榮耀的人。我這樣禱告,是奉主耶穌的名求,阿們。』

一九八五年一月五日加州爾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