活神與復活的神

第三篇 復活的神(二)

『我們被壓太重,力不能勝,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,自己裏面也斷定是必死的,叫我們不信靠自己,只信靠那叫死人復活的神。』(林後一8~9。)

『我們外面的人雖然在毀壞,我們裏面的人卻日日在更新。因為我們這短暫輕微的苦楚,要極盡超越的為我們成就永遠重大的榮耀。』(林後四16~17。)

『肉身的父…照自己以為好的管教我們,惟有萬靈的父管教我們,是為了我們的益處,使我們有分於祂的聖別。』(來十二10。)

『萬有都互相效力,叫愛神的人得益處,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。因為神所豫知的人,祂也豫定他們模成神兒子的形像,使祂兒子在許多弟兄中作長子。』(羅八28~29。)

『那叫死人復活…的神。』(羅四17。)

『我…是那活著的;我曾死過,看哪,現在又活了,直活到永永遠遠。』(啟一17~18。)

苦難是所有住在地上之人的分,沒有人能逃避。有人以為,人若信靠主,過敬畏主的生活,就可免去一切禍患。然而,許多基督徒遭遇極重的患難,也有人與神聯結有加,卻一直受苦。

未得救的人總是問:『神若愛世人,為何允許這些不幸的事發生?』得救的人總是問:『神若愛祂的兒女,為何讓這麼多的難處臨到他們?』還有人進一步問:『為甚麼人越屬靈,遇見的為難就越多?』這些都是實際的問題,不是僅僅道理之爭,乃是我們必須面對的。

為何神所創造的人,終其一生常遭遇苦難?為何人成為神的兒女後,仍然苦難不斷?為何人越奉獻給神,苦難就越加增?

早年我花了相當的時間研究苦難這個問題。然而,囿於對主膚淺的認識,我只能從研究中得到以下結論:(一)人傾向於犯錯,所以必須藉苦難予以改正。(二)我們需要經過苦難,纔能安慰別人,因為只有親身受過苦的人,纔能真正幫助別人。(三)我們若要有忍耐,藉苦難受管教是必須的,因為就如羅馬五章所說,『患難生忍耐。』(3。)(四)我們若要模成神合用的器皿,苦難是無法避免的。

我承認幼年所得的這四項結論都是正確的,但未能究其全義。所有苦難的終極目標,乃是要完成神永遠的定旨。這定旨已由聖經向我們揭示,但只能藉由苦難實化在我們身上。這包括在經歷上認識神—不僅認識神是活神,也認識神是復活的神。

每位得救之人的經歷,多少都證明神是活神。然而相對來說,少有得救的人領悟,住在他們裏面的神乃是復活的神。我們若不清楚活神與復活的神的分別,在我們尋求往前時,經歷上會產生許多難處。讓我簡單的說明這分別。

神成為肉體乃是宇宙一個重大的分界點。在成為肉體這事發生以前,神是神,人是人。神裏面沒有屬人的成分,人裏面也沒有神聖的成分,二者是相當分隔的。然而有一天,『話成了肉體,』(約一14,)那是宇宙歷史的轉捩點,終結了一個時代,帶進另一個時代。(當然,我們是以在時間裏受造之人的觀點,而非以在沒有時間因素之永遠裏神的觀點講說這事。)

成為肉體開始了一個時代,其中神與人,人與神相調為一。聖經宣告,那成為肉體的話要稱為『以馬內利』,意思是『神與人同在』。這名不僅表徵神在眾人中間與人同在,更表徵神進到人性裏。發生在伯利恆的,乃是一位具有二性者的出生。在那一位身上,神與人聯結了。在那以前,所有亞當子孫都只有一種性情。在那以後,有一位兼具兩種性情,就是屬人性情與神聖性情。祂是真正的人,也是真正的神。那位拿撒勒人耶穌,既神聖又屬人,叫許多人希奇。他們問祂:『你是誰?』他們也彼此相問:『這是甚麼樣的人?』他們明明認出祂是一個人,然而因著祂身上有太多神聖的事物,祂對於同時代的人是難以解釋的。『以馬內利』,『神顯現於肉體』—這就是成為肉體的意義!

然而,成為肉體僅僅是這奧祕的一半,另一半是復活。成為肉體是神進到人裏面;復活則是人進到神裏面。成為肉體將神聖的內容帶進屬人的生命;復活將屬人的內容帶進神聖的生命。神成為肉體以後,我們就可以說,地上有一人,祂的生命裏有神聖的元素。然而,乃是在復活發生以後,我們纔能說,天上的神裏面有屬人的元素。這是復活的意義!

我們為甚麼強調活神與復活的神之間的區別?原因乃是,活神雖然可以為人作許多事,活神的性情卻無法與人的性情調和。另一面,當復活的神作工時,祂的性情就作到人的性情裏。弟兄姊妹,請特別注意,即使活神為你作了一些事,在這之後,和先前一樣,祂還是祂,你還是你。祂為你作事,一點不叫祂將自己的性情分授給你。活神可以為人作事,但活神的性情無法與人的性情聯結。另一面,當復活的神作工時,祂就藉著為人所作的事,把自己傳輸給人。讓我舉兩個例子來說明。

以色列人在曠野瀕臨絕境時,活神為他們開路過紅海。紅海分開是一個神蹟,向他們表明神是活神;然而,那為他們所行的神蹟,一點也沒有將神的生命帶進他們裏面。他們在曠野目睹許多神聖的作為,就如神從天上賜糧食給他們,以及使水從磐石流出等。然而,儘管有神為他們所行的種種神蹟,神自己卻一點沒有因此分授給他們。

相反的,使徒保羅見證他不僅認識活神,更認識復活的神。保羅受到極大的試煉,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,他卻因此學會信靠那叫死人復活的神。當復活的神為他作事,叫他從死亡的情形裏復活,那神聖的作為不僅為保羅有所成就,同時也將神自己的性情傳輸給保羅。

弟兄姊妹,這裏我們需要分清楚。在曠野為以色列人所行的神蹟,乃是活神的作為。然而,儘管神為他們行了許多神蹟,神卻一點沒有作到他們的構成裏。為保羅所行的神蹟,都是復活的神的作為,每一個新的神蹟,都將神自己新鮮的作到保羅的生命裏。唉,從基督復活以來,已經過了許多世代,許多基督徒對於復活的神幾乎一無所知,而僅僅在意活神。讓我們試著將這事帶到我們的日常生活裏。

一位弟兄病得很嚴重,被認為無可救藥了。然而神憐憫他,為他行了神蹟,使他痊愈了,從此他就見證神是活神這個事實。然而他痊愈不久後就墮入世界中。他即使活在世界裏,仍舊記得神是活神,記得神保守他的生命脫離死亡。然而他並沒有經歷神聖生命的加增,僅僅經歷了病得醫治的神蹟。

另一位弟兄病了。日子一天天過去,病情絲毫沒有起色,很長一段時間他都在墳墓邊緣徘徊。然後正當他完全絕了活命的指望時,他全人深處卻漸漸對神有了感覺,復活生命開始在他裏面作工。他領悟到一個事實,這復活生命是能勝過一切患難,吞滅死亡的生命。他仍舊感覺非常軟弱,仍在極大的試煉中。然而他又更深領悟到,神不是以外面的作為叫他認識神的權能,乃是要作工分授祂自己。裏面的光漸漸清楚,健康情形也逐漸好轉。這位弟兄不僅經歷神醫,對神也有新的經歷。前面一位弟兄雖能見證神蹟發生在他身上,不久後卻墮入世界中。但後面這位弟兄若作見證,不會說撼動人心的事,也不會強調神醫,別人卻能在他的生命中遇見神。

讓我講個故事來進一步說明這事。一位作出口生意的弟兄,原本安排用某艘船運送一批貨。那批貨延遲了,只好交由之後的另一艘船來運送。不久他得知,那艘他原先計畫送貨的船沉沒了。他為著神主宰的恩典非常讚美神。『神阿,』他說,『你的帶領何等完全!你的確是又真又活的神。』

一段時間後,同一位弟兄感染肺病,併發消化方面的毛病。肺病需要飲食營養,消化的毛病卻不允許這樣的飲食。他在極端的苦境裏,妻子卻安慰他說,『你不記得兩個月前神拯救了那批貨麼?我們的神是又真又活的神。』然而,神這次似乎不活也不真,因為這對夫妻禱告越多,弟兄出血的情況越嚴重。他們禱告越多,他消化的毛病就越嚴重。這位弟兄非常困惑。至終他開始懷疑,他的妻子也起了疑問。幾個月後,他的生意停滯不前,健康持續惡化,財物來源也持續緊縮,直到他和妻子都到了絕望邊緣。在絕境中,他們重振兩人共有的信心,再次禱告:『神阿,你是活神。我們信你還要向我們施恩。』然而隔天病人進一步的出血,這位弟兄和他的妻子都無法再運用信心了。活神從他們的範圍裏消失了!親朋好友宣佈這位弟兄的病無望了,醫生的診斷也印證這事。

然而,故事還沒有結束。這位弟兄裏面的生命有了轉機。他開始領悟,(雖然他那時無法像我們現在這樣說明這事,)他雖然認識神是活神,卻不認識神是復活的神。他認識復活的道理,卻不認識復活的實際。他在經歷上認識神已經進到他的生命中,卻不認識自己已經進到神的生命裏。他開始清楚,從他得救直到現在,儘管他擁有神的生命,卻沒有活在神的生命裏。即使他一直向神禱告,卻仍一直獨立於神而活著。他看見連他對神的信心,都是他自己的信心;他對神的倚靠,也是他自己的倚靠。他看見他所有討神喜悅的努力,都是與神分開的。他滿了懊悔,厭惡自己。他的得醫治不再是問題,他的情形不再是問題。他惟一的問題就是他自己。他徹底領悟,連自己從前所以為最屬靈的事奉,也是在神聖生命之外的。沒有人對他講道,乃是聖靈叫他深深覺知自己的個人主義。他不留餘地的審判自己,不再有任何想要改善健康或環境的想法。就在那時,奇怪的事發生了,他的健康開始有了改善。沒有人曉得醫治是甚麼時候,或如何發生的。他漸漸有了力氣,至終得了痊愈。之前他可以見證神是活神,卻總是獨立於神以外過自己的生活;從那天起,他認識了神是復活的神,開始倚靠復活的生命來生活。

弟兄姊妹,請記得,神允許我們經過各種為難,就是為著這個原因,就是要使我們認識祂是復活的神。祂時常引我們進入死地,因為只有在死裏,我們纔能經歷復活的生命。

聖經說到兩個創造:舊造與新造。神聖的性情沒有住留在舊造裏,這是舊造變舊的原因。那裏有神,那裏就有新。在上的耶路撒冷稱為『新耶路撒冷』,因為其中滿了神。頭一個創造雖是活神的創造,卻沒有神聖的內容。然而,復活的神從死裏所復起的創造,具有神聖且屬人的內容,結合了受造與非受造的生命。頭一個創造是神親自產生的,神卻任其經過死,好使其得以在復活裏顯出,成為具有兩種性情,就是結合神性與人性的創造。

這原則必須應用於我們個人,以及我們與別人的各種關係。同工們彼此相愛,在和諧中一同作工,他們可能以為彼此的愛,以及他們的配搭是屬靈的事,別人可能也這樣認為。但這可能只是屬人的關係,沒有任何神聖的內容。然而有一天,神的手臨到,這配搭被帶到盡頭。為著某種無法說明的原因,這些同工無法再一同往前。他們為此憂傷,禱告並渴望恢復從前的和諧。然而他們越禱告,就越沒有和諧。直到有一天,他們確實向自己的舊經歷死了,他們就發現彼此之間有了一種新的關係,這種關係不僅是屬人性情的一,乃是屬人且神聖的一。

舊造雖然是藉活神大能的手造成的,但神自己並沒有住留在舊造裏。舊造是神所創造的;舊造展示神的大能,卻無法展示神的同在。舊造如何能變化成為新的?乃是藉著神的進入。然而如何能有神的進入?主要的難處就在這裏:舊性情必須破碎,神纔有路進來。弟兄姊妹,你生命中的每一件事,都必須經過死的最終試驗,使復活的神有路。你若僅僅認識活神,你的認識就太客觀。神是神,你是你。你需要認識復活的神;惟有藉著死,神纔能為自己打通一條路,進到你的生命裏。

我來這裏之前,在馬尼拉參觀了一家規模很大的紡織廠,在那裏看到製造布料的過程。完美的布料製造出來後,就進入第二道過程。那完美的布料被放入染缸,在那裏失去所有的美麗;那樣子看來叫人難過。然而,就在那樣的狀態下,染料滲透布料,將新元素加到布料裏。舊造也是這樣。舊造若要被神的同在滲透,就必須經過破壞的過程。我站在那個工廠裏,目睹這兩個過程,將分別經過第一道與第二道過程的布料作比較,裏頭留下深刻的印象。這些布料的確沒有不同,然而其中有些布料經過過程,其美好雖然暫時遭毀壞,卻有新而永遠的美麗加進來。

苦難的意義是甚麼?苦難所帶給舊造的毀壞,給復活的神機會,把祂自己分授到祂的造物裏,使其從死的過程裏出來時,在其構成上有了神聖的元素。宇宙中苦難的主要目的,特別對神的兒女來說,乃是要藉此使神的性情得以作到人的性情裏。『我們外面的人雖然在毀壞,我們裏面的人卻日日在更新。』(林後四16。)藉著外面毀壞的過程,裏面的過程得以發生,將新的構成成分加到我們的生命裏。

親愛的弟兄姊妹,經過艱難與壓力,神聖的元素要作到我們全人的組成裏,使我們不再是沒有色澤的基督徒,乃是有一種前所未有的屬天色彩加到我們的生命裏。在宇宙中,苦難所帶來一切其他的後果都是附加的;苦難主要的目的,是要將這些活神所造、具有受造生命的造物,帶進復活之神非受造的生命裏。在那藉苦難而來之死的經歷裏,受造者的生命就與造物主的生命有了調和。我們沒有這樣激烈的經歷,也可以認識活神;但惟有藉著死,我們纔能對復活的神有經歷上的認識。

苦難是神派定給基督徒的分。基督徒的快樂不在於外面的事物,乃在於學習在試煉中享受神自己。保羅和西拉能在監牢中喜樂的唱詩讚美神,因為他們的快樂不是來自外在的環境,乃是來自裏面對神的享受。保羅被囚時寫給腓立比人的短信裏,多次題到喜樂。保羅在極深的艱難中仍舊喜樂,因為他在患難中學習認識基督,學習取用祂並享受祂。他外在的環境都是叫他憂愁,但就在憂愁中,基督分授到他裏面,成為他喜樂的源頭。

親愛的弟兄姊妹,你想要有分於新造麼?你想要認識永遠的新麼?那麼當神要帶你經過毀壞的過程時,你必須向祂表同意。你不需要懼怕,因為神知道如何分配苦難;祂最會按我們的情形配以合式的苦難。祂準確無誤的量過萬事,揀選特定的試煉,配合特定的需要。祂為每個人所選定的分,總是為著這目標,就是使我們生命裏神聖的內容得以加增。祂若懲治我們,總是『為了我們的益處,使我們有分於祂的聖別』。(來十二10。)『萬有都互相效力,叫…人得益處,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。』(羅八28。)得甚麼益處?就是『模成神兒子的形像』。(29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