利未記生命讀經

第四十四篇 房屋裏的痲瘋

讀經:利未記十四章三十三至五十三節。

在論到利未記十三章的信息裏,我們看見痲瘋可能在人的身上,也可能在人的衣服上。在本篇信息中,我們要來看房屋裏的痲瘋。

壹 房屋裏的痲瘋表徵召會中的罪行和邪惡

利未記這卷書中的每一樣事物都是豫表。這包括十四章的房屋。根據利未記是用豫表寫的這原則,我們可以將十四章三十三至五十三節的房屋,解釋為召會的豫表。我們新約的信徒,承認我們真正的房屋不是物質的房子,而是召會。我們若沒有正確的召會生活,就是無家可歸的。只有當我們在召會中,過正確的召會生活,我們纔真正有家。許多人一進入召會生活,就見證他們現今是在家裏。所以,十四章的房屋豫表召會作我們的房屋,我們的家;房屋裏的痲瘋表徵召會中的罪行和邪惡。(33~48。)

一 神使以色列所得為業之地的房屋中有痲瘋的災病

三十四節說到神使以色列所得為業之地的房屋中有痲瘋的災病。這表徵當召會的光景不正常時,神就叫痲瘋的罪顯在召會中,題醒並警告信徒們,他們不再有可住之屋,也不再能享受神在祂救恩中所應許的一切福分。

我在主恢復中的五十多年間,經過了許多風波。有時風波達到一個地步,房屋裏有了痲瘋。當召會患了痲瘋,因著罪行和邪惡而生病的時候,我們真覺得失去了家,變成了無家可歸的。不僅如此,當召會患了痲瘋災病時,我們也失去了對基督的享受。因著沒有正確的召會,我們就不能享受神在祂救恩裏所應許的一切福分。

二 房主要去告訴祭司,房屋中似乎有災病

『你們進了我賜給你們為業的迦南地,我若使你們所得為業之地的房屋中有痲瘋的災病,房主就要去告訴祭司說,據我看,房屋中似乎有災病。』(34~35。)房主來將這事告訴祭司,表徵帶領的弟兄們或關心召會的人,到主或代表主的使徒跟前,告訴主或主的代表。當召會生病時,這是我們所要作的。

三 把房子搬空,免得房子裏所有的都成了不潔淨

『祭司進去察看災病以前,要吩咐人把房子搬空,免得房子裏所有的都成了不潔淨。』(36上。)這表徵盡力防止並消除傳染。

為著停止傳染,我們該謹慎我們的談論,因為閒談會傳播疾病。我們從經歷知道,召會中的閒談會將傳染病擴散。我們若聽閒談,就會受污染。我們謹慎的防範閒談,就有助於停止傳染病的擴散。

四 祭司要進去察看房子

『然後祭司要進去察看房子。』(36下。)這表徵主或使徒來察看。這種察看不是為著定罪,乃是一種恩典為著使人得醫治。

五 災病若在房子的牆上有發綠或發紅的凹斑紋,現象窪於牆,祭司就要把房子封鎖七天

『他要察看那災病,災病若在房子的牆上有發綠或發紅的凹斑紋,現象窪於牆,祭司就要出到房門外,把房子封鎖七天。』(37~38。)這表徵召會的難處不僅在表面上,也深入表面之下。這樣一個召會的往來和交通,應當在一段完整的時期裏,接受觀察。當召會生活中有了這種病,長老們,負責的人,該在一段完整的時期裏,盡所能的監管留意聖徒之間的交往,以及他們中間的交通。這種觀察越多越好。

六 在七天察看之後,災病若在房子的牆上發散,那有災病的石頭就要挖出來,扔在城外不潔淨之處

『第七天,祭司要回去察看,災病若在房子的牆上發散,就要吩咐人把那有災病的石頭挖出來,扔在城外不潔淨之處。』(39~40。)這表徵經過一段完整時期的觀察後,召會的難處若還在發散,就要把捲入難處的信徒,從召會的交通中挪開,視為不潔,像外人一樣。(參林前五。)這就是說,當召會患了某種疾病,長老們該先觀察那光景。倘若難處越趨惡化,難處的源頭—一個或幾個牽涉到那疾病的信徒—就該從召會的交通中挪開,以阻止疾病的擴散,並要消除那疾病。實際上,難處可能需要從許多方面來對付。我們如何處理這光景,在於我們的觀察,以及我們從神所領受的智慧。

七 要刮房內的四圍,所刮掉的灰泥要倒在城外不潔淨之處

『也要叫人刮房內的四圍,所刮掉的灰泥要倒在城外不潔淨之處。』(利十四41。)這表徵因著少數的信徒,全召會都該受對付,並且所對付的,都要以為不潔,置於召會之外。

八 用別的石頭代替那挖出來的石頭

『又要用別的石頭代替那挖出來的石頭。』(42上。)用別的石頭代替那挖出來的石頭,表徵用別的信徒填補空隙。當召會有痲瘋災病的時候,往往需要把捲入難處的聖徒從召會的交通中挪開。這會產生空隙,我們該尋求用別的信徒填補這空隙。

九 另用灰泥墁房子

『要另用灰泥墁房子。』(42下。)這是重要的,因為這表徵用對主恩典工作的新經歷,來更新召會。

對付房屋裏的痲瘋,若是只把某些信徒挪開,然後用別的信徒填補空隙,這是不彀的。我們需要在召會生活中有新的起頭,就是用對主恩典工作的新經歷來更新召會。這是另用灰泥墁房子所豫表的。這不是單單對付難處而已,乃是以新的方式帶進基督的豐富。倘若我們無法這樣作,只是按律法把一些人挪開並以別的來頂替,就會使召會變成空的,因而使召會受害更多。所以,帶領的人需要禱告,或者帶著禁食,使召會在對主恩典工作的經歷裏,有新的得著。這樣,召會生活就會得著更新,就是用新的灰泥重新墁過,使眾肢體因更新的召會生活而快樂。

十 挖出石頭,刮了房子,重新墁了以後,災病若在房子裏再次發作,這就是房內惡性的痲瘋;房子是不潔淨了,要把房子拆毀

『他挖出石頭,刮了房子,墁了以後,災病若在房子裏再次發作,祭司就要進去察看,災病若在房子裏發散,這就是房內惡性的痲瘋;房子是不潔淨了。他就要拆毀房子,把石頭、木頭、灰泥都搬到城外不潔淨之處。』(43~45。)這表徵召會在經過對付後,若再有厲害的罪發生,整個召會就要拆毀。這是最可憐的。一個召會的光景若到了無可救藥的地步,那個召會就該結束。

十一 房子封鎖的時候,進去的人必不潔淨到晚上

『在房子封鎖的時候,進去的人必不潔淨到晚上。』(46。)這表徵對那接觸到玷污事物的人,舊的日子該結束,另有新的起頭。

每當召會生活中有了難處,帶領的人該竭力在對基督的經歷上有新的得著,好使召會有新的起頭。這樣新的起頭能拯救患病的召會脫離難處。然而,我們若完全注意難處,就會有更多難處,或者會使難處加強。因此,需要藉著禱告和禁食,多方尋求對主有新的經歷,這些經歷要成為患病之召會生活的拯救。這就是說,我們該盡力結束患病之召會生活的舊日子,並幫助召會有新的起頭。

十二 在染病房子裏躺著的、喫飯的,都要洗衣服

『在房子裏躺著的,要洗衣服;在房子裏喫飯的,也要洗衣服。』(47。)這表徵在有難處的召會中,那些沒有積極參與事奉的人,以及只享受供應的人,也應該在生活和行為上得潔淨。

四十七節說到那些在染病房子裏躺著的和喫飯的。在染病房子裏躺著的,表徵沒有積極參與召會的事奉。我們若認真參與召會生活,就不會有時間躺下來。躺著指明對召會生活漠不關心,或在召會事奉裏不積極。在染病房子裏喫東西,表徵只顧在召會生活中得著供應與享受。這樣的人只喜歡在召會中享受。他來聚會,不是要事奉,乃是要喫,要享受。他不打算在召會的事奉中作甚麼。

在四十七節這裏,我們看見在召會生活中有兩類聖徒:來召會躺著、休息的人;以及來召會喫飯,得著供應和享受的人。這些聖徒雖然不積極參與召會的事奉,也無心事奉,卻善於批評別人。他們在聚會中不說話,卻批評那些說話的。他們一邊在召會中休息並享受供應,一邊卻找別人的毛病。這些聖徒需要洗衣服。這就是說,他們需要藉著洗滌來潔淨他們的行事為人。

我們要求主憐憫我們,叫我們中間沒有人是躺著或只顧喫的人。我們都該是在召會中事奉的人。

十三 房子重新墁了以後,災病在房內沒有發散,房子就是潔淨的,災病已經消除

『房子墁了以後,祭司若進去察看,見災病在房內沒有發散,就要定房子為潔淨,因為災病已經消除。』(48。)這表徵召會對主恩典的工作有新的經歷,因而得著更新之後,罪若沒有擴散,召會就潔淨,沒有問題了。已過我曾多次看見這事。在每個事例中,主要都是藉著對基督新的經歷,而得著醫治、拯救。

貳 染痲瘋的房子得潔淨

四十九至五十三節說到染痲瘋的房子得著潔淨,就是召會得著潔淨。

一 與人患痲瘋得潔淨的方式一樣

四十九至五十一節啟示,染痲瘋的房子得潔淨,與人患痲瘋得潔淨的方式一樣。這表徵全召會再次經歷與基督一同受苦、受死、復活、升天並進入榮耀。召會要得潔淨,就需要再次經歷主耶穌所經過的過程。

二 用鳥血和活水潔淨那房子

『他要用鳥血、活水、活鳥、香柏木、牛膝草和朱紅色線,潔淨那房子。』(52。)這表徵全召會需要憑基督永遠有功效的寶血,和祂永遠的活靈得潔淨。因此,我們常常需要血和那靈;二者都可在豫表裏看到。在豫表裏,我們有被宰之鳥的血、水和油。鳥血表徵基督的血,水表徵潔淨的靈,油表徵施膏的靈。召會患病的時候,需要基督的血與那靈這兩個元素,來得著恢復。

三 把活鳥放到田野裏

『但要把活鳥放到城外田野裏。』(53上。)這表徵召會與基督一同進入祂復活、升天的範圍和經歷裏。當患病的召會得著醫治的時候,這召會必定不會留在屬地的水平,乃是升到諸天之上,在諸天之上翱翔。沒有甚麼能阻撓、限制、抑制、或捆綁這樣的召會。只要召會落在屬地的水平上,就會被屬地的束縛所捆綁。然而,召會一旦享受到基督的復活與升天,召會就超越地,在諸天裏享受自由。

四 房子潔淨了

五十三節下半說,『他這樣為房子遮罪,房子就潔淨了。』房子潔淨了,表徵召會完全潔淨,得以成為神與人相互的居所。

召會中常常有難處。在召會生活中,難處似乎是無可避免的。新的召會難處不多(若是有的話),但老舊的召會難處就比較多了。就如年老的人容易生病,照樣,老舊的召會也容易有難處。

或許當你纔進到召會生活的時候,你享受到召會的蜜月。然而,像婚姻生活的蜜月一樣,召會生活的蜜月也持續得不久。我們在召會生活的蜜月期間,會想召會是美妙的,這是真正的樂園。然而,蜜月過了,我們的眼睛被打開,就看見召會中一切的難處、缺失和短處。正如亞當和夏娃喫了善惡知識樹的果子,眼睛被打開,就知道自己是赤身露體的;照樣,我們的眼睛也被打開,看見那些反面或令人不愉快的事物。我們若一直注意這些事,就會想和召會生活分居,至終想離婚。

我們需要看見,召會是地上最好的地方。那麼,對於召會中的難處,我們要怎麼作?我們該禱告,在對基督的經歷裏得著更新。我們不必太多為別人或整個局面禱告,卻該多為自己禱告,叫我們能把一些出於基督的新事物帶進召會生活中。這是患病召會得醫治的路。有時候召會藉著新人新鮮的經歷,也會得著醫治。

我們對基督越有新鮮的經歷,召會就越得著醫治。患病的召會無法藉著討論、爭論或辯論得著醫治。我們越參與這些事,麻煩會越多。我們需要為自己禱告,也為召會禱告,使我們這些肢體,以及整個召會,都藉著對基督新的經歷,能有新的起頭,並進入新的時期。這是患病召會得醫治惟一的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