利未記概論(上冊)

第二十一篇 利未記的豫表(十四)痲瘋的不潔(四)

利未記十三至十四章向我們揭示三類的痲瘋:人的痲瘋、衣服的痲瘋、和房屋的痲瘋。這啟示出我們需要注意三方面的問題:第一,關乎我們個人本身;第二,關乎我們外面衣服所表徵的生活、行事為人、職業、以及與人之間的接觸和往來等;第三,關乎我們的住處。本篇信息我們要來看,房屋裏的痲瘋在豫表上的意義。

房屋裏的痲瘋表徵召會中的罪行和邪惡

十四章三十三至五十三節論到房屋裏的痲瘋。這裏的房屋表徵召會是神子民真正的家和房屋;房屋裏的痲瘋表徵召會中的罪行和邪惡。

神使以色列所得為業之地的房屋中有痲瘋的災病

三十三至三十四節說,『耶和華對摩西、亞倫說,你們進了我賜給你們為業的迦南地,我若使你們所得為業之地的房屋中有痲瘋的災病。』房屋裏的痲瘋,與以色列人享受神所應許的美地有密切關係。以色列人所以能享受迦南美地,乃是藉著他們的住處。如果他們的住處有痲瘋的災病,他們就無法享受神所應許的美地。按豫表說,房屋表徵召會是我們的住處,我們的家,使我們能享受神救恩裏的一切神聖福分。神使以色列所得為業之地的房屋裏有痲瘋的災病,表徵當召會的光景不正常時,神就叫痲瘋的罪顯在召會中,題醒並警告信徒,他們不再有可住之屋,也不再能享受神在祂救恩中所應許一切的福分。

房主要告訴祭司,房屋中似乎有災病

三十五節說,『房主就要去告訴祭司說,據我看,房屋中似乎有災病。』這裏的房主表徵召會中帶領的弟兄們,或關心召會的人。祭司一面表徵主耶穌,另一面表徵使徒。所以,房主告訴祭司房屋中似乎有災病,表徵帶領的弟兄們或關心召會的人,將召會中有難處的光景,告訴主或代表主的使徒。(林前一11。)

將房子搬空,免得房子裏所有的都成了不潔淨

『祭司進去察看災病以前,要吩咐人把房子搬空,免得房子裏所有的都成了不潔淨。』(利十四36上。)這表徵盡力防止並清除傳染的範圍。當一個地方召會生病,有了難處時,雖然不至於叫弟兄姊妹脫離那個召會,但是為了停止傳染的擴散,總要盡力防範並停止召會中的閒談。

祭司要進去察看房子

『然後祭司要進去察看房子。』(36下。)這表徵主耶穌或代表主的使徒來察看。這察看是一種恩典,為著使人得醫治。保羅所寫的哥林多前後書,以及約翰所寫啟示錄二至三章的七封書信給我們看見,使徒們就像祭司一樣,前來察看召會的光景。

災病若在房子的牆上有發綠或發紅的凹斑紋,現象窪於牆,祭司就要把房子封鎖七天

『他要察看那災病,災病若在房子的牆上有發綠或發紅的凹斑紋,現象窪於牆,祭司就要出到房門外,把房子封鎖七天。』(37~38。)這表徵召會的難處不僅在表面上,也深入表面之下。長老或帶領的弟兄們在處理召會的難處時,不要立刻下斷案,定罪任何人、事、物,反而要有恩典、忍耐、寬容,等候並相信神醫治的大能;要給人機會悔改,盼望聖靈在人裏面作工,使人有生命的改變。另一面,他們又不可放鬆,乃要慎重其事,嚴謹觀察一段完整的時期。哥林多前後書給我們看見,保羅處理召會的難處時,一面滿有寬容、忍耐、等候和盼望,信靠主的生命在聖徒中間施行醫治的大能,另一面也嚴謹的留意並監管哥林多召會中的光景。今天,所有帶領召會的人,都要這樣學習處理召會的難處。

在七天察看之後,災病若在房子的牆上發散,就要把那有災病的石頭挖出來,扔在城外不潔淨之處

『第七天,祭司要回去察看,災病若在房子的牆上發散,就要吩咐人把那有災病的石頭挖出來,扔在城外不潔淨之處。』(利十四39~40。)有人主張,這裏所說有災病的石頭,是指召會中某一種原則說的。然而,我們無法贊同這個說法。按聖經的啟示,石頭表徵信徒。(彼前二5。)因此,有災病的石頭表徵犯罪的信徒。把那有災病的石頭挖出來,正如林前五章所說,將那惡人從召會的交通中挪開。(13。)『一點麵酵能使全團發起來,』(6,)所以,必須把犯罪的弟兄從召會中挪開,以阻止難處的擴散。有災病的石頭挖出來後,要扔在城外不潔淨之處,表徵對付出事的信徒,要將他隔離在召會的交通之外,因為他是不潔淨的。

要刮房內的四圍,所刮掉的灰泥要倒在城外不潔淨之處

『也要叫人刮房內的四圍,所刮掉的灰泥要倒在城外不潔淨之處。』(利十四41。)這表徵因著少數信徒出了事,恐怕全召會都受影響,因此全召會都得受對付。所刮掉的灰泥,要倒在城外不潔淨之處,表徵受了傳染不該有的東西都要對付並去掉。以哥林多召會為例,那位行淫亂的弟兄,他污穢的思想與行為會在召會中產生一種影響力,因此全召會都該受對付,免得受那污穢思想的影響。

用別的石頭代替那挖出來的石頭

『又要用別的石頭代替那挖出來的石頭。』(42上。)有災病的石頭挖出去後就有了空缺,因此需要別的石頭代替那挖出來的石頭,這表徵用別的信徒填補這空隙。

另用灰泥墁房子

『要另用灰泥墁房子。』(42下。)對付房屋裏的痲瘋,不僅要把有災病的石頭挖出來,並且要刮房內的四圍,還要用別的石頭代替那挖出來的石頭,最後用灰泥墁房子。這意思是,召會經過重新整頓和安排,就有一番新的表現和氣象。這不是單單對付難處而已,乃是用對主恩典工作的新經歷來更新召會。

災病若在房子裏再次發作,就是房內惡性的痲瘋,就要把房子拆毀

『他挖出石頭,刮了房子,墁了以後,災病若在房子裏再次發作,祭司就要進去察看,災病若在房子裏發散,這就是房內惡性的痲瘋;房子是不潔淨了。他就要拆毀房子,把石頭、木頭、灰泥都搬到城外不潔淨之處。』(43~45。)這表徵召會在經過對付後,若再有厲害的罪發生,整個召會就要拆毀。這是最可憐的情形。一個召會的光景若是到了無可救藥的地步,那個召會就該結束。

房子封鎖的時候,進去的人必不潔淨到晚上

『在房子封鎖的時候,進去的人必不潔淨到晚上。』(46。)不潔淨到晚上,意即要不潔一段時期,纔能再有一個新的起頭。因此,還在舊的日子裏就不得潔淨,必須舊的日子結束纔得潔淨。這表徵凡接觸玷污事物的人,該結束舊的日子,好另有一個新起頭。一旦召會生活有了難處,帶領的人該竭力在對基督的經歷上有新的得著,使召會有新的起頭。這樣的新起頭就能拯救患病的召會脫離難處。

在染病房子裏躺著的、喫飯的,都要洗衣服

『在房子裏躺著的,要洗衣服;在房子裏喫飯的,也要洗衣服。』(47。)在房子裏躺著的,表徵沒有積極參與召會事奉的人。在房子裏喫飯的,表徵只顧在召會生活中得供應和享受的人。這指明在有難處的召會中,那些沒有積極參與事奉,以及只享受供應的人,也該在生活和行為上得潔淨。

房子重新墁了以後,災病在房內沒有發散,房子就是潔淨的,災病已經消除

『房子墁了以後,祭司若進去察看,見災病在房內沒有發散,就要定房子為潔淨,因為災病已經消除。』(48。)這表徵召會對主恩典的工作有新的經歷,因而得著更新之後,罪若沒有擴散,召會就潔淨,沒有問題了。

染痲瘋的房子得潔淨
與人患痲瘋得潔淨的方式一樣

四十九至五十三節所描述染痲瘋的房子得潔淨,與人患痲瘋得潔淨的方式一樣。(4~7。)

用鳥血、活水、活鳥、香柏木、牛膝草、和朱紅色線潔淨那房子

『他〔祭司〕要為潔淨房子,取兩隻鳥、香柏木、朱紅色線和牛膝草,用瓦器盛活水,把一隻鳥宰在上面,把香柏木、牛膝草、朱紅色線和那活鳥,都蘸在被宰之鳥的血中與活水中,用以灑房子七次。他要用鳥血、活水、活鳥、香柏木、牛膝草和朱紅色線,潔淨那房子。』(49~52。)在此,鳥血表徵主耶穌的救贖;活水表徵聖靈,復活的靈;活鳥表徵主耶穌的復活;香柏木表徵主耶穌尊高的人性;牛膝草表徵主耶穌卑微的人性;朱紅色線表徵主耶穌為遵行神旨意,降卑為人,在十字架上流血成功救贖,因此神使祂在君王職分裏得榮耀。在這些豫表裏,我們看見包羅萬有的基督,因為這裏有基督那尊高又卑微的人性,有祂的救贖,以及祂的復活、升天和得榮耀。這表徵有難處的召會要得潔淨,全召會就需要再次經歷主所經過的過程,與基督一同受苦、受死、復活、升天並進入榮耀。

把活鳥放在田野裏

五十三節上半說,『要把活鳥放到城外田野裏。』這表徵召會進入並經歷與基督一同復活、升天的境地。

房子潔淨了

五十三節下半說,『他這樣為房子遮罪,房子就潔淨了。』這表徵召會完全潔淨,得以成為神與人相互的居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