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愛裏建造

第七篇 基督身體的感覺

讀經:羅馬書十二章三至五節:『我憑著所賜我的恩,對你們各人說,不要看自己過於所當看的;要照著神所分給各人信心的大小,看得合乎中道。正如我們一個身子上有好些肢體,肢體也不都是一樣的用處。我們這許多人,在基督裏成為一身,互相聯絡作肢體,也是如此。』
哥林多前書十二章二十五至二十七節:『免得身上分門別類;總要肢體彼此相顧。若一個肢體受苦,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;若一個肢體得榮耀,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快樂。你們就是基督的身子,並且各自作肢體。』
以弗所書四章十二至十三節:『為要成全聖徒,各盡其職,建立基督的身體;直等到我們眾人在真道上同歸於一,認識神的兒子,得以長大成人,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。』
十五至十六節:『惟用愛心說誠實話,凡事長進,連於元首基督;全身都靠祂聯絡得合式,百節各按各職,照著各體的功用,彼此相助,便叫身體漸漸增長,在愛中建立自己。』

我們已經看了一點關於基督的身體與活在身體裏的原則。在這裏我們要再稍微看一點甚麼叫作基督身體的感覺。

愛弟兄

我們先從愛的方面來看。有一件事很希奇,就是:『我們因為愛弟兄,就曉得是已經出死入生了。』(約壹三14。)所有出死入生的人,都彼此相愛;所有同在一個身體上作肢體的,都彼此相愛。這一種愛是從生命裏出來的,是自然流露的。並不是你在聚會中看到一個人,你就問他是不是基督徒,他說是基督徒,你再問他知道不知道作基督徒的要愛別的基督徒,他就說,既然你說應該愛別的基督徒,那麼從明天起我要愛別的基督徒了。如果是這樣,他就不像神的兒女。因為每一個真實從神生的,有神生命的,被神救來的人,他自然而然的愛與他同作肢體的人。你告訴他要愛也好,你沒有告訴他要愛也好,他總會有一個愛弟兄的感覺。不錯,許多時候要題醒他愛弟兄;但是這一個題醒,不會把在他裏面所沒有的加給他,不過是叫他更熱切就是。那一個愛,有就是有,沒有就是沒有。你碰到一個屬乎神的人,你就莫名其妙的愛他,你就自然而然的愛他。你裏面有愛,你裏面有感覺。

有一個弟兄,生了一個兒子,有人問他:『現在你作了父親,你愛不愛你的兒子呢?』他說,『當我快要作父親的前一週,我一直想,不知道怎麼樣愛我的兒子。可是當我的兒子生了下來,我一看見他,我的心自然而然就跑到他身上去,我就愛他了。』愛,是裏面有感覺,是裏面產生出來的,不是外面教的。照樣,所有神的兒女,被主用血買回來,同時也得著祂的生命,又受浸歸入基督的身體,結果就不能不愛與他同作肢體的人。許多時候,你碰見一個真是屬乎主的人,你不管他是外埠的,或者是本地的,你不管他的文化程度是高是低,你不管他是那種民族,或是那種職業,你一知道他是基督徒,你的心自然而然會愛他。愛,是一種生命的感覺。你只要是在這一個身體上的,你自然而然就有這一個感覺。

不分門別類

看見基督身體的人,有身體感覺的人,對於任何分門別類的事,任何把神的兒女分開的事,他一作,裏頭就過不去。因為他愛一切屬乎神的人,所以他不能把神的兒女分開。在身體上,愛是自然的事;在身體上,分門別類是頂不自然的事。好像一個人有兩隻手,不管這一隻手能舉出多少理由,說那一隻手多麼不好,總沒有法子把那隻手分開,分開是不可能的事。也許有人以為自己是一個脫離宗派的人,也就以為自己很懂得基督的身體。但是,事實上,脫離宗派不一定就是看見基督的身體。看見基督身體的人,一定脫離宗派;但並不能說,因為脫離了宗派,所以就看見基督的身體。有許多人,表面上脫離了一個宗派,卻為自己又建立了另一類型的宗派;他的脫離宗派,不過是表現自己的『特殊』,並沒有看見所有的肢體都是我們的弟兄,都是可愛的。所以,一切宗派的精神,一切分門別類的態度,一切在外面與神的兒女分開的舉動,一切在裏面與神的兒女分開的意念,都是沒有看見基督身體的表現。

基督的身體,要拯救我們脫離宗派,脫離宗派的精神,也要拯救我們脫離自己,脫離個人主義。許多人生活的原則,不是身體,而是個人。這一種個人的原則,你在很多地方都能發現。像在禱告聚會中,有的人他只能自己禱告,他不能與別人一同禱告。他的身體是與別人一起跪下禱告,但是他的感覺只是他個人在那裏禱告。只能他禱告的時候,別人去聽他;等到別人禱告的時候,他不能聽別人的。對於別人的禱告,他裏頭沒有響應,他不能說阿們。他和別人的感覺連不起來。他禱告他的,別人禱告別人的,好像他的禱告和別人的禱告一點關係都沒有。他來到聚會裏,好像只要把他自己那一套話說過,就甚麼都沒有了,別人怎麼禱告,有甚麼負擔,有甚麼感覺,好像都與他無關。這就是個人的原則,不是身體的原則。他沒有看見身體,他不能和別人一同在神面前作。有的時候,三個弟兄、五個弟兄、十個弟兄、二十個弟兄在一起說話,有的人只能說到他自己的事,沒有心思說到別人的事,也沒有心思聽別人的事。你和他坐在一起,他一個鐘頭、兩個鐘頭,說到他自己的事,很有精神;當有人說到別人的事,他就心不在焉,你過後問他,他好像一句都沒有聽見。在這些微小的事上,就能顯出一個人到底有沒有看見基督的身體。

個人主義也會從一個人的個人主義發展為幾個人的個人主義。在教會中,有的時候,你會看見三五個或八九個人結成一個小圈子,只有他們這幾個人能同心、能相愛,和其他的弟兄姊妹就格格不入。這也是證明他們沒有看見基督的身體。基督的身體只有一個,不能有幾個。人如果看見基督的身體,人就不能有任何形式的個人主義,人就不能有派別,人就不能結小圈子。你如果看見基督的身體,那麼,你一有個人主義的時候,你就有感覺,就覺得這樣作是不對的,自然而然就不敢動。當你一個人或者和幾個人要有一個舉動的時候,這一個身體的感覺就會叫你覺得這是和神其他的兒女合不起來的,這一個身體的感覺就會叫你過不去;在你裏面有一個東西在那裏拉你,在你裏面有一個東西在那裏說話,在你裏面有一個東西在那裏責備,在你裏面有一個東西在那裏說這是不對的,在你裏面有一個東西在那裏攔阻你。因生命而有的感覺,會叫我們脫離分門別類的事。

脫離個人的工作

我們如果有身體的感覺,就立刻看見身體是合一的。這樣,在屬靈的工作上,也就不以個人為範圍。我們要有分於主的工作,就得對付這一件事—個人的工作。有的人,甚麼事都得他來一下就好,不是他來就不好。甚麼事是他作的,他就覺得有屬靈的價值;不是他作的,他就覺得沒有屬靈的價值。他在臺上講道的時候,沒有人得救,他覺得可惜;別人講道的時候,有人得救,他覺得有些希奇。這就是把工作看作個人的。但是,神的兒女甚麼時候看見身體的合一,甚麼時候就看見工作的合一;甚麼時候看見身體的合一,甚麼時候就脫離個人的工作,就看見身體的工作。這不是說你這個人不作工了,乃是說你不把工作看作是屬乎你個人的。這一個工作是你作的或者不是你作的,都不成問題,只要工作有人作就彀了。

我們作了基督徒,對於屬靈的事,應該有羨慕、有追求,但是,不能有一種好勝的雄心,不能有一種嫉妒的意味。我們對於工作應當有這樣的態度:我所能作的,巴不得別人也能作;我所不能作的,巴不得有人能作;我願意作得更多,也願意別人作得更多。我只能在工作中作一個器皿,我不能作一個佔有工作的人,我不能把工作和工作的果效據為己有。如果以為事情必須由我來作,那就是沒有看見身體。甚麼時候看見身體,立刻就看見我的工作和他的工作都是叫元首有所得著,我的工作和他的工作都是叫身體有所得著,榮耀都是歸給主的,祝福都是歸給教會的。

主把祂的工作分給各人,各人有各人的一分,我們總不要看自己過於所當看的。主分給我這一分,我就忠心於自己這一分;主分給他那一分,我也尊重他那一分。多少青年的弟兄有一種比較的心,一直在那裏比較說,這一個我有,別人沒有,那一個別人有,我沒有。這一種的比較,其實是沒有法子比較的。這就像有人問一張桌子加一張椅子是兩張還是一張。一張桌子加一張椅子,就是一張桌子和一張椅子。你問,是手好,還是眼睛好;我們只能回答,手和眼睛都好。看見身體的人,就看見所有的肢體都有其功用,就看見自己不過是許多肢體中的一個,就不會把自己放在一個突出的地位上,來和別人比較,來佔去別人的地位。

一個基督徒一看見身體,他就沒有驕傲的可能,他就沒有嫉妒的可能。因為身體是合一的,所以工作是別人作的,或者是你作的,都是一樣,沒有分別;工作是你作的也好,是別人作的也好,總歸榮耀是歸於主,祝福是歸於身體的。你如果看見基督的身體,就自然而然在你裏面有這樣的感覺,感覺到身體是一個,感覺到工作是一個。

看見交通的需要

看見身體的人,就自然而然看見交通的需要,就自然而然看見自己那一種單獨行動是不行的。交通,不只是形跡上的來往,更是身體生命的一種自然的要求。神的兒女普通所以為的交通,就是當我這個人空閒的時候,跑到弟兄姊妹家裏去坐坐,去談談,這個就叫作交通。其實交通的意思是說,我看見我自己一個人是不行的,所以我願意在所有的事情上和別的肢體一同作,和身體一同作。許多事情,雖然我不可能把教會中所有的弟兄姊妹都請來,但是我能彀在身體的原則裏和兩三個弟兄姊妹一同作。

許多時候,我們在禱告上,要學習有交通;碰著為難的事,要學習有交通;尋求神的旨意,要學習有交通;對於自己的前途莫名其妙,要學習有交通;讀神的話不清楚,要學習有交通。交通的意思就是說,我一個人在禱告的事情上不彀,所以我尋求兩三個人一同禱告;我一個人去應付難處應付不了,所以我尋求兩三個弟兄一同來應付;我一個人對於神的旨意不會明白,所以我尋求兩三個弟兄一同來明白;我一個人對於我的前途糊塗得很,所以我尋求兩三個弟兄姊妹和我一同有交通,一同來看我的前途應該如何;我自己對於神的話不能領會,所以我就和兩三個弟兄姊妹一同來讀神的話。交通就是承認我自己不及,承認我自己不彀,承認我需要身體纔彀。交通的意思就是承認自己有限,承認我自己會錯誤,所以我請求在主面前有屬靈眼光的弟兄姊妹幫助我。(不是請求與我有感情的人。)我一個人無論如何不行,我需要別的弟兄姊妹的幫助。

基督的身體是一個生命,也是一個感覺。你自己會感覺到,沒有交通,你就過不去。

作一個肢體

一個人如果有身體的感覺,他就看見他自己在身體裏的地位,也就是說,看見他自己是身體上的一個肢體。肢體,是有它一定的用處的。肢體和細胞不同。細胞,少了一個也無關緊要;但是肢體就不能缺少一個。當然,細胞也有用處,但是聖經說,我們在基督的身體上是作肢體,不是作細胞。可惜有許多基督徒的情形,像身體上的細胞,不像肢體。他在基督的身體上沒有專一的用處,沒有盡他所當盡的本分。聚會的時候,他來了,好像不多甚麼,他不來,也好像不缺少甚麼。他在身體上,沒有盡他的功用,因為他根本沒有看見身體。他與弟兄姊妹在一起的時候,他從來沒有看見他自己的職事,他從來沒有看見他所該作的事。他如果看見身體,他就不能不看見他是肢體。他如果看見身體,他就看見,他若不把生命供應基督的身體,基督的身體就受虧損。

弟兄姊妹,我們沒有一個人可以在聚會裏作一個被動的人。你是身體上的肢體,你來到聚會裏就不能作一個被動的人,就不能作一個旁觀的人。你來到聚會裏,看見你是基督身體上的肢體,所以你要禱告。你出聲也好,不出聲也好,最少你要禱告,你要把生命供應身體。有的基督徒是供應生命的人,他來到聚會裏,雖然不開口,但是他在那裏,聚會就得著他的幫助。他在那裏,就有生命的供應;他在那裏,死亡就被吞滅。弟兄姊妹,你一看見基督的身體,你就不能不看見你自己是肢體。

我們是基督身體上的肢體,我們是各自作肢體,所以我們就尋求如何能叫基督的身體得著幫助,如何能叫基督的身體得著生命,如何能叫基督的身體得著能力。我們在聚會裏,就是不開口,也能彀在那裏默默禱告;就是不說話,也能彀在那裏仰望神。這就是身體的感覺。你如果看見身體,就不能說你這個人是無關緊要的,是不在乎的。你如果看見身體,你就要說,我是身體上的肢體,所以有我應當盡的本分,所以有我應當說的話,所以有我應當有的禱告,我來到聚會裏,神要我作甚麼,我就作甚麼,我不作一個旁觀的人。弟兄姊妹,我們如果看見身體,我們就不能不這樣作;我們這樣作,整個聚會的生命,就要吞滅所有的死亡。許多聚會的能力所以不彀大,就是因為有背不起的死亡,就是因為旁觀的人太多了。

服權柄

如果你看見基督的身體,你就有一個感覺,就是你是在元首的權柄底下。你感覺到神的兒女的可愛,你感覺到分門別類是錯的,你感覺到交通是需要的,你感覺到你在基督的身體上是一個肢體,有本分應當盡。這些感覺,都是身體的感覺。照樣,你如果覺得自己是在身體裏,也必定覺得自己是在元首底下。覺得自己在身體裏,也必定覺得自己在頭底下。一個人認識基督身體的生命,感覺到自己是肢體,他必定也感覺到元首的權柄。

我們不只要順服元首直接的權柄,並且也要順服元首間接的權柄。我的手不只是在頭的權柄之下,並且我的膀臂動的時候,我的手也要和膀臂一起動;我的手是藉著膀臂服在元首底下。看見基督身體的人,也必定看見在基督身體上有神所設立的權柄,是他所應當順服的。

有的時候,某人對你說,你要去作這件事;但是,你禱告了之後,覺得主不要你作,你就不去作,你覺得喜樂,你覺得聽主的話,不聽人的話是應該的。但是有沒有一次,有沒有幾次,你覺得你如果不聽那一個人,你就和主出了事?有沒有一次,有沒有幾次,你覺得有一個人,有幾個人,是認識主的,是主擺在那裏代表祂的權柄的,你和他出了事,你就和主出了事?你如果看見身體,你如果看見元首的權柄,你也就看見在身體上有一個或者幾個在你前面的,是你應當順服的。你不只看見頭,你並且要看見神所設立來代表頭的,你和他出事情,就和神出事情。

弟兄姊妹,如果你的眼睛被主開啟,看見甚麼叫作身體,你也就看見權柄。你看人的身體,為甚麼各部分能那麼和諧?為甚麼整個身體是那麼合一?就是因為身體上有權柄。身體上如果沒有權柄的維持,全身就都亂了。比如肚子餓了,要喫東西,但是口不聽話,不肯把東西喫下去,你想這個人還行麼?身體只要有一部分不服身體的權柄,身體就要出毛病。有一種毒瘤,是很危險的疾病,它是怎麼生出來的呢?就是有一部分的細胞,不按身體的規律,在那裏獨自發展。身體不需要它那麼生長,可是它要生長下去。它把身體上許多有用的養料都吸收去供它自己生長。它只顧自己越長越大,不管身體要不要它長。它不服身體的權柄,它單獨行動;它越長得大,身體越受損害。結果,幾個不服權柄的細胞,能致全身於死。

所以,權柄是身體上的律,不服權柄是身體上的病態。如果一個人不認識甚麼叫權柄,就怎麼能說認識基督的身體呢?認識身體的人,就當他們三五個人在一起的時候,也能找出誰是誰的權柄,誰應當順服誰。各人有各人當順服的權柄,就像手指順服手臂,手臂順服肩膀,很自然、很美麗。這樣,就是在三五個人中間,也能看見這是基督的身體。

有的基督徒就是那麼隨便的說話,隨便的行事,別人的話他都不聽,好像就是他最大,好像他從來沒有找到一個可順服的人。這就證明他從來沒有受過身體的約束,他從來沒有服在元首的權柄之下。願神憐憫這樣的人。如果我們在主面前真是受對付,我們的肉體真是受對付,天然生命的背脊骨真是被主打斷了,就立刻看見,我的手沒有那麼自由,我的口也沒有那麼自由,身體在那裏約束著我,我不能不順服神所設立的權柄。

※  ※  ※

求神叫我們不停在道理裏,乃是真被神帶到一個地步,認識基督的身體。這一個感覺,一直跟著我們,叫我們沒有法子憑著自己的意思去作,叫我們沒有法子糊里糊塗、隨隨便便的過日子。這樣,我們就藉著這一個身體得著豐富的供應,我們就藉著這一個身體顯出主在地上的見證。

(原刊於『倪柝聲文集』第二輯第十七冊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