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常受文集一九六四年第三冊,洛杉磯秋季各種聚會記錄

第六章 建造召會極重要的因素

在生命、真理和功用上,並藉著傳揚福音建造召會

首先,召會的建造是生命的事。這意思是說,我們需要在主裏長大,並且幫助別人長大。我們要認識身體,就是召會,就需要經過生命長大的不同階段,包括重生、聖別、變化、模成、和生命的成熟,也需要經過與每個階段有關的不同經歷。第二,召會的建造是在真理裏。我們要扎實的建造召會,就需要充分的明白聖經,並且幫助眾聖徒對聖經真理有充分並正確的認識。為這緣故,我們鼓勵人人都以活而正確的方式研讀神的話。第三,召會的建造是在於眾肢體盡功用。我們要建造召會,就必須知道如何正確的盡功用,尤其是當我們聚集在一起的時候。因此,我們都需要學習如何聚會。

例如,我們需要學習準時赴會。這似乎是小事,其實是極大的事。聚會若是定規在七點半開始,我們就不該過了時間纔來。當然,若是有人因著無法防止的事而遲到,我們也不該以規條的方式看待他。然而,我們該盡所能在聚會排定的時間以前來到。有人聚會來得晚,會令聖徒喪氣並且被打岔。在這種情況下,很難有充滿那靈的剛強氣氛。另一面,若是人人都準時到會,並且座無虛席,這對於聚會,並對眾聖徒,都很有幫助。

我們也該學習赴會時如何入座。我們不該鬆散入座。甚至在這件事上我們也應當操練靈。我們在會場裏任意分散的就座,與我們正確緊密的坐在一起,這兩種情形所帶來聚會的氣氛相當不同。這些似乎是很小的細節,卻很重要,也關係到我們在召會裏的盡功用。

我們都需要學習盡功用而成為有用的,甚至在實際的事情上也要學習。例如,我們都該學習如何唱詩。若無人知道如何唱詩,聚會的氣氛會大受影響。我鼓勵召會中的青年人也必須研讀詩歌,好明白詩歌的意思、感受詩歌的感覺、並且能背誦歌辭。認識詩歌並知道如何唱詩,有助於聚會。同時,有些人該學習彈琴,好在唱詩時伴奏。在臺灣的眾召會,有許多姊妹能恰如其分的用鋼琴彈奏詩歌。她們受過訓練,在人題詩歌之後隨即開始彈琴。彈琴的人若需要多一點時間纔豫備好,有些弟兄姊妹就宣讀詩歌,免得聖徒靜默等候。這使聚會能主動、積極、活潑、並叫人得鼓勵。我們不該散漫或毫不在意的聚會。題詩歌與鋼琴起音中間若停頓太久,聚會的靈就會消失。

我們聚在一起時,好像球隊打球。隊裏的每個人都必須主動並認真;沒有人該毫不在意的打球。在我華北家鄉的召會聚會裏,每個人都很認真、主動並儆醒,每個人也都很活的配搭在一起。我們在聚會裏,不僅有活的靈,也學習一些訣竅,並在會前有一些豫備。因著我們受訓練這樣聚會,所以主的祝福、能力、和權柄在聚會裏與我們同在。城裏有不信的人會告訴別人,人若打算參加我們的聚會,就必須小心,因為無論他是怎樣的人,或有怎樣的教育、地位或性格,只要進到聚會的地方,就會被征服。在聚會裏有一種征服人的能力,因為聖徒完全與主配合。主是那靈,(林後三17,)祂渴望在地上作工。但按照新約成為肉體的原則,祂需要人的合作。祂能作多少,在於我們與祂合作到甚麼程度。我們若充分與祂合作,祂就有立場和機會作許多事。

在聚會裏,我們該幫助每個肢體盡功用。聖徒若沒有盡功用,就絕不會建造在一起。建造的肢體乃是盡功用的肢體。建造乃是在於所有的肢體盡功用。(弗四12,16。)這是在我們的聚會中必須強調的事。作為『團隊』裏的隊員,我們若不盡功用,就無法建造在一起。聖徒只有盡功用時,纔會對召會的建造感興趣。在此之前,他們在聚會裏好像不感興趣的客人或觀眾。然而,他們只要盡功用並且感興趣時,就會領悟聚會是屬於他們,而不是屬於別人。因此,我們都需要學習盡功用,並帶人盡功用。這樣,無論在聚會當中或聚會以外,整個身體就會天天並時時盡功用。這事成就時,我們的聚會將會相當不同。

我們在生命、真理、和盡功用上被建立了,就需要往前去傳福音,就是去接觸不信者,將更多建造的材料收聚到召會裏。召會在生命、真理、和功用上被建立,就成為訓練有素的軍隊,能在福音的戰場上爭戰。這是我們所該注意四件主要的事。在聚會中無論作甚麼,都該為著這四件事—幫助肢體在生命裏長大、認識真理、在身體裏以配搭的方式盡功用、以及傳福音。這樣,召會將扎實的建造起來,也將活潑的盡功用。

我們中間當前的需要
建立晨興的實行

就我們當前的情形,我們該注意幾件事。第一,我們需要建立晨興,也就是早晨得著復興的實行。我們若自己不作,就不能幫助別人作。我們自己需要在早晨早起,藉著禱告和讀主的話,花時間在主面前。這樣,我們就能帶別人過晨晨復興的生活。我們若沒有被帶到這實行裏,召會就很難得著建造。我們若不實行晨興,我們也許談論召會的建造,但只會有召會建造的知識,卻無實際。因此,我們要建造召會,需要從早晨開始。這不僅僅是道理或口號;這是極重要的事,我們必須注意。我們若開始實行晨興,我們會經歷真正的復興—不是在情感裏短暫的復興,乃是在生命裏長期的復興。

建立扎實的性格

第二,我們需要建立扎實的性格,使我們不鬆散。我們需要調整的一個方面,乃是我們的說話。我們與人說話,不該說太多笑話。開玩笑使我們鬆散,但真理束我們的腰並加強我們。在生命和真理上交通,會束我們自己以及與我們說話之人的腰。我們都需要盡力建立我們的性格,並幫助別人建立。為著召會的建造,這是必要的。

我們不能用脆弱或薄弱的材料建造。一棟建築物要堅固,每塊木頭和石頭都必須是扎實的。不扎實的材料不能用來建造。我們的性格若沒有建立,就不能成為神建造的扎實材料。我們不僅對神沒有用處,連對屬世的人也沒有用處,因為他們會看出我們是散漫且靠不住的。因此,我們需要強調性格的建立。

這話特別是為著青年人,他們是召會和主工作的前途。青年人若不建立性格,召會和主的工作就沒有前途。關於這事,有一場真實的爭戰在進行。仇敵天天都極其狡猾的破壞青年人的性格,因為他知道,只要青年人的性格沒有建立,他們在主手中就沒有用處。沒有多少人看見有一場爭戰正在進行,要破壞我們的性格。我們若在性格上稍微鬆散或輕率,主就無法使用我們。已過主所使用的人,沒有一個是性格鬆散的。因此,我們需要建立正確的性格,使召會扎實的建造起來。沒有扎實的材料,建築物無法堅固。召會中眾聖徒若愛主,卻是懶惰,對晨興漫不經心,在性格上也鬆散輕率,就不可能建造召會。

我年輕時,我們有一些年輕的弟兄在上海受倪柝聲弟兄訓練。我們都住在上海會所的樓上,而聚會就在樓下。倪弟兄發現,那些從最遠處來會所的人,常是最早到會,但住得離會所最近的,最晚到會。住在會所樓上的許多弟兄,等到第一首詩歌點了之後,纔到樓下聚會。有的甚至等到第二首詩歌點了以後纔來。倪弟兄知道這樣的事之後,有一天,他在聚會開始時點了一首詩歌,然後立刻宣佈,所有在會所裏的,無論是在樓上或樓下,都不要移動;每個人都各自留在原地。結果,許多樓上的弟兄都留在他們的房間裏。他們確實學了功課,在往後的聚會裏,他們是首先到會的。

帶新人盡功用

第三,我們需要帶新人盡功用。我們該幫助新人明白,我們需要他們在身體裏的功用,並鼓勵他們有分於召會的事奉。要作這事,我們該先帶他們到擘餅聚會,之後我們可以和他們交通關於擘餅聚會的意義和實行。這會鼓勵他們不僅參加聚會,也為聚會擔負一些責任。

在美國,許多人將擘餅聚會與天主教的彌撒或領聖餐畫上等號。因此,我們需要向他們解釋主的筵席正確的意義。舊約時代是外面的形式和儀文的時代,但新約時代是那靈的時代,那靈主要是裏面的。然而,即使在這時代,主也設立了四件外面形式的事:水浸、主筵席的餅和杯、蒙頭和按手。這些外面的事物是形式或表記,傳達一些屬靈的實際。例如,受浸的意義或實際是:我們從亞當遷出,進入基督裏。(羅六3~4。)我們一受浸,就該赴主的筵席,見證我們在基督裏。主的筵席是一個見證,見證我們不再在亞當裏,乃在基督和祂的身體裏,也見證我們憑基督而活,並與祂同活,接受祂作我們的生命,並且在祂裏面我們是一,成為祂活的身體以彰顯祂。(林前十16~17,十二13。)我們一生都該持守這外面的表記,作為見證。

還有蒙頭這外面的形式,宣告我們承認基督在宇宙中的元首權柄。(十一2~16。)姊妹們蒙頭不是小事,因為蒙頭不僅是形式,更是屬靈實際的標記。姊妹們蒙頭,乃是向執政的、掌權的、並向對頭撒但同他所有的背叛天使見證,我們承認神在基督裏是我們的頭。最後,按手的意義是:凡與我們聚在一起的人,都聯結一起,並正確的聯於身體。(徒八17,九17,十九6,提後一6。)沒有任何人與身體分開,乃是眾人都在按手之下。

這四件事不僅僅是儀式,更是極具意義的實際。我們需要與新人分享,並給他們看見主的筵席的意義。然後我們該幫助他們領悟,他們要為聚會負責,教導他們如何說話、點詩歌、以及獻上讚美的話或對主的感謝。這會幫助他們擔負聚會的責任。這樣,所有的肢體都會盡功用,並帶人盡功用。不要期望帶領的弟兄去作這事;我們每個人都需要拿起這責任。

在這之後,我們可以幫助新人有分於召會的服事。當新人這樣被帶著盡功用,他們會加入我們,並且被建造到身體裏。我們與他們交通關於召會的立場、主的恢復、和神永遠的定旨時,他們會認識他們在那裏,以及他們在主恢復裏的目的。這會使他們積極進取並爭戰,因為他們會有感覺,這是他們的見證,聚會是他們的聚會。當他們親自看見了異象,即使我們離開了,他們也會留在這條路上。從前他們像建造之外的材料,但他們建造進來之後,建造就成了他們的,他們也成為建造的一部分。我們若學習如何將人帶進來,使他們成為建造的一部分,召會就會非常扎實的建造起來。這一切項目—晨興、正確的性格、和新人盡功用—乃是召會扎實建造必要的項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