倪柝聲文集第二輯第十七冊

第十五篇 與神交通和得著光照的根基─施恩座和基路伯

讀經:

出埃及記二十五章十至二十二節:『要用皂莢木作一櫃,長二肘半,寬一肘半,高一肘半。要裏外包上精金,四圍鑲上金牙邊。也要鑄四個金環,安在櫃的四腳上,這邊兩環,那邊兩環。要用皂莢木作兩根杠,用金包裹。要把杠穿在櫃旁的環內,以便抬櫃。這杠要常在櫃的環內,不可抽出來。必將我所要賜給你的法版放在櫃裏。要用精金作施恩座,長二肘半,寬一肘半。要用金子錘出兩個基路伯來,安在施恩座的兩頭。這頭作一個基路伯,那頭作一個基路伯,二基路伯要接連一塊,在施恩座的兩頭。二基路伯要高張翅膀,遮掩施恩座;基路伯要臉對臉,朝著施恩座。要將施恩座安在櫃的上邊,又將我所要賜給你的法版放在櫃裏。我要在那裏與你相會,又要從法櫃施恩座上二基路伯中間,和你說我所要吩咐你傳給以色列人的一切事。』

出埃及記二十五章二十二節:『我要在那裏與你相會,又要從法櫃施恩座上二基路伯中間,和你說我所要吩咐你傳給以色列人的一切事。』在這裏很清楚的題起兩件事:一件就是交通,另外一件就是光照。『我要在那裏與你相會,』這是交通;『又要從法櫃施恩座上二基路伯中間,和你說我所要吩咐你傳給以色列人的一切事。』這是光照。

在舊約裏,神所最注重的一件事,就是祂的會幕,也就是後來的聖殿。因為神有一個大的盼望,也是一個大的目的,就是祂要與祂的子民同住。神所要的就是祂能在人中間支搭祂的帳幕。換句話說,在神永遠的計畫中最大的一件事,就是神能住在人的中間。神所樂意的,就是在人和神的中間有一個接觸的點。所以主耶穌的道成肉身,是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,支搭祂的帳幕在我們中間。(約一14的『住在我們中間』可以譯作『支搭祂的帳幕在我們中間。』)祂的目的是要住在我們中間。以馬內利,就是為著顯出神住在人的中間。但是,主耶穌不過是個人的,這一個並不彀滿足神的自己的心;神是要藉著祂自己的靈,把我們建造成為祂藉著聖靈居住的所在。(弗二22。)

會幕和聖殿的中心,是在那一個約櫃上。甚麼時候約櫃一離開會幕,會幕就變作一個被棄絕的東西;甚麼時候約櫃被擄離開聖殿,聖殿就不能再作神的居所。神是在約櫃上與人同住,人是靠著約櫃纔能與神交通。在這裏,我們不是要講整個的約櫃是怎樣,因為那是太大的問題;我們只願意摸著這一個東西,就是在約櫃上有施恩座,在施恩座上有用金子錘出來的兩個基路伯,神要在施恩座上二基路伯中間與摩西相會,與摩西說話。我們要看見,神與人交通是在施恩座上二基路伯中間,神與人說話,人得著亮光,也是在施恩座上二基路伯中間。

交通

施恩座是神施恩的地方。每年在七月初十贖罪日,贖罪祭牲的血,要帶到施恩座上面來。(利十六14~15。)換句話說,施恩座的上面,是贖罪的地方。神所有的恩典,都是在贖罪之後纔給人。人如果沒有得著贖罪,人在神面前就永遠沒有方法得著憐憫。在精金作的施恩座上面,必須彈上贖罪祭牲的血,神纔能向人施恩。人的思想是以為神有權柄施恩,在任何的時候,神要施恩就可以施恩,神要憐憫就可以憐憫。不錯,神的目的是施恩,所以神設立施恩座;但是,我們要知道,如果沒有一年一次的贖罪日,在那一天大祭司把血帶進去彈在施恩座上的話,誰的罪神都不能赦免。

在施恩座的兩頭有基路伯。神的榮耀是在基路伯上。(結九3,來九5。)在施恩座上,你碰著神的憐憫;在兩個基路伯中間,你看見神的榮耀。換句話說,神的施恩必定要與祂的榮耀相稱。神不能光有施恩座而沒有基路伯,神不能光從施恩座上施恩而不經過基路伯。在施恩座上,神可以用恩典待我們,神樂意用恩典待我們;不過,神不能光憑著施恩來對待我們,神還得憑著基路伯來對待我們。可是,因為世人都犯了罪,虧缺了神的榮耀,人與神的榮耀不相稱,所以,神要按著祂的榮耀來對待我們,我們就沒有一個能得著神的恩典,我們只能作被咒詛的人,不能作被憐憫的人。因此,必須有贖罪的血彈在施恩座上,神纔能在榮耀裏,也在施恩座上來對待我們。

這就叫我們看見一件事,就是我們與神的交通,都是根據於我們與神的榮耀相稱,我們與神的榮耀相配。這一個配是從血來的。因為有血的緣故,神纔能施恩而無虧於祂的榮耀。神的兒女都要記得,凡來到神面前的人,都得無虧於神的榮耀。如果你來到神面前的時候,你所帶進來的是有虧於神的榮耀的,你就不能與神交通,你就在神面前爬不起來。一切與神出事情的人,都是因他對於神的榮耀有虧,因為交通的根據是在乎神的榮耀。許多弟兄姊妹常說,交通的根據是在乎血;但是,我們要記得,交通的根據所以在乎血,是因為交通的根據在乎神的榮耀。沒有神的榮耀,就沒有血的要求。在神面前交通的時候所以需要血,就因為神是榮耀的神。

羅馬三章一面告訴我們,人犯罪是虧缺了神的榮耀,(23,)一面告訴我們,耶穌的血使我們得稱為義。(25~26。)神是一位榮耀的神。所以,來到神面前的人要記得,你能不能與神交通,就看你今天對於神的榮耀到底如何。一切叫神得不著榮耀的就是罪,凡叫神的榮耀受虧損的就是罪。有罪,就叫我們不能與神交通。我們不必專一的犯罪纔與神失去交通,我們用不著犯罪大惡極的罪纔與神失去交通;許多時候,只要我們在一件事情上沒有積極的榮耀神,我們與神的交通就受虧損。我們必須記得,與神交通的根據是在乎神的榮耀。我們也必須注意,人與神的交通是根據於榮耀,也是根據於血。神的榮耀要求血。我們如果沒有虧缺神的榮耀,就用不著血。我們所以用得著血,就是因為我們虧缺了神的榮耀。榮耀是交通的根基,血是進來補救那一個缺欠。

所以,我們要知道,交通受攔阻是因為有罪,但是罪還是消極的,罪還不彀摸著那一個實實在在的問題。實在的問題是神的榮耀的問題。甚麼時候我們比神的榮耀短一點,(『虧缺了神的榮耀』亦可譯作『比神的榮耀短一點,』)搆不上神的榮耀,交通就出事情。感謝神,今天在神的 施恩座上面,有了十字架上的血。我們靠著血,就能仰望神的榮耀,就能活在神的榮耀裏。感謝神,祂的救贖把我擺在一個地位上,叫我能敞著臉看見神的榮耀,這個叫作交通。交通不僅是花半點鐘、一點鐘在那裏讀經、禱告,交通乃是我靠著血來看見神的榮耀,我一切的生活也都是為著神的榮耀。

光照

第二,就是神的說話,神的光照,或者說是神的啟示。神是從施恩座上二基路伯中間和摩西說話。在交通的事情上,神注重的是在施恩座的根基上和摩西交通,和摩西相會,但是神沒有叫我們忘記基路伯,沒有叫我們忘記祂的榮耀。在神光照的時候,神是從二基路伯中間和摩西說話,祂所著重的點是祂的榮耀,但是人如果能在施恩座前與神交通,人就能從二基路伯中間來聽神的說話,神也沒有叫我們忘記施恩座。

神是在二基路伯中間和摩西說話,神是用榮耀來引導祂的兒女。神的榮耀所在的地方,就是神的引導所在的地方。神的引導,在白天就是雲柱,在晚上就是火柱。在雲柱裏,人所看見的是神的榮耀;在火柱裏,人所看見的也是神的榮耀。神的榮耀所在的地方,也就是神的引導所在的地方。

神說話,神引導,是憑著祂的榮耀。在個人身上,神說話的時候,也就是我們知道在那一件事情上是榮耀神的時候。我們如果能在一件事情上看見神的榮耀,我們就知道已經有引導了。在許多神的兒女身上,引導和榮耀竟然是兩件事。豈知在神面前的榮耀祂,和祂引導我們,是一件事,不是兩件事。你在那裏能找得到神的榮耀,你就是在那裏受引導去作那一件事;你在甚麼地方能看見神的榮耀,你就知道那一個就是你該在的地方。

神在二基路伯中間說話。凡看見神的榮耀的人,他就已經聽見神的說話了。我們用不著看見了神的榮耀再等神的話。我們如果有一次在生命裏看見神的榮耀,那一個看見,叫我們所明白的比我們平常所知道的要深得多。甚麼時候你真的看見了神的榮耀,你就明白了,你就知道了。

甚麼是對的,甚麼是不對的,甚麼是正確的道路,甚麼是不正確的道路,甚麼是有屬靈的價值的,甚麼是沒有屬靈的價值的,就是看神的榮耀在裏面或者神的榮耀不在裏面。有的事情,也許小得很,在人看來,也許沒有多大價值,但是,你摸著牠的時候,你知道你摸著了神的榮耀。你摸著了神的榮耀,你就知道你已經得著神的引導,用不著再等候引導了。有的工作,你在那裏作的時候,你覺得價值低得很,你覺得不對。有的工作,你在那裏作的時候,你看見會發光,會發亮,你覺得有價值,你覺得這是對的。問題並不在乎這工作大不大,乃是在乎這裏面有沒有神的榮耀。沒有神的榮耀就沒有價值,有神的榮耀就有價值。

摩西出來傳神的話,他在 神面前有話語的職事,他以話語來服事神的百姓。神和摩西說祂所吩咐他傳給以色列人的一切事,是在二基路伯中間。所以,當摩西為神說話的時候,就摸著了神的榮耀。照樣,我們如果摸著了神的榮耀,看見了神的榮耀,我們也就有話說。有的時候,你覺得你自己說得很好,道也講得很通,但是,你就是覺得淺得很、輕得很。你立刻看見,這裏面沒有話語的見證,這裏面沒有話語的職事。每一件東西,如果是出乎神的,你就立刻看見是從二基路伯中間出來的,你知道這裏有神的榮耀。神的榮耀不只是客觀的東西,並且是在我們中間能知道的。

許多時候,在你日常的生活上,你摸著神的榮耀,你看見在這裏有一個可以榮耀神的,你就看見這一個榮耀引導了你。許多時候,在你的工作上,你摸著神的榮耀,你看見有榮耀在那一個工作上,你就說有榮耀引導了你。當你用話語服事教會的時候,你摸著了神的榮耀,你就知道這是神的話。你每一次得著神的啟示的時候,你就摸著神的榮耀。你在二基路伯中間聽見了神說話,不只有話,並且有榮耀。甚麼時候,光有話而沒有榮耀,你就知道這不過是道理;甚麼時候,有話也有榮耀,你就知道這是啟示。有一件事很希奇,無論甚麼時候,我們若看見神的榮耀,雖然口裏說不上來,但是我們裏面知道。如果有人問我們怎樣看見,我們不會說,但是那一個結果在我們身上。最大榮耀的顯現,就叫我們仆倒在地上。我們仆倒的時候,甚麼都不知道,但知道我們摸著了神。

摸著神的榮耀,這是與神交通和得著神的光照的根基。這個根基如果沒有,就都不過是道理,都不過是理想。求神施恩給我們,叫我們一天過一天真能摸著神的榮耀而活在地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