倪柝聲文集第一輯第十九冊

血與親近神的敬拜 講經記錄第四十四期

讀經:

希伯來書十章十九至二十五節:『弟兄們,我們既因耶穌的血,得以坦然進入至聖所,是藉著祂給我們開了一條又新又活的路從幔子經過,這幔子就是祂的身體;又有一位大祭司治理神的家;並我們心中天良的虧欠已經灑去,身體用清水洗淨了,就當存著誠心,和充足的信心,來到神面前;也要堅守我們承認的指望,不至搖動;因為那應許我們的是信實的;又要彼此相顧,激發愛心,勉勵行善。你們不可停止聚會,好像那些停止慣了的人,倒要彼此勸勉;既知道那日子臨近,就更當如此。』

我今天在這裏,要說到一點我們當學習如何敬拜神的事。我們每一次來到神面前,有的人覺得心情不太好,有的人覺得前一禮拜作得不大好,或者違背了神的話語,或者跌倒了,因此就不能自然甘甜的來敬拜神,親近主。

今天我們要看一件事,不只舊約是這樣,就是新約也是這樣,就是說,人怎樣能到神面前。許多人以為是因我有好處,我的行為好,值得神的稱讚喜悅,所以我纔能來到神面前敬拜。有的人以為我作得不好,許多事情不能得神的喜歡,所以就不能來敬拜神。

但是,我們作得好不好,與我們來到神面前是沒有關係的。請讀第十九節:『弟兄們,我們既因耶穌的血,得以坦然進入至聖所。』這節聖經告訴我們,來到神面前,不是靠別的,乃是靠主耶穌的血。作好、熱心、或是屬靈的經歷,都不能使我們更有資格來到神面前,更配親近神。惟有主耶穌的血,能叫你親近神。你若想主耶穌的血,不彀使你親近神,我說一句頂直的話,你就不能來到神的面前,你就沒有敬拜神的可能。

因為各人有各人的光景,各人的情形並不一樣。也許有的人有了過失,有的人犯了罪,有的人跌得頂厲害,有的比較好些。如果是憑著各人靈性的高低來到神面前,就怎能同心敬拜神呢?你們的手,不都是頂清潔的,乃是染有污泥,著了污穢的,但因有了血,就可以坦然來敬拜神;若沒有血,就不能敬拜,也沒有敬拜了。主的血,不只在地上發生效力,在天上也發生效力;不只在十字架上發生效力,在寶座前也發生效力,叫我們能彀來到至聖所敬拜神。

有的人說,這樣,神太有恩典了。殊不知必須藉血纔能來敬拜。不錯,神是太有恩典了,但不全是恩典。如果神可以胡亂的赦免我們的罪,叫我們到祂面前敬拜,這纔算是太有恩典。但是我說,聖經知識好,靈性經歷深,生命行為好的人,並不會比我更配來敬拜神。每一個來到神面前的人,都需要血,都需要靠血洗淨,纔能來到神的面前。我是和人一樣,必須靠血來到神面前的。如果有一個地方聚會,以善行或屬靈經歷來代替血,靠這些來到神面前,這樣的敬拜,自始至終,神不能悅納。如有以前一禮拜的行為靈歷為敬拜的條件的,這樣的人,真是不知何為敬拜。讓我們學習因著血敬拜神,藉著血來到神面前。

許多人說,基督徒和以色列人許多地方相同。他們說,以色列人分作三等敬拜神:一等是在會幕外面獻祭,一等是在聖所裏事奉,一等是在至聖所裏事奉神。我們基督徒也是照樣分作三等來敬拜。唉,說這話的人,簡直不知道甚麼叫作敬拜。我們要知道以色列人與我們並不同。因為我們每個人靠血能到至聖所敬拜,他們卻不能。舊約是一幅遠離的圖,會眾自己不能作甚麼,也不能直接敬拜,甚至牛羊都不得自己宰殺,都要靠祭司代作。他們與神是遠離的,他們不能直接敬拜神。新約就不然。我們每一個信徒都能到至聖所敬拜。沒有甚麼人可以代替別人來敬拜。嚴格說來,即便主耶穌也不能代替我們敬拜神。這話是真的。舊約把敬拜的人分作會眾、祭司、和大祭司三等。獨有大祭司可以每年一次帶著血進入至聖所,此外沒有別的人能進去。但是我們每一個都像大祭司,都能來到至聖所。我們說,主耶穌是大祭司。不錯,祂是在天上父神面前作我們的大祭司,我們是各自為祭司。但在敬拜的時候,就不是這樣。

有的人說,我們無論甚麼事,都是主耶穌代我們作;都是祂居間為我們轉辦。我告訴你,沒有這件事。這裏第十九、二十節說,主耶穌為我們死,就是要使我們得以親自來到神的面前。新約和舊約,血在祭壇上,都是為著贖罪的。但是,在十字架所流的血,也是為著使人親近神的。有的人以為赦罪是靠十字架的血,敬拜親近神就要靠行為。所以,有的人想,我這一禮拜作得不錯,也常常讀經、祈禱,可以安心大膽的來敬拜,也能唱詩,也能祈禱。有的人以為自己作得太不對了,現在不配在此敬拜,唱詩也不能出聲,祈禱也沒有信心。這樣是把寶血的價值摔掉了。我們怎樣靠血叫罪得赦,也照樣藉血來敬拜神。

羅馬書說到血,希伯來書也說到血。但所說的不一樣。羅馬書是說施恩座上的血,說到得救贖罪這一面的事。希伯來書是說幔子前的血,論到親近敬拜神這一面的事。血不只赦免洗淨罪過,也使人親近神,帶領人敬拜神。你說,雖然這樣,但是,我這一禮拜作得不好,心裏總不能坦然的來到神面前。這怎樣好呢?我問你,你要到何時纔能作得好,纔能覺得自己一點都不錯,心裏纔能坦然來敬拜呢?若要等到你自己作得好時來敬拜,就要等到甚麼時候呢?到甚麼時候你心裏纔能喊出阿利路亞來呢?這樣除非到你被提後,你不能來敬拜。所以不能因你們的好壞來定你們的敬拜,應當倚賴血而來敬拜。

假若主最親愛的門徒彼得、約翰或保羅,今天和我們一同聚會。他們是怎樣到神面前敬拜的,我們也是怎樣到神面前敬拜的。他們是靠著血。不要想他們是更親近神、更蒙悅納的,所以會敬拜。沒有這事。若有人這樣說,我想最先站起來反對的,就是彼得、約翰和保羅,因為他們和我們都是一樣的單單靠著血得以親近神。

我聽見人說,我若能爬進天堂,站在門背後,就足意了。不,我們不是那樣戰懼的,爬到主面前來敬拜。我們是坦然無懼的進到神面前。我們有權柄作神的兒女,這是神應許我們的。我年少的時候,要去見人,心裏總是亂跳不寧,恐怕人不肯見我。到人那裏叩門,也不敢重叩,怕他不喜悅,或是他開了門責備我,就轉身進去把門關起來。我不能大膽坦然去見人。我們來見神不是這樣。乃是有權柄,奉命來的。好像我在自己的家門,是大膽坦然的叩門,頂自然的進去。我們都應當以這樣的態度,來到至聖所朝見神。我們若知道血的價值,我們就必定坦然無懼。知道血的價值是敬拜的條件。在敬拜的聚會中若要有能力,就不能不居住在血底下。即便頂軟弱、頂不好的信徒,他也有一樣的權柄來敬拜神,和使徒們一樣。斷不會因他的不好,降低寶血的價值和功效。每一次的敬拜,都是靠血。我們的善行不能再加多寶血的價值一點。

我們擘餅(身子)是表明幔子(身子)已經裂開,障礙已經除去,可以一直進入至聖所。喝杯是表明主為我們死,祂的血帶領我們親近神。我極注重的再說,我們來到神面前,與我們的軟弱無關,只因血的緣故。我們若仰望血,就能一天過一天來到神面前,不失那坦然的態度。你們回想你們怎樣頭一次負著罪來到神面前,親近求告祂。照樣你們每一次可以不因著自己行為、感覺的阻擋,只要一心仰望主的血,就可以坦然來到祂面前敬拜祂。讓我們多明白這件事。這樣我們纔能同心和諧的敬拜讚美神。靠主的血,我們能坦然有權柄的,來事奉敬拜我們的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