權柄與順服

第三篇 舊約中背叛的例子(續)

貳 含的背叛
讀經:

創世記九章二十至二十七節:﹃挪亞作起農夫來,栽了一個葡萄園。他喝了園中的酒便醉了;在帳棚裏赤著身子。迦南的父親含,看見他父親赤身,就到外邊告訴他兩個弟兄。於是閃和雅弗,拿件衣服搭在肩上,倒退著進去,給他父親蓋上,他們背著臉就看不見父親的赤身。挪亞醒了酒,知道小兒子向他所作的事,就說,迦南當受咒詛,必給他弟兄作奴僕的奴僕。又說,耶和華閃的神是,是應當稱頌的,願迦南作閃的奴僕。願神使雅弗擴張,使他住在閃的帳棚裏;又願迦南作他的奴僕。﹄

代表的權柄失敗是服權柄者的試驗

在第一個園子裏,亞當墮落了;在第二個園子裏,挪亞也失敗了。神原先拯救挪亞一家,是因挪亞的義。在神的計畫中,挪亞是一家的元首。神將挪亞的一家放在他的權柄之下,並且神也設立挪亞作當時地上的元首。

但是有一天,挪亞喝了葡萄園中的酒便醉了,在帳棚裏赤著身子。他的小兒子含看見父親赤身,便出去告訴他的兩個弟兄。(創九21~22。)這件事按行為說是挪亞錯了,他不該醉酒。可是含沒有看見權柄的嚴肅。父親是神在家中設立的權柄。但是肉體喜歡權柄失態,這樣就可以自由不受約束了。當含看見父親失態時,他毫無羞恥傷慟的感覺,也不知遮蓋,這證明他有背叛的靈。同時他反而出去告訴他的兄弟們,指出父親的醜事,就又有了毀謗的行為。但是你看閃和雅弗如何處理這事:他們兩人倒退著進去,背著臉不看父親的失態,而把搭在肩上的衣服蓋在父親身上。(23。)挪亞的失敗成為閃、含、雅弗、和含的兒迦南的一個試驗,顯明誰是順服的,誰是背叛的。挪亞的失敗使含的背叛顯明出來。

挪亞醒酒後就豫言含的後裔當受咒詛,必給他弟兄作奴僕的奴僕。聖經中第一個作奴隸的就是含。﹃迦南作…奴僕﹄共說了三次。這就是說,不服權柄的要一直服權柄作奴僕。論到閃,閃必蒙祝福。主耶穌就是從閃的後裔而生。雅弗則是傳揚基督的,今日世界上傳福音的國度都是雅弗的後裔。洪水後人類第一個受咒詛的就是含,他要世世代代作奴僕,服在權柄底下。每一個學習事奉主的人,必須碰著權柄。人不能在不法的靈裏事奉神。

參 拿答、亞比戶獻凡火
讀經:

利未記十章一至二節:﹃亞倫的兒子拿答、亞比戶,各拿自己的香爐,盛上火,加上香,在耶和華面前獻上凡火,是耶和華沒有吩咐他們的;就有火從耶和華面前出來,把他們燒滅,他們就死在耶和華面前。﹄

燒滅的原因

拿答、亞比戶的故事是何等的嚴肅!他們所以能作祭司,是因屬於亞倫家,是因這一家在神面前的光景對,而不是因其個人對。神是設立亞倫作祭司,膏油乃是倒在亞倫的頭上。(利八12。)所以在一切奉獻事奉的事上,亞倫是主體,他的兒子們不過是幫手,聽亞倫的吩咐作些祭壇旁邊的事。神並沒有意思叫亞倫的兒子們獨立作祭司,乃是要他們在亞倫的權下。利未記八章題到﹃亞倫和他兒子﹄有十二次,九章就說亞倫獻祭,他的兒子們在旁跟隨幫助。亞倫不動,他的兒子們就不該動。乃是亞倫出名,他的兒子們不該出名。若是他的兒子們擅自出頭,也去獻祭,那就是凡火。但是亞倫的兒子拿答、亞比戶卻以為自己也能獻祭,不得亞倫的吩咐就獻上凡火。獻凡火的意義就是不聽命,不服在權柄底下,而來事奉神。他們看見父親獻祭很簡單,也沒有甚麼特別,就以為說,他們也能作,所以他們自己就作起來了。他們只看見事情能不能作,沒有看見誰是神的權柄。

事奉是由神發起

所以在這裏就有一件很嚴肅的事,那就是事奉神與獻凡火相當近似,卻又不大相同。事奉神是由神發起,人服在神的權柄底下事奉神,結果是蒙悅納。凡火是由人發起,不必遵行神的旨意,服神的權柄,完全憑著人的熱心,結果是死亡。許多時候我們的事奉和工作越作越死,就得求神光照我們,到底是在事奉原則裏呢,還是在凡火的原則裏?

神的工作是權柄的配搭

拿答、亞比戶在亞倫之外作事,就是在神之外作事,因為神的工作是權柄的配搭,是要他們在亞倫的權下事奉。在新約中,巴拿巴和保羅,保羅和提摩太,彼得和馬可,都是一面有負責的,一面有作幫手跟在後面的。在神的工作中,有的人神設立他作權柄,有的人神設立他作服權柄的。神是要我們在麥基洗德的等次裏作祭司,所以我們也得在權柄的等次配搭下事奉神。

不該出頭的人,一出頭獨立就是背叛,就是死亡。所以人若沒有碰著權柄而來事奉神,就是獻凡火。凡人說,他會我也會的,就是背叛。神不只注意有沒有火,神乃是注意火的性質。背叛能改變火的性質。凡耶和華沒有吩咐,亞倫沒有吩咐的,就是凡火。神所注意的不是獻祭的問題,乃是維持權柄的問題。所以人應當跟隨,人永遠站在配角的地位。代表的權柄跟隨神,服權柄的人跟隨代表的權柄。在屬靈的事上或工作上,不是個人單獨的事奉,乃是眾人配搭的事奉;是以配搭為單位,不是以個人為單位。拿答、亞比戶和亞倫出事,就是和神出事,他們不能撇棄亞倫而單獨的作。干犯權柄的人,神的火就出來燒死他們。連亞倫自己都不知道這事如此嚴重,但摩西知道違背神權柄的嚴重性。(利十3。)有多少人以為是事奉神,卻單獨行動,不服在權柄底下;有多少人犯了罪,仍不知道是違背神的權柄。所以中國已過盛行的自由佈道,對教會是一個大的損失。

肆 亞倫、米利暗的毀謗
讀經:

民數記十二章一至十五節:﹃摩西娶了古實女子為妻;米利暗和亞倫,因他所娶的古實女子,就毀謗他,說,難道耶和華單與摩西說話,不也與我們說話麼?這話,耶和華聽見了。摩西為人極其謙和,勝過世上的眾人。耶和華忽然對摩西、亞倫、米利暗說,你們三個人都出來到會幕這裏,他們三個人就出來了。耶和華在雲柱中降臨,站在會幕門口,召亞倫和米利暗,二人就出來了。耶和華說,你們且聽我的話:你們中間若有先知,我耶和華必在異象中向他顯現,在夢中與他說話,我的僕人摩西不是這樣,他是在我全家盡忠的。我要與他面對面說話乃是明說,不用謎語,並且他必見我的形像;你們毀謗我的僕人摩西,為何不懼怕呢?耶和華就向他們二人發怒而去。雲彩從會幕上挪開了,不料,米利暗長了大痲瘋,有雪那樣白;亞倫一看米利暗長了大痲瘋,就對摩西說,我主阿,求你不要因我們愚昧犯罪,便將這罪加在我們身上。求你不要使她像那出母腹,肉已半爛的死胎。於是摩西哀求耶和華說,神阿,求你醫治她。耶和華對摩西說,她父親若吐唾沫在她臉上,她豈不蒙羞七天麼?現在要把她在營外關鎖七天,然後纔可以領她進來。於是米利暗關鎖在營外七天;百姓沒有行路,直等到把米利暗領進來。﹄

毀謗代表的權柄惹神發怒

亞倫、米利暗是摩西的哥哥、姐姐,在家庭中摩西該服在亞倫和米利暗的權下。但在神的呼召和工作上,亞倫、米利暗應該服在摩西的權下。亞倫、米利暗因不滿摩西娶古實女子為妻,而攻擊毀謗摩西說,﹃難道耶和華單與摩西說話,不也與我們說話麼?﹄(民十二2。)古實人是非洲人,是含的後裔,摩西娶古實女子為妻,這本是不該的,米利暗年紀比摩西大,她站在家庭關係上責備弟弟是可以的;但她開口攻擊時卻摸著神的工作,僭越了摩西的地位。在神的工作上,神是把代表的權柄放在摩西手中,他們因家庭問題而來毀謗摩西,這是大錯。

神設立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,米利暗卻輕看摩西,因此神對她不滿意。你能對付你的弟弟,你不能毀謗神的權柄。亞倫、米利暗不認識神的權柄,他們站在天然的地位上起了背叛的心。摩西沒有回答,他知道,如果他是神所設立的權柄,就用不著人來保護。誰毀謗他,誰就摸著死亡。不必他開口。只要是神給他權柄,他用不著說話。獅子不要保護,因為牠就是權柄。摩西先服在神的權柄底下,他纔能代表神作權柄。(他是世上最謙和的人—3。)摩西所代表的權柄,乃是神的權柄。所有的權柄都是神給的,所以沒有人能拿去。

背叛的話也是往上升的,因此被神聽見了。(2下。)亞倫、米利暗得罪摩西時,就是得罪摩西身上的神,所以神發怒了。人一碰著代表的權柄,就是碰著他身上的神;一得罪代表權柄,就是得罪神。

權柄是神的揀選,不是人爬上去的

神呼召他們三人到會幕門口。(4。)亞倫、米利暗很大方的出來,自恃有理,他們認為神召我們了,你摩西娶了古實女子,使家庭不安,我們有許多話要向神說。但是神說,摩西是我的僕人,是在我全家盡忠的,你們為甚麼大膽毀謗我的僕人呢?(7~8。)屬靈的權柄不是人自己爬上去的,乃是神所揀選的。屬靈與屬世完全不同。

權柄是神自己,不能得罪。誰毀謗摩西,就是毀謗神的揀選。所以我們不能輕看神的揀選。

背叛的顯露乃是大痲瘋

當時神發怒,雲彩從會幕挪開,神的同在失去了,米利暗立刻長了大痲瘋。(10。)這不是傳染的,是神管教的。長大痲瘋不比娶古實女子更好。裏頭的背叛一顯露,就是大痲瘋。長大痲瘋要被關起來,人不得親近,失去交通。

亞倫看見米利暗長了大痲瘋,就求摩西作中保求神醫治。神說,把米利暗帶到營外關鎖七天,纔可以再回來,如同父親吐唾沫在她臉上,要蒙羞七天。七天後會幕纔起行。(11~15。)何時我們中間有背叛,有毀謗,神就不同在,地上的會幕就不能行動。毀謗的話語未被審判,神的雲柱就不降下來。權柄的問題不解決,所有其他的事都是空的。

服神直接權柄,也要服神代表權柄

許多人以為是順服神了,卻不知順服神代表的權柄。真正順服的人在環境中、家庭中、以及各種制度上,都要看見神的權柄。神說,你們毀謗我的僕人,為何不懼怕呢?每一次有毀謗的話語,都要注意,不能隨便,不是隨便說說就算了。毀謗乃是證明裏頭有背叛的靈,毀謗乃是背叛的發芽。我們要敬畏神,不能隨便說話。今天許多人毀謗他前面的人,許多人毀謗教會負責的弟兄,他還不知道這事有多重。有一天教會蒙恩,碰到毀謗神僕人的,就不能和他來往,不與他說話,因為他長了大痲瘋。願神憐憫我們,給我們看見,不是我弟兄的問題,乃是神所設立的權柄問題。我們若遇見過權柄,纔知道我們得罪神的地方太多。從此我們對罪的觀念,就改變了。我們會有神的眼光來看罪。神所定的罪就是人的背叛。

伍 可拉黨、大坍、亞比蘭的背叛
讀經:

民數十六章。從略

團體的背叛

可拉黨是利未人,代表屬靈的支派;大坍、亞比蘭是流便支派,代表領頭的人;還有二百五十個有名望的人,都是首領;這些人一同聚集背叛。他們攻擊摩西、亞倫說,你們擅自專權了,全會眾都是聖潔的,你們為甚麼自高超過我們呢?(民十六1~3。)他們不佩服摩西、亞倫。他們也許是很誠實的說這話;他們沒有看見耶和華的權柄。他們以為說這是個人的問題,以為在神的子民中沒有權柄。他們攻擊摩西,並不說摩西與神的關係,和神的命令;他們都不題起。摩西聽見了這種非常嚴重的控告,他不生氣,不發怒,立刻服下來,俯伏在耶和華面前。(4。)他沒有憑自己作甚麼,他沒有用權柄,因為權柄是神的。他對可拉一黨的人說,你們姑且等一等,到了早晨,耶和華必證明誰是屬祂的,誰是聖潔的。(5。)他是用正當的靈答覆不正當的靈。

可拉黨所說的完全是根據道理,都是揣想。但摩西說,耶和華必指示,一切都是耶和華的揀選和命令。不是摩西的問題,乃是耶和華的問題。他們以為說,我們是反對摩西、亞倫,絕不是反對神;他們沒有意思背叛神,他們要繼續事奉神。他們乃是輕看摩西、亞倫。但神和祂的代表權柄是不能分開的,人不能對神是一個態度,對摩西、亞倫又是一個態度;人不能一手拒絕神的代表權柄,一手又接受神。他們服在摩西、亞倫的權柄底下,就是順服神。但摩西沒有因神給他的權柄而自高,他還是謙卑的伏在神的權柄底下,用溫和的態度對他們說,明日將香獻上,看神揀選誰,誰就是為聖潔。(6~7上。)摩西年長,知道這事的結果,歎息著說,你們這利未的子孫擅自專權了,神給你們的高抬,你們不滿;你們不是攻擊我,乃是攻擊耶和華了。(7下~11。)

那時大坍、亞比蘭不在場;後來摩西打發人去叫他們,他們不來,並且抱怨說,你將我們從流奶與蜜之地(埃及)領出來,現在在曠野飄流,難道你還要剜我們的眼睛麼?(12~14。)他們的態度背叛,根本不信神的應許,他們所注意的是地上的祝福。他們忘記了自己的錯處是他們自己不肯進迦南,(見十四,)還說刻薄的話背叛摩西。

神要從祂子民中除去背叛

這時摩西動怒,不向他們說話,而向神禱告。(十六15。)許多時候,人的背叛逼神出來審判。以色列人十次試探神,五次不信,神都容讓赦免;但這次背叛,神出來審判。神說,讓我將全會眾滅掉。(20~21。)神要從祂的子民中除去背叛。摩西、亞倫在神前俯伏禱告說,一人犯罪,你就審判全會眾麼?(22。)神就聽了摩西、亞倫的禱告,只審判可拉黨的人。神所設立的權柄不只以色列人要聽,連神在以色列人面前都見證說,我也接受他們的話。

背叛是陰間的原則,他們背叛,陰間的門就開了,地裂口,把可拉、大坍、亞比蘭及其家屬財物都吞下去,叫他們活活墜落陰間。(31~33。)陰間的門不能勝過教會,背叛的靈卻能開陰間的門。教會所以不能得勝,乃是因有背叛的人。沒有背叛的靈,地就不能開口。一切的罪都是釋放死亡,但背叛是更厲害的釋放死亡。順服權柄的纔能封閉陰間的門,纔是釋放生命。

順服的人不憑道理,乃憑信心

關於他們所說,摩西沒有把他們領到流奶與蜜之地,沒有把田地和葡萄園分給他們為產業,這些話也是有道理的。當時正在曠野,確是尚未到流奶與蜜之地。但是請注意,人憑道理、憑肉眼所見,就走道理的路,但服權柄的人是憑信心走到迦南地。屬靈的路絕非講理由、講道理的人所能走得上的。凡憑信心,接受雲柱、火柱、以及代表的權柄—摩西—率領的人,必定能享受屬靈的豐滿。地開口就是為那些不服權柄的人開了速速下到陰間的路,死亡的路。那些不服權柄的人,眼睛相當明亮,可惜只看見曠野的荒涼。只有像是瞎眼的人,專憑信心摸索前進,不看當前的荒涼,因為屬靈的道理是憑信心的眼睛看到將來美好的應許,這等人纔能進迦南。所以人總得碰著權柄,受神的約束,也受代表權柄的引領。人若只碰著父親、哥哥、姐姐,他尚不認識何謂權柄,所以也就碰不到神。總之,權柄問題是裏面的開啟,不是外面的教導。

背叛的傳染

在民數記十六章裏有兩個背叛:從一至四十節是首領們的背叛,從四十一至五十節是全會眾的背叛。背叛的靈是會傳染的。二百五十人被審判,不能使全會眾受警戒。他們親眼看見有火從神那裏出來,燒滅了那獻香的二百五十人,還是背叛,竟然說是摩西殺了他們。摩西、亞倫不能叫地開口,是神開的;摩西不能叫火燒人,是從耶和華神那裏出來了火,施行審判。人的眼睛只看見人,沒有認識權柄是出乎神。這樣的人膽量很大,看見審判也不知害怕,因為他沒有認識權柄的知識,這是很危險的。所以全會眾攻擊摩西、亞倫時,神的榮光顯現,證明權柄是出於神。神出來施行審判,瘟疫發作,會眾死掉一萬四千七百人。摩西屬靈的感覺非常快,即刻通知亞倫拿香爐,盛上火,加上香,到會眾那裏為他們贖罪;他站在活人死人中間,瘟疫就止住了。

神能經得起他們在曠野十次的發怨言,神經不起人來頂撞祂的權柄。有許多罪是神受得住,且是可原諒的;但一背叛,神就不能容忍,因為背叛是死亡的原則,是撒但的原則。所以背叛的罪比甚麼罪都厲害。每當有人抵擋權柄,神立刻審判,這是何等嚴肅的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