聖言中所啟示的神聖三一

第七章 利未記中所啟示的神聖三一(二)

讀經:

利未記八章二節,十二節,十四節,十八節,二十六節,三十至三十一節,九章二十三至二十四節,十四章四至五節,十節,十二節,十七至十九節,二十四章二至四節。

禱告:主,我們需要你的血潔淨我們,我們需要你的靈膏抹我們。賜給我們悟性;給我們看見你的奧祕,給我們關於神聖三一的完全啟示。

在上一章我們看見神聖三一完全與基本的祭有關。神聖三一是所有五種基本祭的結構、元素和每一方面。創世記啟示人的墮落。出埃及記啟示墮落的人類蒙救贖,總結於帳幕,就是神在祂贖民中間的居所,讓神能完全將祂自己賜給他們,好使他們能進入神裏面,完全享受神。然後利未記繼續給我們看見,神所救贖的人如何藉著會幕裏的祭物,在交通中享受神。利未記是神聖交通的完滿啟示。

約翰一書的主題是神聖生命的交通。(一3~7。)約翰一書啟示,我們需要住在主裏面,(二27~28,四13,)這是藉著膏油塗抹,(二20,27,)並藉著承認有罪在我們裏面,(一8,)承認我們犯罪,(9,)承認我們需要主血的洗淨,(7,)承認我們需要祂作我們的辯護者,作我們的保惠師,顧到我們的過犯,作我們的平息。(二1~2。)約翰一書只有五章,但利未記的二十七章是神聖交通的完滿發展。看見這事是一大祝福。在利未記頭一段,(一~七,)關於祭物的條例裏,我們可以看見三一是要使我們經歷與神的交通。

本章我們要來看利未記第二段的三個事例。首先,我們要研讀八至九章的某幾段,其中啟示出一個得救的人如何能成為祭司事奉神。八章是關於祭司的承接聖職。『承接聖職』一辭,希伯來文的意思是『雙手充滿』。(參出二八41,二九9。)祭司承接聖職,是雙手充滿來服事三一神。一個蒙救贖的人必須事奉神,不是憑著自己,也不是憑其他的事物事奉,乃是憑三一神來事奉。這樣的事奉需要對神聖三一的分賜有完滿的經歷,如同祭司承接聖職的細節所啟示的。我們事奉神所需要的,不是對於三一的道理知識,乃是對三一多有啟示。三一不是為著道理,乃是為著經歷。我們要作祭司,雙手充滿而事奉神,就需要對三一神有經歷。

我們要來看利未記中的另一個事例,就是十四章裏患痲瘋者的得潔淨。在豫表裏,神聖三一完全牽連在患痲瘋者得潔淨的事裏。我在早期的基督徒生活中,從弟兄會的教訓學知,舊約中患痲瘋者豫表罪人。痲瘋表徵罪的內在和外在方面。我傳福音時,常常引用利未記這個事例,但直到最近,我纔看見,典型患痲瘋者得著潔淨,是在於神聖三一;乃是藉著神聖三一,患痲瘋者纔得以潔淨。罪人的潔淨完全在於經歷神聖的三一。

在利未記中關於經歷神聖三一的最後一個事例,是二十四章裏燈臺的安排,為著神聖之光的照耀。我們可能得著潔淨,但若沒有神聖之光的照耀,就無法行走或行動,更不能事奉神。我們要事奉神,我們的手需要充滿三一,也需要在神聖之光的照耀之下。帳幕有一切的祭物、器具和物件,但祭司作任何事,都需要燈臺的照耀。同樣的,一棟現代建築也許蓋造完成了,但若沒有電來提供照明,在這建築物裏就不能作甚麼事。沒有光會造成混亂,而光的照耀帶進次序。是光在控制;我們是藉著光而得以行動。不僅如此,光和生命是並行的,正如黑暗和死是並行的。

照著利未記的完整啟示,我們需要祭物、作祭司把雙手充滿、得潔淨、以及神聖的照耀,好使我們能藉著享受神而服事祂。這是神聖的交通。神聖的交通就是我們對三一神的享受,使我們能事奉祂。

在祭司的承接聖職裏所啟示的神聖三一

利未記八章二節說,『你要將亞倫和他兒子們一同帶來,並將聖衣和膏油,與贖罪祭的一隻公牛、兩隻公綿羊、和一筐無酵餅都帶來。』膏油豫表複合的靈。按照出埃及三十章二十三至三十一節,膏油是由五種成分複合在一起的複合膏油。這些成分、及其數量與分量,意義非常豐富。利未記八章二節的膏油與贖罪祭有關。贖罪祭豫表基督,為著對付祭司的罪。我們不該以為那些服事的祭司沒有罪。他們和所有的人一樣,裏面有罪性,外面有罪行。贖罪祭是為著他們內住的罪。

十二節說,『又把些膏油倒在亞倫的頭上膏他,使他分別為聖。』膏油倒在服事祭司的頭上時,膏油對他就不再是客觀的,而是成為主觀的了。膏油倒在他頭上時,必定向下流淌,佈滿他整個身體,包括他的臉和他的衣服。服事的祭司成為聖,不是藉著道理或教訓,而是藉著為複合的膏油所膏。複合的膏油表徵複合的靈,包括三一神與基督的人性、釘死、復活調和。我們無法藉著教訓成聖;反之,我們需要經歷複合的膏油以成為聖別。

十四節說,『他牽了贖罪祭的公牛來,亞倫和他兒子們按手在贖罪祭公牛的頭上。』按手指明聯結與聯合。油澆在祭司頭上,祭司按手在公牛上。這指明複合的靈膏我們,並且我們按手在基督身上,好與祂聯結並聯合。舊約的圖畫傳達許多細節,是新約字面上找不到的。關於神聖交通清楚的明言,是在約翰一書裏,但神聖交通的細節,在利未記裏到處都可找到。油澆在亞倫的頭上,和亞倫按手在贖罪祭的公牛上,豫表複合的靈膏我們,也豫表我們與基督的聯結與聯合。

八章十八節說,『他牽了燔祭的公綿羊來,亞倫和他兒子們按手在羊的頭上。』祭司不僅按手在贖罪祭上,也按手在燔祭上。燔祭表徵基督使神滿足。公牛是為著罪的祭物,而公羊是為著使神滿足的燔祭。基督作祭物,是為著我們的罪,也是為使神滿足。因為我們在這兩方面與祂聯合,我們的罪就被了結,我們也能使神滿足。

二十六節說,『再從耶和華面前裝無酵餅的筐子中取一個無酵餅,一個調油的餅和一個薄餅。』耶和華是父神,油豫表那靈。無酵餅表徵無罪的基督,調油的餅豫表基督與那靈調和。基督過一種無罪卻滿了那靈的生活。這些餅是給祭司喫,並使其得以養生。(31。)要事奉神,外在的聖別是不彀的;我們也需要內裏供應的滋養。祭物主要是作神的食物,但素祭的一部分是祭司的食物。這位無罪的基督,與那靈調和,在我們作祭司的事奉裏,滋養、供應以維持我們。

三十至三十一節說,『摩西取些膏油和壇上的血,彈在亞倫和他的衣服上,並他兒子們和他們的衣服上,使他們和他們的衣服都分別為聖。摩西對亞倫和他兒子們說,要把肉煮在會幕門口,在那裏喫,又喫承接聖職筐子裏的餅,正如我所吩咐的,說,這是亞倫和他兒子們要喫的。』在十二節,膏油澆在亞倫頭上之後,也要一點一點的彈在祭司和他們的衣服上。會幕豫表基督是神在祂子民中間的居所。承接聖職所獻公羊的肉,豫表基督是祭司的食物。(22,出二九31~32。)一隻公羊完全焚燒,作神的食物;但第二隻公羊是為著承接聖職所獻的祭物,這公羊的肉是給祭司喫的。在承接聖職筐子裏的素祭餅,也豫表基督是祭司的食物。(利八2。)祭司要喫承接聖職所獻公羊的肉,和素祭的餅。最好的飲食是由動物的生命(表徵基督是救贖的生命—約一29)和植物的生命(表徵基督是生產的生命—十二24)所組成。基督作為這些祭物的實際,是我們的食物,為著救贖與生產。

利未記九章二十三至二十四節說,『摩西、亞倫進入會幕,又出來為百姓祝福;耶和華的榮光就向眾民顯現。有火從耶和華面前出來,燒盡了壇上的燔祭和脂油。』祭司承接聖職之後,摩西和亞倫進入帳幕;又出來為百姓祝福。榮光,就是神的彰顯,就顯現出來。焚燒壇上祭物的火不是人手所點燃的,而是從神來的火。以色列人被帶到西乃山,在那裏停留九個月,領受神聖的啟示並建造帳幕。以色列人立起帳幕後,摩西將祭司的雙手充滿,好將他們分別為聖。這是第一次在帳幕前將祭物獻給神。在出埃及四十章,帳幕和祭壇已經豫備好了,然而祭司,就是獻上祭物的人還未豫備好。因此,祭司需要承接聖職。利未記繼續出埃及記的記載。亞倫和他的兒子們在利未記八章就職為祭司後,在九章立刻開始獻祭。一旦摩西膏了祭司,並使祭司承接聖職後,亞倫就開始將不同的祭物擺在祭壇上。然而,一直到摩西和亞倫進入帳幕又出來之後,纔有事情發生在祭物之上。火隨即從神面前出來,燒盡了祭物。(23~24。)這神聖的火一直燒著,並且永不熄滅。(六12~13,參十六12。)

燒盡祭物的火表徵神是悅納的憑藉。正如我們已經看過的,這火代表神的口,因為神是藉著這火接受壇上的祭物。這火不是從人手而來屬地的火,而是從神自己而來屬天的火,所以火燒祭物就是神悅納祭物。這火不是審判的火,而是悅納的火。這焚燒的結果乃是灰燼,灰燼是神悅納祭物的記號。一般而言,灰燼不是令人愉悅的景象,但獻祭的祭司期待見到灰燼。他們看見灰燼,就確定神已經悅納了他們的祭物。換句話說,神享受了他們所獻的食物。

祭司的承接聖職,也就是他們雙手充滿,使他們得以享受神聖三一的神聖分賜。按照新約,基督徒的事奉是祭司的事奉,是一個祭司體系。(彼前二5,9。)我們若沒有祭司體系,我們所作的就沒有一樣是向著神的事奉。神向我們要求的事奉,乃是祭司的事奉。令人惋惜的是,今天沒有多少基督徒看見這啟示,以致許多人以為他們是在事奉神,其實卻是在無知和盲目中勞苦。我們需要舊約給我們神聖啟示的細節。在利未記十章,亞倫的兩個兒子死了,因為他們獻祭是用凡火,就是人造的火,表徵人天然的熱心、喜愛、力量和才能。我們不能憑天然的生命或才能事奉主。我們的事奉,必須是雙手充滿了神聖三一;不然,我們的事奉在神眼中就是可憎的。我們的雙手被神聖三一充滿,乃是八至九章裏豫表的實際,這會將我們引進對神聖三一之神聖分賜的享受裏。我們的手需要充滿神聖三一,我們的全人每天都需要被神聖三一滋養,並與神聖三一調和。這時我們就能事奉神,我們擺上給神的事奉纔會完全蒙悅納。

在患痲瘋者得潔淨之事上所啟示的神聖三一

十四章四至五節說,『〔祭司〕就要吩咐人為那求潔淨的,拿兩隻潔淨的活鳥…。祭司要吩咐人用瓦器盛活水,把一隻鳥宰在上面。』祭司豫表子基督。潔淨患痲瘋者,需要兩隻潔淨的活鳥,這豫表子基督,祂是活而潔淨的。被殺的那一隻鳥表徵釘十字架的基督,得釋放的那一隻鳥表徵復活的基督。(7。)要潔淨我們罪惡的光景,就需要釘十字架的基督同祂所流的血,以及復活的基督同祂復活的生命。活水表徵那靈,也是為著潔淨患痲瘋者。我們享受基督作釘十字架和復活的那一位後,賜生命的靈就使我們成為活而潔淨的。

十節說,『他要取兩隻沒有殘疾的公羊羔和一隻沒有殘疾、一歲的母羊羔,又要把調油的細麵一伊法的十分之三為素祭。』兩隻公羊羔、母羊羔、和素祭分別豫表子基督。十二節說,『祭司要取一隻公羊羔獻為贖愆祭。』三隻羊羔是獻作贖愆祭、贖罪祭、和作神食物的燔祭。(19~20。)痲瘋表徵不潔淨的人,罪人。身為罪人,我們需要基督作這些祭物的實際,潔淨我們。基督是贖愆祭,對付我們的諸罪。基督是贖罪祭,對付我們罪惡的性情。基督是燔祭,是神的食物,使神滿足。這些細節只有在舊約中纔找得到。

素祭豫表基督的人性是神的食物,而油豫表那靈。所以,素祭調油表徵子基督在祂的人性裏與那靈調和,作神的食物。只有正確的人性能彀滿足神。因此,基督需要成為人好滿足神。基督的人性是完美的,且完全與那靈調和。

十七至十九節說,『將手掌裏所剩的油抹些在那求潔淨之人的右耳垂上,和右手的大拇指上,並右腳的大拇指上,就是抹在贖愆祭牲的血上。祭司手掌裏所剩的油,要抹在那求潔淨之人的頭上。然後祭司要在耶和華面前為他遮罪。祭司要獻贖罪祭,為那因不潔淨而求潔淨的人遮罪;然後要宰燔祭牲。』油抹在患痲瘋者的頭上之前,贖愆祭牲的血要先抹在求潔淨之人的右耳垂上,和右手的大拇指上,並右腳的大拇指上。(14。)這給我們看見,沒有基督的血,我們無法享受施膏的靈。耳是為著聽,手表徵行事,而腳是為行走。這指明我們有了罪愆,是因為我們沒有正確的聽神的話,沒有照神的旨意行事,並且沒有行走在神的道路上。

在潔淨患痲瘋者的事例裏,我們可以看見贖愆祭、贖罪祭和燔祭的關係。我們首先需要贖愆祭,然後是贖罪祭,最後是燔祭。我們有許多罪愆,所以,我們首先需要基督作我們的贖愆祭,對付我們的諸罪。然後我們需要領悟,我們諸罪的根源是內住的罪,就是我們罪惡的性情,所以我們也需要基督作我們的贖罪祭。最後我們需要領悟,我們犯罪的原因是因為我們沒有絕對為著神,所以我們也需要基督作我們的燔祭。此外,我們需要基督作我們的素祭供應我們,使我們能絕對為神而活。藉著基督作這四種祭物,一個罪人就得以潔除一切的不潔。

舊約的豫表啟示我們許多屬靈經歷的細節。耶和華是父神,各種祭豫表子基督,活水和油代表那靈;這給我們看見,由患痲瘋者所表徵的罪人需要得著潔淨,好被帶回對三一神的享受裏。事實上,潔淨本身就是對三一神的經歷和享受。三一的三者完全牽連在罪人得潔淨的事裏。我們得救時,享受那為我們流出祂的血,並為我們復活的基督;我們享受活的靈,這靈賜我們生命,使我們成為活的;我們享受那歡樂悅納我們的父神。不僅如此,救恩只是我們對三一神之享受的開始,這救恩要引我們進入一種跟隨並完全享受神聖三一分賜的生活。

在燈臺的安排裏所啟示的神聖三一

利未記二十四章二至四節說,『你要吩咐以色列人,把搗成的純橄欖油拿來給你,為點燈用,使燈常常點著。在會幕中見證櫃的幔子外,亞倫從晚上到早晨,要在耶和華面前常常整理這燈。這要作你們世世代代永遠的定例。他要在耶和華面前常常整理純金燈臺上的燈。』純橄欖油豫表那靈。光是神的照耀。燈是七燈,(出二五37,)就是神的七靈,七倍加強的靈,(啟四5,)作神的彰顯。會幕豫表基督是神在祂百姓中間的居所。這裏的耶和華是三一神。

燈臺(出二五31)的金表徵在神聖性情裏的父神;燈臺的形狀,表徵子神是父神的具體化身;七燈表徵靈神是父在子裏七倍加強的彰顯。因此,純金的燈臺表徵基督是三一神的具體化身。這具體化身發光照耀,使服事的人可以在三一神的照耀下生活、行動、工作。

總結來說,燈臺的安排,啟示出神聖三一應用於神居所裏神聖之光的照耀,使神的子民藉著享受神聖三一而得以事奉祂。在豫表裏,祭司的承接聖職、患痲瘋者的得潔淨、和燈臺之光的照耀,都是神聖三一神聖分賜的結果。這個啟示需要許多的思考、禱告和交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