希伯來書生命讀經

第三十篇 竭力前進,達到成熟;以及緊隨先鋒逃入並拋錨於避難所

竭力前進,達到成熟

希伯來書是一卷論到成熟的書。我們若要竭力前進,達到成熟,就必須過河。每當我們發現有甚麼障礙,或不能往前,那正是我們過河的時候。從前以色列人怎樣過了紅海,又過約但河,我們也當過一道又一道的河。

成熟的意思是甚麼?多年來我們已經看見,我們若活在自己裡面,或抱持個人主義,就是不成熟。我們若一直想要聖潔、屬靈、得勝,那也是不成熟。真正的成熟,不僅是在我們靈裡,更是在召會生活裡。召會生活乃是我們成熟的標記。根據我近五十年觀察的結果,我能見證,在召會之外,不可能有真正的生命成熟。只有在召會生活中,纔有真正的長大成熟。

接受本書的希伯來信徒,在他們的基督徒生活中,一直猶疑不定,不知到底該往前,還是退回。本書就在這緊要關頭寫給他們,鼓勵他們應當繼續往前。

往前去的最好方法,就是忘掉一切。我們一旦忘掉一切,就能立即往前。我們可能花很多時間考慮我們的環境、我們的已往、我們的將來、以及許多相關的事,卻不肯花一點工夫在往前的事上。許多時候,一些親愛的聖徒來問我,對從前、現在、將來、和其他種種的事怎麼辦。很多人都知道,我對這樣的問題從不回答;我只給他們一句勸勉的話:『往前罷。不要談論,也不要記住已過的事;甚至現在的事也要丟在一邊,更不必擔心將來。你若真要往前,就往前好了。』那些忘記一切的人,是往前走得最好的人。你看場上賽跑的人,他們跑的時候,沒有工夫去想別的事。他們只知道一件事,就是奔跑賽程。

我們在這裡看見一個基本的原則:若有人偏離了正軌,或是停下不跑,以後又受激勵要繼續往前,他這時就不要猶豫,不要問問題,只管往前奔跑。許多青年人受到激勵,要與主一同往前;但他們中間有些人擔心,在往前之先是否該作甚麼,惟恐主可能不赦免他,不喜歡他。你若也是這樣,就很難與主一同往前。你若對主認真,就只管往前。忘掉祂是否會赦免你,或者是否喜歡你。不要在這事上花時間考慮,只要達到目標,得著獎賞。不必考慮對或錯,只管往前。

按照希伯來六章,往前是不必再立根基的。假如弟兄們要蓋新會所,也立好了根基,但是受到打岔,停了工。以後他們受激勵要繼續蓋造;他們是否要從頭開始,再立根基?當然不會這麼愚笨。他們若再立根基,不用幾次,工地就會填滿了根基:沒有牆壁,沒有屋頂,也沒有建築,只有許多的根基。這樣作當然很愚笨,但有許多基督徒,包括我在內,在已過基督徒生活中,都曾經這樣作過。在我基督徒生活早期,我立過不少的根基。每次復興之後,又逐漸冷淡下去。過了不久,又受到激勵,我就堅決而徹底的回到最起初的地方,重新悔改認罪。這就是『重新悔改』的意思,也就是再立悔改的根基。過了不久,我又舊事重演,再從頭悔改,又作一次。最後我厭倦這樣作,但不知道怎麼辦。直到一天,我讀到希伯來六章,纔發現我是多麼愚昧。我不必再悔改我已經悔改的,也不必從頭再認罪。我只需要往前。

今天基督教中許多所謂的復興,不過是激動人一再回頭建立根基。一個著名的傳道人來把大家激動起來。過了幾個月,大家又冷淡下去;另一位又來使他們奮興起來。他們每一次得著復興,就再立一次根基。大多數的基督徒,就是這樣一再的立同樣的根基。這就是為甚麼我們需要希伯來六章。

我們應當忘掉再立根基的事,只管往前。不要考慮主會不會赦免你,只管往前,直至達到目標。你一旦受激勵,願意與主一同往前,就無須那麼多的悔改。今天奮興派的基督教,過於強調悔改。幾乎每一個奮興佈道家,都懂得激動人悔改的技巧。但現在我必須告訴你,不需要那麼多的悔改。主已經聽厭你的悔改,厭煩那麼多悔改的禱告。祂樂意看見你往前,而不是在某件事上一再的悔改。往前就是過河,從一邊到另一邊,從一個階段到另一個階段,從一個立足點到另一個立足點。不要談論或考慮,只管往前。拋棄你老舊的觀念、認識、道理和教訓,而一直往前;你往前得越快越好。

壹 離開基督之開端的話

我們要往前,就必須離開基督之開端的話。(六1。)這意思就是,我們必須離開根基的階段,就是喫奶的階段,嬰孩的階段。我們在前一篇信息已經看見,基督之開端的話乃是給在基督裡仍是嬰孩的人所喝的奶。我們要往前,就必須離開起初所領受的道理,而不再喫嬰孩的食物。我們必須喫本書所供應的乾糧,就是公義的話,(五13~14,)使我們能往前,從嬰孩的階段達到成熟。

貳 不再立根基
一 根基已經立定,不必再立

根基已經立定,所以不必再立。(六1。)這根基包括六樣東西:悔改脫離死行,信靠神,浸洗的教訓,按手,死人的復活,以及永遠的審判。(1~2。)這就是我們基督徒生活的根基,是在我們得救之初立好的。這根基既已立好,就不必再立。我們若在得救以後又偏離了,也不必再回頭去悔改那些已經悔改過的。我們若重複已過的悔改,就是回頭再立根基。我們若偏離了,又回轉過來,仍願跟主往前,就不必重新悔改,只需往前。再以蓋造會所的事說明。若是會所的根基立好後停了工,現在要再蓋造,工人不必另立根基,只要在立好的根基上建造就可以了。我們也可以用賽跑為例來說明。運動員在起跑之後若跌倒了,當然不必回到起跑點再跑,只要從他跌倒的地方起來,再往前跑。我們基督徒的生活,像建造的工程,也像一場賽跑。我們開了頭,以後若偏離了,並不需要回到開頭的地方,重新開始;我們只需要從跌倒之處起來,繼續往前。

二 不可能再重新悔改

四節至六節上半說,『因為那些曾經蒙了光照,嘗過屬天的恩賜,又有分於聖靈,並嘗過神美善的話,以及來世的能力,而偏離的人,不可能再重新悔改。』這段聖經,被許多基督教教師誤解,也被許多傳道人誤用。他們宣稱希伯來六章是說,我們信主以後若犯了罪,就不可能再重新悔改,也不能得赦免。這並不是這裡的意思。這裡的話乃是說,你曾經悔改過,現在受主激勵,要跟從主往前,就不需重新悔改。在主眼中,你不可能這麼作。根基一旦立好,就不可能再立。那些曾經蒙了光照,嘗過屬天的恩賜,又有分於聖靈,並嘗過神美善的話,以及來世能力的人,在他們信的時候,就已經立好了根基。他們若偏離了,又回轉過來,就不需要再立根基,只要繼續往前,竭力前進,達到完全、成熟就好了。他們不需要重複悔改,因為他們不可能再重新悔改。一節指明這是不必要的,六節說這是不可能的,七至八節指出這是不對的。因此,這段話的意思,不是說信徒若犯了罪,就不可能得赦免,而是說一個基督徒若偏離了又回轉,他不必重複原初的悔改。在神看來,這是不可能的。

四節裡所題屬天的恩賜,是指在我們悔改信主時,神所賜屬天的事物,就如赦罪、公義、神的生命、平安和喜樂等。五節的『話』,原文是rhema,雷瑪,指神即時的話。這裡神美善的話,是指一節所說基督開端的話,就是希伯來的信徒在相信主時所嘗過的奶。現在他們必須往前到更深的話,就是公義的話。(五13。)這話主要的不是關於神的救贖,乃是關於神經綸的法則,這話就是使他們達到完全、成熟(六1)的乾糧。

五節的『能力』是指神聖的能力,『來世』是指要來的國度時代。要來之國度的神聖能力,要復甦、更新並復興老舊的萬物。(太十九28。)信徒在重生時,(多三5,)都嘗過這種神聖的能力,得著了復甦、更新並復興。

大多數的基督教教師說,希伯來六章六節所題偏離的人,乃是假基督徒。但是一個蒙了光照,嘗過屬天的恩賜,又有分於聖靈,並嘗過神美善的話,以及來世能力的人,怎能是假基督徒?大多數的基督教教師,因著沒有看見獎賞與懲罰的事,而在此犯了大錯。從上下文看來,這樣一個偏離的人,必定是真基督徒。他絕不會滅亡,但是按照八節所啟示的,他會受到一些懲罰。因此,他需要回轉,並繼續往前。他若要往前,並不需要回頭再立根基。即使他願意回頭再立根基,他也不可能這樣作,因為無論他願意作甚麼,在神面前全不算數。

三 把神的兒子重釘十字架,明明的羞辱祂

六節這裡的『偏離』,是指希伯來的基督徒由於回到老舊、傳統、猶太的宗教,偏離了純正的基督徒信仰。原則上,這可適用於一切偏離神法則之正軌的基督徒。

這一節也說到『把神的兒子重釘十字架,明明的羞辱祂』。這裡的重釘和羞辱,是形容上半節的再重新悔改。再重新悔改,意即已經悔改過,又重複悔改,這是不必要的。這樣作,就是把神的兒子重釘十字架,明明的羞辱祂。我們若試圖回到起初的悔改,就是再立根基。在神看來,這是把主重釘十字架。主已經為我們釘了十字架,我們起初悔改的時候,已經接受這個事實。我們若再回頭到原初的悔改,那就是把祂重釘十字架,明明的羞辱祂。我們絕不可這樣作。

四 再立根基是不對的

再立悔改的根基是不對的。任何人這樣作都是一種浪費。就如弟兄們蓋會所,若是一再的立根基,不僅不對,也是一種浪費。

說到這裡,我們要來看七至八節:『就如田地,吸收了屢次下在其上的雨水,並且生產菜蔬,合乎耕種的人用,就從神得享祝福;但若長出荊棘和蒺藜,就被廢棄,近於咒詛,結局就是焚燒。』那些一再回頭,重新悔改的人,就如吸收了屢次下在其上的雨水,而不生產菜蔬的田地。七節所說的雨水,是指四至五節所說五類美好的事物。生產菜蔬是竭力前進,達到完全、成熟的例證。信徒就如田地,為著神被耕種,好生產基督,如同田地生產菜蔬,以達到完全、成熟;藉此就從神得享祝福。基督是正確的菜蔬。我們若不生產基督,卻長出荊棘和蒺藜,那就是一種浪費。

不信主的罪人是真正的咒詛,而生長荊棘和蒺藜的基督徒,乃是近於咒詛。嚴格的說,八節的荊棘和蒺藜,是指希伯來的基督徒所持守老宗教傳統的事物。『廢棄』也可譯為不蒙稱許,不合格,算為無用。倘若信徒不肯竭力前進,達到完全、成熟,反而退回到老舊的事物,就不蒙神稱許,算為無用。信徒一旦得救,就絕不會再成為真正的咒詛;然而我們若不往前,長出基督,反而持守神不喜悅的事物,就近於咒詛,受神行政管治的懲罰;(參十二7~8的管教;)這與永遠的沉淪完全不同,那是真正的咒詛,這是近於咒詛。

田地是絕不會被焚燒的,但其上所長的卻會被焚燒。照樣,信徒絕不會被燒燬;但他們不按著神的經綸所生長的一切,都要被焚燒。信徒是神的耕地,他們所生長的一切木、草、禾秸,都要被焚燒。(林前三9,12。)田地雖被焚燒,並不失喪,只是受了對付。

希伯來六章這一段,乃是公義的話,不是許多基督徒所愛聽的包著糖衣的話。我不知道神這段話所說的焚燒將是怎樣,我只知道神純淨的話說要焚燒。希伯來六章所說的,相當於林前三章十二至十五節所說,木、草、禾秸要燒去,人雖然得救,卻『要像從火裡經過的一樣』。這裡所說的,不是恩典的話、生命的話,也不是美善的話,乃是嚴肅的、鄭重的話,也就是公義的話。

參 竭力前進,達到完全、成熟

希伯來書的作者並不在本書開頭的地方,就叫希伯來信徒往前。他在說『竭力前進,達到完全、成熟』之前,先用了五章的篇幅,說了許多美妙的事。竭力前進,達到完全、成熟的路,就在這五章經文裡。

一 分享基督所達到的

我們要竭力前進,達到完全、成熟,就必須分享基督所達到的。(一9,三15。)我們是祂的同夥,且有分於祂的受膏。要分享基督所達到的一切,路乃是藉著信。我們不需要明白太多。我們只要簡單的相信祂的話,就是祂今天所賜給我們的好信息,而宣告說,『讚美主,我是祂的同夥,我有這個地位和權利,有分於祂的受膏。』你不要說,你沒有與祂一同受膏的感覺。你越說沒有感覺,就越沒有感覺。信心乃是稱無為有的。我們只相信神的話所說的,不管有沒有感覺。神的話說,我們是基督的同夥,對這話我們必須說,『阿們。我是基督的同夥。』神的話也說,祂已經受膏,而我們又是祂的同夥,於是我們也就有分於祂的受膏。對此我們也必須說,『阿們。我有分於祂的受膏。』

二 竭力進入那存留之安息日的安息

我們要竭力前進,達到完全、成熟,就必須竭力進入那存留之安息日的安息。(四9,11。)我們已經看見,今天這存留之安息日的安息,就是召會生活。我們不必太擔心將來的國度,只要今天簡單的進到召會生活裡。不要說,『哦,已往幾年我太鬆懈了。我盼望將來還能進到國度裡。』你必須忘掉已往,也不巴望將來,而在今天進入召會生活裡。仇敵是狡猾的。我怕還有許多人一直談論過去,或巴望將來。讓我們忘掉已過的和將來的,今天就行動,竭力進入召會生活,奔跑那賽程。

三 來到施恩的寶座前,為要受憐憫,得恩典

我們也要來到施恩的寶座前,為要受憐憫,得恩典。(四16。)我們要在生命中長大,竭力前進,達到完全、成熟,就需要神的憐憫,也需要神的恩典。我們是不可能靠自己長大的。只有神遠遠搆到我們的憐憫和祂彀用的恩典,纔能使我們達到完全、成熟。我們受憐憫並得恩典的路,乃是來到施恩的寶座前。感謝神,今天祂的寶座對我們是施恩的寶座。我們都需要操練來到施恩的寶座前,使我們『受憐憫,得恩典,作應時的幫助』。

四 喫乾糧,享受那位照著麥基洗德等次作我們大祭司的基督

我們要竭力前進,達到完全、成熟,就必須不再喫嬰孩的食物,就是開端的話,而喫乾糧,就是公義的話,好享受那位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,作我們大祭司的基督。(五9~10,14。)我們已經接受基督作救贖主和救主,祂也進到我們裡面作我們的生命。我們所接受這位在我們裡面作生命的基督,也在天上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,作我們的大祭司;祂的功用不是獻為著罪的祭物,乃是把神的豐富供給我們,作我們的供應。我們要長大成熟,就必須享受這位把神供應給我們的基督,使我們能有分於神聖元素的豐富。這些不是嬰孩食物,而是乾糧。大多數基督徒只停留在喫嬰孩食物的階段,不想喫乾糧,也不經歷基督作他們的麥基洗德。本書鼓勵我們,要往前喫乾糧,並享受天上的基督,好接受神豐富的元素,使我們得以長大成熟。

六章的開頭是一個強有力的結論,鼓勵我們實行在前五章所聽到的一切。我們若肯這樣實行並往前,就能達到目標,達到成熟。這是何其簡單!願我們都往前去。

緊隨先鋒逃入並拋錨於避難所

現在我們來看緊隨先鋒逃入並拋錨於避難所;(六9~20;)這是這些信息所說之事的頂點。

壹 避難所

十八節說到『我們這逃往避難所,持定擺在前頭盼望的人』。你曾否聽過,新約告訴我們要逃往避難所?這裡的『逃往避難所』,原文的意思是竭力逃走。這辭與行傳十四章六節說到保羅逃往呂高尼所用的『逃往』,原文是同字。這裡加上『避難所』雖然不算錯,但不加也許更好。

我們不單是過河的人,還是逃跑的人。我們要逃脫甚麼?我們要逃脫一切不是基督和召會生活的東西。我們必須逃脫世界、猶太教、天主教、更正教、和我們自己。我們必須逃脫百貨公司、這世代的潮流、宗教、老觀念和各種傳統。我們必須從一切使我們與基督隔絕,使我們離開基督的事物逃脫。為了解釋這一節,我曾參考多種譯本。有的譯本作『逃離世界』。我們要逃離我們的老地位、雄心和自愛。我們必須逃離一切的事物。無疑的,本書作者盼望希伯來的信徒從猶太教,就是他們的老宗教中逃跑。他們若仍留在其中是太危險了;必須快快逃跑。『逃往避難所』一辭,原文含示逃往庇護之處;這就是為甚麼繙譯聖經的人,在這裡加上『避難所』。作者在這裡似乎是說,『希伯來的基督徒阿,你們的處境太危險了,快快逃到庇護所罷。』

何處是這庇護所?何處是我們必須逃往的安全之地?乃是在靈裡,在召會裡,也在諸天界裡。諸天界裡有甚麼?有在幔內的至聖所。希伯來的基督徒有被拉回營內的危險。他們必須逃入幔內。作者似乎是說,『要逃入幔內,進入至聖所,進入靈裡。不要留在猶疑不定的魂裡。要從遊蕩的心思中逃出來,逃到你的靈裡,纔得安全。』雖然我們很難確定的說避難所是甚麼,但我們可以說,避難所乃是今天主耶穌所在的諸天界。

貳 錨

按照希伯來六章九至二十節的上下文,作者用『錨』字,乃是描繪出我們都在風暴的海上。我們既然是航行在風暴的海上,就需要有錨。無疑的,我們所要逃入的庇護處,乃是我們的避風港。這避風港就在我們的靈裡,在召會生活裡,在諸天界的至聖所裡,也就是主耶穌所在的地方。我們若想要留在避風港裡,就需要錨。這錨就是我們的盼望,(18~19,)由兩件永不更改的事所構成:一是神的應許,一是神的誓言。(12~18。)神的應許是以祂的誓言作確證。神的應許是神的話,而神的誓言是祂最終的確證。神的應許和神的誓言都是不能更改的,藉此我們就有信心和恆忍,結果使我們有了盼望,就是我們魂的錨。這盼望如同又牢靠又堅固的錨,已經通入幔內的至聖所,固定在那裡,現今我們在靈裡就能進入其中。(十19~20。)藉這盼望的錨,我們就得以持定在至聖所內。我們若無盼望的錨,就會船破。(提前一19。)

無論我們所在的光景是甚麼,我們都必須從其中逃跑。每一種光景都是風暴的海。你富有麼?你的財富就是風暴的海。你貧窮麼?你的貧窮也是風暴的海。我說每一種光景都是風暴的海,意思是說,每一種光景都可能把你拖住,使你不能進入今日的安息。危險就在這裡。我們看以色列人離開埃及的豫表。雖然約有二百萬人出了埃及,但只有兩個人進入安息。其餘的人都受了打岔。我們今天豈不也面對同樣的可能麼?沒有一件事不在拖住我們。甚至召會中的長老職分也會把你往回拖。長老們,要從長老職分上逃跑。我們都是逃跑的人。我們甚至要逃離我們的本國本地。在逃跑這件事上,作者把自己包括在內,所以他在希伯來六章十八節說『我們』。他在前面各章說了許多美好的事,末了就以『逃跑』為結論。

參 先鋒

作者現在告訴我們,基督不僅是救恩的創始者,也是我們的先鋒。主耶穌作先鋒,領先經過風暴的海,進入屬天的避風港,照麥基洗德的等次,為我們作了大祭司。作這樣一位先鋒,祂乃是我們救恩的創始者。(二10。)作先鋒,祂開了通往榮耀的路,作創始者,祂已經進入了榮耀,進入了幔內的至聖所。主耶穌為了進入幔內的至聖所,曾經逃離一切事物。祂逃離祂的母親,逃離祂的兄弟。(太十二46~50。)祂逃離猶太教,而進入幔內。這裡不是說耶穌進入諸天,而是說祂進入幔內。祂進入了神的面光中。祂逃離了一切,進入幔內神的面光中;我們乃是有充分的確信,在幔內拋下盼望的錨。(來六11,19。)

我們在希伯來書生命讀經裡看過這麼多篇信息之後,必須注意這一件事,就是逃跑。我們必須從一切事物中逃跑,因為一切事物都是危險的。要逃離你的老觀念,要逃離無召會的生活。你若沒有召會生活,你就是在風暴的海上,沒有庇護所。你遊蕩的心思也是風暴的海。要逃到你的靈裡,逃到召會生活裡,你就有了庇護所。這樣的逃跑乃是真正的過河。我擔心許多人讀過這篇信息,還沒有逃離一切,還沒有過河。讓我們逃到我們的靈裡,逃到召會生活裡。讓我們逃入幔內,進入至聖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