長老治會

第三篇 長老的心

壹 心對長老的重要

我們說過,無論要作甚麼事,一定要作的人像樣。沒有人,或者人不像樣,就不能盼望把事作得像樣。全世界一切重大的事,都能證明這一個原則。拿一個國家來說,不管那一個國家的憲法怎樣好,行政制度怎樣高明,若是執政的人不行,國家還是治理不好。等到執政的人更換了,雖然還是同樣的憲法,同樣的制度,但是那個光景就完全兩樣了。屬靈的事也不例外。所以我們要看見,教會中的行政,首要的是在於人。不是說方法不重要,但方法是在於人。人若是差了,無論方法怎樣好都沒有用。必須有對的人,方法纔有用。

除了人的問題需要解決之外,心的問題也是極需要對付的。在世界的事上,也許還可以光注意人這一面的講究;但是在教會中,關於心的這一個講究,那是非要求到相當的程度纔可以。因為在教會中,甚麼都是清楚的,甚麼都是在光中的,不能有一點裏外不同的地方。認真的說,連在世界的事上,一個人要作得好,他的心都得相當正確。可見心和人是有絕對關係的。一個人的心只要差了一點,他就不是一個真誠的人。

要有對的人,必須有對的心。心一差了,人定規差。特別是在作長老的這件事上,心必須對付到非常正確的地步。長老的心只要差了一點,就永遠不能盼望長老這個人是對的。我信在長老的責任上,有過相當經歷的弟兄都會告訴我們說,長老應該學很厲害的破碎功課。但是破碎只是對付長老這個人。在長老的責任上,心也是一個很厲害的因素。一個作長老的弟兄,就是在主面前相當愛主,敬畏主,也很有屬靈的學習,在差不多的事上都肯接受破碎,但若忽略了心的對付,還是容易出毛病。

我願意這樣和弟兄姊妹說,人屬靈固然能影響人的心在神面前的光景,但是屬靈不能代替人心的光景。屬靈是一件事,心的光景又是一件事。自然我們承認:這兩件事是互相影響的,但這不是說,一個人只要屬靈,他的心就定規沒有問題了,沒有這回事。我們要很重的說,相當有分別。

我不願意在長老治會這一堂裏,多題起屬靈一面的事,因為那些在已往的信息裏,已經講得彀多了。我今天乃是要鄭重的題起心這一個問題。長老的心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,心在長老的身上是一個很重的因素。不管你這個人是怎樣的屬靈,你的心若是不彀正確,你這個長老就作不好,這是我們從經歷中絕對可以作見證的。

貳 心要寬大

作長老的人,首先需要的就是一顆寬大的心。長老的心第一必備的條件就是寬大。在聖經裏頭,有一位很好的治理者,那就是所羅門王。他是全聖經裏面,作治理的人一個標準的代表人物,標準的典型人物。讀經的人都承認:若是要找一個經歷十字架的典型人物,那是要找大衛;若是要找一個能彀治理神百姓的標準人物,那就非找所羅門王不可。他實在會治理。但是請記得,所羅門王所以會治理,乃是在於兩件事,就是廣大的心和智慧聰明。實在說來,這兩件事就是一件事的兩面。

你記得,所羅門很年輕就登了王位,他一登王位就到神面前去獻祭。夜裏神向他顯現的時候,他向神要求說,神阿,如今你使我接續我父親大衛作王,但我是幼童,不知道怎樣出入,所以求你賜我智慧,可以判斷你的民,能辨別是非。他向神要智慧。誰都能想到,治理最需要的是智慧。光有聰明還不彀,因為聰明是一般的,智慧纔是超凡的。所羅門深深的感覺到,一個年輕的人要治理神成千成萬的百姓,需要神給他智慧。所以他就在神面前求。但很希奇,他不過是求智慧,神卻不光給他智慧,還給他一顆廣大的心,王上四章二十九節說,『神賜給所羅門極大的智慧聰明,和廣大的心,如同海沙不可測量。』這個『不可測量』是中文加上去的。原文的意思是說,那個廣大的心如同海沙一樣。中國人是說心大如同海涵,如同海能彀包涵。但是這裏的心如同海沙。海沙是包括海的。聖經說,神以軟沙作海的界限。所以所羅門的心比海洋還大。

當神給所羅門智慧的時候,神就給他這樣一顆廣大的心。弟兄們要知道,一切有智慧的人,他們的心都是大的。所有心窄的人,都是最愚昧的人。你若是要作一個愚昧的人,讓我教你一個方法,你只要把心弄小了。同樣的原則,只要你把心放大了,你就是最智慧的人。廣大的心和智慧聰明是沒有法子分開的。所以我說,這兩件事實在就是一件事的兩面。

驕傲是愚昧的一種表現。但驕傲是從那裏來的?是從窄小來的。人小,心小,就容易驕傲。一個心大的人,最不容易驕傲。我舉一個例子。現在我們家裏住了一個小客人,他常常向我驕傲,十足是個典型的驕傲人物。哎呀,他穿了一雙小皮鞋,走起路來就是耀武揚威的。我告訴弟兄姊妹,一個大的人,不要說穿上一雙皮鞋,就是給他兩部汽車,他都沒有覺得甚麼。這就是因為他大。驕傲就是人小的一種表現。比方說,有一天你講了一篇道,講得相當好,你就驕傲起來,這個驕傲就證明你小。你若是大的話,不要說講一篇好的道,就是講萬篇好的道都不覺得甚麼。所有的愚昧都是證明人的心腸狹窄,所有的驕傲都是證明人太小。

人小就是心小。甚麼叫作人大?那就是指著他的心大。他作了多少的事,都覺得沒有甚麼;他享受了許多,也覺得不算甚麼,這就是因為他的人大。凡是一下就覺得自己作了甚麼的,那就是小的特徵。

一個治理神百姓的人,最需要有智慧,但智慧的祕訣乃是在於心地寬大。我實在願意在這裏花很多的工夫,和弟兄姊妹說這個心地寬大的問題。你不知道這一點對於作長老的人影響有多大。你許多的判斷不彀準確,就是因為你的心腸狹窄。從表面來說,是因為你沒有智慧,實在說來,就是因為你的心腸狹窄。許多的事處理不當,也許你說,這是因為你這個人糊塗。但實在說來,糊塗就是因為你的心腸狹窄。你只要把心腸放大了,馬上就是一個有智慧的人。

所以弟兄們,要在一切的事上,學習操練把你的心腸放大。自己要裝作大是驕傲,一直想要大是張狂,這些不可以;但是在處事的時候,一定要學習把自己放大。無論是研究真理,追求屬靈,和弟兄姊妹來往,判斷人,處理事情,都得學習大。一摸著教會的事,一摸著屬靈的事,你的心總要學習放大。一直要大,大能解決許多的問題。

比方今天在教會中有一件事,甚麼人都知道了,就是不給你知道,你的心會不會怪?如果你的心地寬大,你就不會怪,否則你一定會怪。或者今天有一個弟兄得罪了你,你肯不肯讓他過去?那也要看你的心是大的,還是小的。小了就不能讓他過去,大了就可以讓他過去,這是定規的。你能把教會中一切的事,都帶到這個原則裏來。

在一九三六年到一九三七年中間,大約有一二年的工夫,我常去北方某地作工。那個時候在那裏有一班弟兄們實在可愛,大家幾乎個個愛主。但是很妙的一件事,在那個教會裏,卻是一直鬧事情。而且鬧事情的人,不是眾弟兄姊妹,竟然是幾個負責的人。那個時候,我差不多三四週就到那裏去一次,每一次去都有幾天聚會,釋放一點信息。每次信息釋放過了,我就找那幾位負責人來談話、禱告,把他們中間的問題解決了。但是等我一離開,沒有多久,他們中間又出事了。

我還記得很清楚,我頭一次講大衛是一個經歷十字架的典型人物,就是在那裏。那一次主實在給我亮光,釋放了很厲害的話。那次信息的中心就是題到,一個領頭的人必須學習經歷十字架,揀選十字架。這樣的信息講過了,那幾位負責的弟兄個個都覺得說,感謝讚美主,我們的問題解決了。他們大家都一同禱告,彼此拉手。我也很愉快的離開那裏,很高興他們中間的難處過去了。但是還沒有過兩三週,消息來了,他們又鬧起來了。

你去細細研究那個原因,就知道,一點不是他們不愛主,他們個個都愛主。但是妙就在這裏,那三五個負責弟兄個個都是心腸窄小,無論大事小事都要斤斤較量。他們有的時候為著會所開一個門,就鬧起來了。比方這個人說要開三尺寬的,那個人說要開四尺寬的,幾個互不相讓,就鬧得非常不愉快。可惜當時我雖然有一點摸著他們中間的難處,但是還不會說出清楚的話,因為那時我的經歷還不彀。若是到今天,我就能很清楚的對他們說,都不必揀選十字架,也不必接受破碎,只要把心擴大就可以了。

弟兄們,今天很多地方教會中的難處,也都是因為長老們的心不彀大。所以我絕對贊成,各地的長老們能到外面走一走。在臺北的能到臺南、高雄、花蓮走一走;在別處的也能出去走一走,這一走你的心就大了。若是環境許可,能到海外去走一走,那是更好。人一出來走一走,心就大了。驕傲是不該,誇大是不該,想要大也是不該,但是總要學習把心放大。不是說,一個人鬆鬆的就是心大。人還是滿緊的,但心卻是大的。

當然,這個功課不是天然的生命能學得來的。天然的人要把心放大,常常是虛假的。要放大自己的心,必須主莫大的恩典。請記得,能饒恕別人,這是心大的問題;能祝福咒詛你的,也是心大的問題。你的心該大到一個地步,人得罪了你,一向你承認,你就能饒恕他。人雖然逼迫你,苦害你,你還能愛他。有人頂撞你,你還過得去,這是心大的問題。

哦,這一個心大所給你的智慧,是無法估量的。在一切的事上,我們為人行事,緊是該的,張狂是不該的,但是首要的是心該寬大。甚麼時候你的心不放大,你要豫備好,將來一定要錯,定規要喫後悔的果子。比方今天一個弟兄向你有要求,你的心不彀大,不肯答應他,你將來一定要懊悔。或者今天一個弟兄求你赦免他,你也因著心不彀大,不肯赦免,將來也定規要懊悔。所以弟兄們,你的心一定要大。我們原來都是小的人,一定要學習把心放大。若是你和弟兄們有爭執,十之八九都是因為你的心小。這些年間,我們碰到心大的人並不多。

參 心要誠實

這裏的誠實,不是指著不撒謊騙人,乃是指著真誠,不說轉彎抹角的話,不用任何的手段,手腕。事情能作就作,不能作就不作,絕不用手腕去作。這些年來,我在神的兒女中間,看見許多不誠實的事。有的時候,連一位弟兄送你一件衣服都不誠實。你懂我話的意思,他並不是因為愛你,或者因為覺得你需要這件衣服。他送你一件衣服,是因為他現在要來託你作一件事。他怕你不替他作,所以就帶一件衣服給你。請記得,這就是從不誠實的心裏出來的東西。在外邦人中,這不算是詭詐,但是在教會中,這就是不誠實。

很多時候,作長老的人,是太老練了。原諒我說,老練得太厲害了,就是老奸。他裏頭對你很不滿意,但外面還是笑嘻嘻的。你不滿意人,不能向人發脾氣,那是對的,但是裝作笑嘻嘻的也是不該,這是假的。你應該在他跟前有一個沉重的態度,給他覺得你對他感覺不愉快,這纔是對的。脾氣不發是對的,但是裝作笑容滿面這是不對的。你必須從一個誠實的心裏頭來作人。在任何社會團體裏頭都可以裝作,用手腕,有作法;但是在弟兄姊妹中間,尤其是作長老的人,只能有真誠。要學習在神面前有一顆誠實的心。你的說話,你的表示,你的態度,你和弟兄姊妹的來往,都該是真誠的。

弟兄們,甚麼時候你一不真誠,就有用意,有用意就是手腕。用象徵的話來說,那就是利未記十三章所說衣服上的大痲瘋。如果我送一位弟兄一點東西,是因為我在神面前有這個負擔,有這個感覺,有這個愛心,我在外面所作的,就是裏面所有的,這是非常美的事。但若是我根本沒有這個負擔,沒有這個引導,也沒有這個愛心,不過因為要請這位弟兄替我作點事情,所以不能不帶一點東西去給他,這在神面前就是大痲瘋。這個是作不得的。在社會裏頭可以,在教會裏頭不可以。我說了還要再說,不能任意的發脾氣,不能隨便的說話,這是真的,但是手腕不能用。你的心裏是甚麼光景,外面就該是甚麼態度。千萬不要以為這件事是輕易的。你如果要作個真的長老,你就知道,這個功課真難學。能彀不用手腕,又能彀不失去在神面前的約束,那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。

弟兄們,原諒我說,有的時候你在處事上若是過於老練,你就變作一個陰陽人,一面是陰的,一面是陽的;一面是黑的,一面是白的。這是不該的。沒有一個作長老的人可以這樣作。因為這就等於作長老的人有了兩個舌頭一樣,居然說出兩種的話來。長老只能有裏外一致的發表,裏外一致的表示。我願意弟兄們學這個功課。

所有用手腕的,都是為著應付難處,避免難處。但是教會中的難處,你越應付,越避免,反而越難處理。你若不能正面衝上去,你頂好把難處留在那裏,讓難處發作好了,你不必應付。你作一個真人,反而許多時候難處會過去。我頂喜歡民數記裏面的摩西,他從來沒有在以色列人中間用過一次手腕。你必須承認,他是一個大頭腦,很有智慧、眼光、學問、幹才的人。雖然如此,你看見他在以色列人中間很像一個簡單的人。他是一個真實的人,他的心是誠實的。有人說,簡單的人是愚昧的人,這話我們也承認,但是請記得,這一種愚昧不是壞的愚昧,而是好的愚昧。你必須學習讓你的心誠實。

有的作長老的弟兄明明很不滿意一個人,但是當面不說,背後說,這就是不誠實。若是當面不能說,背後也不該說;明處不能說,暗處也不該說。作長老的人,要學習誠實到這個地步纔可以。當面不能說並沒有錯,因為可能環境不許可,情形不許可。並且我們還要學習活在神面前,有的時候也是神不許可我們說。但是如果在這面不說,到那面又去說;在這面說是白的,到那面說是黑的,這就絕對不可以。所以真要叫教會得益處的長老,心都得是忠誠的。若是能說,裏面也有引導,我就說;若是不能說,裏面也沒有引導,我就不說。凡是我所說的,無論對誰都是一樣的。對人說是這樣,對神說還是這樣,連對魔鬼說也是這樣。這是一個長老。這樣誠實的人從來不怕對質。對反對的人是這樣說,對贊成的人也是這樣說,就不怕兩面對質。

弟兄們,不要以為這一個功課容易學。我信大家今天都願意事奉主,沒有一個人不誠實,但這是指普通的誠實說的。我們今天所說的誠實,是指著進一步沒有一點轉彎,沒有一點手腕。我只學習受神的約束,活在神的面前,是就說是,不是就說不是;許可作的就作,不許可作的就不作;並且我所作的,在公開的地方是這樣,在背後也是這樣。這是我們所說的誠實。惟有這樣的一顆心,纔能叫教會得著實在的益處。教會的治理,不是投機的事,不能耍個手腕,只要成功就可以。這個不行,絕對受不住時間的試驗。你如果是陰陽兩面,當時人雖然不知道,時間一久誰都知道,時間是一切的證明。要叫教會得益處,長老必須學習作一個心裏誠實的人。

肆 心要正直

心要正直,並不是說心不彎曲,乃是指著心裏沒有任何的作用和目的。長老們治理教會,必須有一顆心能擺在神面前說,我這樣幫助弟兄們,帶領弟兄們有一點追求,絕沒有任何的用意。這就叫作正直。很多的時候,長老們去探望人,是另有用意的。有的時候他們請弟兄們來愛筵交通,也是有用意的。好像我這樣一請,你就要那樣受我的支配。這是用意,這是政治,這不是正直。請愛筵交通,應該就是為了請愛筵交通,若是為著別的,也該明白的告訴弟兄們,這纔是正直。在教會中,特別是領頭的人,負責治理的人,絕不可利用一切的機會,就是機會給你也不能要,不然的話心就不正不直。

長老們在教會中處理一切的事,心要正直,作法也要正直。長老不可以走彎路。比方一個弟兄和你鬧了事情,你沒有辦法解決,就去找他的一個內弟,要他的內弟去和他的太太說,再要他的太太去和他說。這樣的事在教會中是絕對作不得的。除非你有主的引導,覺得該找他這個內弟幫他的忙,那是另外一件事。不然絕不可像社會上的人一樣走後門,走小路。

我信我說了這些,弟兄們都能領會。在教會中作長老的人,必須學習把心一再的放大。不張狂,不誇大,也不想要大,這些都是對的,但是心必須放大。同時你的心也要誠實,正直,不利用人。你需要人來替你作事,就對他明說。若是不方便,就不要勉強,不要去轉彎,不要去利用別人。我們必須在神面前把我們的心對付到這樣一個地步。

本來我還想說,心要單純,現在不說也可以了,因為差不多單純就包括在誠實、正直的裏面。你如果能誠、能實、能正、能直,你的心定規就是單純的。這樣的心纔能叫神在你身上有出路,叫神用你來治理教會,並且叫眾弟兄姊妹得到實在的益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