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救恩的中心與神的活出

第十一篇 生命的流露

基督徒的生活乃是生命的流露

本篇我們要繼續交通到照著良心對付虧欠的操練。我們曾說到聖徒在對付時,可能會有兩方面的難處:第一,覺得作不到,而自暴自棄;第二,立志定規要對付,卻作不到。關於這兩方面的難處,不要怕出代價或灰心而自暴自棄,也不需要自己定規或立志,只需要簡單的將自己交在主手中。要知道,所有聖經裏的話,都不是我們自己實行出來的,所以不必覺得很難、作不來,也不必立志要作甚麼,因為這都不是從生命來的。真實的基督徒生活乃是生命的流露,是主在我們裏面的活出,不僅僅是一些外在的行為表現。我們不應該聽見主的教訓,就想憑自己的努力去實行,這在人看或許是好的,但從屬靈的眼光看,卻不是真實的。我們遵行主的話,應該是主從我們裏面運行出來的,而不是我們自己立志實行出來的。

比方,聖經說到要『愛鄰舍如同自己』,(太十九19,羅十三9,)也說到要『彼此相愛』。(約十三34,十五12,約壹三23。)我們若是聽了並接受這些教訓,而立志定規自己要去愛別人,這在人看來固然是好的,但這樣作卻不是出自生命。凡是出於生命的,都是主在我們裏面活出來的,不是我們自己立志行出來的。例如,有一位弟兄聽見這些有關愛的教訓,就憑自己立志要愛人,這樣的愛並不是屬靈的。另有一位弟兄聽到這些愛的囑咐,並沒有想要作甚麼,而是將自己交在主手中,活在神的光中,住在主裏面,每天時刻與主交通,讓主自己來作工。當有環境或機會時,他心中那出於主的愛就自然而然的向人流露出來,他自己並不覺得有甚麼,但別人卻可以知道並感覺到他的愛。

不要分析、考慮

我們在與主交通時,一定會有感動、有感覺;當主給我們感覺的時候,我們就必須跟隨。然而,我們有感覺的時候,很容易落入一種難處,就是分析和考慮。比方,你聽了一篇信息後與主交通,主給你感覺要去看望一位弟兄。你可能會分析、考慮這是出於自己的想法,還是受了別人的影響?這種反應是不需要的,太過分析、考慮,有時反而影響你的屬靈生活。或許你會覺得若是不分析、考慮,結果作錯了怎麼辦?這時,你的心要簡單、清潔、絕對並單純;你的心若是為著自己,就要學習拒絕自己的意思和定意,這就是對的心。

當你與主交通,第一次有感覺時,就要順從。若再有第二或第三種想法,就會覺得混亂。你的心若是向著主,就是對的,就要順從裏面產生的第一個感覺。你應該有信心是出於主的;若不是出於主的,就求主來阻止,不必太過分析和考慮。因為分析、考慮反而會作錯事。與主交通時,越簡單越好,一在交通裏有感覺就順從。然而,你也可以對主說,『感覺若是錯的,求主興起環境來打岔;但若是出於主的旨意,就求主成全。』

有一次我在禱告時,感覺要去看一位弟兄,我立即接受這個感覺。當我去的時候,不知為何裏面覺得這時去好像是錯的。我就對主說,『主阿,若是出於你,讓我順利見到弟兄,沒有攔阻,也叫我心裏平安。若是不合式,請你來攔阻。』當我到了那位弟兄家,正要按門鈴或叩門時,心裏忽然覺得非常不安,我就停下,不作任何事而回家了。我不需要為此發牢騷,覺得徒勞無功,而是要學習活在主裏面。我們遇事常常分析、考慮有甚麼益處或損失,一旦落入分析、考慮,我們自己的意見就會帶進來。

香港的負責弟兄曾多次寫信邀請我前來,我都放在禱告中。若是主給我感覺要去,我就求主在各方面安排。若是主不要我去,我就不去。若是我感覺有錯,我就求主在環境中顯明,再次的感動我。很多時候我順從內裏的感覺,都非常精確。

舉例而言,在中日戰爭期間,有數位弟兄,包括我在內,被日本人抓去,分開監禁。對於這次監禁要監禁多久,後果將如何,我一無所知;我只知道這是主所許可的試煉、災殃。這讓我想起以前常唱的一首詩歌:『當我遇見試煉災殃,經過荊棘豺狼之疆,我有一個甘美思想,就是主懷念我。』(詩歌四九六首。)主藉著這首詩歌安慰了我,每當我默唱這首詩,就深深感受主的同在。對於何時會得釋放,我一直都沒有感覺。直至有一天,當我禱告時,裏面突然有一個感覺,我是五月三十一日被囚禁的,已經二十多天了,現在已將近月尾,大概六月三十日就可以出去了。果然在六月三十日,日本憲兵告訴我,已通知我的家人給我送衣服來換,並叫了理髮師來幫我剪頭髮。到了當天黃昏時分,我以為時間到了,結果還是沒出去。翌日,到了晚上都沒有動靜,我開始心裏著急,有點不相信先前的感覺。後來日本憲兵提我們出來,教訓了我們將近半小時。然後,他說因為我們受人敬重,白天人太多,為避免引人注意,讓人看見我們從監獄中出來,所以纔在晚上放了我們。我回到家時,真是敬拜主。祂在裏面給我們的感覺是真實的,只要我們活在主裏面,就能感覺得到。

我還聽人講過一件事,約在二十年前,有一位同工從鼓嶺下山要到上海。他買好船票,行李也到了江岸,但當他要上輪船時,心中突然覺得不安,於是就退票不去了。翌日,有消息傳來,這艘輪船在長江意外的沉沒了。所以當你有第一個感覺時,就要順從,簡單的接受。若是你判斷錯誤,主會興起環境來攔阻。我說這些話,是因為弟兄姊妹大多太會分析、考慮,很少人是簡單並順從主的。

不要回頭看自己

在順從主的感覺上,弟兄姊妹除了有分析、考慮的難處之外,還有第二個難處,就是回頭看自己。我們的心眼需要一直看主,專注在主身上。不要回頭看自己是否屬靈、進步、得勝、或比以前高明,也不要管自己的好壞,看自己的強弱,只要專專的看主。多瑪格力菲(Griffith Thomas)說,『現在有一句普通的話說,你若看自己一下,就要看基督十下。但是,我看這句話應當改作,你應當看基督十一下,自己一下都不看。』然而,很少人是不看自己的。在禱告聚會中,有時聽到人禱告說自己不行。但他如何認識自己是不行、軟弱的呢?這證明他是在看自己。從另一面來說,若是他覺得自己行、自己好,也是在看自己。

在跟隨主的路上,我們不需要知道自己行不行、能不能,也不需要知道自己剛強或軟弱。有的弟兄姊妹來尋求我的幫助,太過謙卑的說,『我不行,我不彀。』我就告訴他說,『你認識自己那麼清楚,恐怕我很難幫助你。』一位聖徒若是很清楚自己的優缺點,就表示他一直在看自己。學習活在主裏面的人,一點都不豫料工作的結果,只負責活在主面前。他的心只在意主,只看主自己。若是有人問到他的工作有何結果,他會說,『我不知道。』這就好比騎單車需要一直看前方,纔不會跌倒或撞到人。跟從主的人不需要回顧,也不需要看自己工作的果子。

不要因失敗錯誤而灰心

人都是希望自己得勝、成功。然而,失敗、錯誤是免不了的,切切不要因為失敗、錯誤就灰心失望。你若是犯錯犯得彀多,你就不會錯了。有一句成語說得好:『失敗為成功之母。』若是世人都知道失敗之後會有成功,我們信主的人更不該因失敗而灰心,反而該經歷失敗之後就是得勝。

跟從主的人臉皮要厚,彼得就是一個厚臉皮的人,他多次被主對付,但他仍不失望。有一次,收殿稅的人來問彼得說,『你們的老師不納殿稅麼?』(太十七24。)彼得說,『納。』等他進了屋子,耶穌先向他說,『西門,你怎麼看?地上的君王向誰徵收關稅或丁稅?向自己的兒子,還是向外人?』(25。)彼得一說,向外人。耶穌就對他說,『既然如此,兒子就可以免了。』(26。)殿稅是神的百姓納給神殿用的。主耶穌既是神的兒子,就可以免納。但主為免絆跌他們,就告訴彼得:『你要到海邊去釣魚,拿起先釣上來的魚,開牠的口,就必找到一塊錢,可以拿去給他們,作你我的殿稅。』(27。)當彼得說要納稅時,主說不納;當彼得領悟主不須納殿稅時,主又說要納。不只如此,主還叫彼得去海邊釣魚,並要等到口中含著一塊錢的魚上鉤。這都是在對付彼得,不要隨便憑自己作主張,也要學習忍耐。彼得雖然一再的說錯話,被對付,但他仍然厚臉皮的跟著主。

在主被賣的那天晚上,主對門徒們說,『今夜你們都要因我絆跌。』(二六31。)彼得又搶著說大話:『即使眾人因你絆跌,我總不絆跌。』(33。)然而,主對他說,『今夜雞叫以前,你要三次否認我。』(34。)之後,彼得果然在使女和眾人面前三次否認主,可說是失敗到了極點。彼得因此而痛哭。(69~75。)但是後來藉著主的顯現和恢復,(約二一1~22,)他還是厚著臉皮跟從主。在五旬節那天,彼得和十一位使徒站起來,向眾民傳福音。(徒二1,14。)雖然有人譏誚他們,(13,)但彼得仍然領頭放膽為主說話。如果當時有人認出彼得曾是否認主的人而批評他,他只要一看自己的失敗就癱瘓了,絕對無法站起來為主說話。

人一看自己的失敗,就會失望灰心而軟弱下沉;然而,人若看自己的成功,也會因驕傲自大而導致失敗。我們要一直忘記背後,努力面前的;忘記已往的得勝,不留戀不驕傲,也不因為已往的失敗而灰心喪志。我們應該只有一個盼望,就是看見主要調到我們裏面,並從我們裏面活出來。我們只要單單的愛主,將自己奉獻給祂,就不必害怕困難,也不必因失敗而灰心。

講於一九五四年七月二十八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