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弗所書生命讀經

第六十七篇 結語

在本篇信息中,我們來到以弗所書的結語,就是六章二十一至二十四節。

壹 推薦推基古

在十九至二十節,保羅請求聖徒為他禱告。然後他在二十一節繼續說,『但為叫你們知道關於我的事,我的景況如何,有親愛的弟兄,在主裡忠信的執事推基古,要將一切全告訴你們。』這指明,一面保羅需要聖徒為他禱告,但另一面他對聖徒有真正的關切,打發推基古到他們那裡,把關於他的消息告訴他們,並安慰他們的心。(22。)

這指明保羅和以弗所聖徒之間,有一種絕佳的關係與美好的交通。這也指出需要有像推基古那樣的中間人。使徒、信徒和推基古,乃是一。首先保羅立了榜樣,請求聖徒為他禱告。然後他打發推基古到他們那裡,把關於他的消息帶給他們,並且安慰他們。這是何等的甘甜、美麗!雖然今天我們很少這樣實行,但我們應當盡力這樣實行。我們需要這種的交通。

推基古不是受打發去完成偉大的工作。反之,他的任務乃是告訴聖徒關於保羅的景況,並且安慰他們的心。雖然在保羅的時代,沒有輪船或飛機等現代化的交通工具,但是他打發推基古從羅馬長途跋涉的到小亞細亞,替他看望聖徒。這段長程旅行的目標,乃是使徒與眾聖徒之間的交通。這件事極為重要,所以記載在神的話語中。使徒關心召會,召會也關心使徒。所以,推基古為著交通的緣故,受打發從羅馬到小亞細亞。今天在主的恢復裡,需要恢復使徒與召會之間這樣愛的關切。我們需要這種關切,不是去完成一個任務或作一項工作,乃是帶進必需且正確的交通。今天也需要使者們去訪問眾召會,轉達消息並鼓勵眾聖徒。

在基督的身體裡,我們需要更多的來往交通。推基古受使徒保羅的打發到一個地方召會去,產生了一種交通。交通使一個國家強盛。看看美國聯邦政府所造的一切高速公路,帶來何等的影響;這些是美國繁榮的血脈。這樣的交通,即使是越過廣闊的空地,也產生相互的供應與進步。當我年少時,單是從我們的小鄉鎮步行到煙臺就要一整天。我們前一天就得豫備好,然後一大早啟程,傍晚到達那裡。單是那一段距離就要花這麼大的工夫,因此有許多人一輩子留在鄉下,沒有去過煙臺。交通使美國發達;除了公路之外,還有許多縱貫國內的航線,也促進這個國家的繁榮。

召會之間越有交通越好。每逢我們聚在一起,就有來往交通。沒有來往交通,召會就是孤立的。我們若是遠離召會的聚會,只與少數人在自己的家中聚會,交通就被切斷了。這是仇敵切斷血脈的詭計。當血流被切斷,結局就是死亡。然而,藉著眾聖徒和眾召會之間正當的交通,生命就得以繁增。所以,我們需要注意保羅在以弗所末了一章關於這事的話。

說到推基古,保羅推薦他是一位『親愛的弟兄,在主裡忠信的執事』。推基古是一個在主裡忠信的執事,一個服事的僕人。我們已經指出,他受打發將一切的事全告訴聖徒,並安慰他們的心。我再說,這啟示出一種甜美的交通和親密的關切,是今天在主的恢復裡所需要完全恢復的。

貳 祝福
一 平安與愛

二十三至二十四節是保羅的祝福:『願平安與愛同著信,從父神並主耶穌基督歸與弟兄們。願恩典與一切在不朽壞之中,愛我們主耶穌基督的人同在。』使徒在本書開頭的問安,先有恩典作享受,後有平安作享受的結果。(一2。)但在結語中,他的問安倒過來,從平安的結果到恩典的享受。我們進入平安之後,仍需要恩典,指明我們的經歷乃是從恩典到恩典。

保羅在開頭的話裡只說到恩典與平安。在他結束的話裡,他不僅改變恩典與平安的次序,也題到『愛同著信』。為甚麼恩典與平安倒過來,為甚麼愛同著信包括在內,看見這事是重要的。我們已經看見,恩典是對主的享受,而平安乃是這享受的結果。這卷書開始於恩典,就是享受主自己作我們的生命、生命的供應、以及我們的一切。但是至終這卷書信把我們帶到平安裡。然而,在我們進入平安之後,我們仍需要恩典。我們藉著恩典,進入平安裡。現今當我們享受平安時,我們需要更多的恩典。這就是恩上加恩。這也指明我們的經歷乃是從恩典到恩典。

但是為甚麼把愛插在平安與恩典之間?保羅所寫的其他書信中,沒有一卷有這樣的插法。把愛插在平安與恩典之間,因為不斷的在愛裡享受主,乃是我們蒙保守留在平安裡惟一的路。『在愛裡』這辭在這卷書共用了六次。(一4,三17,四2,15,16,五2。)這把這卷書和啟示錄二章一至七節裡基督對以弗所召會的話連起來。主在那裡責備召會,因為她離棄了起初的愛。(4。)以弗所召會的難處,不是缺少行為或知識,乃是失去了起初的愛。因為保羅領悟愛是極其重要的,所以他說到愛與平安和恩典有關,指明我們若要蒙保守在平安的光景中,愛是必需的。

這愛是從父神並主耶穌基督來的。這指明愛是從神來的,不是源於我們,乃是源於神。然而,神的愛至終成了我們的愛。這是保羅在二十四節說到那些愛我們主耶穌基督之人的原因。神對我們的愛,成了我們對祂的愛。平安是藉著這種愛維持的。藉著活在神同在的親密中,愛就臨到我們。然後這愛回到主那裡,成了我們對祂的愛。藉著這愛的交通,平安就得以維持,我們也蒙保守在對恩典的享受中。這就是保羅說到平安、愛與恩典的原因。

請注意保羅在二十三節用『愛同著信』這辭。愛同著信,是我們有分於並經歷基督的憑藉。(提前一14。)信是接受祂,(約一12,)愛是享受祂。(十四23。)約翰福音先告訴我們要信入子,好得著永遠的生命。(三15。)信主耶穌,就是接受祂。約翰福音也強調愛;在二十一章,主問彼得對祂的愛如何。(15~17。)不僅如此,在約翰十四章二十三節,主說到父與子,同愛主耶穌的人安排住處。因此,藉著信,我們接受主耶穌,藉著愛,我們享受祂。因這緣故,保羅在提前一章十四節把信與愛擺在一起。

保羅在帖前五章八節也說到信與愛。在這節裡,他鼓勵聖徒要穿上『信和愛的胸甲』。將這節與以弗所六章十四節比較,我們看見有兩種胸甲,一種是為著我們每天的生活,另一種是為著爭戰。為著每天的生活,我們需要信和愛的胸甲。信和愛都是柔細的;在聖經裡這兩者是以胸來表徵。我們全人這樣柔軟的部分,就是我們屬靈的胸,需要有胸甲遮蓋。藉著胸甲,我們正確基督徒生活所必需的信與愛纔得蒙保守。相反的,以弗所六章十四節裡義的胸甲是為著爭戰。每當我們加入屬靈的爭戰,我們的良心必須受義的胸甲保護,抵擋撒但的控告。

在約翰福音、帖撒羅尼迦前書、提摩太前書裡關於信和愛的經節,指明信和愛是並行的。但保羅在以弗所六章二十三節不是說信和愛,也不是說愛和信,乃是說愛同著信,指明我們需要信來配合、支持我們的愛。按照加拉太五章六節,信是藉著愛運行的。這運行是非常細的。在加拉太這卷強調本於信得稱義的書裡,五章六節告訴我們:『在基督耶穌裡,受割禮不受割禮,全無效力;惟獨藉著愛運行的信,纔有效力。』你領悟相信主耶穌是一件愛的事麼?你知道你的信是藉著愛運行的麼?一個人聽了福音,悔改,然後欣賞主耶穌,覺得祂全然可愛,就會有很強的信。這信是藉著他對主的愛運行的。我們越愛主,我們對祂的信就越強。這是保羅在加拉太書的思想。

然而,以弗所書所強調的是愛,不是信。按照加拉太書,我們越欣賞主耶穌並愛祂,我們就越信祂。這是為著得救。但在以弗所書,保羅關心的不是救恩,乃是繼續往前與交通。這需要愛同著信。我們的信若是因著接受懷疑和問題而軟弱,我們就會發現很難愛主。每當信受損,愛也受損。我們若要藉著愛主,而繼續在與主的交通中,就需要剛強的信。因此,我們需要藉著愛運行的信,也需要同著信的愛。

我們已經指出,愛是從神來的。這意思是說,愛是在神那一邊。相反的,信是在我們這一邊。因此,『愛同著信』這辭含示,神和我們,我們和神之間的來往交通。愛是從神到我們,信是從我們到神。神將愛給我們,我們以信回應。這是愛和信之間的交通。藉著這愛和信之間的來往,平安就留作我們的分。藉著神的愛來我們這裡,以及我們的信去祂那裡,我們就蒙保守在平安裡。

二 恩典與一切在不朽壞之中,愛我們主耶穌基督的人同在

這交通往來也要保守我們留在不斷供應的恩典裡,留在對主的享受裡。保羅在二十四節說,『願恩典與一切在不朽壞之中,愛我們主耶穌基督的人同在。』我們若要過召會生活,成就神永遠的定旨,並解決神與祂仇敵的難處,恩典是必需的。享受主作恩典,乃是歸與那些愛祂之人的。為著正確的召會生活,我們需要在不朽壞之中愛主,就是在以弗所書全部六章所啟示並教導的一切重要事項中,並照著這些事項愛主。這些重要的事項,如召會是基督的身體、新人、神奧祕的經綸、那靈的一、實際和恩典、光和愛、以及神軍裝的各項等,全是不朽壞的。為著召會,我們向主的愛必須在這些不朽壞的事物中。我們對主的愛必須是不能朽壞、不能衰殘、且不能廢去的。這樣的愛纔是真實而誠摯的。

保羅寫這幾節祝福的方式是很有意義的。在這卷書的結語裡,我們被帶進平安裡。我們藉著那從神來的愛,同著從我們來的信,留在平安的光景裡。藉著這愛同著信的往來交通,我們有恩典不斷的供應。為著平安,為著愛同著信,並為著恩典,我們要說,阿利路亞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