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音見證第七集 往另一方向追尋

當我遇見你

一幕幕的景象、一件件的錯事,

為甚麼在一聲『主耶穌』後都出來了…

雖說不上是女中豪傑,我自忖也差不到那裏去。如今,老同事見了面,卻詫異我怎麼會安於洗衣、燒飯,還在家快樂的帶著三個小孩,忙得團團轉,簡直無法和從前的我畫上等號。是甚麼改變了我?

初出茅廬即鋒芒畢露

我生於北京一個知識分子的小康家庭。從我外公、外婆開始,他們就受西式教育。外公北大畢業之後在國民政府作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官。父親在解放後也一直在中央政府部門工作,『四人幫』下臺後,晉升為新興高幹,經常代表中國政府出國參加會議。我就是在這個洋式、開放的家庭中順順利利的長大。

念完大學,我進入當今世界第二大電腦公司在北京的合資公司。在學校雖然功課中等,但英文尚佳;工作如魚得水,鋒芒漸展,深受公司領導階層賞識。一九八六年赴美受訓近兩個月。多年後纔得知,聯邦調查局當時還到我住的美國同事家調查。他們可能懷疑一個纔二十歲出頭的中國丫頭片子,怎麼可以代表跨國公司來受甚麼訓,可能是共產黨派出來有甚麼任務。我那時的簽證上還有特別共產黨嫌疑的記號。但是,我可是憑真才實力。此後,公司又陸續送我出國受訓、開會。

不久,我轉入銷售部門,能調兵遣將,運用全公司上下為我服務,而業績更是扶搖直上,平均二十萬美元一套的設備,第一年就銷售出好幾套,作了一百萬左右的合約。年終,我被選進公司的高成就俱樂部。那是公司在全球最好的百分之十五銷售工程師纔能入選的,可由公司出錢去度假一週,那年是去印尼的巴里島。我還多次主持研討會,曾上過電視新聞。我在客戶、進出口公司、本公司的美國工廠間居中協調,大顯身手,遊刃有餘。甚至有一次,為了搶一個和別的公司已經訂了合約的客戶,我說服美國的工廠降價超過了百分之二十。那年我纔二十五歲。

我一九九○年辭職,九月到美國賓州讀研究所。十一月就在最大電腦硬碟機公司Seagate Technology找到工作,任職電子工程師。當時是美國的經濟蕭條期,找事得靠真本事。我一個孤身女子,纔來美國幾個月,就實現了多人、多年追求的『美國夢』。不久就買了車子,買了房子,步入美國生活的享受中,工作上也很稱職,除加薪、升級外,手下最多時還有九個嘍囉可使喚。

我這樣的人需要耶穌麼

我姨媽曾勸戒我,人要不斷檢討纔會進步。我卻大言不慚的反問她:『我有甚麼缺點呢?』我姨媽想了一下,說我好像是沒有甚麼缺點。對呀!我一不作壞事,二無非分之想。我所想要的也都能得著。我很滿足,我這種人不需要檢討,因為我沒有甚麼缺點阿!

聖經中箴言這卷書說,『人的靈是耶和華的燈,鑒察人的深處。』(二十章二十七節。)在一個沒有光的房子,你看不見自己身上的髒。我認為自己豪爽、正直和不守舊,這正因為我原是在黑暗中,完全看不到自己。直到有一天,光進來了。

事情的變化是因我的男朋友是個基督徒。他為人忠厚、謙虛,卻又言語風趣。有一次講到耶穌,說神是可由通過呼求主名來認識、經歷。他說時不太客氣,甚至有點咄咄逼人,讓我下不了臺。他堅持要我用嘴巴講出來:『哦,主耶穌!』說也奇怪,毛澤東、華盛頓,個個人名我都能說的很順口,惟獨『主耶穌』講不出口。我因著他的面子,應一下景,嘟囔了幾聲。二、三天後,我去參加了生平第一次華語基督徒聚會。詩歌唱畢後,交通的主題是財物奉獻。有位河南省來的年輕基督徒站起來講:『人的財寶在那裏,人的心就那裏。』他說,他在中國大陸的時候,曾買了一部新腳踏車,聚會的時候就老是從樓上往下看,看車子還在不在,擔心被小偷偷走了,聚會便不能專心。後來,車子終於丟了,他便沒甚麼可惦記的,只有專心敬拜主了。那天散會之後,我就要和男友有暫時的分離。臨上飛機前,我心裏不知道為甚麼一直想寫張支票給當地的召會,於是便寫了,托男友轉遞。我這個人天不怕,地不怕,但怕離別的情景。這次,自然就淚灑機場了。

遇見生命大光

上了飛機,乘客坐得滿滿的。我坐在一排兩人座靠窗的位置,正巧我的旁邊也沒有人。飛機起飛了,剛纔的傷感別離情景也淡漠了。閒得無聊,突然想起男友講的呼求主名和聚會中那些基督徒自然親切的呼求。我就輕聲學了他們一句:『哦,主耶穌。』不知道為甚麼,我開始流淚了。我對自己說,一定是聯想起和男友分離而又傷心了,纔又流淚了。過了一會兒,我又試著輕聲呼求了一聲:『哦,主耶穌!』這一次,我的淚如泉湧,一直傾瀉出來。突然間,我從小到大的許多生活片斷,都生動的,像放電影一樣浮現在腦海裏了。小時候,在幼稚園裏拿了一個小男生的皮帶,捲成一卷,放進自己的口袋裏,老師發現了,說不能拿別人的東西。可是,第二次又拿了。小時候,和父母、外婆在五七幹校時,外婆不小心跌進房後的水溝裏,別人都去扶她上來,我和哥哥卻高高的站在溝上,袖手旁觀。又突然發現怎麼自認豪爽、正直的我,一分錢也沒有捐款給中國或任何美國的政府團體,但報稅的時候卻大大方方的填上二百美元(我當時所在的州政府允許最多二百美元的政治捐款扣除)捐贈款項呢?此外,怎麼愛家人的我,纔作事一年多就買了一棟大房子,還有剩餘的現金和股票,卻沒給家人寄多少錢呢?真對,人的財寶在那裏,人的心就在那裏!哎呀,我的生活真是敗壞,周末都泡在餐廳、酒吧和舞廳的宴樂中了,還有許多說不出的事。

一幕幕的景象、一件件的錯事,為甚麼在一聲『主耶穌』後都出來了?此時,眼淚還在流,流到一位空中小姐看不過去了,來問是否需要幫助。我就借機請她多拿些面紙給我。眼淚擦乾了,我清楚知道我的輕輕一聲『哦,主耶穌!』讓我遇見主了。我從皮包裏找到筆和紙,(真奇妙,是我在旅行中用來分析股市行情的,)寫了一封信給神。我把一生中所作的錯事歸納成兩大類,並立志以後遠離這兩類罪,還寫了要有財物奉獻的心願。

從此海闊天空

讚美主!我『遇見』主了,我得救了!我的全人既喜樂又興奮。飛機一到,我便急著打電話報告給男友。電話裏,我興致勃勃的從頭講到尾;可是,他的反應不像我期待的那麼熱烈。後來,成為我丈夫的他纔從實說出:當時,他一聽我的見證,纔高興了一下,就立刻想到,糟了,這下非娶我不可了。

信主之後,胃口就變了。突然間,跳舞、宴樂對我都失去了吸引力;反而喜歡和基督徒聚在一起。周末到處找聚會去參加。公司老闆原是基督徒,已多年不讀聖經了,卻驚奇於我的改變,於是重新開始研讀聖經。

得救近八年了,我也從一個單身、新潮的小姐變成了有三個小孩的全職媽媽。有個朋友住在香港,她也是新潮、能幹且精力充沛,曾好奇的問我:『為甚麼我的生活和以前不一樣了,以前的生活有甚麼不好?』我就如實的回答她:『以前的不是不好,乃是現在的我更好了。』過去的生活如同井底之蛙;現在,乃是海闊天空。

(詳見福音見證第七集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