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會禱告的職事

第四篇 權柄的禱告

讀經:馬太福音十八章十八至十九節,馬可福音十一章二十三至二十四節,以弗所書一章二十至二十二節,二章六節,六章十二至十三節,十八至十九節。

在聖經中有一個最高的禱告,有一個最屬靈的禱告,可是很少有人有這個禱告,很少有人注意這個禱告。這個禱告是甚麼呢?這個禱告就是『權柄的禱告』。我們知道有讚美的禱告,有感謝的禱告,有祈求的禱告,有哀求的禱告,但我們很少知道還有權柄的禱告。權柄的禱告,就是吩咐的禱告。這一種禱告,乃是聖經中最緊要,最屬靈的禱告。這一種禱告,乃是權柄的代表,乃是權柄的命令。

弟兄姊妹,你如果要學習作一個禱告的人,就必須學習權柄的禱告。這一種禱告,就是主在馬太福音十八章十八節所說的:『凡你們在地上所捆綁的,在天上也要捆綁;凡你們在地上所釋放的,在天上也要釋放。』在這裏有一種的禱告是捆綁的禱告,又有一種的禱告是釋放的禱告。天上的舉動,是憑著地上的舉動,天上是聽地上的話的,是聽地上的吩咐的。在地上所捆綁的,在天上也要捆綁;在地上所釋放的,在天上也要釋放。不是地上祈求,乃是地上捆綁;不是地上祈求,乃是地上釋放。這就是權柄的禱告。

以賽亞書四十五章十一節有一句話說:『你們可以吩咐我。』(看聖經小字註。)我們怎麼敢吩咐神呢?這真是太膽大了。但這是神自己說的。在這裏,當然不能讓肉體進來。在這裏給我們看見有一種吩咐的禱告,命令的禱告。按神看,我們是可以吩咐神的,是可以發命令的。這種禱告,是每一個專一學習禱告的人都需要學習的。

我們看出埃及記第十四章所說的故事。摩西領以色列人出埃及,到紅海邊上,發生難處了。前面是紅海,後面有埃及人的追兵,這時候,他們真是進退兩難。以色列人看見埃及人趕來,甚是懼怕,一面向耶和華哀求,一面向摩西發怨言。摩西怎麼作呢?我們從神的說話中,知道摩西是在那裏哀求。神對摩西說:『你為甚麼向我哀求呢?你吩咐以色列人往前走。你舉手向海伸杖,把水分開,以色列人要下海中走乾地。』神所給摩西的杖就是權柄。神的意思是:你可以用權柄禱告,不必哀求;你有吩咐的禱告,我就作工。摩西在這裏所學習的,所得著的,就是權柄的禱告,就是吩咐的禱告。

基督徒這種吩咐的禱告,是從甚麼地方起頭的呢?

這種禱告,是從主升天起頭的。升天,在我們每一個基督徒的生活中是頂有關係的。這個關係是甚麼呢?就是要叫你得勝。因為基督的死是解決我們在亞當裏的舊造,復活是領我們進入新造,升天是叫我們在撒但面前得到一個新的地位。這不是在神面前的新地位。在神面前的新地位,是藉著主的復活得著的。在撒但面前的新地位,乃是藉著基督的升天得著的。以弗所書一章二十至二十二節說,基督升天,神叫祂坐在自己的右邊,就是要叫基督『遠超過一切執政的,掌權的,有能的,主治的,和一切有名的,不但是今世的,連來世的也超過了。』不只這樣,神『又將萬有服在祂的腳下。』基督升天的時候,從空中打出了一條路一直通到天上,從此叫祂的教會也能從地上上到天上。我們知道,那屬靈的仇敵是住在空中的;今天基督既已升到天上,所以從地上到天上就開了一條新路。這一條路本來是被撒但所包圍了的,現在基督來開了一條路到天上,就遠超過一切執政的,掌權的,有能的,主治的,和一切有名的,不但是今世的,連來世的也都超過了。這是基督今天的地位。換句話說,神叫撒但和他的部屬都服在基督的腳下,連萬有也服在基督的腳下了。

升天的意義與死和復活不同,死和復活完全是為著救贖的,但升天是為著爭戰,執行死和復活所已經成功的。升天叫新的地位能以顯明出來。感謝神,以弗所書二章六節告訴我們說:『祂又叫我們與基督耶穌一同復活,一同坐在天上。』弟兄姊妹,你看見神所為我們作的麼?在第一章裏是說,基督升天,遠超過了一切執政的,掌權的,有能的,主治的,和一切有名的,不但是今世的,連來世的也都超過了。在第二章裏是說,我們與祂一同坐在天上。這就告訴我們教會也遠超過了一切執政的,掌權的,有能的,主治的,和一切有名的,不但是今世的,連來世的也都超過了。感謝神,這是事實。基督今天在天上怎樣遠超過了這一切,教會今天也一樣的遠超過了這一切。主如何超過了一切屬靈的仇敵,教會也如何超過了一切屬靈的仇敵。所有屬靈的仇敵如何在主升天的時候被主超過了,教會因為與主一同升天,也就如何超過了這一切。所以,所有屬靈的仇敵都在教會的腳下。

我們在這裏要注意的是以弗所書第一章、第二章和第六章。第一章給我們看見基督的地位,第二章給我們看見教會在基督裏的地位,第六章給我們看見教會有了在基督裏的地位之後應該怎樣作。第一章說到基督在天上,第二章說到教會與基督一同在天上,第六章說到屬靈的爭戰。神使教會與基督一同坐在天上,不是叫教會一直坐在那裏而已,神也要教會站著。所以第二章說『坐』,第六章就說『站立得住』。是站在天上的地位上,『與那些執政的,掌權的,管轄這幽暗世界的,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。…並且成就了一切,還能站立得住。』(弗六12~13。)我們的爭戰是與鬼魔爭戰,所以是屬靈的爭戰。

以弗所書六章十八至十九節說:『靠著聖靈,隨時多方禱告祈求,並要在此儆醒不倦,為眾聖徒祈求,也為我祈求…』這是屬靈爭戰的禱告。這一種的禱告,與普通的禱告大不相同。普通的禱告是從地上禱告到天上去,這裏的禱告,不是從地上禱告上去,乃是站在天上的地位,從天上禱告到地上來。權柄的禱告,乃是以天上為起點,以地上為終點的。換句話說,權柄的禱告,就是從天上禱告到地上。每一個會禱告的人,都知道甚麼叫禱告上去,甚麼叫禱告下來。如果一個人沒有學習過禱告下來的禱告,就是沒有學習過權柄的禱告。但在屬靈的爭戰中,禱告下來的禱告是非常要緊的。甚麼叫作禱告下來的禱告呢?就是站在基督在天上所給我們的地位上,在那裏用權柄命令撒但,拒絕撒但一切的工作,用權柄命令說,神所已經命令的都該成功。比方說,我們為著某一件事情求,我們已經真看見神的旨意是甚麼了,真知道神所定規的是甚麼了,這時,我們就不是禱告說,『神阿!我求你作這件事,』我們乃是說,『神,你無論如何要這樣作,這件事必定要這樣成就;神,這件事無論如何要這樣成功。』這是命令的禱告—權柄的禱告。

『阿們』的意義,並不是『誠心所願』,也不是『但願如此』,乃是『確實如此』,『必定如此』。你禱告的時候,我說阿們,我就是說事情確實如此,事情必定如此,你所禱告的必定要這樣成功;這就是命令的禱告,是出於信心的命令的禱告。我們所以能彀這樣說,就是因為我們有天上的地位。我們在天上的地位,是當基督升天的時候把我們帶去的。甚麼時候基督在天上,甚麼時候我們也在天上,好像基督甚麼時候死了,甚麼時候復活了,我們也就甚麼時候死了,甚麼時候復活了。弟兄姊妹,我們該看見教會在天上的地位。撒但作工的起頭,就是要叫我們失去天上的地位。天上的地位就是得勝的地位,我們只要站在那地位上,就可以得勝了。如果我們被撒但從天上拖了下來,就失敗了。所有的得勝就是一直站住在天上得勝的地位上。撒但對你說,『你是在地上的,』你若應聲說,『我是在地上的,』你就失敗了。撒但用你的失敗,打算來擾亂你,叫你以為自己真是在地上的。你如果站住說,『基督在天上,我也在天上,』你一直抓住你在天上的地位,你就得勝了。所以,站住地位是大問題。

權柄的禱告,就是以天上的地位為根據。教會因為是與基督一同在天上,所以教會能有權柄的禱告。

甚麼是權柄的禱告呢?簡單的說,就是馬可福音第十一章裏的禱告。我們為著要把真理看得更清楚的緣故,所以要把二十三至二十四節好好的看一看。第二十四節開頭說『所以』,『所以』是承上接下之詞,可見第二十四節的話必定是與第二十三節連起來的。第二十四節是說到禱告的事,可見第二十三節也是說到禱告的事。希奇的就是在這裏不像普通的禱告,這裏不是對神說,神阿,求你把這座山挪開此地投在海裏。在這裏說甚麼呢?這裏是說,『無論何人對這座山說,你挪開此地投在海裏。』在我們的頭腦裏所常想的禱告是甚麼樣子的呢?我們想,禱告總是要向神說,神阿,求你把這座山挪開此地投在海裏。但主在這裏所說的是另一方面。主不是叫我們對神說,乃是叫我們面向山,對山說。不是對神說,乃是直接對山說,你挪開此地投在海裏。主恐怕我們以為這不是禱告,所以在第二十四節就來解釋說,這也是禱告。在這裏有一個禱告不是對神說的,但也是禱告。對山說,你挪開此地投在海裏,這也是禱告。這就是權柄的禱告。權柄的禱告,不是求神作甚麼,乃是用神的權柄,把神的權柄拿來直接對付難處,直接對付那該除去的事。這種禱告,是每一個得勝者所必須學習的。每一個得勝者必須學會如何對山說話。

我們有許多軟弱的地方,像脾氣,污穢的思想,或者身體的病痛等等,如果去對神說,好像不容易見效,但你如果把神的權柄拿來,對山說,牠立刻就跑掉了。這裏的『山』是甚麼意思呢?山,就是擋在你面前的難處;山,就是那些攔阻你的,叫你的道路走不通的。如果你遇見了山,你對於這山怎麼辦?許多人當他在他的生命中,工作中有山的時候,都是去禱告神,求神挪開這座山。但神要對你說,你自己去對山說罷,只要你去吩咐山說『你挪開此地投在海裏』就彀了。求神挪開山與吩咐山挪開,這兩個大大不同。到神面前去求神作工是一件事,自己直接去命令山挪開又是一件事。這一種命令的禱告,是常被我們忽略的。把神的權柄拿來直接去對難處說話,說『奉我主的名叫你離開我』,『我不能容讓你留在我身上』,這一種的禱告是很少的。權柄的禱告是你要對那攔阻你的說『離開我』,你要對你的脾氣說『離開我』,你要對你的疾病說『離開我,我要靠著主復活的生命仍然起來』。不是對神說,是直接對山說,『你挪開此地投在海裏。』這就是權柄的禱告。

教會怎麼能有權柄的禱告呢?就是因為教會有完全的信心,裏頭不疑惑,清楚知道所作的是完全合乎神旨意的。甚麼時候,我們不知道神的旨意,甚麼時候,我們就不會有信心。所以要作這件事,必須先知道是神的旨意不是。如果不是神的旨意,就也不能有信心。我們如果疑惑神的旨意,對於這件事的成就也就疑惑了。對於這件事的成就要不疑惑,就必須不疑惑神的旨意。多少時候,我們隨便對山說,是不會發生效力的,因為我們還不知道神的旨意。如果我們在神面前清楚知道了神的旨意是甚麼,一點不疑惑,大膽的對山說,你挪開此地投在海裏,事情必定成就。在這裏神派我們作一個發命令的人,我們命令神所已經命令的事,我們吩咐神所已經吩咐的事,這就是權柄的禱告。權柄的禱告不是直接向神求,乃是直接用神的權柄來對付難處。這山,我們個個人都有,不過不一定是一樣大小的就是了,也許是這個,也許是那個,總之就是在屬靈的道路上攔阻你的那個東西,你可以命令牠離開你。這就是權柄的禱告。

權柄的禱告是與作得勝者有關係的。基督徒如果不知道這個,就不能作得勝者。我們要記得,坐在寶座上的是神,是我們的主耶穌,服在寶座下面的是仇敵。惟有禱告能轉動神的能力。神的能力沒有一個能彀轉動牠,只有禱告。所以禱告是頂需要的。如果不禱告的話,就不能好好的作得勝者。知道甚麼是權柄的權柄,纔知道甚麼是禱告。得勝者最要緊的工作,就是他能把寶座上的權柄帶下來。今天只有一個寶座—神的寶座—是掌權的,是遠超過一切的。要有分於那禱告,就必須禱告。所以禱告是十分需要的。凡能動寶座的,就必定能動一切。我們必須看見基督升天是遠超過一切,我們必須看見萬有都服在祂的腳下,因此我們可以用這寶座的權柄來管理一切,因此我們每一個都必須學會這權柄的禱告。

權柄的禱告,在實行方面到底是如何呢?在這裏,我們說些小的事情。比方:有一位弟兄,他作一件事作得不對,你想應該去勸他。可是有一個難處,就是怕他不聽你,你覺得有些難,我這樣去勸,不知道他肯不肯接受。你覺得這件事不容易辦。在這裏,你若有權柄的禱告,你就能彀管理他。你可以禱告說:『主,我不能到某人那裏去,求你叫他來。』你到寶座前來調動他。過不多時,果然他親自來告訴你說:『弟兄,我有一件事不清楚,好不好請你告訴我。』這樣,你就能頂便當的勸他了。這就是權柄的禱告。不是藉著你的力量去作甚麼,乃是你經過寶座來作。權柄的禱告,不是在神面前的強求,乃是你知道這件事該這樣作,你就是把你所知道的通知神一下,神就要作。

權柄的禱告,不只能管理人,也能管理天時。慕勒就有這種禱告的經歷。他在往魁北克城的航海途中遇見大霧時,他對船長說:『船長,我來告訴你,星期六下午我是一定要到魁北克城的。』船長說:『這是作不到的事。』他說:『如果你的船不能叫我按時到達,神有別的方法的。』後來他跪下作了一個很簡單的禱告。他對船長說:『船長,把門打開,你要看見霧已經全消了。』等到船長立起身來,霧果然全消了。星期六下午,他如約到了魁北克城。(『荒漠甘泉』八月十七日。)這就是權柄的禱告。

神如果得著一班得勝者,就必定有一個禱告的爭戰。不只我們自己碰著甚麼事情要與撒但爭戰,就是在我們的四圍有甚麼事情發生,我們也要藉著寶座來管理。一個人不能一面作得勝者,而一面又不作一個禱告的戰士。一個人如果在神面前要作一個得勝者,就必須學習這權柄的禱告。

教會能用權柄的禱告來管理陰府。因為基督已經遠超過這一切了,因為基督是教會的頭,所以教會能彀管理邪靈和一切屬乎撒但的。教會如果沒有管理邪靈的權柄,主如果沒有把這個權柄賜給教會,教會在地上活都活不成。教會所以能活在地上,就是因為教會有權柄能管理一切屬乎撒但的。每一個屬靈的人都知道,我們可以用權柄的禱告來對付邪靈。我們可以奉主的名趕鬼,我們也可以用禱告管住邪靈在暗中的活動。撒但是詭計多端的,他不只明顯的叫邪靈附在人的身上,他也在暗中有許多活動。有的時候,他在人的心思裏作工,把許多不好的意念,就如猜疑,恐怖,不信,灰心,或者無中生有,顛倒黑白等等的念頭,注射到人的心思裏,叫人受他的迷惑和播弄。有的時候,他會把人的說話偷去,化成一種思想,塞到另外的人的頭腦裏,以達到其挑撥離間,興風作浪的詭計。所以,我們要用禱告來治服邪靈在各方面的活動。我們在聚會,禱告或者談話的時候,都可以先禱告說:『主,求你趕走所有的邪靈,不許牠在這個地方有任何的活動。』所有的邪靈都服在教會的腳下,這是事實。教會如果用權柄來禱告,連邪靈也服在她的腳下。這種權柄的禱告,不是像普通那樣苦求,乃是用權柄來吩咐。權柄的禱告,乃是命令的禱告說,『主,我肯,』『主,我不肯,』『主,我要,』『主,我不要,』『主,我定規要這個,主,我不讓這個過去,』『主,惟獨你的意思成功就彀了,別的我都不要。』當你使用這權柄的時候,你就覺得這一個禱告能通到對方。如果教會中有更多的人起來學習這樣的禱告,那麼教會中有許多事就容易辦了。我們該藉著禱告來掌權,來管理教會的事。

我們必須看見基督已經升天了。如果沒有看見基督已經升天了,我們就掉轉不動。基督作萬有的頭,萬有都服在祂下面,基督是為教會作萬有的頭。祂所以作萬有的頭,就是為著教會。因為基督是為教會作萬有的頭,所以萬有也服在教會之下。這是我們特別要注意的一件事。

權柄的禱告可以分兩方面:一方面是捆綁,一方面是釋放。在地上所捆綁的,在天上也要捆綁;在地上所釋放的,在天上也要釋放;地上如何,天上也如何。這是馬太福音十八章十八節所說的。接下去第十九節是說到禱告的事,所以釋放是藉著禱告釋放的,捆綁是藉著禱告捆綁的。釋放的禱告和捆綁的禱告,都是權柄的禱告。普通祈求的禱告是求神捆綁,求神釋放。權柄的禱告是我們用權柄來捆綁,來釋放。神所以如此捆綁,就是因為教會已經先捆綁了;神所以如此釋放,就是因為教會已經先釋放了。神把權柄賜給教會,教會用這權柄去如何說,神就如何作。

先說甚麼叫作捆綁的禱告。有許多人和許多事是需要捆綁的。有一個弟兄話頂多,這個人需要捆綁,你可以到神面前去禱告說:『神阿,你不讓這位弟兄多說話,神,你捆綁他,不讓他這樣作。』就是這樣你捆綁他,神在天上也要捆綁他,叫他不多說話。或者有許多人打岔你的禱告,打岔你的讀經,有時是你的妻子,有時是你的丈夫,有時是你的孩子,有時是你的朋友,他們常常來打你的岔,對於這樣的人你可以使用權柄來作捆綁的禱告,你對神說:『神阿,求你捆綁他們,不要讓他們作一件事來打我的岔。』有的弟兄在聚會中說不該說的話,引不合式的聖經,選不合式的詩歌,這樣的人要捆綁他。你說:『主,某人常常出事情,求你不要讓他再這樣作。』你這樣捆綁,必定看見神就要把他捆綁起來。有的時候,在聚會中,有些人擾亂聚會的安靜,也許是說話,也許是哭,也許是走出走進,來打聚會的岔。這是聚會中常有的事。而且每一次來擾亂的總是這幾個人。這樣的人,這樣的事,當然需要捆綁。你說:『神,我們看見在聚會中都是他來打岔,求你捆綁他,不讓他來打岔。』你要看見,地上如果有兩三個人來捆綁,神在天上也要捆綁。不只許多的打岔要捆綁,還有許多鬼的工作也需要捆綁。每一次傳福音作見證的時候,鬼魔就要在人的頭腦中作工,向他說許多話,把許多不該有的思想給他。在這裏教會需要把這些邪靈捆綁起來,不許牠說話,不許牠作工。你說:『主,所有邪靈的工作,求你捆綁。』你如果在地上捆綁,在天上也要捆綁。許多事都是需要捆綁的。無論是個人的,教會的,生活中的,工作中的,有許多事都需要捆綁。

另一面的禱告就是釋放的禱告。釋放甚麼呢?例如:有許多退縮的弟兄,在聚會中一直不開口怕作見證,怕見人,這樣的弟兄,我們要求神釋放他,叫他身上的捆綁能釋放。有的時候,也許該去勸他幾句,但是許多時候,我們不必去說,只經過寶座,讓他受寶座的支配。有許多人真是該出來為主作工了,可是有的人被職業所捆綁,有的人被事務所捆綁,有的人被家庭所捆綁,有的人被不信的妻子所捆綁,有的人為外面的環境所捆綁,各種的捆綁都有。你能求主釋放他,叫他能出來為主作見證。弟兄姊妹,你看見權柄的禱告的需要麼?你知道權柄的禱告在這裏是何等的需要麼?還有錢,也是應該用我們的禱告來釋放的。撒但頂容易把人的口袋紮得緊緊的。有的時候,我們該求神把錢釋放出來,叫神的工作不受錢的虧損。我們要求神在各樣的事情上給我們釋放。還有真理也需要釋放。我們要時常向主說:『主阿,求你釋放你的真理。』有許多真理受了捆綁傳不出去,有許多真理簡直沒有人聽,人就是聽了也不懂。所以我們要求神釋放祂的真理,求神叫祂的真理能走得通,叫祂的兒女們能接受。有好多地方真理都不能進去,有好多地方好像人沒有領受的可能,所以我們要求神釋放真理,叫許多受捆綁的教會能得釋放,叫許多不能接受真理的地方能彀將真理接受進去。許多地方真不知道如何纔能使真理走進去,但主有法子。當我們用權柄禱告的時候,主自然會把真理放進去。我們要記得,許多事情是需要好好的用權柄的禱告來釋放的。

捆綁的禱告和釋放的禱告,是我們應該特別注意的。許多東西我們必須把牠捆綁起來,許多東西我們也必須把牠釋放出來。我們在這裏不是苦求,我們是用權柄來捆綁,來釋放。但願神賜恩給我們,叫我們個個都能學習如何用權柄來禱告。我們不只應該學習如何禱告,並且還得知道甚麼是基督的得勝。我們要藉著基督的得勝來釋放,要藉著基督的得勝來捆綁,把所有與神旨意相反的事都捆綁起來。權柄的禱告就是天在地上掌權,就是在地上使用天上的權柄。我們每一個都是天上的人,所以我們有天上的權柄,不過我們今天寄居在地上就是了。所以每一個奉主名的人,在地上都是主的代表。我們是神的使者。我們乃是有神生命的,我們乃是已經從黑暗的權勢遷到愛子國度裏的,所以我們有天上的權柄。我們在時時處處,都是拿著天上的權柄的。我們可以藉著天來管理地上的事。願神賜恩給我們,盼望我們真能為主作一個禱告的戰士,用基督的權柄來作一個得勝者,叫基督的得勝在這裏顯出來。

末了,在這裏有一個嚴肅的警告,就是我們必須服在神的權柄之下。我們若不服在神的權柄之下,我們就不能有權柄的禱告。我們不只要服神地位上的權柄,我們在生活上,在實行的事情上也要服神的權柄。不然,就不能有權柄的禱告。從前,有一個青年弟兄去趕一個青年女子身上的鬼。鬼叫那個女子脫衣服。那個青年弟兄就用權柄吩咐鬼說:『我奉主耶穌的名吩咐你,不許你脫衣服。』那鬼立刻說:『好,你不許我脫衣服,我就不脫了。』那個弟兄背後的生活如果是失敗的,他在鬼的面前就要失敗,鬼不只不聽他的吩咐,反而要將他的罪揭露出來。弟兄姊妹,我們知道,受造之物原是服在人的管理之下的,今天受造之物為甚麼不聽人的話呢?是因為人不聽神的話。獅子為甚麼會咬那神人呢?是因他不聽神的話。(王上十三20~25。)但以理在獅子洞裏怎麼不被獅子咬傷呢?因他在神面前無辜,在王面前也沒有行過虧損的事,所以神差遣使者封住獅子的口。(但六22。)毒蛇不能咬傷神忠心的僕人保羅的手,(徒二八3~6,)蟲子卻能咬死驕傲的希律。(徒十二23。)弟兄姊妹,你若是服在神的權柄之下,鬼就怕你,也服在你的權柄之下。

在聖經中也給我們看見,禱告,禁食和權柄這三者連帶的關係。禱告,就是我們要神。禁食,就是我們捨己。神給人第一個權利就是食物,神所先給亞當的就是食物。所以禁食就是把第一樣合法的權利捨去。許多基督徒只禁食,不捨己,所以他的禁食就算不得禁食。法利賽人一面禁食,一面勒索;他們如果真是禁食,就得把所勒索的賠償人纔對。禱告是要神,禁食是捨己;我們既要神,又捨己,把要神和捨己聯合起來,調在一起,立刻就有信心了,有了信心,就有權柄吩咐鬼出去了。弟兄姊妹,你若是要神而不捨己,就沒有信心,就沒有權柄。你若是要神而又捨己,就立刻有信心,有權柄了,就立刻能發出信心的禱告,立刻能發出權柄的禱告。弟兄姊妹,權柄的禱告是最緊要的禱告,也是最屬靈的禱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