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心合意實行神命定之路

第八篇 同心合意作主恢復的獨一工作

在主恢復獨一工作裏同心合意的重要

我們要有分於主恢復的工作,必須注意幾件事。首先,應當清楚看見主恢復的工作有別於基督教的工作。青年弟兄姊妹進入這工作,從一開頭就得看清楚這事;不然,你們會白費工夫。那些曾經在我們中間,又因持異議而離開的人,不只把他們在我們中間的那段光陰犧牲了,也把他們自己的一生浪費了;那是非常不智的。你們一定要看清楚,主只有一個召會,也只有一個恢復;而主恢復的工作,絕不是宗派的工作。

第二,要看見在主的恢復裏,只有一個工作,也只能作一個工作。舉例來說,使徒行傳裏關於彼得那班同工的記載,從二章到十二章,只有一個工作,沒有兩個工作。其間記載腓利出去傳福音,好像與彼得無關,但仍舊是由彼得那班同工所印證,說出那是屬於同一個工作。(八5~8,14~17。)即便保羅是在大馬色的路上,直接被主救了,但還得由巴拿巴把他帶到主那獨一的工作裏。(九3~5,26~30。)

以後,開闢外邦人的工作,是從安提阿開始。(十三1~3。)到外邦人中的福音行動雖是由保羅帶頭,卻仍是在一個工作裏。(加二9~10。)之後,興起了亞波羅,行傳十八至十九章給我們看見,亞波羅也是調在那個工作裏。(十八24~十九6。)可以說,在使徒行傳裏,無論在猶太地或外邦地,我們都找不出,在那一個工作之外,還有另一個工作。

等到主在中國興起祂的恢復,倪柝聲弟兄受主託付,就在這恢復裏帶領。我曾親自在其中與倪弟兄同工十八年。雖然主興起倪弟兄的頭十年我不在其中,但倪弟兄曾把那十年的歷史親自詳細的交通給我。倪弟兄常對我說,有些所謂的同工,是從各地興起,走上這條恢復的路,來作主恢復的工作;然而實際上,他們許多人都是在作自己的工。他們所講的道,大部分雖是倪弟兄的道,但他們所作的,卻是自己單獨的工作。

倪弟兄曾親口對我說,他對他們沒有辦法,只好容讓他們。有時,他們會來問倪弟兄該怎麼作,但倪弟兄不願意回答,因為倪弟兄知道,即使告訴了他們,他們回去後,還是會照他們自己的作法作。倪弟兄對他們說的話,有利於他們的,他們就用;若與他們所要作的不合,他們就置之不理。他們不過是利用倪弟兄說的話作幌子。表面上,他們是在主的恢復裏作工,事實上都是在作自己的工。所以等到試煉一來,這些工作全都了了。當然,他們所釋放的福音永遠不消滅,他們所講的純正真理也永遠不消滅;但他們自己的那個工作就了了。

由於各處召會隨己意而行,倪弟兄甚至曾一度停止盡職達六年之久。抗戰勝利後,倪弟兄應大家的要求恢復盡職時,首先就要求大家『交出來』。這事首先在福州開始,那時他向要求他恢復職事的人說,『你們要在主的恢復裏作工並有分,就得交出來。』當時我也在場。他職事的恢復,是因從北方帶下一個復興,一直流到上海,又流到福建。乃是因著這個復興,我正好到福州訪問,就到倪弟兄家裏,向他求情說,福州附近有幾十位同工都願意來和他交通。起初他並不同意,只願意和少數幾位在他家客廳的內堂談話,其餘的人只能坐在外堂旁聽。那次談話到最後,他越說靈越開,忽然一位同工姊妹站起來說,『既是這樣,我們都該照著倪弟兄的交通實行。』弟兄們都響應說,『阿們。』倪弟兄立刻說,『你們若真願意這樣作,就得個個把自己交出來。』接著他解釋『交出來』的意思不是要把錢財交出來,而是把自己這個人交出來,再沒有異議,再沒有個人的看法,也不再作自己的工作,乃是大家同作一個工作。就從這裏開始,有『交出來』的舉動。到一個地步,也有負責弟兄把他們帶領的召會交出來,其中包括負責福州城裏召會的弟兄。於是從福州那裏,開始一個新的起頭,那是一九四八年三月的事。

為甚麼那時倪弟兄要帶領『交出來』?因為從主的恢復在中國開始,直到一九四八年,主恢復裏的工作都是紊亂的。雖然還是講說恢復的真理,福音也都正確;但工作很亂,各行其是。所以,倪弟兄纔請大家『交出來』。大家一交出來,他就說,『你們既願意交出來,就請你們都到鼓嶺山上受訓。』倪弟兄自己是施訓者,他也安排幾位較年長的同工留在上海,負責訓練的後勤準備和供應。等到受訓者下山,立刻分佈到各處。差不多分佈到那裏,就帶進當地的復興。比方,從華北來的弟兄們到了青島,就帶進青島召會大復興。那時曾在一天之內,同時給七百多人施浸。不僅在華北,在各處都有復興,連福州召會都有了復興。

後來,由於時局變動,倪弟兄在工作上就定規我到海外。我接受安排來到臺灣,便在臺灣有一個新的起頭。我到臺灣時,沒有特別交通『交出來』;但是『交出來』的靈和空氣仍在。並且因著我在大陸,在主的恢復裏已經十八年,一直在工作裏學習帶領召會,也有相當的經歷;所以我知道,我們在大陸的實行,那些點可以保留,那些點不能再用了。可以說,那是主恢復第二次的實驗。第一次實驗是在大陸,已經花了二十幾年的工夫,讓我們學到許多功課。等到來了臺灣,好的我們都保留,不實用的就都丟棄。

現在,你們就能明瞭臺灣的工作,為甚麼一開頭就勢如破竹,在短短六年之內,人數至少翻了一百倍。其中的原因,就在於大家都實實在在的作一個工作。在那六年之內,凡到臺灣來的,無論男女老少,都是一口同音,同作一個工作。本來在大陸起頭要作的,到了臺灣就都實在作到了。

後來因著史百克(T. Austin-Sparks)弟兄來,引起事端。雖然處理之後,幾個異議者離開了;但因著那件事的損傷,我們中間這個工作的一致,無法百分之百的恢復。我著重題起這點,為要讓你們知道,我們在遠東的工作因此就被削弱了。

從這件事我學了一個功課。不久前,我曾對福音書房的服事者說,你們在這個工作裏,對於整個主的恢復,如果只有百分之八十的向心力,那就像中國的俗話說,是『若即若離』。好像是向心,又好像是離心。換句話說,雖然大體上你們在這裏的工作沒有離題,沒有棄絕主的恢復;但你們卻是若即若離,只擺上百分之八十,並不太積極。要知道,就因為這個百分之八十害了主的事。

所以,第一,你們一定要看見並認識,主的恢復是惟一的,主恢復裏的工作也是惟一的。第二,如果你們和主的恢復出事,你們要離開,最好今天就離開,不要等到將來,否則虧損更大。好比一個人要離婚,還不如當初不結婚;一旦結婚了,就不要後悔。當你們要進到這工作之前,就要在主面前有非常慎重的考量。我自己走這條路,是已經在主面前看得很清楚,並且慎重的考量過。這正是直到今天,五十多年過去,無論經過多少風波、反對、攻擊,我都不動搖的原因。即使別人破壞倪柝聲弟兄到極點,我還是不動搖。盼望你們也是如此。

同作一個工作的原則

相信你們能清楚我所說的重點,就是主的恢復只有一個,立場只有一個,召會的路只有一條,主恢復裏的工作也只有一個。可能你們會問:『主恢復裏的工作只有一個,那麼同工們分散在各大洲,怎麼同作一個工作?』為此,我願意交通到幾點原則。

主的恢復沒有組織

首先,主的恢復沒有組織。從前我們看倪柝聲弟兄,並不看他是組織裏一個最高的首領。蒙主憐憫,我一點也沒有作頭的意思,只知道勞苦作工。以後主安排我到海外,就這一面,在你們看,好像我是帶頭的;但你們若用組織的眼光看,那就完全錯誤。請千萬記得,我們沒有組織。以倪弟兄為例,我曾看見,在大陸時期,倪弟兄甚至到一個地步甚麼事也不管,因為不關他的事;這完全不是組織。人願意來事奉主,與他沒有直接的關係;他並非最高領導,人也不是來作他的下屬。許多時候我也是這樣,我不管事,因為我不是首領。在消極方面,你們必須要看見主的恢復沒有組織。

基督的身體是生機的

其次,在積極方面,基督的身體是生機的,主的工作也是生機的,完全在於人人各盡生機的功用。去年我們開始改制,要實行小排。我頭一句話就說,這不是組織上的安排,乃是生機功能的發揮。如果你們認為我們中間有組織,而我是在這個組織裏帶頭,還有同工們作下屬幫忙我,那你們就完全錯了。我們沒有這樣的宗教組織。我們的工作乃是一個生機體,每一位有分的人,都得知道自己在屬靈生命上所有的那一分,也盡自己那一分生機的功能。

目標、存心是作一個工作

第三,大家的目標、存心都必須是作一個工作。具體說,在一洲之內,一定落實在一國之內;在一國之內,一定落實到一區之內;在一區之內,最終就落實到一個地方召會。比方,現在我們都落實在臺北這裏,都在主恢復的召會裏,都作主恢復的工作。我們既是一班人一同作工,免不了有聚會、交通。在聚會中,在交通裏,就得各盡生機的功能,各顯各的一分,讓種種情形顯明出來;之後,大家再根據聚會的定規作工。這樣,自然沒有人出去作單獨行動的工作,結果也自然能作一個工作。

表面看,在這樣的交通聚會裏,有人在那裏帶領、作頭,實際上不是;那完全是生機的,是根據與會的眾肢體裏面生機的功能和活動。所以,你若失去生機的功能,不只你的工作了了,你還成了整個工作的難處。好比身體上的一個肢體若枯竭了,就變成身體上的一個難處。

需要真實的交通

第四,在工作的聚會和交通裏,每一個肢體,就是每位同工,包括姊妹在內,都有自由把裏面的感覺說出來。然而,你交通出來的題議,眾人若接受,不要覺得光榮;眾人若拒絕,也不要感覺受傷。這些感覺都不該有。如果存在這些感覺,我們這個工作的交通是絕對交不通的。這樣一來,我們的聚會就變作『政治會議』。政治會議總是左顧右盼,東躲西避;但是工作裏的同工聚會不能那樣。如果一位同工怕題議事情,他就還在自己裏面;然而,當他把事情題出來,若有人明知不對,還怕說了得罪他,那也不在生機的功能裏。

愛裏是沒有懼怕的。(約壹四18。)因此,你有甚麼感覺,就要明確的題議;我若感覺你題的不對,也能放膽說出來。我常對長老們說,如果長老們在聚會中不肯說話,散會後離開會所也不該多說。若有話說,就在聚會中說,不要怕被拒絕。眾人都得完全坦白,在聚會裏敞開靈,跟隨靈,交通真實的感覺,而後看事情該怎樣定規。這是服事主的人必須學習的功課。

長老同工聚會若僅僅是商量、交代應辦事項的手續,那是不行的。知道辦事的手續,是次要問題;首要的問題,是真實的交通,也就是來在一起,一同摸著神的心意。譬如,今後我們到校園該怎麼作,各階層的福音該怎麼傳;甚麼時候下鄉,到鄉鎮作工,又該注意甚麼,大家一定要在神的引導下敞開交通;之後纔定規具體實行的作法。

長老同工聚會不能只是報告說,現在要下鄉開展了,大家應該怎麼配合;若是這樣,就很可憐。也不能只是來在一起純粹談事情,並且談的時候還不在靈裏,甚至有人心裏想:『我這樣題,別人不會贊成,所以要怎麼轉個彎,換個說法,好叫別人不反對。』這樣作不是智慧,而是政治。有時人題議了,你明知不妥或感覺不當,也不敢說,就怕得罪人;這也是政治。如果長老同工聚會需要這麼聚,那就非常低下。這樣的聚會是不在靈裏,也是不該有的。

實行上須注意的要點

以上幾點,大家若都看見並且履行,自然就是在作一個工作。然而,在實行上還有幾點需要注意。

沒有野心、貪圖

第一,必須沒有自己的野心、貪圖。我們不能貪圖要作一個怎樣的工作,或想要得著甚麼地位。在屬世機構作事的人,總盼望能得著升遷,或是好的待遇。然而,在主的工作裏,不該有這些貪圖和野心;若是有,我們的一切就了了,並且會破壞這一個工作。

沒有血氣

第二,不僅在工作上學習沒有自己的貪圖、雄心和成就,並且要學習沒有血氣。這就如同保羅在以弗所四章所說的,生氣卻不要犯罪。(26。)換句話說,你可以暫時不愉快,但你不能有血氣之爭。當然,最好是連不愉快也沒有。不過,保羅知道我們的軟弱,所以他的意思似乎是說,『你可以生氣,但是你生氣歸生氣,千萬不可以犯罪。』罪總是起因於血氣;所以你可以生氣,卻不能有血氣。

眾人在一起聚會,你有自由發表你的看法,別人也有自由不接受。當別人不接受時,你不要見怪。這樣,你既沒有自己的貪圖,也不鬧血氣,自然就能與人同作一個工作。

目標一致

第三,要作一個工作,必須目標一致。如同軍事行動,目標若不一致,各吹各的號,各有各的目標,定規打敗仗。要打勝仗,就必須大家同有一個目標。這樣纔能作一個工作。

這是已過十多年,我們在遠東工作的一個致命弱點:大家雖然沒有反對,但一致性不彀,就是我前面所說的,只有百分之八十的向心力。我們工作效率的高低,取決於眾人積極的程度。如果你不是百分之百的積極,你就是一種減弱的力量。這樣,雖然你在這工作中並沒有反對,卻如同一條蠹蟲,又如身體裏的病變細胞,會殘害身體。大家在一起作工,若有人對工作的行動、作法和帶領,不是百分之百的積極,這一部分的不積極就成了『害蟲』,使我們得勝的成分減少。這是我們應當認識的。

當前具體的實行

歸納來說,首先,我們一定要推動福音。當然,這一年來,福音的空氣和行動比從前都大有進步。已過這次福音大會的結果,一點不在於我的講道;因為福音的空氣太好了,自然就出來好的結果。然而,我盼望福音的空氣還要增加,多方推廣,好大量的帶進人來。

其次,我們一定要作小排。第三,我們要加強聚會的內容。因這緣故,同工們都得去加強各地方召會或會所的聚會,千萬不要作旁觀者。

對於全時間訓練的受訓者,同樣要教導他們儘量參加各地的聚會,並且加強聚會。尤其是小排聚會,一定要帶頭加強,但不要包辦。我們一進到聚會裏,不能不管別人的情形,乃要照著實際的光景來加強聚會。若是你在聚會中,不顧到別人,只管自己想說甚麼就說甚麼,並且一說就停不下來。這樣,以後你再去聚會,別人就會害怕。所以,這兩面要平衡:一面要加強,另一面要顧到實際的情形。

此外,我們參加信息聚會,也不要作旁觀者;反而要在信息釋放後,率先帶頭響應。所謂的『同工』就是同抬一個約櫃的。一個搆上水準的信息聚會,乃是釋放信息後,立即有同工們和全時間者一個個起來,說一兩分鐘話,聚會的空氣必定上到三層天。這就是我們同作一個工作。

第四,所有同工、長老們都要學習教導真理課程;同工姊妹也得作助教,包括全時間者都得有分,一面受教導學真理,一面學習如何教導別人。

第五,每個人都得餧養新人,不能只生不養。『一對一』照顧人是最佳的路。每人可以照顧十幾位到三十位。一百多位全時間受訓者,若是一人照顧十位,至少能照顧一千多位。同時他們要帶領所照顧的人,也學習去照顧別人。這樣,就不會有人在受浸後,沒有得著繼續的餧養。

關於青年同工的學習

關於青年同工們個人的學習,我願意題起幾點原則。

屬靈的操練

第一,要有屬靈的操練。同工們雖然沒有考核,但該定期報告自己日常生活作息,以及屬靈的操練與實行,諸如每天讀多少聖經,禱告多久;每週接觸多少人,帶多少人得救受浸等。以後,凡新進的同工一定都要這樣作報告。至於較為資深的同工,可以按拿細耳人的原則,凡願意的也可以實行。

我很知道人性,因為我也是人。若沒有人從後面拿根『鞭子』趕,總是跑得慢一點;有『鞭子』在後面趕,一定跑得快。對於屬靈的操練,我們往往有藉口,所以有人督促是有幫助的。

性格的養成

第二,是關乎性格的養成。你們一定要注意穿著和儀表。世上的人作任何正派事,都得有合宜的服裝和相稱的儀表。今天我們不是要像世人那麼講究,但我們作主的工,不能脫開人群。既要接觸人,就一定要有一個像樣的外表;我們的衣著、外觀、態度、表情和言談,都得操練合宜。

在聚會中帶詩歌和帶讀經的人,外表舉止都要合宜,這也需要操練。以後你們都要下鄉帶領聚會,一定要好好學習操練你們的舉止,不要像小孩子般的,像是在玩耍。

站講臺釋放話語,還得學習操練喉嚨。原則在於從深處發聲,喉嚨要放圓融,說的時候也不要太急、太衝,否則聚會還未結束,嗓子就啞了。就如聲樂家唱歌時,總是注意如何呼吸,如何使用喉嚨。我們為主說話,原則也是一樣,這些我們不能不講究。

聖靈的充滿

第三,要學習被聖靈充滿。作同工的先決條件,就是必須被聖靈充滿;若沒有聖靈的充滿,我們無法與主同工。按我們的經歷,被聖靈充滿的祕訣在於認罪、禱告。再者,不能隔三、五十天纔充滿一次。這好比喫飯是天天的事,不能三、五十天不喫,或者一次喫飽,然後三十天不喫。凡是作主工的人,天天都得被聖靈充滿。換句話說,每天早晨我們都得認罪、禱告。

正如我們每天至少得沖澡洗身一次,正確認罪的實行也是如此。我們需要天天認罪,否則,即使我們殷勤作工,也不會有果效。我們都得天天認罪、禱告,好能天天被聖靈充滿。

今後我們在各地召會作工,也得注重這一點,要帶眾聖徒操練被聖靈充滿。聚會若缺少靈,唱詩沒有靈,說話沒有靈,禱告沒有靈,主的工作就了了。關於聖靈的充滿,具體的說,包括操練靈、釋放靈、運用靈等;若沒有這些就是沒有靈。我們一定要注意這事。我們不是搞靈恩運動,但是一定要充滿靈。整本新約就是靈的故事。我們若忽略這事,就是我們的大失敗。我們在美國的工作是從靈起頭,一開始就講靈。現在我們特別要作小排,一定要注意靈,各處召會都要注意這一面的操練。

關於事務的交通

對於長老們,我有以下關於事務的交通。盼望各會所的門面能有所改進,不必花大錢,但要作到整潔大方。所謂的門面,不只是外觀,還包括一進門大廳的擺設,需要讓進來的人覺得大方、舒適。有些會所一進門就是樓梯,這實在不理想。我們不能『屬靈得太過』,以致實際面沒有顧到。時代在進步,召會總得跟上時代,會所的門面總要像樣。

這並非要大家倚靠外面世界的方法得人;我們的確不該倚靠那些。儘管我們不流於世俗,但總該有正派合宜的見證。比方,今天的人都坐汽車,我們卻偏要坐板車,這也不合宜。請你們看看自己的會所,並思考我所交通的。一定要把會所整理得像樣;這個精神我們至少都應該有。負責治理召會的人一定要有眼光,要會處理事務,纔能開疆闢地。

盼望你們不只在屬靈上有學習,在事務上也應當有學習。我們蓋造安那翰會所的時候,不僅由弟兄們親手作工,連姊妹們都來幫忙。這樣親手作工,對於操練作事很有幫助。

青年同工到鄉鎮開展,不僅要學蓋造會所,也要學習買材料。你們要受訓練,學習節省開銷,妥善安排。我們都愛主,都願意為著主的恢復擺上一切;在這些小事上,也得學習向主忠信。

如果青年一代能彀起來好好學習,再過五年、十年,在主手中就會很有用處。然而,日後是否真的有用處,全在乎今天的學習。全時間服事者和各地召會的長老,的確是主恢復往前的命脈。如果在這兩班人身上,一切都能上軌道,都能作得好,改制一定成功,福音化臺灣也必然可期。這就是主恢復的遠景。

一九八五年十二月九日講於臺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