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的經歷(下冊)

第十八篇 屬靈爭戰

關於靈命第四層,我們已看過認識身體,認識升天和掌權三項經歷。現在接著來看這層裏的第四項經歷,就是屬靈爭戰。這是第四層裏一個重要的經歷。我們所以要認識身體,認識升天,所以要掌權,就是為著要有屬靈的爭戰。因此,我們把第四層也稱作屬靈爭戰層。

壹 聖經的根據

屬靈的爭戰,目的是為帶進神的國度。這在聖經中,乃是一個重大的題目。我們要找出最重要的兩處來,作為根據。

我們先看馬太十二章二十六節,及二十八至二十九節:『若撒但趕逐撒但,就是自相分爭,他的國怎能站得住呢?…我若靠著神的靈趕鬼,這就是神的國臨到你們了。人怎能進壯士家裏,搶奪他的家具呢?除非先捆住那壯士,纔可以搶奪他的家財。』在主這一段話裏,有好幾個重要的點,都與屬靈的爭戰有關係。第一,主在這裏說,撒但有他的國。在宇宙中,不只有神的國,也有撒但的國。第二,主說,祂靠著神的靈趕鬼,這就是神的國臨到人中間了。可見靠著神的靈趕鬼,就是把神的國帶進來,也就是屬靈的爭戰。第三,靠著神的靈趕鬼,既是神的國臨到,那麼在鬼沒有被趕出之先,就是撒但的國掌權。撒但就是藉著鬼來霸佔人,藉著鬼來掌權的。第四,主在這裏所說的壯士,就是撒但。撒但乃是一個壯士,他有所霸佔的,有所據有的。第五,這裏題到撒但的國,也題到壯士的家。撒但的國,就是壯士的家。所以世上的人,一面是撒但國裏的百姓,一面也是撒但家裏的所有物。這裏說,有一個人進到壯士家裏,搶奪他的家具,就是指著主來到撒但的國裏,把他所霸佔,所據有的人搶救出來。第六,這裏又說,人要搶奪壯士的家財,必須先捆綁那壯士。這就是說,主來搶救我們,必須先勝過撒但,把他捆綁起來。

我們再讀馬太六章九至十節,及十三節下半:『我們在天上的父,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。願你的國降臨。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,如同行在天上。…因為國度、權柄、榮耀,全是你的,直到永遠,阿們。』主這段論禱告的話,乃是聖經中很重要的一段,其中的含意,也和屬靈的爭戰相當有關係。

主在這裏教導我們禱告,一開頭就說出三個『願』字。『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。願你的國降臨。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,如同行在天上。』這三個願,就說出了主所要我們禱告的中心意義。到結尾的時候,又說,『因為國度、權柄、榮耀,全是你的。』這又是說出三個因素。這開頭的三個願和末了的三個因素,就給我們看見屬靈爭戰的目標是甚麼。

『願你的名為聖』,原文的意思,乃是『願你的名被分別為聖』。聖經給我們看見,神的名乃是一件大事。人類墮落以後,到了以挪士的時候,人就開始求告耶和華的名。(創四26。)神願意地上只有祂的名,神願意人只求告祂的名。但是到了人類建造巴別塔,集體反叛神的時候,就把神的名擺在一邊,而來傳揚人自己的名。(十一4。)神的旨意,是要祂的名在地上被分別為聖,成為獨尊的名。但是,撒但聯合著背叛的人類,就把神的名擺在一邊,而在神的名之外立了許多的名。這樣,就使神的名變得平凡了,變得普通了。所以今天神的名在地上,沒有被分別為聖,沒有被人尊為聖,就是撒但掌權作祟所弄出的故事。

我們知道,名和權柄是有關聯的。名也是相當代表權柄的。一個人的權柄達到甚麼地方,他的名也必達到甚麼地方。一個人的名在那裏,也就證明他的權柄在那裏。比方臺灣現在歸回了中國的統治之下,中國的權柄達到臺灣,所以中國的名字也就到了臺灣。通常一件東西上面有誰的名字,那件東西的所有權就屬於誰。地上如果有神的名,就是承認神對於地上的所有權。地上如果棄絕神的名,就是拒絕神對於地上的所有權。地是神所造的,上面應該有神的名,應該承認神的所有權。但是,撒但叫人背叛了神,而來把人霸佔了,神的名在地上就被棄絕,而不被獨尊為聖了。

就是為這緣故,神在地上作工的時候,纔一直注重叫祂的名被尊為聖的問題。當神把以色列人救到迦南地的時候,就叫他們在一個地方集中敬拜祂,那個地方就是祂立名的所在。(申十二5~6。)神這樣作,就是要叫祂的名,在祂的百姓中被獨尊為聖。今天在新約之下,除了主的名,神在天下人間,沒有賜下別的名,叫我們可以靠著得救。(徒四12。)我們受浸,是歸於父、子、聖靈的名。(太二八19。)我們禱告,是奉主的名。(約十四13~14,十六23~24。)我們聚會,也是奉主的名。(太十八20。)所以我們是屬於神名下的人,神的名在我們身上是被尊為聖的。主耶穌到地上來,就是要得著地上的人,藉著人使地重歸於神的權下,叫神的名能在地上再成為獨尊的名。到那一天,人纔真能讚美神說,『耶和華我們的主阿,你的名在全地何其美!』(詩八1。)

接著名以下的,就是國度。主要我們禱告所注意的第二點,就是願神的國降臨。這證明今天地上還沒有神的國。甚麼是神的國?神的國,就是神掌權的範圍。任何一個國家,不論大小,都是一個掌權的範圍。地上不承認神的名,地上就不能有神的掌權。神的名若在這地上被分別為聖,神的國,神的掌權,就要臨到地上。所以主說過,願神的名被分別為聖,接著就說願神的國臨到地上。

聖經給我們看見,宇宙有重要的三部分,就是天上、地上、和空中。從撒但背叛神以後,空中和地上就給撒但霸佔了,只剩下天上是神完全掌權的地方。因此,撒但就成了空中掌權者的首領,(弗二2,)藉著他手下的使者,管治空中和大地。(六12。)地上的人,也就棄絕神的名,而拒絕神的掌權。

雖然神在地上還沒有國,但神並沒有棄絕地。我們從創世記開始,一直看見一條線,神歷代在地上作工,就是要在地上得著一個國,好讓祂在地上掌權。神所以呼召亞伯拉罕,就是要得著一個家,好產生一個國。(創十二1~2。)以後神把他的後裔以色列人,從埃及救出來,就叫他們成了一個國,(出十九4~6,)而藉著會幕在他們中間掌權了。

等以色列人進了迦南以後,有一天他們又棄絕神,不要神掌權,而效法地上的列國,要人來掌權。(撒上八4~7。)神為此極不喜悅,因為這就是把祂在地上的國抵銷了,使祂在地上沒有地方可以掌權。以後掃羅過去了,有大衛興起來。大衛是合神心意的人,所以神就又能藉著他在以色列人中間掌權。但到所羅門以後,以色列人又失敗了。從此以後,神在地上就一直沒有得到一個國,能讓祂自由的掌權。

就在這一種情景之下,神差遣了一個人來,就是施浸的約翰。他一開始傳道,頭一句話就是說,『天國近了,你們應當悔改。』接著主耶穌出來傳道開頭一句話也是說,『天國近了,你們應當悔改。』再後,主差遣門徒出去傳福音,也是要他們隨走隨傳,說,『天國近了。』(太三1~2,四17,十5~7。)最後,主所要祂的教會傳遍天下的,還是『天國的福音』。(太二四14,徒八12,二八31。)神在兩千年來,差人去傳福音,就是要在地上得著一個掌權的範圍,而建立祂的國度。這就是主教導我們禱告,第二個願的意思。

主接著又要我們有第三個願,就是願神的旨意行在地上,如同行在天上。神的旨意和神的掌權是分不開的。甚麼地方神能掌權,甚麼地方神的旨意就能通行。神的旨意,只能通行在天上,不能通行在地上,就是因為地上還沒有神可以掌權的國。而地上沒有神的國,又是因為神的名在地上沒有被人尊為聖。神的名在那裏被尊為聖,神的掌權就在那裏;神的掌權在那裏,神的旨意也就通行在那裏。所以主教導我們禱告所注意的,就是要神的名,神的掌權—神的國,和神的旨意,都能通到地上來。

主教導我們的禱告,末了還有一個結束,就是說,『因為國度、權柄、榮耀,全是你的。』國度乃是一個掌權的範圍,神就是在這國度裏面執掌權柄,而榮耀又是藉著掌權得以彰顯的;這三者,都永遠是屬神的。主耶穌就是根據這三個因素,而要求神的名被尊為聖,神的國降臨,並神的旨意通行在地上,如同行在天上。

今天神的國雖然還沒有完全降到地上,神雖然還沒有得著一個完全掌權的範圍,祂的榮耀雖然還不能完全得著彰顯,但是感謝神,在一個小的地方,在一個小的範圍裏面,還能有一部分神掌權的光景,還能讓神彰顯祂一部分的榮耀,這就是教會。教會在今天就是神掌權的一個模型。今天神就是要照著這模型,也是藉著這模型,擴大祂掌權的範圍。祂要藉著教會捆綁撒但,消除他的權勢,好使祂的名為全地所尊崇,祂的國度在全地得建立,祂的旨意在全地能通行。這就是教會的使命,這也就是教會屬靈爭戰的目的。

貳 撒但的國和神的國二者的對敵

我們說過在宇宙中有神的國,也有撒但的國。所說的屬靈爭戰,就是這兩國之間的爭戰。所以我們若要有屬靈的爭戰,就先要認識神的國和撒但的國二者的對敵。

神的國無論從時間說,或從空間說,都是永遠的。神如何是從永遠到永遠的,神的國也如何是從永遠到永遠的。並且神的國也是光明的,就像神自己是光明的一樣。

撒但的國不是永遠的,按時間說,是在時間裏面;按空間說,只限於空中和地面。並且撒但的國也是黑暗的,和神的國相對。

此外,還有一個很大的分別,就是神的國是合法的,而撒但的國是非法的。宇宙都是神創造的,都是屬於神的,所以神有合法的權柄在其中掌權。但撒但的國,卻是因著他背叛神而設立的,所以完全是非法的。

在以賽亞十四章十二至十五節,和以西結二十八章十一至十七節,神曾藉著為撒但所憑附而利用的巴比倫王和推羅王,說到撒但背叛的經過。撒但原是一個受膏的基路伯,就是一個在神面前有特殊地位的天使長。他因心裏驕傲,要高舉自己與神同等,就背叛神,要推翻神的權柄,而建立他自己的權柄。從那時起,在宇宙中就有了撒但非法的國。

撒但的國,就是撒但掌權的範圍。主耶穌曾稱撒但作世界的王。(約十四30。)這給我們看見,撒但不只有他的國,並且還在他的國裏作王。在他的國裏,還有各種階級的使者,都是從前跟從他一同背叛神的天使,就是現今天空那些執政的、掌權的、有能的、主治的、許多屬靈的惡魔,由他作他們的首領。(弗六12,二2,一21。)

此外,撒但的國裏還有許多污鬼邪靈,作他的差役。照著聖經各方面的記載,可以斷定在天地六日復造之先,就已經有一個世界,其中住著一班有靈的活類。當撒但背叛神的時候,牠們也跟從他集體造反。所以神就審判了那個世界,一面封閉天空的日月,使牠們都不發光,一面還用水把地和這些活類全都淹沒了。這一班活類,因受了淹沒的審判,靈就與身體分開,而成為脫體的靈,居住在審判牠們的水裏,就是聖經中所說的污鬼和邪靈。

所以在撒但的國裏,原初的時候,共有三種人物。第一,是撒但作首領,作君王。第二,是跟從撒但而背叛神的天使,作撒但的臣宰、僚屬,為他在天空掌權。第三,就是那些脫體的靈,或稱污鬼、邪靈,作撒但的差役,為他在地上奔跑。

以後人被造了,撒但又來引誘人,把人騙去,使人就作了他國裏的百姓,受他的捉弄和擺佈。所以今天撒但的國裏就有四等的人物。在空中有撒但和他的使者,在地上有他的差役和百姓,就是無數的污鬼,和許多的世人。當日主耶穌在地上傳福音,到處都碰到鬼附的人。今天地上仍舊有成群的鬼,來捉弄世上的人。牠們的住處是在海裏,但牠們卻喜歡找一個身體住在裏面。我們平常所說人被鬼附,就是指著這些污鬼附在人身上說的。

在撒但的國裏,總括的說,就是有這四等人物。他們組織成了一個系統,由撒但藉著來霸佔空中和地上,以推翻神在其中的權柄,而建立他自己的國。所以撒但用他背叛的勢力所組成的這個國,完全是非法的。

這樣直到人類墮落四千年以後,新約時代開始了,主耶穌出來作工,就宣告說,『天國近了,你們應當悔改。』主這話的意思就是說,從前在這裏是地上的國,是撒但的國,是撒但在掌權,現在天上的國,就是神的國要來,神要來地上掌權。以後主教導門徒們禱告,就說,願神的國降臨。這事的成全,乃是在將來第七號吹響的時候。(啟十一15。)那時世上的國,成了神和基督的國,神的國就具體而完滿的臨到地上。

在那個時候未到以前這段時間,就是神要祂的子民在地上為祂爭戰的時候。最晚從主耶穌出來作工開始,直到祂再來,所有屬神的人,在地上為神所作的一切,都是屬靈的爭戰。神就是要藉著屬乎祂的人,把撒但擄去的人搶救回來,而奪回撒但所霸佔的地。這一個搶救,這一個奪回,主在馬太十二章給我們看見,就是神的國與撒但的國之間的爭戰。

參 屬靈的工作都是爭戰

今天地上既是神和撒但兩個國在交戰,就我們為神所作一切屬靈的工作,不論是何方式,只要摸著靈界的事,性質都是爭戰。比方傳福音,主在行傳二十六章十八節說,乃是叫人『眼睛得開,從黑暗中歸向光明,從撒但權下歸向神』。這就給我們看見,傳福音不只是叫人眼睛得開,不只是叫人脫離黑暗,並且是叫人脫離撒但的權勢。歌羅西一章十三節也說,『祂救了我們脫離黑暗的權勢,把我們遷到祂愛子的國裏。』脫離黑暗的權勢,就是脫離撒但的權勢,也就是脫離撒但的國;而遷到神愛子的國,也就是遷到神的國裏。所以傳福音,完全是屬靈的爭戰,為要把撒但的權勢從人身上趕出去,而帶進神的國來。一個人不信主,明顯的就是棄絕神的名,身上沒有神掌權的光景,也談不到神的旨意,反而身上滿了撒但的權勢,全人都是在撒但黑暗的國度裏。等到一個人得救了,第一他信了主的名,第二他求告主的名,第三他也歸於主的名,屬於主的名。從此他就脫離了撒但的權勢,而歸於主的名下。主的名一在他身上,主的權柄也來了。主的權柄一臨到他身上,撒但的權柄就除去了。所以認真的說,傳福音帶人得救,帶人歸主,就是一種屬靈的爭戰。

再比方造就聖徒,這也是爭戰。因為造就聖徒,就是要把聖徒從撒但藉著罪,藉著世界,藉著肉體,並藉著一切與舊造有關係之事的掌權裏面救出來,叫他們更多脫離撒但黑暗的權勢,更多認識主的名,更多讓主在他們身上掌權,也就是更多讓神的國臨到他們身上。

林後十章三至五節說,『我們雖然在血氣中行事,卻不藉著血氣爭戰;我們爭戰的兵器,本不是屬血氣的,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,可以攻破堅固的營壘,將各樣的計謀,各樣攔阻人認識神的那些自高之事,一概攻破了,又將人所有的心意奪回,使他都順服基督。』這些話也給我們看見,一個基督徒雖然得救了,他裏面的心思意念,可能有相當成分還是撒但堅固的營壘,他許多思想、觀念,可能還是撒但所霸佔的據點。所以使徒造就聖徒,就是要藉著爭戰,把撒但在聖徒裏面這些營壘、據點,一一攻破,將他們的心思意念,都擄回來歸順基督。因此,造就聖徒,也是一種屬靈的爭戰。

不只如此,連治理教會也是爭戰。因為治理教會,也是要使教會更脫離黑暗的權勢,更讓神在教會中得著地位掌權,更讓神的名在教會中被高舉,更讓神的旨意通行在教會中,更叫神的榮耀在教會中得著彰顯,所以也是一種爭戰。

就是我們所有的禱告,無論是為著個人,或是為著家庭,或是為著教會的復興,無論是那一方面,都是為著要叫我們脫離黑暗的權勢,所以也都是爭戰。

我們的眼睛若是被神開啟,就要看見,我們整個事奉主的工作,牠的性質都是爭戰的。我們所作的屬靈工作,無論是叫人脫離罪,脫離世界,甚或脫離疾病,脫離難處,那終極目的總是要把人從撒但權下奪過來,把撒但黑暗的權勢從人身上趕出去,而叫人能給神得著,並且給神得著更多,好讓神的名能在人身上被分別為聖,神的國能達到人身上,神的旨意能通行在人身上,以致神的榮耀能彰顯在人身上。所以這一切工作的性質,都是屬靈的爭戰。

肆 屬靈爭戰的原則

我們在實際經歷屬靈爭戰的時候,有幾個基本的原則必須守住:

一 不能用血氣的兵器

屬靈的爭戰,頭一個原則就是不能用血氣的兵器。前面所引使徒保羅在林後十章三至五節的話,已經說得彀清楚。他說,『我們雖然在血氣中行事,卻不藉著血氣爭戰;我們爭戰的兵器,本不是屬血氣的。』這屬血氣的兵器,不只是指著發脾氣,也是包括一切屬人的手腕,和天然的辦法。比方我們覺得某弟兄有錯,並且這錯已經成了教會的難處,我們想去糾正他,又覺得難以為情,以後想起另一位弟兄和他交誼很深,我們就轉託這位弟兄去和他說。就是這種轉彎的手腕,也是血氣的兵器,結果必不能解決屬靈的難處。在社會中,在商場裏,都是用手腕。但在屬靈的戰場上,絕不能用手腕。因為我們何時一動血氣的手腕,就自己也落在仇敵的手中了,怎能去救別人脫離仇敵的手?

我們看保羅這個人,他從不用血氣的兵器。他無論和教會來往,或是和聖徒接觸,都是筆直的,寧願被人看作愚妄人,也不肯絲毫用巧妙的手腕。因此他纔能彀『在神面前有能力,…攻破堅固的營壘』,而在屬靈的爭戰中取勝。

照樣,我們一切屬靈的工作,要想得勝而有功效,也必須棄絕一切血氣的兵器。比方傳福音,用一點單張圖片作提示是可以,如果一味的倚靠各種方法,或是用物質的好處來吸引人,那就是用血氣的兵器,最多只能帶人入教,不能救人脫離撒但的手。所以棄絕一切血氣的兵器,乃是屬靈爭戰中的第一個原則。

二 守住升天的地位

屬靈爭戰的第二個原則,就是要守住升天的地位。我們說過這麼多屬靈爭戰的事,但實在說來,只有一種人能彀有屬靈的爭戰,就是蒙了救恩,從死裏復活過來,與基督一同坐在天上的人。只有這樣的人,纔能從天上攻打空中的仇敵。所以要有屬靈的爭戰,就必須先守住屬天的地位。何時我們一不屬天,何時我們一失去天的光景,一切就都完了。我們的福音沒有能力,就是因為我們不彀屬天。我們自己是屬地的,又用屬地的方法、屬血氣的兵器,來傳福音,結果就是把人救來了,那些人也是拖泥帶水的,不能從撒但的權下徹底的被救出來。我們若真要把人從撒但的權下救出來,叫人不僅得救上天堂,還能脫離撒但的手,就我們這些傳福音的人,必須是坐在天上,守住升天地位的人。

造就聖徒也是這樣。我們若失去升天的地位,也就不能對聖徒有供應,有幫助。若我們所講的道不過是道理,我們所有的交通不過是知識,裏面並沒有爭戰的成分,至多不過給人一些頭腦的教導,一些情感的鼓舞,並不能實際的帶人更多脫離撒但的權勢而歸向神。所以若要我們的工作有爭戰的作用,能叫人脫離撒但的手,我們就得守住升天的地位,一直活在屬天的光景中。這是極其重要的一個祕訣,一個門竅。

但是我們許多人的經歷,還沒有達到升天的境界,為何也能傳福音帶人得救,也能帶人愛主呢?這是因為我們身上終久還有一部分是屬天的,在我們身上總還有一部分升天的光景,所以憑那一部分還能叫人得著幫助,得著造就。雖然我們也沾染罪惡,也愛世界,也體貼肉體,但在我們身上還有局部的情形,是在天界裏面,所以還能彀把人身上局部黑暗的權勢對付出去,叫人來歸主、愛主。因此,原則並沒有兩樣,總是只有在屬天境界裏面的人,纔能彀對付在空中的黑暗權勢,而把牠趕逐出去。我們所給人的拯救與幫助,完全是根據我們那出於升天性質的一部分。我們屬天的光景有多少,趕出黑暗的權勢纔能有多少。我們屬天的成分多一點,屬靈的爭戰就能多一點。我們屬天的成分少,就無論怎樣也不會有很多屬靈爭戰的成分。所以這兩者是成正比例的。等到一個人完全達到屬天的境界,他整個的生活、為人、工作、行動,就都是屬靈的爭戰,就都能把黑暗的權勢,從他一切所在的地方,和他一切所碰見的人身上,趕逐出去。所以我們一在經歷中達到升天的地位,能彀掌權的時候,就是我們能彀為著神的國度爭戰,為著神收復失地,而把神的國帶進來的時候了。

三 必須用屬靈的兵器

屬靈爭戰的第三個原則,就是必須用屬靈的兵器。我們在屬靈爭戰時,單是守住屬天的地位還不彀,還得會積極的使用屬靈的兵器。屬靈的兵器,就是指以弗所六章十至十七節所說的『全副軍裝』,包括真理的腰帶,公義的護心鏡,和平福音的鞋,信心的盾牌,救恩的頭盔,並聖靈的寶劍。這些兵器都是屬靈的,我們運用的時候也必須屬靈。可說使用屬靈兵器的一個基本原則,就是說,一切的活動都必須是出於靈,傳福音是出於靈,造就聖徒是出於靈,治理教會是出於靈,無論甚麼活動都要出於靈,都要讓靈來。凡不出於靈的,凡憑自己眼光,憑自己看法,憑自己智慧,憑自己聰明的,都難免是人的方法,都難免是血氣的兵器,而不是屬靈的兵器。所以我們在爭戰的時候,一切的活動都要出於靈,都要從靈裏面摸出那個感覺來。這也是極其基本的原則。

四 要有爭戰的禱告

屬靈爭戰的第四個原則,就是要有爭戰的禱告。使徒在以弗所六章,說過了各種屬靈的兵器之後,緊接著就說,要『靠著聖靈,隨時多方禱告祈求』。(18。)屬靈爭戰絕不能忽略禱告。因為屬靈的爭戰,大部分就是靠在禱告上。可說撒但最怕的,就是聖徒在主面前的屈膝,就是教會在神面前的禱告。就是在舊約裏面,我們也能看見許多爭戰禱告的例子。比方但以理,他一開始禱告,寶座上就有了動作。但當寶座上的答應要通下來的時候,在天空就通不過。但以理就禱告,繼續的禱告,他那個禱告就是爭戰。一個守住升天地位的人,乃是在天上掌權,又能使用屬靈的兵器,他所發出的禱告,就大有功效,能摸著神的寶座,也能影響撒但的權勢。神就是盼望聖徒有這樣的禱告,來與祂同工,為祂爭戰。

五 靠著血和所見證的道並且不顧惜性命

屬靈的爭戰,除了棄絕血氣的兵器,守住升天的地位,使用屬靈的兵器,和發出爭戰的禱告以外,還得靠著血,和所見證的道,並且不顧惜自己的性命。(啟十二11。)這也是屬靈爭戰中一個緊要的原則。

靠著血,就是說要主的血來遮蓋我們,要主的血來應付撒但的控告和攻擊。因為我們直到今天,還在地上,還活在肉身裏,我們裏外難免還有污穢、敗壞、軟弱、虧欠,種種不該有的光景。當我們和撒但爭戰的時候,他頭一件所要作的事,就是在我們的良心裏面,把我們這些軟弱虧欠都點出來,而控告、攻擊我們。撒但的控告,不只在我們裏面,有時還會在外面說出來。已往有人趕鬼的時候,就是遇見鬼藉著所附的人,把他背後的弱點當眾說出來。就是舊約中,也有這種故事。撒迦利亞三章一至五節,說到約書亞穿著一件污穢的衣服,撒但就與他作對攻擊他。這些都是魔鬼在屬靈爭戰中所必作的。這時,我們就必須認識血的能力,血的功效,用血來回應仇敵一切的控告,告訴他說,我們雖有這些弱點,但主的血已經為此流了,神已經滿意了。這樣,我們纔能在仇敵面前剛強壯膽,與他爭戰。

第二,還得見證。這就是把主耶穌所成功的,把十字架的得勝,把復活的成就,把升天的地位,都宣告出來。不是講道,乃是用話語見證出來,宣告出來。

撒但實在是一個詭詐的控告者。有的時候,我們剛剛說勝過世界,他就在裏面控告說,你自己不是還在那裏愛世界麼?他這樣一問一截,我們裏面就軟下去了。這時我們就應當趕快宣告主的得勝。我們應該說,雖然我還沒有脫離世界,但主耶穌已經勝過世界了。這樣,就能勝過他的攻擊。

第三,要不顧惜性命,不自愛自顧。一切的自愛自顧,都會叫我們失去爭戰的地位,而叫我們不能爭戰。所以要爭戰,就得至死不愛惜性命。

總之,一切屬靈的工作,都是屬靈的爭戰。沒有一次我們站起來作工的時候,不遇著仇敵的攻擊。當日尼希米修造耶路撒冷城,因著仇敵的騷擾,他們就一手作工,一手拿兵器。照樣,我們今天事奉主,服事人,也得一面作工,一面爭戰;不顧自己的得失,靠著血,在升天的地位上,宣告主的得勝,運用各樣屬靈的兵器,來對付撒但,推翻他的權勢,而帶進神的國度。這些都是我們實際從事屬靈爭戰的時候,所不可忽略的。

伍 屬靈爭戰的結果

屬靈爭戰的結果,第一就是帶進神的權柄。我們爭戰到甚麼地步,就把神的權柄帶進到甚麼地步;我們爭戰到甚麼地方,就能把神的權柄通行到甚麼地方。這種爭戰,若是發生在個人身上,神的權柄就達到個人身上;若是發生在家庭中,神的權柄就達到家庭中;若是發生在教會裏,神的權柄也就通到教會裏。所以屬靈爭戰的結果,第一乃是帶進神的權柄。

屬靈爭戰的結果,第二就是撒但被驅除、被趕逐。在個人身上是這樣,在家庭中,在教會中,也是這樣。連在空中、地面,也都是這樣。聖徒屬靈爭戰到甚麼地方,就把神的權柄帶到甚麼地方,結果就把撒但從那裏趕逐出去。

撒但今天還在空中,還在地面掌權,就是因為神的兒女中,屬靈爭戰的人不彀多,屬靈爭戰的成分也太少。當我們屬靈經歷很淺的時候,屬靈爭戰的感覺總是很輕的。我們還覺得我們的問題是罪,是世界,是肉體,是己,是天然。乃是等到我們把這些都對付了,我們進到屬靈生命的第四層,有了深的經歷,我們也看見了神在宇宙中所用的這個身體,就是教會,到這時候,我們對屬靈的爭戰,纔有很重的感覺,知道我們所作的,無論一舉一動,一點話語,一點表示,都是影響撒但,都是進攻撒但的。到這時候,我們纔很重的感覺到,我們惟一的難處就是撒但,我們在這裏乃是戰士,為要對付神這個仇敵。到這時候,我們就看見我們傳福音不僅是拯救靈魂,更是趕鬼;我們造就聖徒,治理教會,也不僅是建造教會,更是為神爭戰,把霸佔人的黑暗權勢,對付出去,好讓神的權柄臨到一班人,臨到一些事,使他們都能讓神掌權。到了這個地步,就無論是傳福音,或是造就聖徒,治理教會,我們的心境都是以那惡者作對付的對象。我們知道攔阻福音的,不是外面的環境,乃是撒但。我們知道霸佔人,叫人不愛主的,不是人情,不是世界,也不是肉體,乃是撒但黑暗的權勢。我們也知道教會中的紊亂、紛爭、冷落、敗壞,原因也都不在別的,乃在撒但。所以我們就不去對付那些表面的事,而是藉著升天的地位與權柄,來對付這在一切事背後作祟的,也就是在大地上掌權的黑暗權勢,好把神的國帶下來。

啟示錄十二章給我們看見,那豫表得勝者的男孩子,一被提到天上去,天上就有了爭戰。他們一到了天上,就在那裏和撒但起了衝突;而把撒但從空中摔到地上來。然後主耶穌帶著他們降臨到地上,又把在地上的撒但趕到無底坑去。到那時候,空中和地面,黑暗的權勢都被清除了,在天上、地上,就都沒有撒但的蹤跡,神的國就具體的來到了。那時,凡得勝的聖徒,都要與基督一同作王,為神掌權一千年。

最後,到了千年國度的末了,仇敵要暫時被釋放,而有他末次的反叛。但他在那裏,又受了主和得勝者的對付,就被扔在硫磺的火湖裏,凡屬仇敵的也與他一同永遠滅亡。到那時,先前的天地都過去了,新天新地就開始了。那時就在新天新地裏,神的名是獨尊的,萬有都服在神的權下,神的旨意通行在全宇宙,神的榮耀也完全彰顯出來;神在永世裏的目的,就完全藉著屬靈的爭戰達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