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二籃第十二輯

得勝的生命

在上主日,我們已經看見,每一個基督徒的生命,都有達到完全的可能,(見前一篇『信徒得救的範圍』,)能彀有一潔淨的良心,能彀有一清潔的心,能彀一無罣慮。心思能彀純一,思想能彀集中。可以完全順服神,可以完全敬愛神。能以勝過生理特別的組織,能以將肢體作義的器具獻給神,以至於成聖。每一個都能達到一個地步說,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,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,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著。這些是可能的,是作得來的。今天,我再和你們談到一件事,就是論到如何得到得勝生命的問題。

壹 基督活在世上時祂的生命如何?

我們知道,基督活在世上的時候,祂完全順服神,一點不愛世界,一點不隨著自己的意思說話行事,從未讓試探得勝過自己,從未犯過一次罪,順服神,是直到死的地步。這是基督的生命。

我們如何呢?有完全順服神麼?沒有。一點不隨己意麼?不能。一點不犯罪麼?犯許多。一點不愛世界麼?外面雖然不愛,心裏卻偷著愛。有誰受試探,從來未被搖動麼?沒有一人。這如何得了呢!照聖經所說,一個基督徒,是應當完全順服神,一點不愛世界,一點不隨從自己的意思,一點罪都不犯,一次都不受試探的搖動。但是,弟兄姊妹們,你說不能。我也說不能!我們作基督徒,頂少的,也不只一年、二年,大都有三年、四年、或五年了。在這幾年中,有甚麼成功呢?多少時候,我們懊悔、痛心、甚至於哭泣,但是,得勝在那裏呢?

聖經所說基督徒的程度,我們知道了。我們一點不可以隨從自己,要公義像神,要專心追求國度。但是,我們看看自己究竟如何呢?犯罪的事是常有的,心是污穢的,脾氣是仍發的,偷著愛世界,被情慾所管理,不愛讀經,不愛祈禱,有時甚至差不多要說不作基督徒更好。

哦!聖經是說,應當;我們是說,不能。應當,永是應當;不能,永是不能。我們能不能說,神的真理,應當降低一點?犯一次罪,是不要緊的呢?或者說,也許有人能愛神、順服神,也捨己、也聖潔;但是,這個程度不是為著我這個人,乃是為著一等特別的人呢?

弟兄姊妹們,我們看見,雖然我這個人作不來,但是,曾有一位作得來的,就是基督。我們應當完全,卻又不能完全,惟有基督曾經作到了,完全了。這叫我們知道三件事:

(一) 神所定規的生活程度,是每一個基督徒所當作的。

(二) 但是,我們竟然作不來。

(三) 從古到今,只有一位作得來的,就是基督。

我這個人作不來,信麼?信的。基督曾作得來,信麼?信的。我們應當,我們不能,基督曾經完全了,這是我們都承認的。這怎麼說呢?因為是神的生活程度,必定是神纔能如此生活。不要說神比我更高,就是說比我低些,也必須有同樣的生命,纔能有同樣的生活。比方一隻鳥,惟獨是鳥,纔能有鳥的生活。比方野獸,惟獨是野獸,纔能有野獸的生活。所以,惟獨是神,纔能活出神的生活。基督是神,所以惟獨基督能活出神的生活。

貳 聖經裏說基督徒的生活,到底是那一種生活?

腓立比一章二十一節:『因我活著就是基督。』這裏是說很像基督麼?不是。效法基督麼?不是。以基督為模範榜樣而跟隨基督麼?不是。乃是『活著就是基督』。效法,絕對沒有用處;作好,絕對沒有用處。就是我們現在能以讀經、祈禱、有好的生活、有好的追求,但如果我們的生命錯了,就我們的生活也錯了。我們羨慕、哭泣、懊悔,向神說,神阿,我真願順服你,這固然不錯,但是,你有一個錯—你的生命錯了。

神設立基督,不只叫祂在各各他替我們死,並且叫祂變成我們的生命。弟兄姊妹們,請你們看清楚一件事,神叫你作一個基督徒,沒有像你那麼苦。神叫你作一個基督徒,不是像把一隻猴子弄來,教牠如何穿衣、如何喫飯、如何運動。叫猴子學作人,猴子真苦死了,牠寧可作猴子,比學作人舒服得多。神沒有這樣待我們。

我們讀經五分鐘,得不著甚麼滋味;看別的書,反比較有興趣些。祈禱,無所得;不祈禱,良心又有控告。不愛世界,作不來;愛世界,裏面又不平安。這樣,真是作一個基督徒是頂難的,像神那樣生活是作不來的。我們真苦!我們覺得苦還好,因為你還在這道路中;如果不覺得苦,我就替你苦了,因為你已經離開了當走的道路。

多少時候,我們看見世界的試探是那樣厲害,我們並沒有話說。因為我們裏頭也受搖動,並不能怪世人那樣。多少時候,我們看見人怎樣屬神,以背向著世界,以面朝著神,真順服神,就想,如果我也能那樣,是何等的好呢。因此,我們試一試,就知道真是苦阿。弟兄姊妹們,如果神要我們像這樣作一個基督徒,就再苦沒有了。程度這樣高,一個人怎麼作得來呢?如果叫一個五歲的孩子去負三百斤,是一件殘忍的事;若叫這個孩子負一萬斤,就再殘忍沒有了。叫一個基督徒試試活出神那樣的生活,就比叫一個五歲的孩子負三百斤、負一萬斤更苦。

多少時候,我們想試一試,喫苦的去作,羨慕的去作,結果卻一罪未已,一罪又來;懊悔未了,懊悔的那件事又來了;淚猶未乾,可哭的那件事又來了。弟兄姊妹們,如果我們能相信我『不能』,就好了。神不要你試一試。聖經裏所說神給我們的生命,並不是一個跌倒了再悔改,跌倒了再悔改的生命。乃是叫我們『活著就是基督』,乃是主耶穌在我們裏面活出祂那樣的生活來。

馬利亞給主一個身體,主藉著她發表一位神的生活。我們也是這樣把自己交給主,接受這位基督,祂能叫我們活出祂的生命像祂一樣。

弟兄姊妹們,請聽清楚,你作基督徒要聖潔,要不隨己意,要專心愛主,要完全順服主,不是可以試一試的,也不是可以效法的,乃是因著神為我們豫備了基督。這是完全的救法。神設立基督,是有兩方面的:基督一方面替我們守了律法,一方面在我們裏面叫我們守神的律法。祂一面替我死,一面在我裏頭活。祂在各各他為我成功了救恩,祂又把各各他所成功的,成功在我裏面。祂在各各他叫我得以稱義,祂又住在我裏面,使我得以成義。祂不只順服神,祂也在我裏面叫我順服神。祂不只為我作,祂也在我這個人裏頭作。

在這裏,你纔看見復活的緊要。保羅說,『基督若沒有復活,…你們仍在罪裏。』(林前十五17。)他沒有說,罪案沒有除去,因為基督已經死了,罪案是已經除去了。但是,基督若沒有復活,就要仍在罪中,就所得的救恩只有一半。我們傳福音的時候,常有一個比喻,就是說,我們犯罪,好比是欠債,基督好比是一個富足的朋友,祂的死,是替我們還了債。這固然是不錯,是福音,但是,可惜只傳了一半的救恩。不錯,我們欠的債,主耶穌已經還了,但是,我們要問,祂是否只還了債?我們是否今後不會欠債了呢?是否祂雖然還了,我們還要去欠呢?不錯,從前所欠的,朋友已經替我還了,等一下,我再欠,再要朋友替我還,就豈不是所得的救恩只有一半麼?雖然朋友已經替我還,但我仍是欠;雖然基督已經替我死,但我仍是在罪中。神的救恩豈是這樣的呢?

哦!神的救恩,是叫主耶穌在各各他替我死,並且叫祂來活在我的裏面。祂替我們還清了一切的債,並且活在我們裏面,使我們不再欠債。神並非救我們上天堂不下地獄就是了,祂乃是救我們到基督成為我們的生命。如果你只接受一半的救恩,就彀叫你喫苦,你還不能得著救恩的快樂。耶穌基督,是我們的生命。神沒有說,基督徒應當這樣作,那樣作。保羅說了,『我活著就是基督。』保羅所以能被人打,被人逼迫,經過許多的危險,被關在耶路撒冷,被送到羅馬,都是因為有基督在他裏面活著。他不是像基督,也不是學基督,乃是基督活在他裏面,所以纔能如此,不然,就不能。一隻猴子不能變成人,一個基督徒也不能學得像基督。

腓比立二章十二至十三節:『…就當恐懼戰兢,作成你們得救的工夫;因為你們立志行事,都是神在你們心裏運行,為要成就祂的美意。』在一章二十一節,是說到保羅個人的經歷,在這兩節裏,是說到我們每一個基督徒所可經歷的。

『應當恐懼戰兢,作成你們得救的工夫。』許多人讀到這一節,就以為得救的工夫,是應當作成的。所以定規早起,立志讀經,發起熱心來向人作見證,卻仍是作不成功,這是因為他忘了十三節:『因為你們立志行事,都是神在你們心裏運行,為要成就祂的美意』的話。既說『因為…』,可見這是一個『因』,十二節所說『作成你們得救的工夫』,不過是『果』而已。

我們平日所作的不外兩件事:一,立志,這是裏面的規定;二,行事,這是外頭的行為。我們所有的生活,都不外乎此二者—裏頭要打算,外面要說要作。所以能立志、行事,都是神在你們心裏運行。這裏不是說你當立志行事,乃是說神在你心裏運行到你能立志行事。運行,就是作工。是神在你心裏作工到你能立志行事。你所以能作出,是因神已作入。沒有作入,就不能作出。

多少時候,我們向神說,神阿,我願完全順服你,頂難!我不要愛世界,頂難!我不要隨從自己,頂難!但是,這裏有一個救法,就是神能在你裏頭作工到你能完全順服神,到你不愛世界,到你不隨從自己的地步。雖是你裏頭不能,但是,神能作工到你能。甚麼叫作完全的救法呢?並非說基督徒今天除一罪,明天除一惡。完全的救法,就是說,接受一位完全的基督。有了基督,就有了完全的救法。我覺得頂難幫助的基督徒,就是他的眼睛不會看基督!他所看的,都是他自己的好,或者自己的壞!他注意他某點的罪、某人的纏累、某事的吸引,所以他自怨自恨,想勝過這些。但是,這是個大錯誤。神沒有叫我們一件一件的勝過、一件一件的作好;神要我們接受一位完全的基督。

比方:有一個小孩,愛喫水果。今天想喫梨,就到果園裏去買一點梨喫。明天想喫橘子或者香蕉,再去買些橘子或者香蕉。後來知道他父親是這果園的園主,並且把這果園給了他,他現在的喫就不同了,樣樣果子都是他的了。我們作基督徒的,想今天作一件,明天再作一件;今天要忍耐,明天要愛心;就像那個小孩子起先今天買只梨,明天買個橘子一樣。但是,神是請你接受完全的基督。整園所有的都是你的。零買,就有缺乏時,就必須再買。

我不是說,我們不必忍耐,不必有愛心;是應當忍耐,是應當有愛心的。但是如果你一件一件的作,你就作不來。你如果這樣,就一天過一天,要更愛世界、更驕傲、更隨從自己。你當知道,整園都是你的。神要我們有一個共同的目的,就是要一位完全的基督。祂在我們裏面能以使我們立志行事,成就神的美意。

從前,也許你們已經聽見基督在我們裏面活出祂的生命來的真理了,但是,我今天問你,你有麼?多少時候,我們雖然知道了,但是,我們仍不過是試一試,所以終歸於失敗了。

林前一章三十節:『你們得在基督耶穌裏,是本乎神,神又使祂成為我們的智慧、義、聖潔、救贖。』(原文。)我們要頂慢頂注意的讀這一節,就知道在我們得救時,神就使基督成功為我這個人的義,成功為我這個人的聖潔了。所以,如果有人問甚麼是聖潔?答應他說,基督。甚麼是得勝?基督。甚麼是忍耐、謙卑?基督。會這樣答應就好了,就都成功了。我整個都是敗壞的、屬肉體的。但是,基督就是聖潔,就是我的聖潔。沒有一個人有聖潔、有得勝,只有一個法子,就是向神說,『神阿!我就是接受你的兒子!』

參 基督是在甚麼時候住在我裏面呢?

得勝的生命,惟獨基督有。那麼,基督是在甚麼時候住在我們裏面的呢?是在我們一得救的時候,我們就有了基督。因為『人有了神的兒子就有生命。』(約壹五12。)『凡接受祂的,就是信祂名的人,祂就賜他們權柄,作神的兒女。』(約一12,原文。)我們信的時候,就已經有了基督了。林後十三章五節說,『豈不知你們若不是可棄絕的,就有耶穌基督在你們心裏麼?』甚麼人不被主棄絕呢?『到我這裏來的,我總不丟棄他。』(約六37。)你有沒有到主這裏來呢?有。我們既到主這裏來,就不是可棄絕的,就有甚麼呢?就有耶穌基督在我們裏頭了。所以,你已經信了主,如果有人說,你裏頭沒有基督,叫你接受基督的話,就是一個大錯。因為如果你沒有得救,你就應當接受基督;如果得了救,基督就已經住在你裏頭了。

肆 如何纔能讓基督在我裏頭活出祂的生命呢?

惟有基督會得勝,我們知道了;基督在我裏頭活著,我們知道了;當我們一信主時,就有了基督,我們也知道了。但是,一天過一天,我還是我,一點影響都沒有。我們當如何,纔能讓基督在我裏頭活出祂的生命來呢?有兩個法子,也可說是有兩個條件:

第一,就是投降。基督在我裏頭,不錯,但是,如果我不讓祂作,祂就作不來。我們必須順服神。甚麼是投降呢?投降不是應許神要遵行祂的旨意;並作好。不是與神立約要作所不能作的。投降是把我的手離開我的生命。是將我們的善、惡、長、短、已過、未來、問題、生命、自己,交在神手裏,專一的讓祂作工。

如果我們不將自己的手拿開,神就沒法從我們裏面活出祂的生命來。比方你送人一本書,你的手仍不放鬆那本書,人就沒法得著你那本書。我們來到神面前,可以向神說,我將我所有的好、不好,要、不要,肯、不肯,作得成、作不成,一切都交給你。你願意麼?如果你這樣都不肯,神就作不來。你肯不肯把這個失敗的你交出來,這是你當負責的。今天,神在這裏,只要你作一件事,就是問你肯不肯把這個罪人交出來。

投降,不是神要你作所不能作的。不過要你把你的好壞、長短、一切都交出來。我讀過一個少年人的故事,他說,甚麼我都肯,但是,有一件事,我頂不肯。就是神如果叫我去向天主教的人佈道,我定規不肯。弟兄姊妹們,我們肯不肯把這個不肯的心交出來呢?

投降有兩種:一種是獻給神用,一種是獻給神讓神作工。許多人以為投降不過是獻給神用而已。弟兄姊妹們,神要求我們作一件事,就是從今之後,把我們交給神。這就叫作死己,這就叫作脫離自己的肉體。你必須把你自己交出來,你肯不肯呢?你如果肯,就成功了。

你的手,頂難離開你所愛的人、或物。我明告訴你說,頂難。在那一點,你覺得代價是頂大的,你就頂捨不得放鬆。比方:你知道你這個人,是常常在你的朋友這一件事情上失敗的,但是,你頂難向神說,無論我的朋友是好是壞,我都交給你,求你救我脫離。我再說一個比方:有一個漠不相關的人病了,你若替他禱告,你頂容易信神能幫助他。這個人無人幫助,無人醫治,你都過得去。如果是你的父母,或者妻子,或者丈夫病了,你就頂不容易把他交給神了。如果無人幫助,無人醫治,你就怕他死了。這可見得越是你所愛的,你的手越不容易放下。

今天不是說神要你如何作好,乃是要你不過把你的一切都交給神。我們的失敗,已經彀多了,心都寒了。我知道我有一個罪,直到前幾個月,我仍不能勝過,我沒有半點的信心交託神。一次、二次、三次、四次,直到多次,也不過如此。最後,就是這樣交託神了。今天不管別的,只問你肯不肯把你自己完全放在神手裏。無論是人,是世界,是甚麼罪,是某點事,你捨不得,只要你肯向神說,『神阿!我把我捨不得的交給你,求你作工作到我捨得,』就好了。我不怕你捨不得人,也不怕你再加上一百倍的軟弱,也不怕你犯再多的罪,只怕你不肯把你這個人交給神作工。你肯不肯把你所愛的人,把你某點的罪,某種的難處,神所不喜悅的事,都交給神呢?你有一千一萬的軟弱失敗都不要緊,但是,你肯不肯向神說,『神阿!我都交給你』呢?

投降,並不是要你去喫苦蓮,叫你苦死了。投降,不過是要你願意讓神今天在你裏頭作工,直作到你肯。

投降,沒有要你作所不能作的。投降,不過要你把你放在神的手裏,讓神作工;到你肯順服神,肯捨去一切。你肯,神就有辦法。神不怕你的罪如何大,人如何壞;神只怕你這個人的心不在祂的手裏。

總而言之,投降就是我們意志的順服,就是把自己交在神的手裏,讓神作工直到成功神所喜悅的地步。

第二,就是相信。我們已經投降了,就必須相信:神必定能救我脫離我所愛、所不肯、所不能的。詩篇三十七篇五節:『當將你的事交託耶和華,並倚靠祂,祂就必成全。』交託,是投降;倚靠,是相信;結果,祂就必成全了。我們自己都沒有辦法。我交託神,我相信住在我裏頭的主必作成。

你能不能說,我得勝了?阿利路亞!我能說,我得勝了,因為聖經是這樣告訴我。何等可憐,我們的信心,不但沒有一粒芥菜種那麼大,連一粒灰塵那麼大都沒有!如果我們有信心,神就要動手了。神造天地,不過是動口,因為祂說,要有光,就有了光。我們有信心,神就要動手,因為神要作成祂的工。

前幾週,有一位弟兄來找我談話。他說他有三四種罪總不能得勝,有時甚至想自殺了。我問他:你信基督能救你脫離你的罪麼?他回答說,信。接著又說,犯了又犯,別的都得勝了,這幾種罪卻是仍然。我就同他讀羅馬八章一節:『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穌裏的,就不定罪了。』我問他:聖經在這裏說得救有一個條件,就是在基督耶穌裏。你在基督耶穌裏麼?他說,在。好!你看聖經如何說,『因為賜生命聖靈的律,在基督耶穌裏釋放了我,使我脫離罪和死的律了。』(2。)他說,聖經是說我脫離罪和死的律了。我問他:你得了釋放沒有?他說,我不敢說。我說,你的信心在那裏?

哦!我不怕人軟弱、敗壞、犯罪;但怕一種人,就是不相信神的話的人。『釋放了,』這三個字是何等寶貝呢!神的話是說釋放了,不是說要釋放。我們相信麼?

基督替你死了,你信祂,就有永生,你有甚麼憑據呢?是因聖經如此說。今天聖經照樣說,『賜生命聖靈的律,在基督耶穌裏釋放了我,使我脫離罪和死的律了。』所以我是已經得了釋放,是已經脫離罪和死的律了。就是有一百、一千、一萬的罪,也都脫離了。從亞當來的靈性的死,也都脫離了。

弟兄姊妹們,你信這話麼?你信你已經脫離了罪和死的律麼?聖經說你已經脫離了,如果你信,你就要說,阿利路亞!讚美神!因為神的話說,我已經脫離罪和死的律了!你有沒有某種罪,或者思想不潔,不能得勝呢?如果有,請你知道,今天有福音傳給你,賜生命聖靈的律,已經在基督耶穌裏,救你脫離那樣的罪了。

弟兄姊妹們,我們必須看見:投降與信心是相依為事的。此二者一聯起來,就必定得勝,不會失敗。徒相信而不肯把自己的生命交給神,而換得基督的生命,得勝是不可能的。雖然一切在重生時都已經得著了,我們的意志如果沒有願意將自己交給神,而讓基督生活,神是不強迫我們的。徒投降而不相信,就此投降又不過是死行之一種而已。自己雖然豫備好與神以可作工之機會,但是,還沒有給神以可進來的機會。

我們要:(一)仰起頭來向神說,我把一切都交給你,我肯讓你作工;(二)我相信神已經照祂的話作成功。

所有的爭戰,基督都替我們擔當了。政權必擔在祂的肩上。就是這樣一天過一天的相信祂。信心是需要繼續的,投降是只須一次,可以一勞永逸的。(雖然有人是漸漸的投降,慢慢的投降,但這是不必須的。)能在一刻之間都交託神,不必再作。既然交託了,就相信神叫基督在我裏頭活出祂的聖潔、得勝來。從前得救,是脫離地獄的刑罰,今天得救,是脫離罪惡的權柄。不要作別的,只要交託,只要相信。盼望我們每一個能證明我們是得勝的。

弟兄姊妹們,只要相信。不信,沒有用處;相信,就有改變。因為神說了。我們當讚美感謝神!我們就是這樣冷血似的相信,不是憑著感覺。神說了,就是了。我們並沒有看見天堂和地獄,但是,我們所以信有天堂和地獄,乃是因為神的話。能信,就不必有其他的證據,只要一個證據,就是神的話,再不必別的證據。並非看我有了甚麼改變,乃是相信神說了就算得數。相信,就有改變;不信,就看不見改變。

有一次,我同一位弟兄說羅馬八章二節,問他相信麼?他說,信。再問他,如果你明天早起,又犯了罪,就如何呢?假定說,你還會犯罪,你怎樣呢!他就不知怎樣說了。弟兄姊妹們,頂大的危險,就是頭一次的試探。撒但要說,投降、相信,都是空的,你不是又犯罪了麼?你有甚麼與前不同呢?仍是一樣的!但是,弟兄姊妹們,我說了,還要再說,信心都是長命的。短命的就不是信心。全世界的命,惟獨信心的命是頂長的。試探來,但無論如何,神說是得勝的,就必定得勝,試探就失敗了。你如何對付頭一個試探,就可以證明你有沒有信心。

主耶穌對門徒說,『我們渡到那邊去。』後來忽然起了暴風,波浪打入船內,甚至船要滿了水。門徒把耶穌叫醒了,說,『夫子,我們喪命,你不顧麼?』主醒了,斥責風和海,風就止住,大大平靜了。但是,主耶穌卻責備門徒說,『你們還沒有信心麼?』(可四35~40。)主既是吩咐渡到那邊去,就必定會渡到那邊去。風浪再大些,也不會攔阻他們渡到那邊去。弟兄姊妹們,我們頂要緊的,是相信神的話,神說了,就彀了,不要管別的。—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