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聖三一的神聖分賜(上冊)

第二十章 神聖三一的神聖分賜結果帶進屬靈的爭戰

讀經:以弗所書六章十至二十四節。

在以弗所一章,神聖的分賜產生了基督的身體。然後,到第四章身體發展為長成的人。這長成的人就是新人,有恩典與實際,為著實現神的定旨。到第五章,新人又發展為新婦,有愛和光。因此,當我們來到第五章的時候,就看見基督藉著祂的身體彰顯出來,神的目的藉著新人實現了,並且基督因新婦得著了滿足。

身體、新人和新婦,都是關係到積極方面的;但是還有消極一面的事,一個必須對付的難處—在宇宙中神的仇敵。因此,到第六章有更進一步的發展,給我們看見召會是戰士、鬥士。召會是戰士,受託付要對付神的仇敵。至終,召會要完滿的發展成這樣一個戰士。

我們已經看過,為著第四章的新人,我們需要恩典與實際;為著第五章的新婦,我們需要愛與光。六章又介紹了兩個基本元素,與召會是戰士有關。這兩個元素就是神的能力和軍裝。(10~11,13。)能力是裏面的,軍裝是外面的。我們裏面要被神聖的能力、神聖的動力、或者神聖的電所充滿;我們外面要穿上神聖的軍裝。這叫我們剛強,並且裝備好為著神的國度從事屬靈的爭戰。

整卷以弗所書是論到神聖的分賜,為著要產生身體。從第一章開始,身體就一直往前、發展,達到完全的成長,成為新人,來完成神的定旨;並且成為新婦,使基督得著滿足。到了這個地步,召會惟一要作的就是對付神的仇敵。召會是戰士,必須背起擊敗神仇敵的負擔,這就需要裏面得著加力,外面穿上軍裝。為這緣故,第六章裏有能力和軍裝。如果我們裏面有能力,外面有軍裝,我們就必得剛強,裝備好來為神爭戰。

今天許多基督徒沒有充分認識,神需要一位戰士,需要一支軍隊。本仁約翰(John Bunyan)在他那本奇妙的書—『天路歷程』裏,將個別的基督徒比喻作以弗所六章所說的戰士,這樣的領會並不正確。本仁在三百年前寫這本書的時候,還沒有看見光,不知道以弗所六章所說的不是單個的戰士,乃是團體的戰士。

事實上,以弗所書主要的不是論到個別的基督徒,乃是論到團體的召會。基督的身體是團體的,新人也是團體的,因為新人是由猶太和外邦這兩班人所組成。不僅如此,新婦也是團體的實體,而不是個人。同樣的原則,第六章的戰士也必定是團體的。因此,以弗所書裏面有團體的身體、團體的新人、團體的新婦和團體的戰士。

我們都需要在身體裏站住,而不是各自站住。我們如果是個別單獨站住,就會被擊敗。我們如果與身體分離,就會被擊敗。我的手非常有用,因為是聯在我的身體上。如果我的手被砍下來,與身體分離,就變得沒有用了。這是一個例證,說明今天許多基督徒的光景:他們與身體分離了。大多數基督徒都與身體分離了。

以西結三十七章有一個異象,在一個山谷中有許多枯乾、離散的骸骨。這幅圖畫不僅是說到古時的以色列人,也說出今天基督徒實在的光景。因為有那麼多基督徒像枯乾、離散的骸骨,所以主需要一個恢復。主恢復的目的,不僅是要恢復道理,更是要藉著生命、藉著神聖的氣息把我們恢復過來,我們需要神聖的氣息使我們活過來。然後我們就要在這生命裏聯合、結合成為一。我們藉著神聖分賜所領受的,主要的實質乃是生命。在藉著神聖分賜所領受這神聖的生命裏,我們乃是一。讚美主,在主的恢復裏,大多數聖徒真實的在身體裏彼此聯結。在主的恢復裏,基督徒搞個人主義是羞恥的。如果有人還留在個人主義裏面,他的光景會很可憐。以弗所六章的戰士全然是一個團體的實體。

在主裏並在祂力量的權能裏得著加力

我們要為神的國度爭戰,並且擊敗祂的仇敵,就需要能力。我們需要神聖的能力,而不是屬人的能力。所以保羅在以弗所六章十節說,『末了的話,你們要在主裏,靠著祂力量的權能,得著加力。』

我們可以說,這能力是一種神聖的動力,從我們裏面加給我們力量。我們可以用電來說明這能力。我們如果把家裏的電切掉,而要藉著自己的努力叫電器運轉,這是非常愚昧的。電既然已經裝置好了,我們只需要打開開關,這些電器就會有動力。照樣,我們不應當想在自己裏面或藉著自己的力量與仇敵爭戰。我們需要留在身體裏,在身體裏『開關』永遠是打開的。我們如果留在身體裏,與身體在一起,就得著加力。但是我們如果不參加召會聚會,不與聖徒交通,我們就會軟弱。我們如果來聚會,就會得著加力。

穿戴神全副的軍裝

我們裏面得著加力,外面還需要穿戴神的軍裝。這軍裝非常奇妙,是由許多的項目所組成:第一是真理束我們的腰;第二是義作胸甲遮護我們的胸;第三是和平福音作鞋保護我們的腳;第四是信心作盾牌;第五是救恩作頭盔,遮蓋我們的頭。當我們有了全副軍裝的每一項,並且我們的頭也用救恩的頭盔遮蓋了,我們全人就都在遮蓋之下,我們也會享受全備的救恩。

剛纔題到軍裝的五方面,都是防禦性的。我們有這幾項,就完全得了遮蓋和保護;但我們也需要用一件武器來爭戰。我們需要攻擊性的武器—劍,就是神的話,用來擊殺仇敵。

用實際束腰

現在,我們要一樣樣來看這軍裝。我們已經看過,這軍裝的第一項是真理(或實際),我們應當用真理束我們的腰。(六14。)根據以弗所四章來看,真理是指神在我們的日常生活裏作實際。當我們憑著神而活,我們的日常生活就是實際的生活,而不是虛空的生活。在虛空裏沒有神的生活,含示虛假和虛空。不信的人用他們的時間縱情於屬世的娛樂,過著虛空的生活。在他們的生活裏沒有甚麼是真實的,一切都是虛假、空虛。至於我們這些愛神並追求基督的人,我們的日常生活應當實實在在的被實際的神所充滿。這就是說,我們應當活神。如果我們活祂,我們所活的神就要成為我們的實際。在神一切都是真實而實際。在神沒有任何虛假或空虛。我們需要用這樣的真理,這樣的實際束我們的腰。

假定有一位弟兄沈迷於某一種作法,向著人卻隱藏起來。這是虛假和虛空,會叫這位弟兄軟弱,由於這樣的軟弱,他也許有一段時間不能在聚會中作見證。他沒有真理的腰帶束他的腰;也就是說,在他的日常生活裏,沒有神作實際。

我們都需要用真理束腰。我們如果用真理,用實際束了腰,就能在聚會中放膽站起來作見證,如同那些滿了活力的人一樣。

用義的胸甲遮胸

保羅在六章十四節也說到穿上義的胸甲。我們用真理束腰,結果就是義。義是從真理來的,真理乃是神作實際。從實際產生出來的義就成為胸甲,遮護我們的胸。胸表徵良心,因此,義的胸甲遮護我們的良心。

狡猾的仇敵總是在控告我們。我們即使在小事上錯了,他也要控告我們。我們禱告的時候,他也許會就著我們對丈夫或妻子的態度控告我們。結果,我們可能無法再繼續禱告。不僅如此,當我們在聚會中站起來作見證時,仇敵也許又控告我們。我們如果不對付這些控告,我們的良心就會有漏洞,我們的信心和平安會漏掉。因為仇敵不斷控告我們,所以我們需要義的胸甲。我們與神與人都必須是對的。然而我們憑自己無法有這義。但是聖經明說,基督已經成為我們的義。(林前一30。)

我們有時候會向主承認某一項過錯,必要的話也向人道歉,而經歷主血的潔淨;不過撒但還是控告我們。因為這個過犯已經對付了,所以這種控告是虛假的。每當撒但對我們作不實的控告,我們需要宣告說,『撒但,你指著我的錯誤,但我指基督給你看,基督是我的義。』我們如果這樣作,就會經歷基督作義的胸甲,遮護我們的良心。

腳穿上了和平福音的穩固根基

以弗所六章十五節說,『且以和平福音的穩固根基,當作鞋穿在腳上。』當我們的胸有了義的胸甲為遮護,我們的良心就有和平。和平是隨著義的。真理產生義,義產生和平。

我們的腳需要穿上和平福音的穩固根基。『穩固根基』指明穩固的立足點。當我們與仇敵爭戰時,必須有穩固的立足點。我們必須有穩固的地方站好立在其上。我們如果沒有穩固的立足點,就會被削弱,不能正當的爭戰。所以士兵要穿堅固、厚重的靴子。輕便的鞋子不能提供他們穩固的根基。士兵需要穩固的立足點。

我們穩固的根基,我們穩固的立足點乃是和平的福音。六章十五節的和平是指基督釘十字架所成就的和平,那時祂使猶太人和外邦人與神和好。這樣的福音是我們的和平。這是我們與神之間的和平,也是我們人與人彼此之間的和平。

這樣完全的和平是在身體裏的。但是每當信徒之間有風波的時候,就沒有穩固的根基與仇敵爭戰。在主的恢復裏,我們中間有來自許多不同背景和不同種族的人。但是我們與神有和平,我們彼此之間也有和平。這和平是主耶穌所成就的。祂除去罪行和罪性,又將從前叫我們與別人隔開之規條中的誡命釘了十字架。因此,祂為我們成就了完全的和平。我們的福音就是這和平的福音。這和平的福音如今是我們穩固的立足點。

拿起信的盾牌

到目前為止,我們看過了真理、義以及和平。我們如果有真理、義、和平,我們也就會有信。可以說,信乃是真理、義、和平的總和。這信是盾牌,能保護我們全人,抵擋那惡者火燒的箭。(16。)

用救恩的頭盔遮頭

保羅在十七節吩咐我們要『接受救恩的頭盔』。我們的頭需要用救恩的頭盔遮蓋。真理產生義,義產生和平。我們如果有這三項,就會有信。不僅如此,我們也會有救恩。真理、義、和平、信心加在一起,結果就是救恩。這救恩是頭盔,遮蓋我們的頭。

軍裝的五項全是基督。基督是真理、義、和平,祂也是信的創始者與成終者。(來十二2。)這就是說,信的源頭不在我們自己裏面,乃在基督裏面。救恩也是基督。因此,以弗所六章團體的戰士,裏面因基督得著加力,外面又穿上基督。換句話說,這戰士與基督相調和。我們裏面需要基督使我們得著加力,作我們的能力,浸透我們全人每一部分。當基督這屬天的動力使我們得著加力時,祂就浸透我們,使我們滿了活力。這是生命分賜的事。

基督作我們的軍裝的這些方面,集大成就是神的軍裝。護衛我們的神的軍裝,乃是基督的總和。基督是我們的真理,我們的實際,基督也是我們的義、和平、信、救恩。基督各方面的總和就是神的軍裝。當我們在基督裏將神實化為真理、義、和平、信、救恩時,我們就有了軍裝。因此,軍裝實際上就是神在基督裏被我們實化為這每一方面。在我們裏面的能力是基督,在我們外面的軍裝是在基督裏被實化的神。這全然與三一神的神聖分賜有關。

我們還是可以用電來說明。當你打開開關,電開始運作。那運作就是電的分賜。電流運行到電器裏面,就是電分賜到電器裏面。三一神作為屬天的電已經裝置到我們裏面。每當『開關』打開時,屬天的電流就開始流動。這流動就是三一神的分賜,在裏面使我們得著加力,在外面給我們穿上軍裝。藉著這分賜,團體的戰士裏裏外外就與三一神調和。

佩上那靈的劍

子神是我們裏面的能力,實化在子裏的父神是穿在我們身上的軍裝,而靈神是劍,這靈就是神的話。那靈是神的話,成了我們的劍,這指明我們是藉著說話來爭戰。我們都需要學習說神的話。我們都需要說話,說出我們所聽到的真理。這樣說出來的神聖的話,就是擊殺仇敵的劍。我們是團體的戰士,裏面得著加力,外面得著遮蓋,現在應當用這劍與神的仇敵爭戰,將仇敵擊殺。

神聖分賜的結果

以弗所六章的結語說,『願平安與愛同著信,從父神並主耶穌基督歸與弟兄們。願恩典與一切在不朽壞之中,愛我們主耶穌基督的人同在。』(23~24。)這些經節指明,至終召會要在這樣的光景裏,享受平安與愛同著信與恩典。在一章裏我們享受恩典,結果帶來平安。因此,在六章我們已經在平安(亦作和平)裏,在這裏我們往前享受平安與愛同著信,還加上更多的恩典。這就是神聖三一之神聖分賜的結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