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經歷的實際功課

第十二章 心思

讀經:馬可福音十二章三十節,哥林多前書二章十六節下,羅馬書十二章二節上,以弗所書四章二十二至二十四節上,哥林多後書四章四節上,十一章三節,十章四節,馬太福音十六章二十一至二十六節,羅馬書八章六節,希伯來書四章十二節,雅各書一章二十一節。

聖經有許多經節,特別在新約,是論到心思的。馬可十二章三十節給我們看見,心思與魂不同,魂與心也不同。林前二章十六節後半說,『但我們是有基督的心思沒有一處經節告訴我們,我們有基督的心,但這一節清楚說到,我們有基督的心思。

變化和新人乃是與心思有關

羅馬十二章二節上半說,『不要模倣這世代,反要藉著心思的更新而變化。』這一節說,變化與心思有關。以弗所四章二十二至二十四節上半說,『在從前的生活樣式上,脫去了舊人,…而在你們心思的靈裏得以更新,並且穿上了新人。』在我們心思的靈裏得以更新,是發生在脫去舊人與穿上新人之間。『你們心思的靈』是奇特的辭。在心思的靈裏得以更新,與脫去舊人和穿上新人有關。我們能否脫去舊人並穿上新人,在於我們在心思的靈裏得以更新。光是這些經文就給我們看見,心思對內裏的生命是何等重要。我們要認識內裏的生命並得著變化,就必須認識心思。

心思弄瞎、心思敗壞、以及理論和思想的營壘

林後四章四節上半說,『在他們裏面,這世代的神弄瞎了他們這不信者的心思。』每當一個人不信,這就指明他的心思被弄瞎了。然而,這裏的希臘文不是一般的說到『心思』(mind)被弄瞎,乃是更細的說到『思想』(thoughts)被弄瞎。心思是整體,思想是心思的分項、細目。十一章三節說,『我只怕你們的心思或被敗壞,失去那向著基督的單純和純潔,就像蛇用詭詐誘騙了夏娃一樣。』這裏的『心思』,在希臘文也是指複數的『思想』。四章告訴我們,不信者的思想被弄瞎了;而十一章告訴我們,甚至信徒的思想也可能被敗壞、混淆,失去那向著基督的單純和純潔。

十章四節說,『我們爭戰的兵器,本不是屬肉體的,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,可以攻倒堅固的營壘。』五節告訴我們四節所題到堅固的營壘是甚麼:『將理論和各樣阻擋人認識神而立起的高寨,都攻倒了,又將各樣的思想擄來,使它順從基督。』這裏的營壘乃是理論和思想。理論是在心思裏;因此,我們的心思乃是營壘。我們若讀哥林多後書,就能看見使徒保羅那時所想要作的,乃是推翻、推倒一切悖逆的思想,征服一切混淆、背叛的心思。

心思是我們與撒但是一或與神是一的祕訣

馬太十六章二十一節說,『從那時候,耶穌纔指示祂的門徒,祂必須往耶路撒冷去,受長老、祭司長和經學家許多的苦,並且被殺,第三日復活。』主耶穌不僅告訴門徒,祂要被殺,也告訴他們,祂要從死人中復活。然而,彼得似乎沒有聽見祂所說的話。二十二至二十三節繼續說,『彼得就拉祂到一邊,責勸祂說,主阿,神眷憐你,這事絕不會臨到你。祂卻轉過來,對彼得說,撒但,退我後面去罷!你是絆跌我的,因為你不思念神的事,只思念人的事。』主不叫彼得的名字,反倒稱他為『撒但』。這清楚的給我們看見,當我們在魂裏並在己裏時,乃是與撒但聯合,與撒但是一。彼得說話,主卻斥責撒但。在二十三節,主說,『你不思念神的事心思與神的事、神的權益有關,也與撒但有關。

二十四節繼續說,『於是耶穌對門徒說,若有人要跟從我,就當否認己,背起他的十字架,並跟從我。』這一節說到己。然後,二十五至二十六節說,『因為凡要救自己魂生命的,必喪失魂生命;凡為我喪失自己魂生命的,必得著魂生命。人若賺得全世界,卻賠上自己的魂生命,有甚麼益處?人還能拿甚麼換自己的魂生命?』在這幾節裏,有四樣東西:撒但、心思、己和魂生命。己就是魂生命的具體化身,魂生命與撒但極為相關,且與撒但是一。從魂生命裏說話並行事,乃是與撒但是一。在這裏,彼得從他自己的魂生命裏說話。他以為那是他自己在說話,但主耶穌知道那不僅僅是彼得,乃是撒但。所以,祂斥責彼得說,『撒但。』然後祂又說,彼得若要跟從祂,就當否認己,喪失他的魂生命。我再說,己就是魂生命的具體化身,魂生命具體化身在己裏;魂生命又與撒但有關,並且與撒但是一。這是關鍵:我們與撒但是一,或與神是一,乃在於我們將心思放在甚麼上面。我們的心思若放在神的事上,我們就與神是一;但我們的心思若放在人的事上,我們就與撒但是一。這些經節向我們揭示了許多。

羅馬八章六節說,『因為心思置於肉體,就是死;心思置於靈,乃是生命平安。』這裏再次說到心思置於靈,或置於肉體,也就是說,心思置於主自己,或置於主以外的事物。藉此我們能看見,心思乃是祕訣和關鍵。

我們的魂與心思需要得救

希伯來四章十二節說,『因為神的話是活的,是有功效的,比一切兩刃的劍更鋒利,能以刺入、甚至剖開魂與靈,骨節與骨髓,連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。』魂與靈必須藉著神活的話剖開、分開。雅各書一章二十一節說,『所以你們既脫去一切的污穢,和盈餘的惡毒,就該用溫柔領受那栽種的話,就是能救你們魂的話。』『栽種』的希臘文,含示神的話是活的種子,種到我們裏面。我們藉著用溫柔領受這栽種的話,就使我們的魂得救。這一節不是說,藉此我們的靈得救。十八節說,『祂照自己的定意,用真理的話生了我們,叫我們在祂所造的萬物中,成為初熟的果子。』神已經用祂的話生了我們,就是重生我們。重生是在我們靈裏發生的,但我們重生以後,我們的魂需要變化。在十八節,靈得重生;在二十一節,魂得拯救。我們得重生以後,我們的魂仍需要得救。

有些人也許問,我們的魂得救脫離甚麼。三章十五節說,『這樣的智慧,不是從上頭下來的,乃是屬地的、屬魂的、出於鬼且像鬼的。』這一節用了三個形容詞:屬地的、屬魂的、出於鬼且像鬼的。這指明魂是屬地的、屬鬼的,與魔鬼有關。因此,魂需要得救。我們的靈死了,並且靜止了,所以我們的靈需要活過來、得重生。(弗二1,5。)然而,我們的魂是墮落的、像鬼的、屬地的,所以魂需要得救。我要請你們把這些經節都記住。你若花更多時間研讀並禱告,聖靈就會讓你對內裏生命有清楚的異象。

人在墮落的情形中,心思被霸佔
在墮落之人的肉體裏有人位化的罪

我們都必須記得,我們是墮落的人。墮落不是一件小事。墮落乃是撒但引起的;藉著墮落,撒但將他自己作到我們裏面。起初撒但是在我們外面,但藉著墮落,他就將他自己作到我們裏面,現今他乃是在我們裏面。按照羅馬七章,罪惡的身體裏住著一樣東西,很有能力,卻是邪惡的。(17~23。)按照二十三節,罪住在我們墮落身體的肢體裏面,但在八、十一、十七和二十節,這內住的罪乃是人位化的。這罪像王一樣掌權,並在我們裏面掌管。二十節說,『若我去作所不願意的,就不是我行出來的,乃是住在我裏面的罪行出來的。』這與加拉太二章二十節相似,那一節說,『現在活著的,不再是我,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著。』加拉太二章說,基督活在我們裏面;但羅馬七章說,罪住在我們裏面。這人位化的罪在邪惡的一面很有能力,並且很活躍。這是屬撒但的性情和生命,甚至就是撒但自己,因為藉著墮落,撒但已將他自己作到人類裏面。

大多數人的心思被撒但霸佔

然而,這並不是一切。人類的歷史是墮落的歷史,但有一天,在這樣的歷史經過四千年之後,主耶穌就臨到人。當祂在地上時,祂遇見許多人。他們的情形和景況如何?按照四福音,這些人有的有學識,有的沒有學識;有的強壯,有的軟弱;但我們若有那靈的眼光,就能看見他們都在墮落中。所以,主來拯救他們脫離墮落。有一天,當我在思想四福音的記載時,主給我看見,主所碰見成千上萬的人,可以分為好幾類。一類是被鬼附的,這是身體的事;被鬼附的人,是身體被鬼附。另一類包括那些心思被撒但,就是邪靈,所霸佔的人。主所碰見的人,許多是被鬼附的,但大多數是心思被撒但霸佔的。

有學問的人,就是法利賽人、撒都該人、經學家、祭司和律法師,都是很有思想、很聰明的人,他們的身體沒有被鬼附。然而,他們並非自由或獨立的;他們的心思被撒但霸佔了。所以,當施浸者約翰來的時候,他所宣告的第一個辭乃是『悔改』。悔改乃是改變心思,或轉變心思。墮落的人要接觸神,與神有正確的關係,第一步乃是必須轉變他們的心思。

今天地上的情形也是這樣。幾乎每一個人,不是身體被鬼附,就是心思被撒但霸佔。許多教授、科學家、和有博士學位的人,完全是在頭腦裏。他們認為自己是最聰明的人,認為自己是自由的。他們不迷信,並且他們相信自己與神或與任何靈都毫無關係。然而,他們並沒有自由;他們的心思在不知不覺中被仇敵霸佔了。

撒但黑暗國度的邪惡勢力

撒但是這世界的王。(約十二31,十四30。)他是黑暗國度的王。在最先進的國家裏,有三種軍力:空軍、海軍和陸軍。國家要強大,必須有強大的軍力。同樣的,在撒但黑暗的國裏,也有一些『軍力』。撒但不是單獨作王,而沒有任何軍力,只憑自己作王。例如,在四福音裏有許多鬼,在一個事例中,甚至有一群、一營的鬼。(可五8~9,15。)然後在書信裏,特別在使徒保羅所寫的書信裏,告訴我們空中有執政的、掌權的、主治的,就是邪靈。(弗六12。)我們若仔細讀新約,就能看見在這世界的王黑暗的國度裏,至少有三種邪惡的勢力:水中的鬼、空中的邪靈、和地上墮落的人。

鬼附身體

鬼喜歡據有活體。他們若不能據有人的身體,甚至會據有豬的身體。不僅如此,他們還喜歡住在水中。在馬太十二章四十三至四十五節主說,當污靈從人裏面出來,就在無水之地蕩來蕩去,尋找安歇之處,卻尋不著,便回到人身上去。藉此我們能看見,鬼喜歡據有身體,或留在水中。

神沒有說祂第二天所造的工是好的。(創一6~8。)神看祂第一天、第三天、第四天、第五天的工是好的。(4,10,12,18,21,25。)不僅如此,神在第六天的工甚好,因為神在第六天造了人,而人在神眼中甚好。(31。)然而,神沒有說祂第二天的工是好的,因為祂在那一天所作的,是將空氣以下的水和空氣以上的水分開。神知道地上的水中有鬼,空中有邪靈。

有一次主經過海上時,海裏起了大風暴。水中有波浪,空中有風。(太八23~27。)這似乎只是自然現象,事實並非如此。這若是自然現象,主就不需要斥責風和海。主起來斥責風和海,因為風中有邪靈,海中有鬼。附在身體上的鬼,乃是水中黑暗國度的權勢。

邪靈藉著思想的『箭』據有心思

另一面,邪靈,就是空中的惡靈,企圖據有人的心思。邪靈藉著將思想當作『箭』射進來而據有心思。(弗六16。)每一個從邪靈來的思想,都是滿了毒素的箭。撒但的用意不僅是叫我們墮落,他的用意乃是要據有我們。從撒但使人墮落時起,他就運用他的勢若是可能,用鬼附在人的身體上,並用空中邪惡的靈據有人的心思。人能避免被鬼附,但無法避免心思被邪靈據有。今天在美國被鬼附的人不多,但很抱歉的說,許多人的心思被邪靈據有。從惡者來的『箭』在他們的心思裏。因著這些『箭』,我們需要救恩的頭盔。(17。)我們的頭,就是我們的心思,我們的頭腦,需要遮蓋。

撒但不停的射思想的箭;他就是這樣以很狡猾的方式據有人的心思。人被邪靈據有,大多是不自覺的;他們認為是他們自己有這麼多的思想。然而這些思想,不論是好是壞,都是從惡者射到他們心思裏的箭。

我不喜歡說太多關於鬼和邪靈的事;這不是我的職事。然而,我們需要剛強的靈,站住抵擋黑暗的邪惡勢力。今天,黑暗的邪惡勢力仍試圖要據有人的身體或心思。頭腦清楚並明智的人不想身體被鬼附,但他們的心思仍可能在不知不覺中被邪靈據有了。所有的法利賽人、撒都該人、和其他有思想的人,都相信自己很聰明。他們並不知道自己的心思被邪靈據有了。

趕鬼容易,但要對付心思的營壘卻很困難。人若被鬼附,容易很快的用強的禱告把鬼趕出去。然而,要對付心思被邪靈用各樣的思想和道理據有的人,卻很困難。在中國傳福音最難對付的人,是那些跟從儒家教訓有學問的人。那些都是好教訓,但撒但利用那些教訓,據有那些有學問之人的心思。撒但藉著儒家教訓,弄瞎他們的思想。那些教訓成了遮蔽他們心思的帕子,使基督榮耀福音的光照無法照在他們心裏。

今天我的負擔是要眾人清楚,我們不該再信靠我們的心思。原因有二:第一,我們是墮落的;第二,那狡猾者知道自己無法藉著鬼據有我們的身體,但他能作一件詭詐而容易的事,就是藉著將許多思想送入,而據有我們的心思。就在今天,你從早到晚有多少時候,是得釋放脫離你自己的思想?各樣的思想日復一日、時復一時的被撒但射進來。突然間,我對一位弟兄可能有某種想法,然後,我對另一位弟兄又有另一種想法。這些想法乃是從仇敵來的箭。這些箭似乎沒有毒,但有時毒性很強。撒但不斷的把他的箭射到我們的心思裏,因此,我們需要主救恩的頭盔,救恩的遮蓋。我們的心思需要保護。

我頭一次經歷這事,是在大約三十五年前。一九三一年,我有半年以上的時間天天到山上禱告。我幾乎在每天早晨的禱告之後,正在下山時,思想就來了。許多時候我搖著頭說,『我不要這些思想。』有一次倪柝聲弟兄說,我們若不想要有一個思想,但這思想一直來,那就證明這思想不是我們的,而是從撒但邪惡的勢力來的。

撒但與神之間的爭戰是在我們心思裏

我們需要清楚,在我們裏面撒但與神之間的戰場乃是心思。我們的心思是撒但與神爭戰的戰場。撒但的勢力不容易據有人的身體。甚至不信的人若是健全、頭腦清楚,也不會讓鬼附身。然而,撒但很狡猾,他很容易據有人的心包括信徒和不信者的心思。我們已經看見,林後四章四節說,不信者的心思被弄瞎了;而十一章三節說,信徒的心思可能被敗壞。這就是為甚麼我們必須爭戰。

我們遲早都要經歷這事。我們越與主一同往前,我們的心思就越受攻擊。我們的心思向仇敵敞開並暴露,是非常危險的。我們需要禱告說,『主,用你救恩的頭盔遮蓋我們。用你自己遮蓋我們,用你的血遮蓋我們。』我們的心思需要遮蓋。我們不該將我們的心思向仇敵暴露。甚至對主非常忠信的弟兄,若將他們的心思向仇敵暴露,也會禁不起攻擊。我能見證,若一個信徒向邪靈暴露他的心思,沒有任何遮蓋,他的基督徒生活立刻就猶如船破。這樣作的人,可能甚至懷疑有神。我們的頭腦、我們的心思,需要遮蓋。信心的盾牌銷滅那惡者一切火燒的箭,而救恩的頭盔抵擋一切從那惡者而來的思想。我們需要這遮蓋。

我們傳福音時,許多人喜歡與我們爭論。我們若與他們爭論,就會陷在網羅裏。我們絕對無法藉著我們的爭論,幫助人得救。撒但總喜歡向我們挑戰,問一些問題,使我們陷入爭論的網羅裏。因為我們越爭論,就越在心思裏,我們就越受仇敵攻擊,越失去神的同在。我們需要幫助人禱告,而不是與他們爭論,因為當他們禱告時,他們就將心思轉向神。一天過一天,我們都在心思裏受到仇敵的攻擊。所以,我們需要血的遮蓋和神救恩的頭盔。

藉著將心思轉回歸向主而悔改

我們需要學習,不斷將我們的心思轉向主。不僅在新約中這是清楚的,在舊約裏也是這個原則。以賽亞二十六章三節說,『心意堅定的,你必保守他十分平安,因為他信靠你。』這節說到人的心思堅定在主身上。今天主在我們靈裏,(提後四22,)我們的靈是我們接觸主,以及主接觸我們的器官、中心。因此,羅馬八章六節說,心思置於靈,乃是生命和平安。

今天仇敵的攻擊是在我們的心思裏;因此,我們的心思很難專注於主。心思正確的方向乃是向著主,但仇敵引誘我們的心思轉向主以外的事物。問題不在於那樣的事物是好或壞;乃是當我們的心思置於主以外的事物時,我們就遭受仇敵的攻擊。所以,我們都必須學習悔改,就是將我們的心思轉向主。

我觀察夫妻在蜜月之後,隨之而來的通常是『醋月』。甚至作為基督徒的丈夫,也可能厭惡自己的妻子。他越想到自己的妻子,撒但就越盡全力攻擊他的心思,將他的心思轉向主以外的事物。有時撒但攻擊丈夫對妻子的心思,或攻擊他對某位弟兄或其他事物的心思。我再說,每當我們的心思置於基督以外的事物,我們就已經在仇敵的攻擊之下。我們若知道祕訣,就會立刻悔改。當我們消極的想到我們的妻子時,我們應當立刻說,『主,赦免我。我將我的心思轉向你。』這就是悔改。

姊妹也是一樣。許多作為基督徒的妻子越想到她們的丈夫,就越苦悶。姊妹若學習功課,每當她對丈夫有消極的思想時,就立刻悔改;也就是說,將她的心思從她的丈夫轉向主。這樣她就會受遮蓋,也會蒙拯救。

我們需要清楚,心思乃是戰場,我們需要負責一直悔改,把我們的心思轉向主。即使我們去百貨公司時,撒但也會利用許多東西吸引我們的心思。當我們的心思受打岔離開主時,我們必須悔改,將心思轉向主。這是我們必須應用在我們日常生活的原則。悔改、心思轉向主,乃是經歷主常時救恩的重要步驟。我們必須學習這事。你若問我,我在這些年間所學會最實際的功課是甚麼,我會說,就是一直將我的心思轉向主。許多『消息』會傳到我們這裏,有批評、反對和許多事。這一切事攻擊並打岔我們,使我們離開主。我們必須學習一直將我們的心思轉向主。早晨我們必須悔改,中午我們必須悔改,晚上我們必須再悔改。我們必須一直悔改,而悔改的意思就是將我們的心思轉向主。

我們必須學習這個功課,就是一直將我們的心思置於主。我們不該爭論,也不該討論。我們越爭論,越討論,就越受打岔離開主。我們只該將我們的心思轉向主。也許有人來問我們,要我們解釋這件事或那件事。我們若學會功課,就絕不會作答。我們只會說,『弟兄,讓我們禱告。』有時,狡猾的仇敵會引導這個人說,『我知道你的方式就是告訴我要禱告。禱告是甚麼意思?』我們若試著解釋禱告的意義,我們就上當了。反之,我們應該學習將我們的心思轉向主,也幫助人將他們的心思轉向主。

我們越爭辯,就越有力去爭辯。有一次,我和一些弟兄們與某人長談了十小時。我們這樣的長談一無所成;我們這樣浪費時間是愚昧的。不需要談論、爭吵和討論。那只會帶進更多意見、更多攻擊、更多毒素、和更多死亡。

我們都必須學習這基本、實際的功課:一直將我們的心思轉向主。然後當我們的心思轉向主時,我們的心思就得著更新。想想我們得救時的悔改,單單藉著那一次悔改,我們得著多少更新!我們越悔改,我們的心思就越更新;也就是說,我們就越變化。(羅十二2。)我們應該忘記一切的想法、爭論和理論。這些是從仇敵來的。我們必須學習在裏面將心思轉向主。這樣,我們就會遇見主。我們的心思自然而然就更新了,我們全人,我們的魂,也逐漸的得著變化。

我們的魂乃是在這樣的方式裏得救。今天我們的魂是墮落、屬地、像鬼、屬鬼魔的。我們的魂與魔鬼調和;所以,我們的魂需要潔淨。彼前一章二十二節上半說,『你們既因順從真理,潔淨了自己的魂。』我們的魂要得救並得潔淨脫離撒但,惟一正確的路乃是心思轉向主。這樣,我們的魂就蒙拯救,脫離與仇敵撒但的混雜,而有所變化。

雅各書三章八節說,『惟獨舌頭沒有人能制伏,是不止息的惡物,滿了致死的毒達祕新譯本將這節下半譯為:『滿了帶來死亡的毒氣。』舌頭為甚麼無法制伏並勒住?因為心思有太多思想。心思滿了思想,舌頭就表達出來。思想像電,舌頭像風扇的扇葉。電流流通時,扇葉就旋轉。舌頭滿了帶來死亡的毒氣,因為舌頭傳達像毒箭般的思想。許多時候,當人—包括信徒和不信者—和我說話時,我只是仰望主,說,『主,遮蓋我不要思想的箭射進我裏面。這樣的思想帶來死亡的毒氣。

為了管制我們的舌頭,我們必須學習功課,將我們的心思轉向主。除非我們的心思轉向主,否則我們無法管制我們的舌頭。當我們有真實的悔改時,我們的舌頭就『割除』了,受了割禮。我們也許努力管制我們的舌頭;然而若沒有真實的悔改,即使我們早晨成功的管住了,下午仍然會爆發。當我們有真實的悔改,將我們的心思轉向主時,這個心思的轉變就會使我們的舌頭安靜下來。

這不僅是道理;我是從經歷裏說的。我們的心思越轉向主,我們就越成為寡言的人。我們沒有多少要說的。我們若有甚麼要說的,所說的也是出於主的,是帶來生命,而不是帶來死亡的。但是當我們的心思被仇敵佔據,我們就無法管制我們的口。我們需要悔改。從我們的經歷裏,我們都同意,我們越將心思轉向主,我們就越安靜。我們只能說出對主的讚美,並見證祂的恩典和憐憫。然而對於其他任何人,我們都沒有甚麼可說的。我們將心思轉向主時,我們在說話上是安靜的,在禱告上卻很有能力。

以上這一切事都與心思有關。我的言語和表達很有限,但我仰望主,使你們清楚這事。這是屬靈爭戰的一部分。我們要打更美好的仗,就必須認識心思乃是今天的戰場,並且認識我們沒有別的路可以保護並遮蓋心思,只能將心思一直轉向主。主以外的一切事物,無論是好是壞,我們不在意。我們只在意一件事,就是主自己。所以,我們將我們的心思轉向祂。這樣,我們就得著保護。不僅如此,我們也在心思裏得更新,我們的魂也得著變化。自然而然的,我們的口就受割禮,我們會安靜下來。舌頭會絕對的受管制,因為舌頭說話的源頭已經消失了。『電』源切掉,『扇葉』就停止轉動。我們必須學習這功課。這樣,我們就會在靈裏有能力。

我們必須記得,我們的魂是墮落、像鬼、屬鬼魔的。因此,我們的魂需要我們藉著將心魂的領先部分—轉向主,而蒙拯救。我們裏面必須一直將心思轉向主。這樣,我們的心思就會得更新,全魂就會被變化,我們的魂就會得救。我們需要讀神的話,因為栽種的話,就是種到我們裏面的話,幫助我們將魂從靈分開。(來四12。)魂越從靈分開,就越得救。我們絕不該讓我們的靈留在與魂的混雜裏;魂與靈必須被分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