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歌結晶讀經

第十二篇 成為威武的軍隊和書拉密女

讀經:雅歌六章四節下,十節下,十三節。
綱目
壹 成為威武的軍隊—歌六4下,10下:
一 得勝的信徒既已成為神的聖所和天上的光體,他們也就成為威武的軍隊:
1 軍隊在神的子民墮落時為神的國爭戰,成為答應主呼召的得勝者—啟二7,11,17,26,三5,12,21。
2 威武的軍隊,表徵主的這些得勝者使神的仇敵撒但懼怕,並且在神子民眼中成為威武的。
二 『展開旌旗』指明得勝者一直豫備好爭戰,這也是得勝的記號。
貳 成為書拉密女—歌六13:
一 『書拉密女』是『所羅門』的女性寫法,指明如今得勝者已成為與基督一樣:
1 書拉密女原是鄉村女子。
2 如今她是所羅門的配偶,在生命、性情、彰顯和功用上,已成為與所羅門一樣,為要完成神的經綸。
二 這表徵:
1 得勝者原是罪人。
2 如今他們在基督的生命上成熟,在生命、性情、彰顯和功用上,已成為與基督一樣,為要完成神永遠的經綸。

最終,佳偶成為展開旌旗的威武軍隊和書拉密女。(歌六4下,10下,13。)這時基督的佳偶達到了不但在基督的升天裏,也在幔子內生活的階段。幔子是神居所(神的聖所)裏的間隔。神的聖所是一個,但有幔子分隔。一邊是聖所,另一邊是至聖所,就是神自己在祂神聖三一裏所住的地方。

我們知道這點,因為在至聖所的約櫃裏有三樣東西:隱藏的嗎哪、發芽的杖、和兩塊法版。(來九4。)金罐裏隱藏的嗎哪指父神作一切供應的神聖源頭,發芽的杖表徵基督是復活。在神聖三一的三者中,第二者是復活。主耶穌告訴我們,祂是復活,(約十一25,)是亞倫發芽的杖的實際。兩塊法版指生命之靈作內裏的律。(羅八2。)因此,父、子、靈住在至聖所裏。我們進到至聖所裏面,就進到神裏面,並碰著父作供應的源頭,子作復活,靈作生命的律。

對基督而言,殿裏的幔子已經裂為兩半;但對我們而言,神允許幔子存留,為要使我們與祂是一。至聖所是神自己作得勝者的居所,所以這二者該是一。在佳偶於爭戰之時作夜間臥榻的表號裏,得勝者是基督的安息之所。基督睡臥在那臥榻上,所以基督與佳偶二者是一。同樣,作華轎的佳偶和作乘坐者的主也成為一。在這兩個表號裏,基督的佳偶都成為基督的居所。然而,當我們進入幔內,神就成為我們的居所,而我們成為居住者。這些例證指明我們與三一神聯結。

成為威武的軍隊

這時佳偶被描述為美麗如得撒,秀美如耶路撒冷,威武如展開旌旗的軍隊。(歌六4。)這指明當我們與神成為一,作神的居所時,我們在神眼中就美麗如得撒,秀美如耶路撒冷。然而,對仇敵而言,這佳偶,這得勝者威武如展開旌旗的軍隊。旌旗指明豫備好爭戰,也是得了勝利的意思。沒有旌旗的軍隊,必是失敗的軍隊。當她成為美麗如月亮,皎潔如日頭時,她也成了威武如展開旌旗的軍隊。(10。)

她成為園子時,只是園子,但她成為得撒和耶路撒冷時,就有個東西建造起來,表明神的美麗和神的秀美。那時候,神的仇敵戰抖,因為這微小的鄉村女子成了展開旌旗的軍隊。威武的軍隊表徵主的這些得勝者使神的仇敵撒但懼怕,並且在神子民眼中成為威武的。軍隊在神的子民墮落時為神的國爭戰,成為答應主呼召的得勝者。(啟二7,11,17,26,三5,12,21。)

兩營軍兵跳舞

看見雅歌裏這樣高的異象之後,我們也許問:『誰能成為這樣的人?』要答覆這點,我們需要六章十三節下半附加的解釋,這裏說,『你們為何要觀看書拉密女,像觀看兩營軍兵跳舞呢?』這時候書拉密女在神眼中像兩營軍兵或軍隊。這兩營軍兵在跳舞慶祝他們的得勝。鄉村女子至終達到書拉密女的境地。雅歌開頭沒有題起書拉密女這名字,到了六章十三節纔非常特別的題起她的名。在這節裏,書拉密女被比作兩營軍兵跳舞。

『兩營軍兵』這辭在希伯來文裏是瑪哈念。這不是普通的辭,乃是來自舊約創世記三十二章二節的歷史名稱。雅各逃離他哥哥以掃,與他舅父拉班同住,後來,當他無法再留在拉班那裏時,就定意回到他列祖之地。那時候他有四個妻子和許多孩子、僕人、羊群和牛群。然而,他的雙胞胎哥哥以掃仍活著。雅各回去時,懼怕以掃仍要殺他。他帶著家眷前行,同行的沒有強壯的人;只有軟弱的人,婦女和孩子。雅各非常害怕遇見以掃。在路上『神的使者遇見他』,雅各說,『這是神的軍兵;於是給那地方起名叫瑪哈念。』(創三二1~2。)

雅各看見神的兩營軍兵之後,作了一件奇妙的事。他將他的妻子、孩子,和他其餘所有的分作兩隊,或『兩營軍兵』。他以為他哥哥以掃若攻擊一隊,另一隊就能逃避被擊殺。這滿了屬靈的意義。這兩隊不只是神單數的軍兵,乃是『兩營軍兵』。這就是說,我們得勝有餘。這也表徵剛強的見證。神不要『大漢』,祂只要脆弱的人,軟弱的人,婦女和孩子。他們能成為祂的軍兵,因為爭戰不在他們手中,乃在祂手中。祂需要一班與祂是一的人,一班服從祂並順從祂的人;編髮表徵服從祂,(歌一11,)帶上珠串的頸項表徵以柔順的意志順從祂。(10。)

我們來看如何達到雅歌裏啟示的高峰時,不該信靠自己。我們也許以為使徒保羅是剛強的,所以他能作到。但使徒保羅自己告訴我們,他比眾聖徒中最小者還小。(弗三8。)他說,『有誰軟弱,我不軟弱?』(林後十一29。)我們眾人和雅歌裏的尋求者一樣,都是鄉村女子。我們不是生在王宮裏,乃是生在鄉下。鄉村女子成為書拉密女,是所羅門的作為。所羅門吸引她、迷住她、奪取她。在羅馬九章十六節保羅說,『這不在於那定意的,也不在於那奔跑的,只在於那施憐憫的神。』我們也許以為我們能奔跑,但我們不能。能奔跑的乃是基督。保羅也說,『現在活著的,不再是我,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著。』(加二20上。)

親愛的聖徒,到那日,凡在自己裏面剛強的人都要被淘汰。那些被算為得勝者的人,將是較軟弱的人,他們流淚哭泣說,『主,我作不到。感謝你釋放這一切高峰的真理,向我們揭示我們該是甚麼。我們應當是在至聖所裏,在幔子內過生活的人。我們該是與你合一的人。你是我們的居所,我們是你的居住者。我要達到這點,但我不能作甚麼。我只是微小的人,軟弱的人。』這樣較軟弱、倚靠主的人,將被算為配作得勝者。

有兩營軍兵跳舞,指明這鄉村女子不是單獨的。軍隊指明身體的原則。得撒和耶路撒冷都是建築,不是單塊的石頭。所有這些屬靈的原則都在這裏。我們該謙卑自己,並承認我們一無所是。我們不該憂慮,反而該將我們的感覺變為讚美。我們可以說,『主,讚美你。何等喜樂,我不能作甚麼!何等喜樂,你作一切,並且為我作了一切!』這樣我們立刻會有編起的頭髮,並有珠串環繞我們的頸項,就是對主的服從和順從。我們會不再硬著頸項。

在啟示錄三章八節主說,那些在非拉鐵非的人『稍微有一點能力』。祂讚賞他們絕對並忠信的作了他們所能作的。我們若太能幹,太有本事,我們就了了。今天主在等候,祂仍在呼召得勝者。我們若說,『主,我無法得勝,』主會說,『我的孩子,你所不能作的,我都會為你作。我敵擋狂傲的人,賜恩給謙卑的人。』這是兩營軍兵(瑪哈念)跳舞的原則。請記得,這兩營軍兵是由雅各的妻子和孩子所組成。至終,他們沒有一個與以掃爭戰。與以掃爭戰的乃是神,祂改變了以掃的態度。創世記三十二章是瑪哈念的故事。今天我們是神軍兵(瑪哈念)的實際。

成為書拉密女

『書拉密女』是『所羅門』的女性寫法,指明如今得勝者已成為與基督一樣。所有的得勝者必須與神是一,也必須是基督。書拉密女原是鄉村女子;如今她是所羅門的配偶,在生命、性情、彰顯和功用上,已成為與所羅門一樣,為要完成神的經綸。在這四件事—生命、性情、彰顯和功用上,我們成為與神和基督一樣,但我們無分於祂們的神格。說我們在神的神格上與祂一樣,是極大的褻瀆,但我們若說,我們無法在生命、性情、彰顯、和功用上與神一樣,這就是不信。聖經一再告訴我們,神要與我們成為一,並使我們與祂成為一。這是神的心意。

新約裏一再使用『在基督裏』和『在主裏』這些辭。保羅告訴我們,要在主裏常常喜樂。(腓四4。)我們在自己裏面無法喜樂。我們只能一直歎息。但在主裏我們凡事都能作。(13。)當然我們的神比所羅門更有資格。祂能使我們在祂的生命、祂的性情、祂的彰顯、和祂的功用上與祂一樣,以完成祂的經綸。這表徵得勝者原是罪人;如今他們在基督的生命上成熟,在生命、性情、彰顯和功用上,已成為與基督一樣,為要完成神永遠的經綸。

聖經在末了二章,向我們陳明一座城。這城是全本聖經的終極完成。在這城裏,我們能找著舊約裏一切的豫表、表號和豫言、以及新約裏一切的實際。這城是神話語中一切異象和啟示的集大成。歷世紀以來,我們沒有看見對這城之記載充分的解釋。漸漸的,主給我們看見了。主要的點乃是:全能的王,全能的『所羅門』,要與鄉村女子所表徵祂的子民是一。祂這樣作,不是藉著強迫,乃是藉著個人、情深的追求。誰能想像神要接觸祂所揀選的人,就像男子追求可愛的女子一樣?這是聖經結束的方式,結束於過婚姻生活的一對夫婦—新耶路撒冷。(啟二一。)阿利路亞,我們都包含在這神聖的羅曼史裏!我們都有分於全本聖經這奇妙的終結。

結 語

我們需要記得,雅歌裏的羅曼史有四個階段。第一是吸引和追求的階段。第二是經歷十字架,對付我們的『我』,我們的己的階段。第三階段是在諸天界裏生活,在復活裏作神的新造。最後的階段是活在聖所裏,幔子一直受對付,使我們與那作我們聖所的三一神是一,在神聖的三一裏得著拔尖的享受。

我們若看雅歌裏尋求者的進展,我們可能灰心,以為最終的階段太高,我們達不到。我們也許以為第一階段是可達到的。我們能受基督吸引,並追求祂以得滿足。但要經歷十字架對付我們的己,我們的『我』,目的為著與基督同過生活,並在升天裏生活,在復活裏作神的新造,對我們似乎就是新的經歷。甚至這些辭也是新的。至終,我們必須活在那是神自己的聖所裏。我們需要活在三一神裏,幔子一直受對付,使我們對三一神有拔尖的享受;我們活在祂裏面,享受祂作隱藏的嗎哪、發芽的杖、和兩塊法版。

一九三五年以前,倪柝聲弟兄在一堂交通中告訴我們,在屬靈生命所有的階段中,原則都是一樣的。那時候我不知道這些原則是甚麼。多年來我跟隨倪弟兄,要找出管治我們屬靈生命所有階段的原則。至終,我發現了這些原則。這些管治的原則就是基督的死、基督的復活、基督的升天,以及我們是屬天的,是神聖的(屬靈的),並且是新造。

甚至在重生,我們屬靈生命的第一個經歷中,我們就能看見這一切原則。重生是藉著基督的死,進入祂的復活和升天。這新生使我們成為屬天、神聖的,成為神的新造。這是起初的階段。最高的階段是活在神這聖所裏,幔子一直受對付。在這最高的階段,我們能看見基督的死應用到肉體的幔子上,以釘死肉體。隨著基督的死,也有祂的復活和升天。在這完成的階段,我們也看見諸天界、神的神性和新造。在我們屬靈生命起初階段的同樣原則,也在最高的階段。從我們重生那天起,我們就有最高階段的東西,以活在神裏面。我們重生時,基督就開始活在我們裏面,我們也活在基督裏面,活在神裏面。那個活必是藉著十字架,在復活裏,也在升天裏,並且是屬天、神聖的,使我們成為新造。

看見這點會幫助我們。這樣我們就絕不會失望。我們能達到並得著所有最高的階段,因為原則上,所有這些階段都已經是我們的。在重生時,我們就活在三一神裏面,享受祂作我們最高的享受。在重生以後,我們常常覺得,我們必須接受基督的十字架,除去我們的己。在重生時,我們裏面就有個呼召,叫我們被十字架除去,告訴我們不該再活在我們老舊的生命裏。反之,我們該活在諸天之上,並活在作我們居所的三一神裏面以享受祂。

我們不該以為我們離達到並得著屬靈生命的最高階段很遠。這些階段都是可達到的,可得著的。我們能達到並得著,因為事實上,這些階段就原則說已經是我們的。我是否達到了最後階段,我不太確定。但我確定一件事—我在其中,並且這階段就原則說乃是我的。

為著重生,阿利路亞!重生將神的基因帶到我們裏面。(見約壹三9。)基因包括我們整個生命的一切。我們基督徒一生的一切經歷,都在這基因裏。基因會長出這一切東西。我們的眼睛、鼻子、耳朵,和我們肉身的一切器官,都在基因裏,甚至在我們由母親而生以前,這一切就在其中。我們出生以後,這一切器官就生長。我們屬靈的生命也是這樣。原則上,一切屬靈高超的點都已經是我們的,因為這些都在神所分賜到我們裏面的基因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