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歌中所描繪的生命與建造

第十二章 兩營軍兵歡舞

讀經:雅歌五章四至六節,八至九節,十六節,六章一至六節,十節,十三節。
達到四個地步

正如我們在已過幾章所看見的,雅歌中的尋求者達到至少四個不同的地步。在第二章,她達到第一個地步,此後她變得自滿了。因此,在她與主之間有了差距。當她變成主的冠冕時,那就是達到第二個地步。然而在那個時候,她自己知道仍有一些黑影,她的天還未亮。因此,她藉著上到沒藥山和乳香岡而再往前去。藉此她轉移到利巴嫩的山頂。這是她所達到的第三個地步,在此,她又變得自滿。接著主來呼召她離開她所達到的。她答應主的呼召,而達到第四個地步,成了一個園子。這是更進一步、更高、更深的達到。已過她享受主,如今她出產主。她曾是分享者,但如今她成了生產者。這一段的詩揭示,她如今變得非常滿足,甚至比她在第二章中更滿足。所以她說,『我身睡著,我心卻醒。』在這個關頭,主又呼召她離開她所達到的。

這樣,我們看見二章到五章裏所達到的四個地步,每一章至少達到一個地步。當她變成生產的園子時,就達到最後一個地步,長出她從主所享受的。但主的定旨仍未完成。這園子不是聖經的終極完成,園子只是開始。

兩個主要的差距

在這四次的達到裏,我們看見她和主之間兩個主要的差距。第一個是在第二章中,第二個是在第五章中。這兩個差距實在向我們說了話。我必須再說,這不是一卷教訓的書,乃是為著屬靈駕駛的一張地圖。這卷書啟示出,我們為了完成神永遠定旨所必須作的轉變。

在第二章的差距裏,她聽見主的聲音,看見主的容顏。但在第五章的差距裏,主把自己的手顯給她看:『我的良人從門孔裏伸進手來,我心腸便渴慕他。』(五4。)當主將自己的容顏顯給她看時,她被主的可愛和美麗吸引了。主的臉表徵主的美麗。但在第二次的差距裏,主未將自己的面貌顯給她看,乃是將自己的手顯給她看。在聖經裏,手表徵工作和作為。

主作工的路

主藉著這異象給她看見甚麼?主已經給她看見,祂是那被夜露滴濕,為神定旨受苦的一位。如今主繼續給她看見,凡主在這地上所作的,不是照著祂自己的口味、意見或感覺,乃是絕對照著父的旨意。祂為父作工,不是照祂自己的意思,乃是照父的心意,為要完成父的定旨。這裏的問題不是主的美麗或吸引,乃是主的作工。主藉著這個異象,教導她採取主作工的路。如果她要在這地上與主同工,她必須學習照著主的方式作工。

沒藥的香氣

當她看見主的手,她就伸出自己的手:『我起來,要給我良人開門;我的兩手滴下沒藥,我們指頭有沒藥汁滴在門閂上。』(五5。)她看見了主的手,就以自己滴沒藥的兩手回答。在一章裏,她珍賞沒藥。在三章裏,她被沒藥薰過且浸透。在四章裏有沒藥山。如今在五章裏,她的手滴下沒藥。她是那樣徹底的被沒藥浸透,以致她的手滴下沒藥。這表徵如今她的工作和她的作為已經被基督的死對付過。即使在她的工作裏,也有主死的香氣。她的手給人十字架的感覺。

出外宣教或傳揚福音為主作工是一件事,但以沒藥的香氣為主作工又是另一件事。我可能傳了福音,但沒有沒藥的香氣。我可以用服事主的名義為主作許多,但我的工作裏沒有主死的香氣。然而,我被主的死浸透且飽和之後,我的手會滴下沒藥。這樣,我雖然還是傳福音,但其中有一種感覺;這不只是傳揚,這乃是滴下馨香的沒藥。

在詩意裏,每一個句子,每一個措辭,每一個用語,甚至每一個字都含有深意。她的兩手滴下沒藥,表明凡她為主所作的,都受了主死的對付。這死的對付成了馨香的沒藥,從她作工的雙手滴下。沒藥汁甚至滴在門閂上。這滿了含意。門是閂上的,但因著沒藥滴下而打開了。原先她和主之間有間隔,但藉著她雙手滴下的沒藥,這個阻礙被挪去了。在她的工作裏,在她的作為裏,在她為主所作的一切中,如今有滴下沒藥的香氣。

在我們為主的工作裏,我們都必須如此。我們去看望別人,與人有交通時,有沒有馨香的沒藥滴下?我們可能作了許多看望的工作,但如果沒有滴下沒藥,就毫無意義。有些人看望別人時,不只是看望而已,乃是隨著他們的看望,有馨香的沒藥滴下。在他們一切所作的事上,都有主死之對付的香氣。

是信心,不是感覺

主也教導尋求者另一個功課。在那段時間裏,她多多少少是照著她對主同在的感覺來對待主。如今主將祂的同在向她的感覺隱藏起來了。她說她向主敞開並尋找主,但她竟尋不見主。她呼叫,主卻不回答。主離開了她麼?沒有,主沒有離開,但在她的感覺裏,主不見了。她已往與主的交通,一向是根據她對主同在的感覺。如今主教導她不要只憑她的感覺來與主交往。不論她感覺主的同在與否,主永遠在那裏。

她因為找不著主,就開始請求別人幫助她找。於是別人問到她良人與別人的良人有何不同之處。當她開始告訴別人,她的良人是如何全然可愛時,她開始看見,主從未離開她,主就在祂的園子裏。如今她認識,無論她是否感覺到主與她同在,主總是與她同在。藉著這個功課,她學習不要單單憑自己的感覺來鑑別主的同在。

當我們失去主同在的感覺時,最好的挽回之路是跟別人談論主。這是尋求者的經歷。當我們開始與別人談到主時,我們立刻感覺主與我們同在。我們看見,主是在祂的園子裏。主不僅在我們裏面,祂也在祂所有的園子裏—不僅是一個園子,更是許多園子。『我的良人下到自己的園中,下到香花畦,在眾園內牧養群羊,採百合花。』(六2。)主在祂所有的園子裏餧養並牧放群羊,並且是在百合花中牧放群羊。

這是很有意義的,我們應當學習不再因著主同在的感覺而耿耿於懷。無論我們覺得主是否與我們同在,主仍然是與我們同在。祂一直在我們裏面,在祂的園子裏,作餧養、採集、並牧放的工作。

進一步的變化

如今尋求者說,『我屬我的良人,我的良人也屬我;他在百合花中牧放群羊。』(六3。)已往她說,『我的良人屬我。』但如今她說,『我屬我的良人。』現在不只是主為我,更是我為主。這給我們看見生命裏更多的長大,更多的進步,以及進一步的變化。如今她像使徒保羅一樣,為主的定旨受苦,不是照自己的口味作工,乃是照神的心意作工。她不再為自己的滿意或滿足勞苦,乃是為完成神永遠的定旨,建造基督的身體而受苦。她要這樣作,就必定要接受受苦之路。保羅怎樣為著基督的身體受苦,為要補滿基督患難的缺乏,這一位也照樣認識主同祂復活的大能,以及同祂受苦的交通。如今她正在被模成基督的死。這樣的人就像保羅一樣,是為著神定旨的有用器皿。

她已經失去了她的意志,她的個性,和她作工的方式;這一切都已全然被主的死對付了。如今她絕對與主是一,為著完成神永遠的定旨。為這緣故,主將她比作一座城:『我的佳偶阿,你美麗如得撒,秀美如耶路撒冷,威武如展開旌旗的軍隊。』(六4。)屬靈生命真實的終極完成,不是她個人的滿足,乃是完成主永遠的定旨,建造祂的身體。甚至在第五章也顯示出一些個人的滿足和滿意,但她如今作為一座城,絕不是為她自己。如今她是完全為著神的定旨建造召會;聖經的末了給我們看見,召會乃是一座建造的城。

屬靈的眼光、服從、以及接受的能力

如今主又稱讚她。『你掉轉眼目不要看我,因你的眼目勝過了我。你的頭髮如同山羊群,臥在基列山。你的牙齒如一群母羊,洗淨上來,個個都有雙生,沒有一隻喪掉子的。』(六5~6。)主在這裏主要的是題到三樣東西:她的眼目,她的頭髮,和她的牙齒。眼目表徵心思的更新;頭髮表徵意志的服從和降服;牙齒表徵吸收和接受食物的能力。我們若沒有牙齒,就無法合式的將食物接受進來。她已學會喫主耶穌得餧養。

她真是抓住了主!她的眼目勝過了主。她的眼光如此屬靈,十分像鴿子,主似乎無法抗拒她的眼目。她的頭髮,她意志的服從和降服,對主來說是那樣的美麗。她的牙齒有這樣接受的能力。她一直喫主,並且接受主進來。這是主稱讚這樣一位尋求者三個主要的點。我們需要屬靈的眼光,我們需要服從,我們也需要接受的能力。藉著這些,我們就得以變化,而轉變為一座城。

晨光、月亮、日頭、軍隊

如今天已亮,黑影也真正飛去了。主將她化作三樣發光的東西和一樣威武的東西:晨光、月亮、日頭和軍隊。『那向前觀看如晨光,美麗如月亮,皎潔如日頭,威武如展開旌旗之軍隊的是誰?』(六10。)她向前觀看如晨光,就是白晝的破曉。箴言四章十八節說,『義人的路,好像黎明的光,越照越明,直到日午。』如今她的天實在是破曉了;她自己就像晨光。不僅如此,她還是月亮和日頭。不再有黑影,不再有黑暗,她完全被光充滿了。作為月亮和日頭,她乃是光體,充滿了光。

這不是另一個階段,乃是包括在城裏。末了的這四個表號:軍隊、晨光、月亮和日頭,都包括在城裏。當她是個園子時,還不是一支軍隊。如今她作為城,乃是軍隊、晨光、月亮和日頭。對主而言,她是城;對仇敵而言,她是軍隊;對整個宇宙而言,她是發光體,一直照耀著。根據聖經來看,日頭表徵基督,而月亮返照日頭的光,則表徵召會。如今她是基督又是召會,她是日頭又是月亮。這太奇妙了!對神而言,她是城;對撒但而言,她是軍隊;對整個宇宙而言,她是日頭和月亮。她越照越明,直到日午。

一直得勝

最後,一些羨慕她的人請求她回來:『回來,回來。書拉密女阿,你回來,你回來,我們好觀看你。你們為何要觀看書拉密女,像觀看兩營軍兵跳舞呢?』(六13。)乃是到了這時候,她的名字纔被稱為『書拉密女』。這是所羅門的女性寫法。所以如今她成了所羅門。他們問說,『你們在這位女所羅門身上能看見甚麼?』答案是,這位女所羅門就像兩營軍兵跳舞。

出埃及十五章二十節和撒上十八章六節告訴我們,在主的百姓當中,跳舞乃是慶祝得勝。他們打敗仇敵時,就跳舞慶祝他們的得勝。這個詩意的說法給我們看見,這位尋求者一直得勝。她沒有任何的失敗,反而總是慶祝得勝。

我來到召會之前,曾與一群尋求主的信徒在一起。他們是很好的聖經教師,但他們從未得勝。每次我同他們聚集,他們總有一種歎息,承認他們的失敗。我從未在他們中間聽過得勝的讚美。這必定不是書拉密女。但在我進入召會生活之後,就不斷的聽到『阿利路亞!阿們,耶穌是主!』這真是在兩營軍兵的跳舞中,慶祝得勝的書拉密女。

我還是一個年輕的基督徒時,一直受自己脾氣的困擾。但如今我在召會生活裏看見,基督比我的脾氣大多了。我只要說,『阿利路亞!阿利路亞!我是在團體的書拉密女裏,這裏總是得勝的!』有些人會問:『在地方召會裏有甚麼可看?』我們只能回答:『有兩營軍兵的跳舞!』這不是說,我鼓勵你們跳舞;我的意思是說,真實的跳舞乃是慶祝我們的得勝。阿利路亞,在地方召會裏,我們不斷享受勝過仇敵的得勝!

包羅萬有的召會

她不只是城,也是兩營軍兵。她還是晨光、月亮和日頭。主曾用許多的表號來描述她。祂曾用動物、植物、地上的東西、和天空的東西來描述。這一切表號都被主使用,來描述這樣美妙的一位。她必定包括我們所有的人。我們都必須如此。我們中間有些人仍是駿馬,有些人有鴿子眼,有些人是百合花,有些人是雛鴿。此外,有些人是煙柱、臥榻、華轎和冠冕。讚美主!有些人是園子和城。這是地方召會!我們眾人包羅了這一切的表號,我們正接受主的變化。變化只有藉著一步步的享受主自己,在一切對祂的死與復活更深的經歷裏,纔能完成。阿利路亞,這是真實的歌中之歌。召會之於基督是一首真實的歌,而基督之於召會是一首真實的歌中之歌。讚美主!

一 基督要使尋求祂者,

成為煙柱與臥榻,

且成華轎、榮耀冠冕,

主必作成絕無差。

(副歌)祂的佳偶,祂心所愛,

富有吸引,祂喜悅。

奪得祂心,怡悅祂意,

在祂眼中何超絕。

二 然而黑影尚未飛逝,

基督尚未全滿足;

祂要得著生長園子,

成為祂所愛新婦。

三 園中石榴、上好果子、

鳳仙、哪噠、番紅花、

菖蒲、肉桂、沒藥、

沉香,各種香料全歸祂。

四 基督進到自己園中,

採了沒藥和香料,

嘗了蜂蜜,飲了酒奶,

豐富享受,何美好!

五 佳美園子產生材料,

經過變化被建造,

成為聖城使神滿意,

且使仇敵全竄逃。

六 『我的佳偶,美如得撒,

秀美如耶路撒冷。』

美妙、絕佳,令人讚賞,

主的心意得完成。

(調用詩歌二一八首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