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

第十章 雅各天然生命的脫節

讀經:創世記三十一至三十五章:從略。

『雅各』這一個名字,在原文中有好幾個意思:有一個意思是抓住,還有一個意思是詭詐的排擠者。我們在前面已經說過,雅各這一個人因為詭計多端的緣故,所以他一直受神的管教。神不讓他自由,神使他離開家。二十年之久,神讓他在巴旦亞蘭受他舅父的欺,被他舅父十次改了他的工價,這日子實在是不好過的。所以,雅各的經歷與以撒的經歷是完全不同的。以撒的特點是接受,我們接受從神來的豐富,這是很快、很容易的。一個基督徒如果要進入基督的豐富,看見基督的事實是他的,看見基督的生命是他的,那快得很,只要一看見,就立刻能進去,甚麼問題都解決了。但是,雅各的經歷不是這樣,乃是一生一世的。天然的生命,是一生一世的。我們活在地上有多久,我們這一個人的血氣的活動也跟著有多久,這就需要神長久的、繼續不斷的對付,需要神一步一步的對付。我們感謝神,這一個工作並不是永遠作不好的,並不是永遠作不了的。神總有一天能作得好。總有一天,神摸著雅各天然能力集中的地方,雅各就變為軟弱。現在我們來看雅各的歷史的第三段,就是他天然的生命怎樣因神的對付而脫了節。

雅各開始進步

神在拉班的家裏花了許多年的工夫,一直對付雅各這個人,使他受管教,把他壓在那裏。但是雅各還是雅各,不管拉班的手段多辣,雅各還是作一個上算的人。他雖然受盡欺負,但他還是有辦法的,連羊群都上了他的當。二十年以後,時候到了,他已經在那裏生了十一個兒子了,這時候,神對雅各說話了。自伯特利那一次神在夢中對他說話以後,二十年來,這是神第一次對他說話。

神釋放雅各回迦南

創世記三十一章三節:『耶和華對雅各說,你要回你祖你父之地,到你親族那裏去,我必與你同在。』又十三節:『我是伯特利的神;你在那裏用油澆過柱子,向我許過願;現今你起來離開這地,回你本地去罷。』神在這裏呼召雅各,叫他回到本地去。於是,雅各就豫備回到他祖他父的地方去。當然,我們知道拉班是不願意讓雅各走的。雖然拉班也喫雅各的虧,但是究竟神還是因著雅各的緣故而祝福拉班,究竟雅各服事拉班比拉班自己牧羊還好得多,所以,拉班是不會讓雅各走的。當雅各對拉結和利亞說明了他的心意,也得了她們的同意之後,就帶著妻子、兒女,以及他在巴旦亞蘭所得的一切牲畜和財物,背著拉班,偷偷的走了。

到第三日,拉班知道了,就起來追趕他。在快追上的前一夜,神在夢中對拉班說,『你要小心,不可與雅各說好說歹。』(24。)神不許可拉班說甚麼,因為神要帶領雅各回去,神要雅各離開試煉之地。時候到了,神要釋放他。所有的試煉,都有一定的期限,那一個試煉的目的一達到,神就要釋放,連拉班也沒有辦法扣住。拉班聽了神對他所說的話,等他追上雅各的時候,他就不敢多說甚麼。結果,拉班就與雅各立約。這一個約是很有意思的。『拉班又說,你看我在你我中間所立的這石堆、和柱子;這石堆作證據,這柱子也作證據,我必不過這石堆去害你,你也不可過這石堆和柱子,來害我;但願亞伯拉罕的神,和拿鶴的神…。』(51~53。)拉班是拿鶴的孫子,拿鶴是亞伯拉罕的兄弟,所以拉班說,『但願亞伯拉罕的神,和拿鶴的神…。』但是,這是神所不承認的。『雅各就指著他父親以撒所敬畏的神起誓。』(53下。)拉班能很客氣的說,『亞伯拉罕的神,和拿鶴的神,』但是雅各不能這樣說,雅各只能指著他父親以撒的神起誓。這就說明了神應許的路線是從揀選起頭的,神揀選雅各的父親以撒和雅各的祖父亞伯拉罕,這是神自己作的,別人不能插進去,拿鶴不能插進去。

下面的事更寶貴,就是雅各『又在山上獻祭』。(54。)拉班沒有獻祭,只有雅各獻祭。雅各聽見了神的聲音,就開始親近神,他有進步了。從前他到巴旦亞蘭去,是他的父母叫他去的,並不是因為聽神的話去的;後來他在伯特利遇見神,他向神也沒有作甚麼,不過向神許了一個願;這一次是神叫他回去,他也聽從了神的話就動身回去,雅各與神的關係開始進步了。可以說這是他第一次聽神的話,這是他第一次順服神,這也是他第一次獻祭給神。雖然神二十年的管教並沒有把雅各改變為另外一個人,但是雅各已經顯出他要神的心,已經有進步了。雅各起初那樣抓住哥哥的腳跟,那樣要長子的名分,那樣要祝福,那並不是他要神,他不過是要從神那裏得著好處而已。換句話說,他要神的恩賜,不是要賜恩者;他要神的東西,不是要神的自己。可是現在,他經過了神二十年的管教,開始有一點傾向神,有一點轉機了。所以當他與拉班立約之後,拉班沒有獻祭,他卻獻祭與神。

雅各獻完了祭,第二天與拉班分別,就行路要回迦南地去了。

經過瑪哈念

創世記三十二章一至二節:『雅各仍舊行路,神的使者遇見他。雅各看見他們就說,這是神的軍兵;於是給那地方起名叫瑪哈念。』『瑪哈念』在原文的意思就是『兩營軍兵』。這一句話很寶貴,這是神開雅各的眼睛,給他看見,因為他順服神,離開巴旦亞蘭回家去,所以神要拯救他脫離拉班的手,今後還要拯救他脫離其他人的手。神開他的眼睛,給他看見他在地上一大批的人是一營,神的軍兵也是一營,所以說是『兩營』。神開雅各的眼睛,給他看見神的使者與他一路走。起先,神自己來找他,對他說,『你要回你祖你父之地,到你親族那裏去,我必與你同在;』等他走在路上,拉班帶著一班人追上來了,神就給他保護,用事實來證明有神與他同在;等到拉班走了之後,神還給他這個異象,叫他看見不只有地上的一營在這裏,並且還有一營天上的軍兵跟著他。這一切,使他不能不學習相信神。

一面打算一面禱告

但是,在這一種境遇之中,雅各還是雅各。肉體總是肉體,肉體永遠不能受神恩典的感化。雖然雅各看見了這異象,但是可憐得很,他在底下還是照常用他的手腕。我們看三至五節:『雅各打發人先往西珥地去,就是以東地,見他哥哥以掃。吩咐他們說,你們對我主以掃說,你的僕人雅各這樣說,我在拉班那裏寄居,直到如今。我有牛、驢、羊群、僕婢,現在打發人來報告我主,為要在你眼前蒙恩。』我們讀了這一段話,就看出雅各這個人甚麼手段都能用,甚麼卑鄙的話都能說。只要叫自己不喫虧,他甚麼事都能作得出。他想他的話能改變他哥哥的心,他忘記了神的呼召,他忘記了神的保護。他忘記了神的使者!

六節:『所打發的人回到雅各那裏說,我們到了你哥哥以掃那裏,他帶著四百人,正迎著你來。』雅各又糊塗起來了,想想到底這是好意呢,還是惡意?現在以掃帶著四百人來,到底為著甚麼呢?七節:『雅各就甚懼怕,而且愁煩。』可見越是會打算的人,就罣慮越多、憂愁越多、懼怕越多。雅各只會思想,不會倚靠;只會打算,不會相信。他一天到晚就是在懼怕和愁煩裏過日子,這就是雅各。肉體沒有受對付的人,只會倚靠自己的打算、自己的計謀,不會倚靠神、相信神,所以他只好懼怕、愁煩。

雅各的打算是無窮的,他的計謀是無盡的,他還要想辦法。他知道神要他回去,如果他再住在米所波大米,那是不行的,所以無論如何他總是要想辦法回去的。他能順服神,但是他不能信靠神。他不能讓神承擔他順服的結果。他想,如果因順服神而闖了禍,那怎麼辦?許多基督徒也是這樣,往往前門順服神,後門豫備出路。雅各真會想辦法,結果,辦法想出來了:『便把那與他同在的人口,和羊群、牛群、駱駝,分作兩隊。』(7。)這裏的『兩隊』,在原文中與前面的『瑪哈念』是同一個辭。雅各把自己的人口和牲畜也分作『瑪哈念』,他把這個『瑪哈念』來代替那個『瑪哈念』。本來是他在地上有一隊,神在天上有一隊;現在他卻把地上的一隊也分作兩隊,他說,『以掃若來擊殺這一隊,剩下的那一隊還可以逃避。』(8。)雅各想辦法的結果,是豫備逃避。

不過到底他還是有些認識神的,從前神來找過他,現在他來找神了:『雅各說,耶和華,我祖亞伯拉罕的神,我父親以撒的神阿,你曾對我說,回你本地本族去,我要厚待你。你向僕人所施的一切慈愛和誠實,我一點也不配得;我先前只拿著我的杖過這約但河,如今我卻成了兩隊了。求你救我脫離我哥哥以掃的手,因為我怕他來殺我,連妻子帶兒女一同殺了。你曾說,我必定厚待你,使你的後裔如同海邊的沙,多得不可勝數。』(9~12。)這是雅各的禱告。當然,我們還不能說雅各這一個禱告是很高的,但是,我們不能不承認這已經比從前好得多了。在已往,他只有打算,沒有禱告;到現在,他也有打算,也有禱告。雅各在這裏,一面打算,一面禱告;一面自己活動,一面仰望神。這樣的情形,難道只有雅各一個人麼?許多基督徒的情形不也是這樣麼?無論如何,雅各比從前進步了。在這裏,雅各禱告的話語和所站的地位,都是不錯的。他稱呼神為『我祖亞伯拉罕的神,我父親以撒的神』,他也知道是神叫他回本地本族去的,神要厚待他。同時,他也明明告訴神,他怕他的哥哥來殺他,這是他的誠實。他對神說,『你曾說,我必…使你的後裔如同海邊的沙,多得不可勝數,』他記得神的應許,他在這裏題醒神。

但是另一面,他又不能相信神,他擔心如果神的話落了空怎麼辦。叫他不倚靠神,那不行,因為神已經對他說話了;叫他完全倚靠神,他又怕太冒險。他盼望又倚靠神,又不冒險,所以他不得不想許多方法:『就從他所有的物中拿禮物,要送給他哥哥以掃:母山羊二百隻,公山羊二十隻,母綿羊二百隻,公綿羊二十隻,奶崽子的駱駝三十隻,各帶著崽子,母牛四十隻,公牛十隻,母驢二十匹,驢駒十匹;每樣各分一群,交在僕人手下,就對僕人說,你們要在我前頭過去,使群群相離有空閒的地方。又吩咐儘先走的說,我哥哥以掃遇見你的時候,問你說,你是那家的人?要往那裏去?你前頭這些是誰的?你就說,是你僕人雅各的,是送給我主以掃的禮物,他自己也在我們後邊。又吩咐第二、第三、和一切趕群畜的人說,你們遇見以掃的時候,也要這樣對他說;並且你們要說,你僕人雅各在我們後邊;因雅各心裏說,我藉著在我前頭去的禮物解他的恨,然後再見他的面,或者他容納我。於是禮物先過去了;那夜雅各在隊中住宿。』(13~21。)哦,這是雅各的傑作!雅各現在碰到他一生一世所未曾碰到過的危險,真是到了性命難保的關頭。雅各一生一世碰到許多的事,但是沒有碰到像這樣絕路的事。他知道他哥哥的脾氣,他知道他哥哥是個打獵的人,不憐恤野獸,或許也不憐恤人。這是雅各最危險的時候。雅各從來沒有像這樣禱告過,也從來沒有一天比這天更懼怕,比這天更憂愁。在伯特利的那一次是神找他,現在是他呼求神。說他不敬畏神麼,可是他也禱告;說他信靠神麼,可是他又想出了許多計謀、許多方法!他對於神的應許,說忘記又像是記得,說記得又像是忘記。神曾拯救他脫離拉班的手,神也曾給他看見有一隊神的使者與他一路走;但他現在還是懼怕,還是憂愁,還是打算,還是想辦法。二十年之久,神把雅各壓在下面,使他受管教;但是,二十年之後,雅各還是雅各,雅各的本領還是那麼大,雅各的口才還是那麼好,雅各的方法還是那麼多。在這裏,他把最好的辦法都拿出來了。

雅各在那一天晚上,先打發他的妻子、兒子、使女過河,又打發所有的都過去,只剩下自己一人。

毘努伊勒的經歷

就在那天夜間,神遇見他—『只剩下雅各一人;有一個人來和他摔跤,直到黎明。那人見自己勝不過他,就將他的大腿窩摸了一把,雅各的大腿窩,正在摔跤的時候就扭了。』(24~25。)這個地方叫作毘努伊勒。這一個地方,就是雅各血氣的生命最用力的地方,也就是雅各血氣的生命受對付的地方。

神與雅各摔跤

在這一個地方,不是雅各在這裏作甚麼,也不是雅各禱告,也不是雅各去與神摔跤,乃是神來與雅各摔跤,是神來壓住雅各。

甚麼叫作摔跤?摔跤就是要把一個人壓在下面。神來與雅各摔跤,就是神要叫雅各服在祂的下面,要叫雅各沒有力量,要叫雅各不能再動,要叫雅各不能再掙扎。摔跤的意思,就是叫你沒有力氣,叫你倒下去,叫你不能動。摔跤的意思,就是把你摔倒了再有一個力量壓在你身上。聖經告訴我們,神來與雅各摔跤,但是神不能勝過他。雅各的力量真是最大的力量!

甚麼叫作神不能勝過他呢?當我們不倚靠神的時候,當我們自己在那裏打算的時候,當我們自己在那裏覺得滿意的時候,我們只得承認說,神不能勝過我們。當我們在那裏用自己的力量去遵行神的旨意,用各種各樣出乎天然的方法去拯救自己的時候,我們只得承認說,神不能勝過我們。有許多弟兄姊妹,信主已經多年了,可是他們還只得承認說,神不能勝過他們。他們還是那樣聰明,還是那樣剛強,還是那樣有本事,還是那樣有辦法,神不能勝過他們。他們從來沒有被神摔倒過,從來沒有被神打敗過。如果被神打敗了,他就會說,『我不能了!神,我服了!』何等可惜,有許多弟兄姊妹在神面前一直受管教,一次受神的管教,兩次受神的管教,三次受神的管教,結果還沒有被神打敗。他還以為前一次他打算得不彀好,所以第二次還要打算得周密些,第三次更要打算得精密些,這樣的人從來沒有被神打敗過。

雅各這個人,是不打敗仗的,他知道他已經到了千鈞一髮的時候,但是他的方法還多得很;在他想來,以掃這個人我認識,我只要這樣作,這樣說,百分之九十九是會成功的。雖然他心裏很懼怕,但是另一面他卻仍舊有辦法。

有的人多次受過神的管教,但是,因為他天然的生命還沒有在根本上被神對付過,所以他反而會把神的管教拿來當作天然的誇口,以為自己常受神的管教,是有屬靈的歷史的。他如果從來沒有受過神的對付,他在神面前還沒有話說,他除了有屬世的驕傲之外,不會有屬靈的驕傲。但是,他已經與神有了一點交通,受了一點對付,他就會把這些零碎的對付拿來裝飾他的肉體,作他屬靈驕傲的張本,以為他是一個認識神的人。

弟兄姊妹,也許你與神摔跤已經有五年、十年了,但是神還沒有勝過你。你沒有一次被神帶到一個地步說,『我完了,我爬不起來了,我沒有辦法了;』這就是神不能勝過你。

神摸雅各的大腿窩

感謝神,神有辦法!不錯,雅各是最厲害的,他肉體的生命,他天然的力量,是比甚麼人都強的,但是結果神還是勝過了他。如果神按著普通的方法來與他摔跤,那恐怕還有二十年好摔。但是神知道時候已經到了。當神看見雅各一直打不倒的時候,神就把他的大腿窩摸了一把。神一摸他大腿窩的筋,他的大腿窩就扭了。

大腿窩的筋,是全身最堅強的筋,是代表人最有能力的地方,是代表人天然能力的中心點。現在,雅各這一個天然能力的中心點,被神摸著了。

神那一天摸雅各的大腿窩,是因為那一天雅各大腿窩的筋顯出來了,突出來了。那一天,他怕以掃來了要殺他,他怕連妻子帶兒女一同被哥哥殺了,所以他把他一生一世最好的本領都拿出來了。他把禮物豫備好,每樣各分一群,叫僕人帶著,在他前頭走,使群群相離,有空閒的地方,又叫他們遇見以掃時都要說好話。他想出了這樣巧妙的方法來解以掃的恨,使以掃看見了就沒有辦法。雅各在這裏,把他最大的本領都用出來了,把他大腿窩的筋顯出來了。神就在這一天,摸了他大腿窩的筋。

人天然的能力都是有特點的,總有一個地方是他天然能力所寄託的地方,總有一點是他特別剛強的地方。神就是要把他那一個特點顯露出來。可惜有的基督徒還不知道自己天然能力所寄託的點在那裏。最可憐的人,不是軟弱的人,而是不知道自己軟弱的人;最可憐的人,不是錯誤的人,而是不知道自己錯誤的人。這樣的人不只有錯誤,並且有黑暗。因為他沒有活在光中,所以他雖然錯了,自己還不知道。有的基督徒會說他自己這一個不對,那一個不對。但是,也許他所說的不對還不是中心,也許他裏面還有最深最深的東西沒有顯出來,神還沒有給他機會把那一點顯出來。神讓雅各遇見以掃帶著四百人迎面而來,纔把雅各所有的力量都顯露出來,纔把雅各那個特點顯露出來。

基督徒必需的經歷

基督徒走神的道路,必須接受一切從基督來的。可是,我們如果光是作以撒,那還是不彀的。我們是以撒,同時我們也是雅各。我們需要神來摸著我們的大腿窩,把我們弄軟弱了,叫我們扭筋了。總得有這一天,神摸著我們的大腿窩。我們不能一直這樣慢慢的進步。如果我們就是這樣慢而又慢的進步,那就是再過二十年,能不能走到伯特利還是一個問題。神管教你已經有二十年了,現在需要神來把你的大腿窩弄脫節,使你在神面前再也強硬不起來。這也是一個專一的經歷,像得救是一個專一的經歷一樣。你怎樣需要有一次的得救,你怎樣需要有一次眼睛開起來看見基督的豐富,你也照樣需要有一次被神摸著你能力的中心,使你天然的生命脫節。

每一個基督徒都有他的大腿窩。有的基督徒的天然的能力寄託在他的計謀裏,有的基督徒的天然的能力寄託在他的才幹裏,有的基督徒的天然的能力寄託在他的情感裏,有的基督徒的天然的能力寄託在他的自愛裏。每一個基督徒都有他特別的那一點,他天然的能力就寄託在那一點裏。那一點被神摸著了,也就是他天然的能力被神摸著了。我們不能告訴你,你天然的能力寄託在那裏;但是我們能說,每一個基督徒都有他特別的那一點;他生活的各方面,都受他那一點的支配,那一點就是這裏所說的大腿窩。

有的基督徒的天然的生命最喜歡顯露,喜歡把屬靈的事拿來顯露。他的所謂『作見證』,其實不是真的為主作見證,而是誇耀自己,而是顯露自己。在他所有的行動、生活、工作中都能看見,他甚麼都是從顯露自己出發的。這樣的基督徒,總需要有一天神摸著他的顯露。

有的基督徒的天然的能力寄託在他的自愛裏。他無論作甚麼都是以自愛作出發點。有學習的人能看得出,他這樣作是因為愛自己,他那樣作也是因為愛自己,他這樣說是因為愛自己,他那樣說也是因為愛自己。你能從各種各樣的情形中,找出他有一個大腿窩,就是自愛。我們的天然的生命,總有一個中心,總有一個厲害的能力在那裏。總得主有一天把那一個拆毀了,然後我們這一個人纔能結出聖靈的果子來。不然的話,那就甚麼都是從我們自己出來的。

有的基督徒的天然的生命寄託在他那一個很大的頭腦裏。不論你和他說甚麼,他總是想:這個有道理或者沒有道理,這個講得通或者講不通。不管甚麼事,一碰著他,他就完全用頭腦去分析。他的頭腦太活潑了,他的頭腦太大了。他一直活在頭腦裏,他不思想一下就不能活,他不分析一下就不能活,他的頭腦變作他的生命了。結果,他能彀在外面對付許多事情,但是他在神的手裏沒有用處。總得有一天,神來摸著他這一個頭腦,神在他身上的目的纔能達到。

還有其他許多的地方,都能作我們天然生命寄託的地方。當神來摸著你那一點的時候,神就有一個工作作成在你的身上。當然,這不是說你就完全了,這不過是你的一個轉機而已。

有許多基督徒的錯,從外表看來好像是零零碎碎的,這裏一點,那裏一點,有許許多多的現象,可是在根本上還是一個東西。這一個根本的東西,就是這裏所說的大腿窩,就是天然生命所寄託的地方。這一個,神不能放鬆,神必須對付。神所注意的,還不是外面許多枝枝節節的現象;神所注意的,乃是要摸著天然生命的集中點,叫人有一個根本上的改變。

感謝神,神把雅各的大腿窩摸了一把,經過這一摸,雅各這一個人就扭筋了,雅各這一個人就軟弱了,雅各這一個人就失敗了,就不能再摔跤了。

毘努伊勒的意義

也許有人還要問,毘努伊勒到底有甚麼意義?雅各的毘努伊勒,擺在我們身上是甚麼?我們可以這樣說,本來在你身上有一個頑強的特點,這一個特點支配了你,這一個特點成了你行事為人的原則,這一個特點也就是你天然能力寄託的地方,但是在通常的時候你不知道;神給你遇見許多機會,使這一個天然的能力一次顯出來,兩次顯出來,十次顯出來,一百次顯出來,但是你還不知道;等到有一天,在雅博渡口,你把你所有的本事用盡了,你天然生命的集中點顯露出來了,神的手就在那時候來摸你一把,給你看見這就是你天然的能力。這樣,你就看見,這是你最醜陋的、最可惡的、最污穢的一個特點。你一生一世所誇口的,所以為榮耀的,所以為了不得的,所以為比別人更好的,所以為滿意的,現在忽然被神光照,你就看見這些是血氣的生命,是污穢的生命,是敗壞的生命,是可恨惡的生命,那一個光把你殺死了,這就叫作毘努伊勒。你本來以為可榮耀的,你本來以為可佩服的,你本來以為可誇口的,你本來以為別人是那樣而我不是那樣的,就是在那個地方,就是在這一點上,神給你看見這是你血氣的生命,神來把這一個生命摸一把,就叫你軟弱了,這就叫作毘努伊勒。

你在神面前有你天然的能力需要受對付,可是,當你還沒有看見光的時候,你反而會把那一點當作可寶貴、可誇口的。弟兄姊妹,你要小心你所誇口的地方。許多的基督徒,他天然生命的能力,都是在他所誇口的地方。很難得有一個基督徒,他天然生命所寄託的地方不是他所誇口的地方。所以在你誇口的地方要特別小心;許多時候,你誇口的地方,就是神要對付的地方。恐怕就是那一點,是你的大腿窩,神要光照你,神要摸著你這一個大腿窩。當神的手摸著你那一點的時候,你會覺得羞恥到極點,你會說,『唉,我竟然把最羞恥的當作榮耀!』凡稍微認識一點毘努伊勒的人,都要作見證說,他被神摸著大腿窩的時候,他不只軟弱,他更是羞愧。他會說,『我怎麼這麼笨!我以為我這個是不錯的,以為我那個是不錯的,豈知道都是可羞恥的事!』他會覺得他在神面前是一個極醜的人。弟兄姊妹,你一被神摸著,你就看見你從前所作的都是極醜的。你會覺得希奇,你以前竟然會把那些事當作榮耀,還以為這是你的特長,還以為別人不如你!就在這裏,神摸著了你。

『毘努伊勒』在原文的意思是『神的面』。神的面也就是神的光。神在當初是用手摸著雅各大腿窩的筋,神在今天是用光摸著我們天然的生命。神的光給你照一下,你就看見你從前所以為好的,所以為榮耀的,所以為特長的,原來是這麼可羞恥的,是這麼愚昧的。就是這個光照,叫你受了致命傷,叫你渾身無力了。

弟兄姊妹,我們總得有一天經過毘努伊勒。必須神摸著了我們的天然生命,我們纔能在神手裏作一個有用處的人。你總得有一天經過這一個。當然,你自己要急也急不來,不過,你能把你自己交給那信實的造化之主,求祂在環境中安排,讓祂帶領你到一個地步,看見你所有誇口的事都是羞恥的事、愚昧的事。但願神憐憫我們,給我們光,叫我們因著毘努伊勒—神的面—顯出光來照我們的緣故,使神在我們身上的工作能以成功。

對付天然生命不可裝假

天然生命是必須對付的,但是我們不可裝假。裝假就不是基督教。基督教絕對不叫我們作一個不自然的人。你如果是一個大人,就自然而然是一個大人的樣子;你如果是一個小孩,就自然而然是一個小孩的樣子。神的工作是這樣的:是祂摸著你天然的生命,是祂除去你的能力,叫你自己不能作甚麼。你要讓聖靈把基督顯在你身上。我們不要天然,但是,我們要天真。神的兒女裝作屬靈的樣子,不只是一件不好看的事,並且會攔阻他天然的生命得著對付。許多基督徒裝作謙卑的樣子,他越謙卑,就越叫你難受。許多基督徒在你面前多講一點世界上通常的事,你還覺得好受些,你還覺得他天真;可是,他如果講屬靈的事,你就不能不對神說,『神阿,憐憫他,他所談的是不實在的。』許多基督徒好像溫柔得很,可是你只能對神說,『神,求你赦免他的「溫柔」,因為他的「溫柔」不知道是從那裏來的。』真的,沒有一件事攔阻基督徒的生命更過於做作。我們要自然,我們要天真。要說就說,要笑就笑,千萬不要做作,千萬不要裝假。對付天然的生命,是主自己來作的,是聖靈自己來作的。我們絕對不要勸人去作他所不是的。人如果是謙卑的,就是謙卑的;如果是裝作謙卑,那就沒有價值。基督徒如果裝作一個屬靈的人,他天然的生命就更難對付。神用不著這樣的人,因為這樣的裝假,反而攔阻了神的工作。

在前一個世紀,有一位弟兄,是主所大用的人。有一天,他到一個人家裏作客。有一位青年姊妹也在那一家作客。那位姊妹看見他也來作客,覺得希奇得很。她想,不知道他喫麵包用不用奶油。她以為他既是一個屬靈的人,總應當與別人兩樣一點。但是希奇,他不像她理想中的一個屬靈的人。他還是一個人!她失望了,因為他是一個人!她坐在那裏看,他喫麵包也用奶油,他也一邊喫一邊談話,沒有甚麼特別。她在那裏想,為甚麼屬靈的人也與一般人一樣呢?她不知道他與一般人不同的地方,並不是在於喫麵包用不用奶油,也不是在於用膳時說不說話,而是在於他特別認識神,他特別認識神的生命。

所以,你千萬不要以為對付天然的生命,是把自己裝作一個地上沒有、天上也沒有的特別人。我們一點用不著自己去裝假、做作。是神來摸我們天然的生命,是神來對付我們,是神來把我們天然能力的中心點摸一下,使我們沒有辦法,使我們活不了。毘努伊勒是神的工作。毘努伊勒絕對不是我們自己去裝作。主要我們作一個天真的人;但是,你也不要在那裏去『作』一個天真的人,去『裝』一個天真的人。有一個姊妹,在人面前好像很天真,但是她『天真』的時候,你能看出她心裏的意思:『你看,我多天真!』這樣的『天真』在神面前一點價值都沒有,因為這是她在那裏裝天真,這是她在那裏自鳴得意的天真。我們要記得,天然生命的被摸著,不是我們自己去裝作我們所不是的。這乃是神來作,不是我們作。我們需要天真,我們是怎樣,就是怎樣。對付天然的生命是神來作的。弟兄姊妹,我們需要徹底看見出於自己與出於神的不同。出於神的,就有價值;出於自己的,就沒有價值。出於自己的,只能使你作一個『不是』的人;出於神的,纔能把你帶到一個地步,成為以色列。

一個記號—腿瘸了

雅各在毘努伊勒,被神摸著了他的大腿窩,他的大腿就瘸了。許多基督徒有這一個屬靈的經歷,不過當時並不知道,也許是過了幾個月或者一年兩年之後,神纔給他看見,神那一次所對付的乃是他天然的生命。到那一個時候,他纔知道他有了那一個經歷。所以,你千萬不要以為你在某一天禱告的時候心裏快樂得很,就是你已經被神對付了天然生命。這樣的想法是不對的。在經歷上,你不知道神甚麼時候摸著你天然的生命;但是有一個你知道,就是自從你被主摸過之後,你所有的舉動不方便了,你沒有像從前那樣便利了;在你身上有一個很大的記號,就是你的大腿瘸了。腿瘸了,這就是你天然的生命被神摸著的記號。不是有一次你在聚會中作見證,說神在某年某月對付了你天然的生命;乃是你在某一次屬靈的經歷中,你的腿瘸了。本來你在那裏打算的時候,是越打算越有味道;可是現在只要你試著要去打算,裏面就好像洩了氣似的,要打算也打算不來了,一打算裏面就覺得不平安了。你本來會這樣說、那樣說,你有高言大智;可是現在你還沒有說出口,你心裏就覺得厭煩起來了,你不能再像從前那樣滔滔不絕了。你本來是有手段的、有辦法的,對於這個人要這樣作,對於那個人要那樣作,你不必倚靠神;可是,如果神摸著了你天然的生命,當你想要用巧妙的方法去對付人的時候,你裏面就好像洩了氣一樣,你裏面就提不起精神來了。當然,我們不是說,不要作智慧的事;有時候,的確是神引導你作智慧的事;但如果是你自己在那裏用心計的話,那即使你還沒有行出來,你裏面就已經洩氣了,因為你的大腿已經瘸了。

經過神對付的人,能分別甚麼叫作天然的能力,甚麼叫作屬靈的能力。當你天然的能力受對付之後,你為主作工的時候就怕用你天然的能力。你明知道一句話怎樣講就會有怎樣的結果,但是你怕得著那樣能豫料的結果。你如果再要憑著你天然的能力那樣作,你裏面會冷下去,你裏面會不要作。這樣的情形就是腿瘸了。

被神摸著,也有程度上的差別。有的人不過被神稍微摸著一點,不過良心覺得不平安;有的人是被神有了根本的摸著,被神摸著了大腿窩的筋,這樣的人纔真的瘸腿了。我們需要神作一次基本的工作在我們身上,作到一個地步,叫我們一生一世有一個記號,就是腿瘸了。腿瘸了以後,那麼每一次我們要動的時候,每一次我們要作的時候,就有一件東西在那裏使我們覺得痛,使我們覺得不方便。這就是被神摸著的記號。

雅各抓住神

雅各的大腿窩,正在摔跤的時候就扭了,雅各不行了。但是,有一件事很希奇,我們看二十六節:『那人說,天黎明了,容我去罷!雅各說,你不給我祝福,我就不容你去。』按我們看,雅各大腿窩的筋已經扭了,他已經渾身無力了,那人怎麼還走不了呢?可是那人說,『天黎明了,容我去罷。』這是告訴我們,甚麼時候我們大腿窩的筋扭了,也就是我們把神抓得最牢的時候。我們在沒有辦法的時候,反而要抓住神。當我們軟弱的時候,我們就剛強了。當我們大腿窩的筋扭了的時候,我們反而能對神說,我不讓你去。按人看,這好像是不可能的,但是,這是事實。你自己沒有力量的時候,你反而能抓住神。沒有力量時的抓住,纔是真的抓住。抓住神的人,永遠用不著自己的力量。所有成功事情的信心,都是像芥菜種一樣的信心。芥菜種那樣的信心,反而能移山。(太十七20。)許多時候,那些熱鬧的禱告,熱鬧的信心,只是熱鬧而已,不會發生事情。可是有時候,你連要神都不會要,你連求神都不會求,你連禱告都不會禱告,你連相信都不會相信,但是你仍然信!希奇,就是那個軟弱的信,就是那個微細的信,成功了事情。雅各太剛強的時候,在主手裏並沒有用處;可是等到他大腿窩扭了的時候,反而神被他抓住了。

那人就給他祝福:『那人說,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,要叫以色列。』(創三二28。)『以色列』在原文的意思是『與神一同管理』,或『與神同為君王』。這是雅各的轉機。毘努伊勒的經歷是雅各敗在神手裏了,雅各大腿窩的筋扭了,並且是一生一世的瘸了;但是接下去神說,『你與神與人較力,都得了勝。』這一個纔是得勝。我們真的得勝的時候,就是敗在神手裏的時候,就是不能憑著自己的時候。甚麼時候我們自己沒有辦法了,甚麼時候我們就得勝了。

雅各不知道神的名字

我們接下去看二十九節:『雅各問他說,請將你的名告訴我;那人說,何必問我的名?』雅各要知道那人到底是誰,要知道他的名字是甚麼。但是,那人不把自己的名字告訴他,要等到將來他到了伯特利纔告訴他。(三五10~11。)那人是雅各所不知道的人。那人來的時候,雅各不知道;那人去的時候,雅各也不知道。雅各只知道他自己的名字應當改作以色列,雅各卻不知道那人是誰。在經歷上,凡被神摸著大腿窩的,當時都不是知道得很清楚的。這是我們要特別注意的。

有一位弟兄,聽了雅各在毘努伊勒的故事之後,他說,『上一個週五的晚上,神摸著了我的大腿窩,我天然的力量被神對付了。』另有一位弟兄問他說,『你怎樣經過的?』他說,『那一天,神給我看見,我就完了。我高興得很,我在那裏大大的感謝神,我的大腿窩已經被神摸著了。』可是,自己知道得這樣清楚的『經歷』是有問題的。雅各的故事告訴我們,他天然的生命被摸著的時候,他還不清楚是怎麼一回事。所以,如果神摸著你天然的生命,當時你自己並不知道;也許要過了幾週你纔知道,也許要過了幾個月你纔知道。有的弟兄天然的生命被摸著的時候,他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,他只知道有的事他不敢作了,他不敢再像從前那樣自以為有本領、有力量、有聰明了。他本來作事很有把握,現在連一點把握都沒有了。等到有一天他讀神的話,回頭去看,他纔知道這就是神摸著了他天然的生命。

所以,我們不可等候經歷。如果你的眼睛要看經歷,那即使再過幾年,你還是得不著的。神不讓我們的眼睛看經歷,神只讓我們的眼睛看祂。凡尋求經歷的人,反而得不著經歷;凡仰望神的人,就要得著經歷。許多人得救了還不知道,照樣,許多基督徒天然的生命被神摸著了還不知道。雅各的經歷就是這樣,他當時並不怎麼清楚,他只知道那一天神遇見了他,他面對面見了神。

有毘努伊勒的經歷的人,他不能把道理講得那麼清楚,他只知道遇見了神,只知道腿瘸了。他只能說,自從主那一次遇見他之後,他沒有那麼大的力量了,他沒有那麼大的把握了;每一次要用心計的時候不敢用心計了,每一次要打算的時候不敢打算了,每一次要顯露自己有本事的時候不敢顯露了。瘸腿,是大腿窩被摸過的憑據。不是用口作見證說,『我瘸腿了,』就是真的瘸腿了;如果行事還是那樣有把握,說話還是那樣有機巧,行動還是那樣單獨,遇事還是那樣不等候神、不仰望神,自己的主張還是那樣非貫徹不可,那就還沒有瘸腿,還沒有被神摸著過。雅各在這裏不知道神的名字,只知道有一個記號留在他身上,就是腿瘸了。甚麼叫作瘸腿呢?就是從此以後,你不敢憑著自己,你不敢倚靠自己,你不敢相信自己,你不敢自作聰明,你不敢自以為有本事,你不敢再用計謀,你只能仰望神,你只能等候神,你只能倚靠神,你戰兢恐懼,你軟弱了,這就叫作瘸腿,這就叫作大腿窩的筋被摸著了。所以,你不要注意這件事將在那一天發生,將要怎樣發生;你只要仰望神,相信神有一天要在你不知道的時候,把你大腿窩的筋弄扭了。

但是,毘努伊勒的經歷還不是完全的。毘努伊勒是神的起頭,毘努伊勒是神第一次對雅各說,『你的名…要叫以色列。』在毘努伊勒之後,我們還很難馬上找到以色列,我們所碰著的還是雅各。在毘努伊勒,雅各只知道自己的名字要叫以色列,雅各還不知道神的名字。要到了創世記三十五章,雅各纔知道神是誰。所以毘努伊勒是一個轉機,要等到伯特利纔有所成功。還得過一段時候,纔看見神的工作成全在雅各身上。

舊行為的繼續

雅各經過毘努伊勒,他的大腿就瘸了。但是他還不知道在毘努伊勒所經過的事是甚麼意思。到了天明,雅各起來,他還是照舊按著他的計畫而行。

許多人在這裏要怪雅各,認為雅各這個人真是不應該;既然你已經被神摸著了,就應該停止你的活動了;既然你已經被神摸著了,就應該甚麼都解決了。這是不認識自己的人的想法。他以為甚麼都是一刀兩斷的,甚麼都是一口氣就能彀解決的。其實,絕沒有這麼簡單的事。要知道,經歷不是理想,雅各不能一下子變為以色列。他昨天既然已經一隊一隊的都安排好了,今天只好仍舊繼續這個計謀。不過有一件事我們必須看見的,就是他被神摸著了大腿窩之後,到第二天去見以掃的時候,他已經與素常不一樣了,我們看見雅各這一個人已經在改變了。

我們看創世記三十三章一至三節:『雅各舉目觀看,見以掃來了,後頭跟著四百人;他就把孩子們分開交給利亞、拉結、和兩個使女;並且叫兩個使女和她們的孩子在前頭,利亞和她的孩子在後頭,拉結和約瑟在儘後頭。他自己在他們前頭過去,一連七次俯伏在地,纔就近他哥哥。』他還是那樣有計謀,甚至於一連七次拜他的哥哥。四節:『以掃跑來迎接他,將他抱住,又摟著他的頸項與他親嘴,兩個人就哭了。』真是料想不到,他所有的心計都是白費的,他所有的安排都是白作的。神的保護是這樣實在,只要他有一點信心,就能免去許多憂愁和懼怕!以掃並沒有要殺他,反而跑來迎接他,將他抱住,又摟著他的頸項與他親嘴。他的聰明,他的計謀,完全撲了一個空!當他從前離開哥哥遇見拉結的時候,他哭;現在回來看見以掃的時候,又哭了。有的人哭是天性好哭,但是雅各本來是充滿了辦法的人,是不哭的人,現在看見他的哥哥,就哭了,這是難得的事。這一個說明了毘努伊勒的經歷已經使雅各變成一個柔軟的人了。

六至八節:『於是兩個使女和她們的孩子前來下拜。利亞和她的孩子也前來下拜;隨後約瑟和拉結也前來下拜。以掃說,我所遇見的這些群畜是甚麼意思呢?雅各說,是要在我主面前蒙恩的。』他在這裏還是說他昨天所豫備好的話。昨天他豫備不稱以掃為哥哥,而稱他為『我主』,現在他還是照著原定的計謀稱他為『我主』。所以,一個人的天然生命受對付,他的能力可能被神一次對付掉,但是外面的行為,也許需要經過幾週、幾個月,纔能逐漸脫去。

九至十節:『以掃說,兄弟阿,我的已經彀了,你的仍歸你罷。雅各說,不然,我若在你眼前蒙恩,就求你從我手裏收下這禮物,因為我見了你的面,如同見了神的面,並且你容納了我。』在這裏有一句話,我們千萬不要以為這還是雅各的計謀。他說,『我見了你的面,如同見了神的面,』這話不是雅各在那裏裝作謙卑。雅各那樣的人,固然還是會做作的,不過在這句話裏面,不都是他的計謀。這句話裏面有意思。這句話等於說,我看見你的面,就如同看見毘努伊勒。這是甚麼意思呢?意思就是:看見我所得罪的人的面,看見我所虧欠的人的面,就好像看見神的面。你甚麼時候碰著你所得罪的人,你甚麼時候就碰著神;你甚麼時候遇見你所虧欠的人,你甚麼時候就遇見審判。你如果虧欠一個人,苦待一個人,使一個人受過你的傷害,這件事如果沒有解決,你每一次看見他,就如同看見神,就好像遇見神一樣的可怕。你每一次看見他的臉,你就想到神;你每一次碰著他的時候,就碰著神的審判。雅各說的是實在情形。在雅各,真是『我見了你的面,如同見了神的面』。

回到迦南地

以掃動身回往西珥去了,雅各就動身往疏割去。『雅各從巴旦亞蘭回來的時候,平平安安的到了迦南地的示劍城,在城東支搭帳棚。』(18。)

停在示劍

神要雅各到他父親的地方去,但是雅各停在示劍。示劍不過是進入迦南地去的第一個地方,但是雅各住在示劍。他先在疏割蓋造房屋,(17,)現在到了示劍,又買了一塊地,支搭帳棚,還築了一座壇,起名叫『伊利伊羅伊以色列』,意思就是『神,以色列的神』。(20。)他還沒有到伯特利,還沒有到希伯崙,他現在只是到了示劍,就住下了。他不只住在那裏,並且在那裏買了地。這些都顯出雅各還不彀剛強,還沒有學會他該學的功課,還沒有到達完全的地步。神對付雅各,是一步一步的。神的管教和聖靈的組織,是一步一步的。

雖然雅各停在示劍是一個失敗,可是他在那裏築了一座壇,求告神的名,稱神是以色列的神。這一點還是一個進步。現在神不只是亞伯拉罕、以撒的神,而且是『伊利伊羅伊以色列』了。『伊利』是神,『伊羅伊』也是神,整句的意思就是:以色列的神真是神,神真是以色列的神。他現在能說這樣的話,他在神面前已經進一步了。

到創世記三十四章,雅各的女兒在那地受了玷污,雅各的兩個兒子用計謀把示劍和那城的一切男丁都殺死了。這件事使雅各為難了。就在這時候,神叫他上伯特利去。(三五1。)神管教他,神引導他。他要住在示劍,但是神不讓他在示劍久住下去。

我們在前面已經說過,亞伯拉罕一生在迦南地,就是在這三個地方:示劍、伯特利和希伯崙。他曾在這三個地方築了壇,這三個地方是迦南地的特點,這三個地方特別代表迦南地。雅各經過毘努伊勒之後,神也要帶他走亞伯拉罕的路:先在示劍,再上伯特利,然後到希伯崙。亞伯拉罕到過這三個地方,神帶領雅各也要經過這三個地方。從毘努伊勒以後,神要帶領他不停在示劍,上伯特利去。毘努伊勒與伯特利是遙遙相對的:在毘努伊勒,神對他說,『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,要叫以色列;』(三二28;)在伯特利,神也對他說,『不要再叫雅各,要叫以色列。』(三五10。)換句話說,毘努伊勒是起頭,伯特利是成全。

上伯特利

創世記三十五章一節:『神對雅各說,起來,上伯特利去住在那裏,要在那裏築一座壇給神,就是你逃避你哥哥以掃的時候向你顯現的那位。』神叫他上伯特利去。伯特利特別能摸著雅各的心,因為雅各曾在那裏夢見神向他顯現。我們在前面已經說過,伯特利的意思是神的殿,是神的家,是表明基督的權柄,是表明基督管理那一個家,是表明團體的生命,是表明基督的身體。在這一個家裏,是不能容讓污穢、不能容讓罪、不能容讓任何不合神旨意的東西的。所以,當雅各聽見神要他上伯特利去的時候,他就立刻對他家中的人,並一切與他同在的人說,『你們要除掉你們中間的外邦神,也要自潔,更換衣裳。』(2。)換句話說,要把所有與偶像有關的東西都扔在示劍,纔可以上伯特利去。雅各在示劍把外邦人的神像和耳環都埋在橡樹底下。(4。)示劍的意思就是肩膀的能力,也就是說,是基督對付我們的偶像,是基督對付我們的罪,是基督對付我們所不能對付的。換句話說,示劍的橡樹,就是告訴我們以撒的豐富,就是給我們看見一切與我們不相合的東西在這裏都能對付。在示劍,基督有充足的能力能對付這一切,有彀大的肩膀能承當這一個責任。伯特利是神的家,在神的家裏只可有潔淨的行為、潔淨的生活;一切不潔淨的東西,都應當對付清楚,纔能上伯特利去。神不只要我們個人有一個潔淨的生活,神更要我們團體有一個潔淨的生活。伯特利是不能容納任何不潔淨的東西。基督的身體就是基督,只有基督是在基督的身體裏的,其餘的東西只好留在示劍。

五節:『他們便起行前往。』雅各靠著主的能力,除去了一切不能榮耀主的東西以後,就起行前往伯特利去了。

六至七節:『於是雅各和一切與他同在的人,到了迦南地的路斯,就是伯特利。他在那裏築了一座壇,就給那地方起名叫伊勒伯特利。』到這裏,雅各又進步了。在示劍,他說『伊利伊羅伊以色列』;在這裏,他說『伊勒伯特利』。這就是說,他在示劍稱神是以色列的神,他在這裏稱神是伯特利的神。現在他從個人進入到團體了。在示劍,他認識神是以色列的神;到了伯特利,他認識神是『神的家』的神了。他到了伯特利,纔知道神所要得著的器皿是一個家,是一個團體的器皿。神不只是他個人的神,神更是『神的家』的神。他開始到了這寬廣之地。

感謝神,讚美神,神所造的不是一堆一堆的、零零碎碎的石頭,神所造的乃是一個彰顯祂自己的家。必須有團體的見證,纔能達到神的目的。光是個人還不能滿足神的心,即使有很多個別的為主作工的人,也不彀滿足神的心;需要有團體的器皿來達到神的目的,纔能滿足神的心。我們的神,是伯特利的神,是教會的神。

在這裏,神又向雅各顯現了。神這一次在伯特利向他顯現,與神上一次在伯特利向他顯現不同;上一次是神在夢中向他顯現,這一次是神直接向他顯現。我們看九至十節:『雅各從巴旦亞蘭回來,神又向他顯現賜福與他;且對他說,你的名原是雅各,從今以後不要再叫雅各,要叫以色列,這樣,他就改名叫以色列。』神要他把原名『雅各』改叫『以色列』,是在毘努伊勒起頭的;現在他到了伯特利,就實行改名了。在毘努伊勒所起頭的,到神的家就得著了。在毘努伊勒,神對付雅各的天然生命,神在他身上作工,使他受了致命傷;毘努伊勒之後,在他身上所遺留的,不過是他天然生命的尾巴,已經不厲害了。到了伯特利之後,他個人在毘努伊勒得著光照的時候所起頭的,在神的家裏得著完全了。所以,你個人被神摸著天然的生命,那是你作以色列的起點;你到了神的家裏,認識基督的身體,那是你作以色列的成全。得著光照,天然的生命受對付,是毘努伊勒經歷的起點;到伯特利—神的家,是毘努伊勒經歷的成全。

然後神又對他說,『我是全能的神!』(11。)他在毘努伊勒所沒有聽見的,現在他聽見了。在毘努伊勒,雅各問神的名字叫甚麼,神不告訴他;在這裏,神把自己的名字告訴他了。『我是全能的神!』這就是神向亞伯拉罕顯現時所說的那一個名字。(十七1。)神對雅各這樣說,意思就是:你不只要認識你自己的無能,你也要認識我的全能;你不只要認識你自己的貧窮,你也要認識我的豐富。『你要生養眾多,將來有一族、和多國的民從你而生,又有君王從你而出。我所賜給亞伯拉罕和以撒的地,我要賜給你,與你的後裔。』(三五11~12。)這告訴我們說,神在雅各身上,得著了一個新的器皿,現在有一個子民在地上來達到神的目的了。神對雅各說了這些話之後,神就升上去了。(13。)上一次雅各在伯特利遇見神之後,曾把一塊石頭立作柱子,澆上油,給那地方起名叫神的家,那時他很懼怕,覺得這地方何等可畏。這一次雅各在伯特利遇見神之後,又在那裏立了一根石柱,他不只澆上油,並且還奠酒。(14。)奠酒就是以酒獻上為祭,在聖經裏是表明喜樂。現在雅各不是懼怕,而是喜樂了。上一次遇見神覺得可畏,這一次遇見神覺得喜樂,這給我們看見,蒙恩得救讚美神有一種味道,肉體受了對付來讚美神另有一種味道。肉體受了對付以後的讚美的味道,是以前所沒有的。

住在希伯崙

十六節:『他們從伯特利起行…,』又二十七節:『雅各來到他父親以撒那裏,到了基列亞巴的幔利,乃是亞伯拉罕和以撒寄居的地方;基列亞巴就是希伯崙。』雅各現在到了希伯崙。他到了這裏,神在他身上的工作完成了。此後,他就住在希伯崙,就是從前亞伯拉罕和以撒所住的地方。希伯崙的意思就是一直在交通裏,不只與神交通,並且與基督身體上別的肢體交通。

伯特利還不是雅各久住的地方,只有希伯崙纔是亞伯拉罕、以撒、雅各三個人所久住的地方。這意思就是說,我們需要認識伯特利是神的家,正像我們需要認識示劍是神的能力一樣;但是,我們不是活在對於神的家的知識裏,而是活在交通裏,天天活在交通裏。

從那時候起,雅各就看見沒有一件事是他自己所能作的,所有的事只有在交通裏纔能作,沒有交通就不能作。肉體如果沒有受過對付,就永遠看不見交通的緊要。有許多基督徒,好像甚麼都用不著交通,用不著與神交通,也用不著與神其他的兒女交通。他們所以這樣,有一個最大的原因,就是因為他們的肉體從來沒有受過對付。必須肉體受了對付,認識了伯特利的生命,纔會覺得不在希伯崙就不能過日子,沒有交通就不能過日子。我們在這裏所說的交通,是指著基督生命的供應,是從別的肢體身上得著基督生命的供應。別的弟兄姊妹裏面的基督來供應我們,使我們因著別的肢體的供應,能彀往前進,這就叫作希伯崙,這就叫作交通。神的兒女需要這一個。

神的兒女如果肉體沒有經過對付,就不能知道基督身體的生命。雖然對於基督的身體這一個道理,他能彀懂得,他能彀解釋,他能彀講得清楚;但是他的肉體如果沒有經過對付,他還是不能認識那一個生命。肉體一受對付,你就能知道基督身體的生命是甚麼,你就能看見交通的緊要,你沒有交通就沒有法子過生活,你沒有神其他的兒女就不能作基督徒,你沒有神其他的兒女的幫助就得不著生命的供應。弟兄姊妹,基督的身體是一個事實,不是一個道理。我們沒有基督不能活,照樣,我們沒有別的基督徒也不能活。

所以,我們要求神給我們看見,我們不能單獨的作基督徒,我們必須活在與神的交通裏,也必須活在基督身體的交通裏。我們要求神帶領我們,使我們真能榮耀神的名。但願神不只在雅各身上得著一個器皿,也在我們身上得著一個器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