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弗所書生命讀經

第六十三篇 對付屬靈仇敵的爭戰

在本篇信息中,我們要來看以弗所六章十至二十節,這是以弗所書具有戰略性的一段,論到屬靈的爭戰。我們已經看見,保羅在以弗所書裡論到召會的許多面。召會一辭,原文是ekklesia,艾克利西亞,指蒙召者的聚集或會集。譬如,古時候城裡的長官召集百姓一起開會,那個集會就稱作艾克利西亞。召會就是神所呼召之子民這樣的聚集。在以弗所一章,保羅啟示召會是基督的身體。正如人的身體是他的身材和彰顯,照樣,作基督身體的召會,乃是基督的身材和彰顯。召會作為基督的身體,乃是那在萬有中充滿萬有者的豐滿。

保羅在二章十節指出,召會是神的詩章、傑作,就是一篇發抒著者心願的詩作。保羅在這一章繼續指出,召會是在基督耶穌裡所創造的團體新人、神的國和神的家。不僅如此,召會在這一章裡也是神的居所。(22。)

保羅在三章四節說到基督的奧祕。神的奧祕就是基督,基督的奧祕就是召會。基督既是神的奧祕,就是神的說明。同樣的原則,召會既是基督的奧祕,就是基督的說明。

在三章十九節,保羅用『神…的豐滿』這辭。這辭與『那在萬有中充滿萬有者的豐滿』(一23)說法相近。神的豐滿,主要的是指源頭;那在萬有中充滿萬有者的豐滿,主要的是指結果。舉例說,神的豐滿像泉源,而那在萬有中充滿萬有者的豐滿,就像泉源流出的溪水。召會是神的豐滿,也是那在萬有中充滿萬有之基督的豐滿。

保羅在四章再次說到新人。(24。)二章說到新人的創造,但沒有說到新人的生活。新人是由相信的猶太人和相信的外邦人,這兩班人所組成的。關於新人的生活,四章說到原則和細節。原則與那照著在耶穌身上是實際者,就是耶穌在地上生活所立的模型有關。細節與神的恩典有關。藉著恩典,新人就完成神永遠的定旨。

在五章和六章,我們看見召會的另外兩方面:滿足基督渴望的新婦,和擊敗神仇敵的戰士。召會是新婦,需要愛和光。召會是戰士,需要權能和神全副的軍裝。

壹 召會職責消極的一面

以弗所書說到召會的十二面,其中主要的幾面是新人、新婦和戰士。新人包括身體的一面,而身體包括豐滿和居所。因此,召會的頭十面都包括在完成神永遠定旨並成功祂經綸的新人裡。三一神在已過的永遠裡為著將來的永遠所計畫的,乃是用這新人來完成。雖然神的計畫是由新人來完成,但基督的渴望仍需得著滿足,神的仇敵尚待被打敗。因此,召會需要成為新婦和戰士。

一章一節至六章九節把關於召會的積極一面,就是召會成就神永遠定旨的啟示,全講過了。但在消極一面,就是召會對付神的仇敵,還有一些事要說到。前五章在多方面描繪召會在積極一面成就神永遠的定旨。在六章可以看見召會在消極一面是戰士,擊敗神的仇敵│魔鬼。要作這事,召會必須穿戴神全副的軍裝。

一九二八年倪弟兄召開第一次得勝者特會,說到屬靈的爭戰。在那次特會裡,那惡者撒但被暴露到極點。倪弟兄指出,在宇宙中有三個意志:神的意志、撒但的意志、以及人的意志。我們若要知道召會如何能作神的戰士,從事屬靈的爭戰,我們就必須認識這三個意志,這三個意願。神的意志是自有永有的,是永遠的、非受造的。作為受造之物的天使也有意志。眾天使中的一位,就是天使長,受神指派管理亞當被造之前的宇宙。這天使長因著自己的高位和美麗,就變得驕傲起來。這驕傲使他興起邪惡的意願,這就成了撒但的意志。因此,在神的意願,神的意志之外,還有第二個意願,第二個意志;因為撒但的意志如今是對抗神的意志的。

一切爭戰都源自這兩個意志的衝突。在撒但的意志興起與神的意志敵對之前,宇宙中沒有爭戰。宇宙中的衝突起始於天使長對神的背叛。那背叛乃是現今發生在國際之間,以及社會、家庭、和個人裡面一切爭戰的起頭。歷代以來,國家、團體、人群之間,甚至人自己裡面,都一直有爭戰。譬如,你也許經歷理智與情慾內裡的爭戰。各式各樣的爭戰,其源頭都在於神的意志與撒但的意志之間的衝突。

我們不知道撒但背叛和亞當受造之間相隔有多久。我們只知道在某個時候,神造了人,並且賦與他自由的意志。因著神的偉大,祂給人自由的意志。一個偉大的人從不強迫別人跟從他。神給人自由的意志,指明祂不勉強人順從祂。我年輕時,認為神創造人時給人自由意志是不智慧的。我若是神,我必定叫人無所選擇;我必定把人造得只能跟從神。但神是偉大的,祂給人選擇的自由。

我們在創世記二章看見,人可以自由的運用他的意志,或喫生命樹,或喫善惡知識樹。這兩棵樹分別代表神的意志和撒但的意志。因此,在園子裡有一個三角的局面:生命樹代表神的意志,善惡知識樹代表撒但的意志,亞當代表人的意志。實際上,生命樹是指神自己,善惡知識樹是指撒但。所以,有三個人位│神、撒但和人│各有一個意志。

雖然有三個意志,但衝突只牽涉兩方│神和撒但。要緊的問題乃是,人是選擇神的意志還是選擇撒但的意志。人的意志若與神的意志站在一起,神的意志就能成就。但人的意志若站在撒但的意志這一邊,撒但的意志至少就會暫時的成功。我們都知道,人的意志是站在撒但意志的那一邊。這意思是說,人揀選跟從撒但,與撒但的意志站在同一邊。所以撒但暫時得了勝。

然而,藉著悔改,人能從撒但的意志轉向神的意志,從撒但那一邊轉到神這一邊。福音的第一個吩咐就是悔改,其次兩個吩咐乃是信而受浸。任何盼望得救的罪人,必須聽從這三個吩咐。他必須向神悔改,相信主耶穌,並在水裡受浸。悔改乃是有一個轉,從撒但的意志轉向神的意志。從出生開始,我們的意志就站在撒但的意志這一面。原因在於,當亞當揀選撒但的意志過於神的意志時,我們就已經在亞當裡了。

許多基督徒不知道傳福音的真義。聖經說,我們必須為著國度悔改。(太四17。)神的國實際上就是神聖意志的行使。當罪人為著神的國悔改時,他們就從撒但那一邊轉到神這一邊,就是轉向神的國,神的意志。一個人從撒但的意志轉向神的意志之後,就必須相信主耶穌並且受浸。藉著受浸,他從黑暗的權勢,就是撒但的意志,遷到神愛子的國裡。(西一13。)

從我們得救那天起,我們基督徒的生活就是爭戰的生活。以色列人出埃及之後也是一樣。他們喫過逾越節的羊羔之後,就像軍隊一樣邁出埃及地。這指明他們喫逾越節的羊羔乃是為著準備爭戰。他們是在爭戰的氣氛下得救的。他們一出埃及,爭戰就開始了。法老和他的軍兵追趕以色列人,但是神進來為他們爭戰。以色列人過了紅海,法老軍隊被淹沒之後,神的子民就得勝的讚美祂勝了仇敵。以色列人前進,為著通過曠野而爭戰,並且在美地繼續爭戰。因此,他們的歷史啟示,得救者的生活乃是爭戰的生活。

我們已經看見,召會作新人應該照著實際、憑著恩典行事,並且看見,召會作新婦應當活在愛和光中。然而,不僅神永遠的定旨必須成就,基督的心願必須得到滿足,神的仇敵也必須被擊敗。為此,召會必須是戰士。甚至在雅歌中,我們也看見,當尋求者享受主的同在時,爭戰也在進行著。因此,我們是照著實際、憑著恩典行事,我們是活在愛和光中,並且我們也爭戰,為要征服撒但的意志。我們的行事為人是為著完成神的定旨,我們的生活是為著基督的滿足,並且我們的爭戰是為著擊敗神的仇敵。因此,為著這三件事,召會必須是新人、新婦和戰士。

貳 得著加力

以弗所六章十節說,『末了的話,你們要在主裡,靠著祂力量的權能,得著加力。』這裡得著加力這辭,原文與一章十九節的能力同字根。要對付神的仇敵,抵擋黑暗的邪惡勢力,我們需要那叫基督從死人中復活,並叫祂坐在諸天界裡,遠超空中一切邪靈的浩大能力,使我們得著加力。我們要在主裡得著加力,這事實指明,在對付撒但和他邪惡國度的屬靈爭戰中,我們只能在主裡面爭戰,不能在自己裡面爭戰。何時我們在自己裡面,我們就失敗了。

『要…得著加力,』這吩咐含示需要很強的運用我們的意志。我們若要得著加力來應付屬靈的爭戰,我們的意志就必須剛強且有操練。我們不該像水母一樣,意志軟弱,游移不定。事實上,那些有剛強意志的人最容易悔改。請看大數的掃羅就是一個例子。當他在往大馬色的途中,一心想要捉拿凡呼求主耶穌之名的人時,他被主抓住了。因著掃羅有這樣強的意志,他就能有厲害的悔改。

神除了保守我們的良心之外,在祂主宰的權柄下,祂也保守了我們的意志。若不是祂這麼作,福音的傳揚在人身上就不會有果效。我們也許錯誤的以為,傳福音給一個意志強的人很難。照我的經歷,那些因著我傳福音得救的人,多半都有剛強的意志和確定的意願。這樣的意志能在悔改時發生積極的功用。悔改需要運用意志。照樣,得著加力也與我們的意志有關。

五旬節那天,彼得告訴人要得救,脫離這彎曲的世代。(徒二40。)這吩咐看來既主動又被動。『要』是主動的,『得救』是被動的。保羅在以弗所六章十節的吩咐│『要…得著加力』│也是如此。『要』這個主動的元素,與被動的元素『得著加力』結合在一起。我們需要運用我們的意志,在主裡得著加力。

在四章我們看見,我們必須得更新;(23;)在五章我們看見,我們必須服從。(21。)為著新人,我們需要得更新;為著新婦,我們需要服從;為著戰士,我們需要得著加力。我們既是戰士,就必須上戰場,不能像紳士或可愛的新婦,乃要像獅子。因此,為著新人、新婦和戰士,讓我們得更新、服從並得著加力。

我們需要在主裡得著加力,這事實指明我們不能在自己裡面打屬靈的仗;我們只能在主裡並在祂力量的權能裡爭戰。在六章十節裡,保羅題到大能、權能和力量。首先,我們藉著那叫基督從死人中復活,使祂作萬有之首的大能,得著加力。然後,我們就知道神的權能和力量。

參 穿戴神全副的軍裝

十一節開頭說,『要穿戴神全副的軍裝。』我們打屬靈的仗,不僅需要主的大能,也需要神的軍裝。我們的兵器沒有效力,只有神的軍裝,甚至神全副的軍裝,纔有效力。

神全副的軍裝是為著基督的整個身體,不是為著基督身體上任何單個的肢體。召會是一個團體的戰士,信徒是這惟一戰士的一分子。只有團體的戰士纔能穿戴神全副的軍裝,單個的信徒不能。我們必須在基督的身體裡打屬靈的仗,絕不能單獨作戰。

要穿戴神全副的軍裝,這是個命令。神為我們豫備了軍裝,但祂不替我們穿戴,必須我們自己穿戴,運用我們的意志與祂合作。為這緣故,我們需要得著加力。雖然神能使我們得著加力,我們仍然必須運用我們的意志與祂合作。同樣的原則,我們必須與神的命令合作,穿戴軍裝。

肆 能以站住,抵擋魔鬼的詭計

我們需要穿戴神全副的軍裝,好使我們『能以站住』。(11。)在六章,『站住』這辭非常緊要。在二章,我們是與基督一同坐在諸天界裡;(6;)在四章和五章,我們是在地上,在基督的身體裡行事為人。(四1,17,五2,8,15。)然後在六章,我們是在諸天界裡,在基督的大能裡站住。與基督同坐,是有分於祂一切所成就的;在基督的身體裡行事為人,是成就神永遠的定旨;在基督的大能裡站住,乃是抵擋神的仇敵。

藉著穿戴神全副的軍裝,我們就能以站住,抵擋魔鬼的詭計。這些詭計指明魔鬼邪惡的計謀。魔鬼不僅有邪惡的意志,他還有詭詐的計謀來成功他的意志。甚至現在撒但也在忙著作工,圖謀施行他邪惡、詭詐的計謀。

伍 我們的摔跤
一 不是與血肉之人摔跤

保羅在十二節繼續說,『因我們並不是與血肉之人摔跤,乃是與那些執政的、掌權的、管轄這黑暗世界的、以及諸天界裡那邪惡的屬靈勢力摔跤。』血肉之人是指人說的。在血肉之人背後,乃是魔鬼那抵擋神定旨的邪惡勢力。因此,我們的摔跤,我們的爭戰,必須不是抵擋人,乃是抵擋諸天界裡那邪惡的屬靈勢力。

我們在主的恢復裡應當認識,屬靈的爭戰不是與人爭戰的事。即使人對這恢復造成損害,我們也不該與他們爭戰。在他們背後,在他們之上,乃是邪惡的勢力。譬如,當大數的掃羅殘害召會時,他乃是在黑暗權勢的影響之下。有些人和宗教組織反對主的恢復,原因乃是,他們也被那在他們之上且在他們背後的邪惡勢力所利用。

二 乃是與那些執政的、掌權的、管轄這世界的、以及邪惡的屬靈勢力摔跤

那些執政的、掌權的、和管轄這黑暗世界的,乃是背叛的天使。他們跟從撒但一同背叛、抵擋神,現今在諸天界裡管轄世上的列國,如但以理十章二十節的波斯魔君和希臘魔君。這指明魔鬼撒但有他黑暗的國,(太十二26,西一13,)他在其中居於最高位,在他以下有背叛的天使。

『這黑暗的世界,』指今天完全在魔鬼藉著他邪惡天使的黑暗管轄之下的世界。管轄這黑暗世界的,乃是撒但所設立管轄各國的魔君。按照但以理書,猶太國是惟一不在撒但權勢之下的國家。這個國家是由米迦勒這位為以色列爭戰的天使長所管轄。然而,外邦列國乃是由撒但行政管理之下屬鬼魔的、背叛的天使所管轄。所以,在神的眼中,黑暗遮蓋了全地,並且充滿環繞地球的大氣層。只有神自己仍在光中。因著黑暗掌權者撒但的工作,地和大氣層成了『這黑暗』。

保羅在十二節也題到『諸天界裡那邪惡的屬靈勢力』。這裡的諸天界,指空中。(二2。)撒但和他邪惡的屬靈勢力是在空中;但我們是坐在第三層天上,超過他們。(6。)打仗的時候,凌駕仇敵之上的地位,在戰略上是非常重要的。撒但和他邪惡的勢力是在我們之下,他們註定是要被擊敗的。

我們需要一再被題醒,我們的爭戰不是抵擋人,乃是抵擋邪靈,就是諸天界裡的屬靈勢力。背叛的天使是撒但國度裡的邪靈。因此,召會和撒但之間的爭戰,乃是我們這些愛主並在祂召會中的人,抵擋諸天界裡邪惡勢力的爭戰。表面看是血肉之人破壞召會,實際上是撒但和他邪惡的天使在那些造成破壞的人背後作工。所以,我們必須爭戰,抵擋這些屬靈的勢力。

陸 在邪惡的日子能站立得住

十三節說,『所以要拿起神全副的軍裝,使你們在邪惡的日子能以抵擋,並且作成了一切,還能站立得住。』十一節告訴我們,要穿戴神的軍裝。十三節吩咐我們,要拿起神的軍裝。我們已經看見,神的軍裝乃是神為我們豫備並提供給我們的。但是我們需要拿起並穿戴;我們需要使用並應用神的供備。軍裝的一些配件,如劍和盾牌,我們要拿起。但是其他的配件,如胸牌、頭盔和鞋子,我們需要穿戴。不管我們是穿戴或是拿起神全副的軍裝,我們都必須厲害的運用我們的意志。

保羅特別題到『神全副的軍裝』。我們要打屬靈的仗,需要神全副的軍裝,不是僅僅其中的一部分或某些部分。這需要基督的身體來拿起,單個的信徒是不行的。

藉著拿起神全副的軍裝,我們在邪惡的日子就能抵擋。抵擋就是站住抵擋。在爭戰中,站住是非常重要的。保羅在五章十六節說,日子是邪惡的。在這邪惡的世代,(加一4,)每天都是邪惡的日子,因為那邪惡者撒但每天都在工作。

柒 作成了一切,還能站立得住

保羅以『作成了一切,還能站立得住』結束十三節。在爭戰中,我們需要站住到底。我們作成了一切,還必須站立得住。在下兩篇信息中我們會看見,十四至十六節乃是形容如何站立得住。